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咦!上神的蓮花妻是個倒霉神
咦!上神的蓮花妻是個倒霉神 連載中

咦!上神的蓮花妻是個倒霉神

來源:google 作者:暮寒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靈/鳳靈 玄燁

都說師尊是高危職業,鳳靈也只當樂子看看,但是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成為了師尊,差點被自己的徒弟拱了為了不被自己的徒弟拱,於是,風靈慫了,直接遁走......可是沒想到,換了新馬甲的自己,還是被徒弟找到了N年後鳳靈扶着腰罵罵咧咧地打開房門,「哄不了!哄不了了!老娘的腰都要斷了」說罷,便姿勢怪異的走出房門展開

《咦!上神的蓮花妻是個倒霉神》章節試讀:

仙界的百花園中出現一道詭異黑影,

跟隨這道黑影的軌跡,可見他的目標是那百花園中的蓮池。

他蹲在蓮池旁邊,嘴裏不知在碎碎念着什麼,

摸了**口,從中掏出一個烏漆嘛黑的珠子,

順手一扔,將其丟入蓮池中,

不一會兒,蓮池**開的最大最艷的那朵蓮花,

突然抖了一抖,緊接着在花冠上方出現一道粉色的虛影。

這抹虛影發出一道嬌俏的聲音「咦?」,

似乎是為自己突然的化形而感到疑惑。

虛影出現片刻,便因仙氣不足而消散,

不一會兒,一切歸於平靜。

黑影大喜,「我成功了!」,

說罷,便化為一道虛影,消失於無形。

……

與此同時,玄燁等三人已來到人界,到了咸陽城,

不過片刻,便找到了怨氣源頭,橫崖寨。

只因實在太過於明顯了,

就那處的黑煙是最為濃郁的。

隨着離橫崖寨的距離越來越近,

玄燁微感詫異,

此處正如水鏡中看到那般,

黑氣瀰漫。

但百姓的表情卻不是那麼回事,

反倒是是一派祥和,其樂融融,

再一細看,

那祥和當中又帶着點不自然的僵硬。

「此處詭異,小心行事。」

玄燁隨後不動聲色的帶着南風依依進入一間人來人往的酒樓當中。

三人一踏進酒樓,眾人只見一大兩小走進酒樓,

他們身上衣着不俗,大人更是玉樹臨風,天人之姿,

整個酒樓的人的視線齊齊跟着玄燁走,

仿若木頭人一般,頭跟着玄燁的方向變動而轉動,

甚至還有那倒茶的顧不上不斷溢出的茶水,

吃飯的顧不上張嘴吃被夾到眼前的紅燒肉……

估計此時眾人心中該是大呼「仙人下凡!」了。

……

「誇嚓!」

瓷碟掉落在地破碎的聲音。

店小二被這清脆的聲音驚得一醒神,

從被玄燁的容貌震驚中驚醒,

轉頭往聲音方向一看,

發現是那剛從廚房出來的小工,

拿不穩手中菜碟,地上一灘油水。

店小二連忙過去一巴掌拍到小工背上,

「醒神了!」

「啊!哦哦,好的,小福哥。」

被拍一掌後,小工這才從見到玄燁那仙人之姿色的震驚中清醒過來。

小工清醒過來,連忙收拾地板上的殘渣。

店小二不再管他,

立馬手拿抹布諂媚的小跑到玄燁三人的位置,

一邊彎腰殷勤的擦桌子一邊問道:「客官,您這是打尖還是住店?」

「南風,你們想吃什麼?」

玄燁三人剛走到一個較為清凈的角落,

找個凳子便坐下,便聽到店小二的招呼。

「肉!」「瓜子!」南風依依倆人爭搶着說道,

說完便相互瞪對方一眼「哼!小貓!」「哼!小鳥!」

「五斤牛肉,二兩瓜子。」玄燁不理會南風依依二人的明爭暗鬥,轉頭看着店小二,吩咐道。

「五,五斤?!」

店小二驚訝的伸出五根手指看着玄燁和南風依依,重複道,

手中擦桌子的動作都無意識的停下,

心下想着這一個大人兩個小孩要五斤牛肉?

難道這是不知人間煙火的貴門子弟,不知五斤有多少?

「五斤!有問題嗎?」南風伸出五根短粗手指,瞪着虎眼問道。

「嘿嘿,沒問題,小少爺您要多少就有多少!小店別的不多,就肉多!管飽!」

店小二立即諂媚笑道,本就不大的眼睛被眯成一道縫,

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更是氣質猥瑣。

店小二原本還在眯眯笑着,

陡然間眼前出現了一錠十兩銀子,

看着那有生之年從未見過的大銀子,

他兩顆眼珠子都快瞪得要爆出來似的,

連連粘在那銀子上。

他想拿又不敢拿,伸手直搓身下布滿油污的麻布褲子,

看着玄燁結結巴巴地問道:「客官,您,您這是?」

「橫崖寨黑狗的事。」玄燁拿起一杯茶,慢慢喝着。

只見店小二那滿是坑坑窪窪的麻子臉在聽到「黑狗」時,

「刷」的一下變死白,

嘴角還帶着可笑的諂媚。

良久,

他顫抖着蒼白的唇,顫顫巍巍的說道,「黑,黑……」

但後面那個字卻始終不敢說出來,

彷彿那是個極為恐怖的字眼,

說了便會被剝皮,下油鍋,下十八層地獄一般。

過了半刻鐘左右,

店小二才彷彿終於認命一般,

或者說有他更在意的事情,甚至重於他自己的性命,

讓他為了十兩銀子而不在意自己的死,將黑狗的事情娓娓道來。

原來,那日黑狗陪着主家的小主子去撿蘑菇,

誰知遇上了狼群。

黑狗拚死保護主子,卻寡不敵眾,

小主子被撕碎啃食,而黑狗卻被丟棄在一旁。

待第二日,

主家來尋小主子,發現了現場血跡,

還有自己女兒的裙子碎布條,

再一看,

那黑狗滿身黑血,連狗筒子都布滿血跡,

再一細看,

似乎齒縫間還有些許紅白碎肉。

主家見此,悲痛欲絕,

發出撕心裂肺般的吼叫,

一把舉起手中的木棍,

一下一下使盡全身力氣打着黑狗的頭顱,

隨着木棍敲擊骨肉發出的悶響聲,

將尚未恢復的黑狗生生打死,

腦漿迸濺。

旁邊跟着來的幫忙找人的黑臉周強,

在跟着眾人接連下山之後,

半夜又偷偷摸摸的返回,將黑狗的屍體帶回去,

夥同三位豬朋狗友,半夜烹煮,啃食完畢。

周強其中一個狗友是個半吊子仵作,

看着被啃食的乾乾淨淨的骨頭,

竟鬼使神差的將其拼湊出一副骨架,

看着拼湊完整的骨架,只見他驚恐大喊,

慌忙中從凳子上摔下,手腳並用跌跌撞撞爬出門外,

扶着門外的矮腳樹用力摳着自己喉嚨,

想把那剛剛吃進去的狗肉吐出。

嘔吐的聲音異常清晰。

周強三人看着仵作那恍若見了鬼的模樣面面相覷,

心下道,「這是幹啥了?」

「別吃了!別吃了!放下筷子!!」

那個仵作一臉驚恐的撲進來,

一把將盛着狗肉的瓦煲掀落,打落三人手中的筷子,

顫抖着指着那副拼湊出來的骨架,

「你們看這個骨架!這踏馬不是狗啊!這踏馬是人!是人!這踏馬是人的骨架!」

……

「後來,第二天,那吃狗肉的四人一夜暴斃,

誰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死的,

那個家主一家幾十口人,一夜之間全部瘋的瘋,死的死,

現在我也不知道瘋的那些人去哪裡了,

也不知道他們看到了什麼,

才會這樣瘋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