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念情深,再念成殤
一念情深,再念成殤 連載中

一念情深,再念成殤

來源:google 作者:顧北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漪漪 現代言情 顧北曜

近來,顧北曜不大陪我了明明裡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天晚上,夜涼的很,一輪圓月懸掛高空晶瑩而冷漠的月光窺視着我的臉龐我貓腰躡手躡腳的從後門溜進屋裡,等待....展開

《一念情深,再念成殤》章節試讀:

我的話並未說完,顧清音掐好時機的醒過來,她輕輕的抓住顧北曜的手指,氣息微弱,「不怪漪漪小姐,是我不好。我不過想叫她起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臉頰,誰知道……」泫然若泣。

「顧北曜,不是顧清音說的那樣……」她如此顛倒黑白,將打我一巴掌輕然的說成拍了拍,呵。

「夏時漪,你給清音道歉!」顧北曜呵斥道。

兩年來,他第一次完整的叫我的名字「夏時漪」。這樣的危險警告預示着我的時日無多了,也許,就在明天顧北曜就會取了我的心。

我忍着劇痛,壓下所有的苦楚,跟顧清音道歉。卻分明看到顧清音在顧北曜懷裡狡黠得意的笑。

我輸了。

輸得不是她卑劣的計謀。

而是顧北曜的不信任。

顧清音住院的時日,顧北曜便一直在醫院裏照顧她。我停了下來,忍受一個人的寂寞。其實,我很怕黑,怕冷。

這樣的冷天,我只想鑽進顧北曜的懷裡睡覺。

可惜,不知道以後還沒有機會。

張木誇我有一雙好看的手,因為這雙手能彈出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我想了很久,問他,「老師,我什麼時候能考伯克利音樂學院?要準備哪些材料?」

他欣慰的笑了笑,「你終於想通了。」

「嗯。我想為自己活一回。」

我的前二十年,孤苦無依,為生存掙扎。後來的兩年,我活在顧北曜的世界裏,而今,我不能坐等顧北曜取我的命,我得逃……

「你好好準備考試。材料什麼的,我盡量幫你弄好。考試時間在11月份,到時候,我再通知你。」他說。

驀地,又問我,「顧先生知道你要考外國的學校嗎?我上回跟他提了一次你的音樂天賦,他好像不太同意你去國外。」

他當然不同意,我走了,顧清音的心臟從哪裡來。

我微微的彎起唇角,「他不知道。張老師,我想親自告訴他,給他一個驚喜。他會同意的。」

上完課之後,張木要我選一個曲目參加學校的慶典,他半開玩笑的說,「夏時漪,你太低調了,你的鋼琴聲這樣好聽,光我一個人聽實在浪費。」

我笑笑答應了。

不是我要低調,是顧北曜不喜歡我在人前彈鋼琴。

彈鋼琴是我打發寂寞的唯一手段,我開始不眠不休的彈那些憂傷的調調。過了些時日,張木說材料已經幫我申請好了。

我又去考了托福,成績不錯。只等接下來參加學校的試聽和面試。張木通知我具體時間下來了,校慶典過後,剛好趕上考試。

顧北曜對此沒有絲毫的察覺。

他整顆心都在顧清音身上,已無暇顧及我。

參加校慶的前一晚,顧北曜和顧清音回來了。我自覺地停手,從鋼琴架面前離開,看都沒看他們一眼,面無表情的朝樓上走過去。

顧北曜從背後叫住我,「漪漪,站住。這就是你的態度?」

我停住腳步,遲緩的轉身,表情冷冷的盯着他,還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