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隱婚虐愛:慕少私寵小嬌妻
隱婚虐愛:慕少私寵小嬌妻 連載中

隱婚虐愛:慕少私寵小嬌妻

來源:外網 作者:溫爾晚慕言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溫爾晚慕言深 都市言情

「溫爾晚,溫家欠我的,由你來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慕言深將溫爾晚扔進精神病院,折磨羞辱。兩年後,他卻娶了她:「別妄想,你只是換一種方式在贖罪。」他恨她,而且只許他欺負她。溫爾晚一邊忍受,一邊尋找真相,還溫家清白。後來,溫爾晚將證據扔在慕言深臉上:「我從不曾虧欠你。」後來,慕言深一夜白頭。他日日夜夜在耳畔低喃:「晚晚,不要離開我。否則你見到的[溫糖糖]展開

《隱婚虐愛:慕少私寵小嬌妻》章節試讀:

第3章

「砰!」慕言深摔碎手機,眉眼裡閃動着暴戾,「馬上去追!她跑不了多遠!」

這一晚,帝景園燈火通明,車輛、人員進進出出。

溫爾晚躲在臟臭的下水道里,才躲過慕言深手下的追捕。

她趁亂跑下山,直奔監獄,見到了溫父。

「爸」

「晚晚!你還活着!」溫父十分激動,老淚縱橫,「我以為你」

「爸,我這次來是特意想問你,慕董事長的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用的葯明明就是對的!晚晚,你相信爸爸嗎?」

「我信。」溫爾晚死咬着下唇,點點頭。

所以,爸爸是冤枉的。

她從不虧欠慕言深,更不用贖什麼罪!

「我們是被人陷害了,可是事情已成定局,改變不了」溫父長嘆了一口氣,「晚晚,你要保護好自己。」

溫爾晚握着話筒,目光堅定的看着玻璃對面的溫父「爸,我一定會找到證據,還你清白。」

探完監出來,溫爾晚前往醫院,看望母親。

還沒走到醫院門口,她就瞧見三四個黑衣保鏢!

溫爾晚立刻藏起。

慕言深算準她會來醫院,所以早早的在醫院安排了人手。

一旦被抓回去,等待着她的將會是如地獄般的慘痛虐待!

溫爾晚正思索着怎麼躲過保鏢,對面巨大的電子屏幕忽然閃了閃,切換到海城財經新聞。

慕言深俊美的面容,牢牢佔據着C位。

他站在慕氏集團大廈,穿着黑色襯衫,氣場強大卻又顯得慵懶,嘴角輕撇,似笑非笑。

旁邊,一圈記者在採訪他――

「慕總,聽說您要涉足娛樂圈的消息是真的嗎?」

「慕氏集團的收購計劃,能夠按時完成嗎?」

「慕總,昨天有狗仔拍到您進出民政局的照片,請問您是去」

慕言深下巴微抬,望向鏡頭「去結婚。」

這三個字,瞬間引爆全場。

慕總竟然承認已婚!

慕太太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能拿下海城第一豪門,慕氏掌舵人!

鏡頭不斷拉近,慕言深的眸光深沉如星空,盯着鏡頭眼睛一眨不眨。

下一秒,慕言深低沉開口「慕太太,玩夠了,就該回家了。」

聽起來多麼寵溺溫柔。

可溫爾晚知道,他是在警告她!

望着他嘴角勾起嗜血般的一抹笑意,她渾身發冷,好似他就站在面前。

慕言深轉身離開,保鏢們將記者們統統攔住。

如果不是為了通過媒體,給溫爾晚傳話,慕言深根本不會接受採訪!

與此同時,溫爾晚看見幾個護士推着一張病床走到救護車旁,正要將病人轉移。

那正是她的母親!

他們要把媽媽帶去哪裡!

「媽!」

顧不得自己會暴露,溫爾晚立即沖了過去。

她緊緊抓住溫母的手「媽,女兒不孝,現在才能看您一眼」

而她的身邊,已經圍滿了保鏢。

「太太,這是慕總的命令,請您不要阻撓。」

「我不跑了,我現在就回去!」溫爾晚苦苦哀求,「把媽媽還給我」

可溫爾晚還是眼睜睜的看着母親被帶走。

慕言深太清楚她的軟肋在哪裡了,隨便一戳,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半個小時後。

總裁辦公室。

慕言深站在落地窗前,指尖夾着一根沒點燃的香煙。

「慕總,太太來了。」助理范嘉敲了敲門。

「進。」

溫爾晚臉色蒼白的走了進來。

慕言深背對着她「還知道回來?」

「放了我母親。」她卑微的開口,「你想怎樣,都可以衝著我來。」

「我沒想動她。溫爾晚,是你太不乖了。」

「對不起,我錯了。」

慕言深眯眸「一句道歉就可以?」

溫爾晚緊緊攥着掌心,指甲嵌入肉里「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逃跑了。」

她如何逃得出慕言深的五指山,父母的生死,都攥在他一人手裡。

何況溫爾晚只有留在他身邊,才能有機會調查清楚慕父死亡的真相!還父親清白!

慕言深勾了勾手指,她乖乖的走過去。

他低頭覆在她耳邊「你說,打斷你左腿好,還是右腿?」

用最輕柔的語氣,說最狠的話。

溫爾晚腿一軟,嚇得站不穩「我我再也不敢了。」

慕言深牢牢扣住她纖細的腰「再有下次,我親手打斷!」

他冷哼着鬆了手,慵懶坐在沙發上,夾着香煙往嘴裏送。

溫爾晚半蹲在他身旁,拿起打火機主動為他點煙「慕先生。」

他遲遲沒動。

打火機的溫度越來越高,很燙,溫爾晚也不敢鬆手,生怕惹他不滿。

她的手都燙起泡了,空氣中有一股燒焦的味道。

慕言深這才低頭探身過來,點燃香煙。

「想救你母親,那就做點讓我高興的事。」慕言深一口煙霧噴在她臉上,「會取悅男人么?」

溫爾晚被嗆得連連咳嗽,臉色通紅。

這模樣,逗得慕言深低笑。

彷彿她是他養的寵物。

不過,他的笑聲還未消散,溫爾晚忽然踮起腳尖,輕輕吻住了他的唇。

她心想,這樣應該能取悅他吧?

只是她對男女之事,實在是一竅不通,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慕言深望着眼前的女人。

她緊張得睫毛輕顫,唇瓣軟糯,撩人而不自知。

他迅速有了感覺。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畢竟,溫爾晚是他殺父仇人的女兒!

「滾出去。」

慕言深毫不留情的一把推開她,眉眼間都是厭惡。

溫爾晚默默的從地上爬起來離開,沒想到更慘的是,她剛出辦公室,就見范嘉說道「太太,慕總說保潔部缺人」

「范助理,我明白的,我現在過去。」

對她來說,當清潔工也比留在慕言深身邊好。

范嘉看着溫爾晚遠去的身影,搖頭嘆了口氣。

他還以為慕總是遇見了真愛,所以才火速閃婚的,沒想到,這太太的地位這麼低賤。

「慕總,」范嘉彙報完今日工作,補充道,「關於太太母親轉院一事」

「安排最好的頂級醫生,為她治療。」

范嘉愣了愣。

「聾了?」

「是是是,慕總。」

慕言深面無表情「不要讓她知道。」

他這樣做,只是為了更好的控制溫爾晚罷了。

有溫母在手,她只能乖乖服從他的一切命令。

慕言深靠在真皮座椅里,隨手點開監控。

畫面里,溫爾晚穿着保潔服,拎着拖把和水桶,正專註的打掃着衛生。

她在精神病院的那兩年里,慕言深偶爾也會點開監控,查看她的近況,想通過她的慘狀,來撫慰自己失去父親的痛苦。

但是,他失算了。

剛開始溫爾晚確實很狼狽,但很快她找到生存方法,慢慢的適應。

比起其他人的瘋癲、凌亂,溫爾晚乾淨整潔,從容大方,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花。

如果沒有血海深仇的話,其實慕言深挺欣賞她的。

他正要關掉,忽然,監控里出現了另外一個女人――

唐靜如。

慕言深名義上的未婚妻。

《隱婚虐愛:慕少私寵小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