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陰婚不散/陰婚不散
陰婚不散/陰婚不散 連載中

陰婚不散/陰婚不散

來源:google 作者:積雲渴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清 墨逸 現代言情

我被暴富男友求婚,新婚之夜他騙我喝下怪葯,將我獻祭給鬼差,換取自己活命的機會……展開

《陰婚不散/陰婚不散》章節試讀:

鬼胎吸食母精氣壯大自身,胎兒一天天長大,母體就會慢慢變弱,直到鬼胎成熟之時,就會吸盡母體所有養分破體而出。

對於嬰靈我自然是害怕的,可對於體內能要我命的鬼胎更怕,手雖然不停的將那噁心恐怖的嬰靈朝外推,可腦子中卻想,如果讓嬰靈吃掉鬼胎,那墨逸是不是就不會纏着我了?我也不會沒命?

這念一閃而過,腹中的鬼胎似乎也感覺到了,猛的朝肚皮撞來,緊抓着我的嬰靈突然如同受傷的小獸一般低叫了一聲,扁嘴大叫朝着我小腹撞來。

這下子我嚇得夠嗆,一個翻身就站了起來,用力跳着,拿着供桌上的米升就朝着小腹拍打。

當手拍到嬰靈時,四周好像瞬間變得漆黑,我的四肢一陣痛意傳來,身體好像被什麼釘住,而呼吸也變得微弱,就好像被封在一個密封窄小的盒子里,陰冷、壓抑以及莫名的恨意瞬間籠罩着我。。

這是我第一次觀香,就碰到這種事,我一邊努力想動,一邊後悔自己意氣用事託大。

就在我以為自己要被憋死時,聽到一聲冷哼,跟着一雙手將我抱起,身體隨既落入了一個微涼卻寬大的懷抱里。

只是眨眼之間,我又回到了房間里,依舊一身黑衣的墨逸將我環抱在懷裡,面具後的雙眼閃着幽光看着我道:「你身上有本君血脈,一碰陰靈就能通感,剛才看到是那嬰靈所處的環境。」

剛才那壓抑封閉漆黑的地方是嬰靈所處的環境?可嬰靈不是在我身上嗎?怎麼到了那樣幽閉的環境里?

我從驚恐之中回過神,有點疑惑的看着墨逸?他剛才救了我,現在又提點我?

墨逸卻似乎不自然的扭過頭去,伸手將嬰靈拎起扔到南雅身上,沉聲道:「本君血脈受驚,今晚本君要好好安撫它。」

我還在想一個還未出世,才幾天的胎兒怎麼安撫,他卻已然消失不見。

對面南雅以看神經病的模樣看着我,明顯她看不見墨逸,所以也看不到嬰靈復又爬回了她的後背。

將墨逸的話抹去,我努力回想着剛才通感時的感覺,南雅說打胎是五年前,嬰靈在她身上,那四肢和身體被釘住了困在盒子里的只能是嬰屍,而且從嬰靈身上的腥臭味來看,五年沒有腐爛,明顯是經過處理。

聯想到娛樂圈一些古曼童啊,養小鬼的傳言,只得隱晦的朝南雅道:「當年你打胎後,胎兒是怎麼處理的?它現在似乎並不安寧呢。」

南雅開始還有不解,可她既然知道去泰國找法師,自然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雙眼轉了轉,猛的站了起來,拔腿就朝門外走。

大步走到門口,卻又猛的站住,僵硬的回頭看着,眼裡明明帶着水光,手卻緊抓着包朝我高傲的道:「錢我轉微信給你,加兩萬封口費,如若我懷上,另外五萬也會給你的。」

她明顯猜到了什麼,受了打擊之下還要臉面,才會加封口費。

不過保密是自然的,見我點頭,她掏出手機加了我好友,就急急離開了。

我走到屋外,看着她一把將司機從駕駛室里拉了出來,自己一腳油門轟得震天響的離開,留着司機一臉莫名無措的看着我,心裏不知道做何感想。

南雅說金主這幾年發展得好,所以才想懷孕,怕是要借子上位逼宮吧,要不也不會這麼急。

但當年那個打掉的胎兒能接觸到的,也只有那麼幾個人,不是金主就是金主的原配。

所以說,小三也不是這麼好當的,畢竟誰也不是傻子不是嗎?

壓着心裏的感慨,給無故受氣被扔下的司機指路坐車回去,也不知道有沒有積到陰德保命,還得想墨逸用什麼法子安撫肚子里的鬼胎。

剛回到屋裡,就又聽到身後汽車聲音傳來,走出去一看,卻見蘇溪笑嘻嘻的下車,招呼着我幫她拿東西。

我和蘇溪同事兩年,從未帶她回過老家,而且來之前她電話都沒有打一個,怎麼突然找上門來了

看着蘇溪大包小包的朝下拿東西,很多老年人的保健品和藥材,光是看包裝就知道價值不菲,心中莫名的感覺不安。

忙走出去,阻止她朝下搬東西,直接問她怎麼找到這裡的。

見我臉色不好,蘇溪忙摟着我胳膊,笑嘻嘻的道:「生氣啦?陸思齊都跟我說了,他媽急着抱孫子,所以找了土方子逼你吃藥,我也煩剛才結就催子的,可老人家觀念不一樣啊,你也多理解理解,別一生生氣就回娘家啊!」

預料之中的聽到陸思齊,我眼皮一跳。

蘇溪卻從車子里拎出一個大禮盒塞給我道:「你看啊,陸思齊自己不敢來,他和他媽讓我來說合,還特意給你買了禮物,千叮嚀萬囑咐的將我一定交到你手上。人家現在身份不一樣,身家這麼厚,還對你這麼好,你也別使小性子,跟我回去,連你外婆也一塊接過去,一家人好好過日子。」

那禮盒入懷空蕩蕩的,但不知道為何,一股子冷氣順着盒子就朝身上鑽。

昨晚墨逸不是用勾魂鏈將陸思齊抓走了嗎?他媽也受了傷,怎麼今天又去找了蘇溪?

墨逸不是冥君嗎?一個鬼魂怎麼就抓不住,他有什麼用!

「彆氣!彆氣!」蘇溪見我生氣,忙假意跟我一塊怒喝道:「回去後,我給你買搓衣板,買榴槤,買鍵盤,遙控器也行,讓陸思齊那混小子跪上一夜,怎麼能惹我們雲清生氣!」

就算我告訴蘇溪他是個鬼,她也不會信,只會以為我鬧性子,畢竟沒聽說過鬼跟人一樣大白天的在外面混盪的,捧着手裡的盒子徑直回了屋。

到了屋內打開禮盒,卻見大大的盒子底下,是兩個穿着中式婚衣的人偶,衣服上面綉着我和陸思齊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五官更是與我倆一般無二,確實栩栩如生而且精緻無比。

人偶下面還有一張紅紙,上面用腥紅的墨寫着什麼,我一個都看不懂,伸手想將兩個人偶拿出來燒掉,卻發現人偶的頭髮居然是連在一塊的。

那髮絲有粗有細,一頭在像我的人偶頭上,一頭在代表陸思齊的人偶上。

結髮為夫妻……

我拿起剪刀就要絞斷頭髮,就聽到外婆幽幽的聲音傳來道:「那紙是冥婚書,上面的字是勾牒,通曉於幽冥地府。而人偶是制偶世家布家的同生情偶,一人生而二人活,你一旦燒了,就跟陸思齊一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