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因果卦主
因果卦主 連載中

因果卦主

來源:google 作者:夜朝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空 夜朝南 奇幻玄幻

這是一座穿越而來的城市,這是一座被放逐的世界!千百年後,魔獸橫生、大地破碎、星空顛倒、異世界降臨、災害四起……展開

《因果卦主》章節試讀:

捏着屍體軟弱無力的胳膊,夏空驚訝道:「難道這個就是傳說中的:瘦是瘦有肌肉?!這板扎的肌肉,竟然蘊含了一股非常龐大的能量,即便是死了,也能讓人感受得到。」

「這股力量……恐怕比田叔都還強,這個人生前肯定是位實力強悍的修鍊者,能將這種強者殺死的人,該有多強啊?」夏空雙眼希冀雙光,流露出對實力的渴望。

田叔是村子裏有名的鐵匠,常年打鐵鑄造,手臂的力量十分恐怖,一隻手可以輕而易舉的舉起一頭牛。

「以後,我也要做一個為民除害的真英雄!」夏空斬釘截鐵的說。

沒錯,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死人,已經被夏空定性為「害蟲」。

長得丑,不是錯,長得丑,出來嚇人,也不是錯,長得丑還那麼娘,一點也不陽剛,呸!該死!

「活着只是強者的權利,弱者連被安康下葬的機會都沒有!」夏空有所悟的呢喃。

「算了,死者為大,我就稍微出點力將你埋了吧,讓你入土為安,哎!誰讓我那麼善良,以後要做個真英雄呢!「夏空自言自語。

他認真對着屍體說:「你不用太感激我,酬勞啥子的也不用太多,嗯!你這個軟甲挺好看的,給我幫你保管起吧!反正你在底下也用不上。」

早在第一眼看見銀色軟甲時,夏空就被吸引了,這可是一位強大修鍊者賴以防禦的寶物,肯定是個好東西。

即使有些破碎,但可比自己身上的粗布衣結實多了。

唯一難以接受的就是,自己的胸大肌應該沒有那麼大!

夏空專心脫衣……不是,脫銀色軟甲。

「嗯?這是?」

在脫銀色軟甲的時候,夏空搭在屍體背後的手,感受到了兩個凹陷的口子。

原來是,在兩扇肩胛骨的位置,有兩個空洞,拳頭大小,像是被一雙拳頭鑿穿了一般。

這也就導致了,前胸口位置呈凸起,看起來男不男女不女的。

如此一來,什麼都能夠說得通了!

「好殘忍的手段啊!」夏空眉頭一皺。

他輕嘆一聲:「我以後要是找到害你的兇手了,一定幫你報仇,所以這銀色軟甲作為報仇的謝禮,不過分吧?還有……你今天晚上千萬不要來找我啊!」

很快一件完整的銀色軟甲被拔了下來,他提着衣領,細細打量着,越看越喜歡,不管是身材還是高度,都和他相仿,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一樣。

「哐當!」

一聲清脆的響聲吸引了夏空的注意,定晴一看,地上掉了一黑色的小書,非常奇特,只有巴掌大小。

他彎腰撿起來,仔細揣量,黑色小書封面竟然是鐵質的,富有金屬質感,難怪掉在地上,發生如此清脆的聲音。

封面上只有三個奇怪的文字,依次排開,看的夏空是一臉懵,因為他一個字也不認識。

字體奇形怪狀,宛如草書作畫,根本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文字?

他小心地翻開黑色小書,果不其然,入目全是這種奇形怪狀的文字,原本以為撿到寶了,結果就這?

當然,他也沒有傻到將其丟棄。

要知道,這可是被一位強者藏在銀色軟甲之中,保護起來的東西,怎麼想都是寶貝。

而且,夏空有種預感,很有可能這個人的死因,與這本黑色小書有關係!

可惜他現在看不懂這些文字,無法理解,知其含義,到底上面記載 了什麼內容?!

他打算回去,去教堂的藏書室中,秘密查找一翻,說不定有大收穫!

貼身收好了黑色小書,夏空滿意點頭!

他就地洗掉銀色軟甲上的污穢,其實並不臟,只是他的心理在作怪。

然後隨手掰了一根棍條,剃光了枝椏,穿上銀色軟甲,掛在樹枝上暴晒!

陽光可以殺菌消毒,就像家家戶戶在烈日當空曬被子是一個道理。

他可沒有穿死人衣服的嗜好!

嗯!沒有!

夏空穿好衣服,將光碌碌的屍體拖至林中,用木棍撬出一個坑,剛好埋過身體,蓋上泥土,用木棍支棱起他破碎衣服,插在墳前,當做墓碑,才算完工。

幸好昨天下了雨,地面比較軟潤,挖起來容易許多,即使如此,一頓操作下來,夏空也是累得夠嗆。

估摸着用了兩個小時左右。

認真起來人,往往會廢寢忘食,讓人感覺不到飢餓。

要是每個人到了飯點都在認真做事情,那麼一天可以省下多少糧食啊!

在埋了屍體後,夏空特意找來一塊石頭,費力的抱起,砸向平躺在地的銀色軟甲,為了測試其防禦力也是夠拼的。

」砰!「

石頭直接震成了兩半,然後彈飛了出去,夏空滿心歡喜的撿起銀色軟甲,仔細查看,軟甲連一點擦痕都不曾留下。

「果然是個好東西啊!」

對於這個測試結果,夏空很滿意,也不枉他費力一番,他打算回去再用利器測試一下。

收拾得差不多了,就在他正準備穿衣回家的時候,突然,河面上傳來一道刺眼的光芒,隨着河面波浪起起伏伏,光芒閃爍不定。

又來貨了!

別人是來蹲點的,他怎麼感覺像是來進貨的!

而且這種開盲盒的既視感,真的很讓人興奮啊,你永遠不知道打撈上來的東西是什麼。

「喲!今兒個是啥好日子啊!又……飄來一個!」他眼疾手快的放下衣服。

「話說這狗兒河的上游,到底通往的是啥子地方?咋個隔三差五的給咱們村兒的送福利!真是好狗啊!」夏空摸着光禿禿的下巴,微笑着揚起了嘴角。

迄今為止,還沒有人探查出狗兒河的上游是在什麼地方,因為這條河往上的部分,穿**入後山森林的中心,然後再往裡,便是那令人聞風喪膽的巨石之森。

巨石之森中,魔獸強大無比,肆意橫行,是魔獸的天堂,人類的地獄!

夏空赤果果的哈哈大笑,站在石頭上,迎着風招展,小鳥都羞愧的低下了頭!!

看着快要飄到跟前的刺眼光芒,他隱隱約約看到了一抹黑色,好像是衣服?又是人?

難道狗兒河的上游連接着一座特別繁榮的城市,怎麼隔三岔五的有人飄下來?

來不及多想,夏空果斷的跳下水,再次上演一番激情動作片。

他游近光源時,光芒四射的角度,才與他錯開,這時夏空已經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個雙鬢斑白的老人,穿着黑色的衣袍,胸前掛着一隻臉盆大的……玻璃珠?看起來更像水晶球一點?

也就是說,這個水晶球就是反光的罪魁禍首了!

第二次救人,有了經驗!

夏空撥弄着老人,使他仰着頭,能夠呼吸,然後騰出一隻手,試探了老人的鼻息!

嗯!還有氣兒,雖然很微弱,但是至少沒有死,救得其所!

老人的身體一般都不會太好,要是在泡到這寒冷的河水裡時間久了,鐵定要了他的小命。

夏空趕緊拖拽老人游到了岸邊,費了些力氣,將其弄上巨石。

這老人可比那死人輕多了!

屍體:我謝謝你嘞!死了都中槍!

將水晶球放在巨石上面的凹槽當中,免得滾落

他可沒有歪念頭,雖然夏空貪財了點,但是從不趁火打劫,不做下作的買賣,憑他的眼力,看不出這個水晶球的秘密,但是知道應該也是件寶貝。

他撇開老人的衣服,置於陽光底下,憑藉炎熱的餘溫,為其驅散寒氣……

忙完一陣,夏空才有閑心仔細看看這老人。

頭髮花白,鬆散的皮膚,滿臉的老人斑,看其樣子,少說也有七老八十了,這番折騰,能活着,算命大了!

看着老人敞開的胸膛,夏冰沉默不語!

再次申明一下,他很正常,相當正常,非常正常。

實在是,看見了讓他大受震撼的一幕。

老人枯瘦如柴的身體上,傷橫累累,各種疤痕遍布,幾乎都是幾寸長,有些疤痕甚至橫亘了身體一圈,大有攔腰斬斷的架勢。

從傷勢上,夏空彷彿看見了一幕幕的刀關劍影,凶兵凌人……

「這老頭兒到底啥子來頭?」夏空暗暗思忖:「來歷肯定不簡單!」

如此一來,關鍵性問題來了!

到底要不要救?!

畢竟人心叵測,夏空從小生長在犄角旮旯、民風淳樸的小村莊里,閱歷淺薄,分辨不出好人和壞人,萬一救了一個白眼狼,醒來後,反咬一口怎麼辦?

但是,就這樣將一個老人丟棄在這裡,算什麼男人?

他還有什麼資格自詡真英雄!

一時間,陷入了兩難之地!

扶不扶……救不救?

「救都救起來了,也管不得那麼多了!」老人的呼吸漸漸平穩,夏空真狠不下心來,將老人丟之不管。

穿好晒乾的衣服,將銀色軟甲摺疊好,放在衣服內,然後背起老人,往回家的地方走去!

至於水晶球,實在是騰不出手拿,只好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暫時藏了起來,待處理完這個老頭兒,再回來拿!

一步一個腳印,夏空背着老人,來到村口。

村口可是個是非之地,夏空想繞道,可是沒地兒給他繞,要想回家,村口可是必經之路。

他家在村北口,狗兒河在村南的方向。

集結在村口的大爺大媽,可是出了名的千里眼順風耳,啥事都逃不過他們那雙勘破萬物的眼睛。

只要你敢說個事兒,保管明天全村的人都知道,還會傳出十幾二十個不同的版本,實在下飯!

這些大爺大媽都是可憐人,斷手斷腳占多數,耳聾、眼瞎也不少,正真健康能坐在村口吹牛的人,至少都是手腳不利索,干不動活的耄耋之年的老人。

「空娃子,你這是幹啥去了?咋個還背了個老頭兒回來?」一個兩袖空空的大嬸,爽朗喊道,她眼睛尖,隔着好幾十米遠,就看見了夏空。

這一聲,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如餓**的眼神,彷彿一條條飢餓的財狼,嗅到了肉的味道,雙眼放光,看得夏空心裏發毛,一時間語塞。

「額……賀大娘,這個人是我在河上面撈起來的,我看到還有氣,就給背回來了!」夏空嘴角抽搐,腳步放慢,趕緊解釋。

「我說空娃子,你這個運氣可不咋個好啊!人家王富貴兒可是撈了個媳婦兒上來,怎麼到你這兒了,卻撈起來了個老傢伙?!」一個年邁的老人打趣道。

「毛爺爺,不管是就女人還是就老人,都是救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夏空聳了聳背上的老人,強行狡辯。

「七級浮屠有個屁用,你都老大不小了,該是找個媳婦兒生個娃了!」一個瞎子大嬸打趣的說:「我在下河村曉得幾個漂亮、會生娃的女娃子,要不要我給你做媒介紹認識一下!?」

「就是,就是,想當年,老子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孩子都會餵雞了。」一個大叔附和。

「那倒是不用了,像我這麼英俊的大爺們兒,以後肯定會到外頭去找漂亮的外地媳婦兒,現在找媳婦兒成家,那不是便宜了別個!」夏空不屑一顧!

「晚上睡覺的時候,枕頭墊高點兒……」一個斷了腿的大叔,杵着拐杖,嗤笑着說。

「哼!我們不一樣,不一樣,我比你俊朗……」夏空認真還擊。

「呸!整個村兒裏面,哪個不曉得我才是最帥的那個!」一個坐在木凳上,雙腿都沒了的中年大叔開口。

他長得確實帥氣,小麥色的皮膚,堅毅的臉龐,留着一撮性感的小鬍子,給夏空一種痞帥的感覺,讓他不自覺的猜測:姜小叔的那雙腿,是不是因為他總是太裝,讓人看不慣,才讓人砍掉的……

雖然他一直強調是英雄救美時,被魔獸咬斷的,但是整個村子裏年輕一輩,都只當這句話是玩笑話!

「姜小叔確實很帥……」夏空贊同!

「你們看吧!還是這個小子有眼光!」姜小叔哈哈大笑。

「但是跟我比起來,還是差了點意思!」夏空淡然的說。

「我會比你差?你比我差點還差不多!老子年輕的時候,那些個美女看到我就走不動了,巴不得倒貼給我。」姜小叔不服氣的哼了一聲,開始吹噓起來。

「大白天的,請你好好做個人,不要白日做夢!」夏空不屑的翻了個白眼。

「………」

「好了……不跟你們在這兒瞎吹吹了!人命關天,救人要緊!」

說完,夏空背着老人進了村。

「姜娃兒!麻煩你跑一趟,去見一哈李先生,將空娃子的事,告訴他一聲。」夏公毛看着旁邊一個少了一隻耳朵,缺條胳膊的夏子姜。

「毛二伯,李先生昨天出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夏子姜說道。

「那就給村長知會一聲兒吧!」

「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