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生只愛你
一生只愛你 連載中

一生只愛你

來源:google 作者:陶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譚子維 陶羚

陶羚輕手輕腳的進了譚子維的公寓,手裡捏着禮物,想要給他一個驚喜剛走近他的卧室,虛掩的門內傳出此起彼伏的喘息聲,這聲音,夾雜着女性柔媚的婉轉低語,異常的令人面紅耳赤....展開

《一生只愛你》章節試讀:

陶一山臉顯喜色,「小女已經大學畢業,隨時可以嫁過去。」

男人歡喜地拍手,望着陶羚的目光越來越色。

「你們誰想嫁誰嫁,不關我事。」陶羚揚聲,直接挺直脊背往外走。

汪美珊氣的指着她的脊梁骨罵,「只不過是個花瓶,外面多的是,離了陶家,你連熊少都高攀不上。」

「你想高攀你就嫁。」陶羚頭也不回出了陶家。

「陶羚,你找死。」身後的汪美珊,氣的麗容都變了形,憤憤的靠向面色陰沉的陶一山,拖長了音調抱怨,「你看你養的好女兒,無法無天了。」

熊少也滿臉敗興。

陶一山的臉色更加陰沉。

陶羚離開後,熊少緊接着離開,譚子維也起身告辭。

陶柔送譚子維到院子里,依依不捨的拉着他的手不放,譚子維形狀好看的唇瓣微動,眼睛深處隱有難捨,猶豫一下,開口:「把熊少介紹給你姐,這件事你之前知道嗎?」

陶柔眸光一閃,答道:「我要是知道,肯定就不會叫姐姐過來了。」

見譚子維眉目間流露不贊同,陶柔立刻善解人意的說:「你是覺得爸爸過分了嗎?」

她一顰一笑,皆帶風情,譚子維只覺得心神飄蕩,一邊點頭一邊接話:「我們畢竟一起長大的,你忍心看她嫁給熊少?」

剎那間,陶柔眸底閃過利光,在譚子維還未察覺時飛快消逝,隨即鄭重的說:「子維哥,你放心,我不會讓爸爸傷害姐姐的。」

譚子維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俊逸的臉上笑容迷人。

「晚上,我去你那兒,好嗎?」陶柔乘機要求。

譚子維本想拒絕,可見陶柔一臉的柔美甜笑,心裏一盪,便點了點頭。

「那麼,晚上見。」陶柔唇邊帶笑地踮起腳跟親了親譚子維的臉頰,這才揮手看着他上車離開。

走回大廳時,陶一山已經不在,汪美珊懶洋洋地倚在沙發上,一看見她便大刺刺地開口:「柔柔呀,我看剛剛譚子維有好幾次都想幫陶羚,他們畢竟是青梅竹馬,你可得看牢一點。」

陶柔乖巧地點了點頭,「我知道的,美珊姨。」

汪美珊誇張地感嘆了一聲,「要是你姐姐也像你一樣識趣就好了。」

剛走到公交站邊,一輛瑪莎拉蒂哧的一聲停在了她的腳邊,車窗降下,露出熊少的臉,他自以為帥氣地摘下墨鏡,對着陶羚邪氣開口:「陶大小姐,你是我的,逃不掉的,不如現在痛快上車吧。」

陶羚既怕又討厭,公交還沒停穩就奔了上去。一路上,心情沉重到極點。

無處可去,只得又去蘇橙的住處。

蘇橙是個平面模特,前天接了一個廣告去外地取景不在家,她孤身一人站在小客廳里,環顧一圈,即使是70平米的小房子也使她心頭空寂的發慌。

想到譚子維,陶柔,陶家所有人,心頭的憤怒猶如烈火,燒的她肺疼,到後來,連自己是怎麼睡着的都不知道。

迷迷糊糊間,彷彿回到了過去。

她和妹妹一起在花園裡捉蝴蝶,她穿着白裙子,沒心沒肺地嬉笑玩鬧,一個不小心摔到了膝蓋,比她大五歲的譚子維立刻跑過來抱起了她,細心安慰。

那時候的她形容他的聲音像小提琴的琴音,好聽的一輩子都忘不了。

「子維哥哥,我的手。」陶柔突然哭了,慘兮兮地把被玫瑰花刺刺傷的雙手舉到譚子維面前,一副嬌憐的模樣。

譚子維立刻放下她去幫陶柔,任憑她再怎麼叫喚都不理她。

「陶羚,陶羚,醒醒,醒醒。」

突然聽到蘇橙的聲音,臉上緊接着傳來一陣疼痛,惺忪的睜開眼,看到蘇橙放大的臉。

「想譚子維就去找他啊,哭什麼。」陶羚一醒,蘇橙便不明所以的開口。

她們是大學室友,認識四年了,可能是比較投緣,兩人的友誼一路成長,幾乎無話不談,並相信對方的為人,所以蘇橙才放心地把備用鑰匙給陶羚。

自打畢業典禮後,陶羚就搬到了未婚夫譚子維的公寓住,對於她出現在她的蝸居內,不無驚訝。

但更令她驚訝的是一向堅強的陶羚居然哭了。

陶羚摸了摸臉,發現真的哭了,自嘲地勾了勾唇,很快擦去眼淚,笑着開口:「蘇橙,你回來了。」

蘇橙眼尖,發現陶羚半邊臉腫的老高,不由得瞪大眼,「你的臉怎麼回事?」

明顯的五指印,讓她確定陶羚是被人打了。

「誰打你了?發生了什麼事?」

蘇橙是個火爆脾氣,一連串的提問劈頭蓋臉的砸向陶羚,陶羚了解她刨根問底的個性,更何況她不得不在這裡常住,瞞是瞞不住的。

於是,三言兩語講了陶柔和譚子維的事,以及陶家人的噁心和逼迫。

聽到最後,蘇橙氣炸了,拿起水果刀就要衝出去,「我要去宰了那兩個賤人。」

陶羚抱住她不讓她出門,「不要去,不值得。」

受到雙重背叛,這麼大的打擊,誰受得了?

蘇橙也不放心留陶羚一個人在家,只是,氣憤難平,嘴裏噼里啪啦的罵個不停:

「我早就覺得那個陶柔表裡不一,整天裝白蓮花,這世上也只有她能做出搶姐姐男人這種齷齪事,更可恨的是譚子維,平時一本正經,溫文爾雅,沒想到這麼禁不住誘惑,和你這麼多年的感情,也被那綠茶婊勾去了。」

「還有那個不要臉的汪美珊,破壞人家庭不說,居然還介紹個瞎眼的男人給你,你爸也是奇葩,都是她的親生女兒,憑什麼這麼偏心?」

罵了一大通之後,蘇橙覺得心裏好受不少,這才轉而安慰起陶羚來,「你放心,憑你的美貌,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不要為那個渣男傷心了。」

陶羚努力擠出一絲笑,「當務之急是我要找份工作。」

蘇橙一愣,「你不是到顧氏面試了嗎?」

陶羚臉色一黯,蘇橙立刻明白她是失敗了,雖然可惜,但也沒辦法。

「咱有手有腳形象好,還怕找不到工作?你在網上海投簡歷,肯定很快就能找到。」

陶羚點了點頭,立刻就着手找起了工作。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她一連面試了數十家公司,竟沒有一家公司聘用她。

起初面試之後還能收到聘用電話,可當她去上班時卻被告知通知錯了,一連三家公司都是如此,再後來,雖然面試了不少公司,卻連一通聘用電話都接不到。

更詭異的是她每天出門時,總覺得有人跟蹤她。

這一天早上,蘇橙出門後,她下樓扔垃圾,往回走時卻突然被冒出來的汪美珊堵住。

汪美珊身穿紅裙高跟鞋,像個女巫一樣站到陶羚面前,一旁停着一輛黑色奔馳,緊接着走下兩個彪形大漢。

陶羚定睛一看,認出這兩人就是這一個星期以來天天跟蹤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