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異世保姆
異世保姆 連載中

異世保姆

來源:google 作者:蕭舞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小谷 穿越重生 蕭舞

一朝醒來身處異世,撿到小包子一枚,小包子是個福包,一路伴着她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艱難囧囧地生存,從深山老林到貧窮山村,從富庶小鎮到繁華都城,她一步步打造了自己在異世的家,有夫有妻有娃,不管外界如何動蕩,家在人安好就是幸福了……...展開

《異世保姆》章節試讀:

  太陽漸漸西沉,簫舞直起身,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石塊已經儲備的差不多了,今天是來不及了,就等明天開始動工了。

  小博容見她停下了工作,小心地從坐着的石頭上滑下,給她遞過來裝水的瓶子。原來空空的瓶子裏面裝滿了水,看來是小傢伙自己偷偷去取水了。

  簫舞接過水瓶子,喝了一大口,蹲下身摸了摸小博容的頭「真乖」。放下瓶子,把小傢伙抱上石頭坐着,脫下他穿着的襪子,果然,小腳板上有擦傷。唉,怎麼才能給孩子做雙鞋子呢?簫舞一直是抱着他,或者讓他坐在一旁,但是抵不住小傢伙總是想為她做點事情的決心,而且,總不能讓孩子一輩子不下地啊!看來後面的日子還得加上一個任務,找點什麼材料做鞋,低頭看看自己腳下的靴子,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晚飯就是上午採的紅果,簫舞背包裏面的吃的已經沒有了,就剩下那包硬糖,留着給小博容吃。明天還得多摘點果子,這種紅果山上好像蠻多,多摘點,看能不能晒成果乾,做成儲備糧。其他的食物也得找找,光吃這個不頂餓啊。小博容已經在簫舞懷中睡著了,火堆旁,簫舞仍在靜靜地想着這未來怎麼才能生存下去。

  第二天一早,簫舞早早就起來了,小博容還在睡,她想了想,還是沒叫醒他,只把毯子給他蓋好,搬了幾個大石塊圍在周圍,自己上山去了。摘了滿滿一塑料袋跟一背包的紅果,簫舞也沒多停留,急急就往回趕。回到山谷,小博容已經醒了,坐在地上傻愣傻愣地,看見簫舞回來,抱着她的脖子,怎麼也不肯撒手了。簫舞只好抱着他,哄了老半天,再三表示自己不會丟下他的。

  等小傢伙的情緒平復了,簫舞找了一塊光滑的大石頭,用水把表面洗凈了,倒出大半的紅果子,放到石頭上面,先曬一天看看,能不能做成果乾。小博容則被派了任務,在旁邊坐着,一心一意地看着果子,趕趕可能會出現的蟲雀之類的。

  早上的小插曲過去,簫舞開始自己的搭建房子的計划了,建築什麼的她是一竅不通,此次採用的是搭積木的原理,略囧的原理,她在心中嘲笑自己。

  走到原先看中的北邊,查看了大概的地形地貌,蕭舞沿着峭壁向外圈出了大概10平米的地兒,主要是上面那天然的屋頂大概也就這麼大,再長了或寬了,這頂就遮不住了。首先得將這10平米的地方拾掇乾淨。將碎石什麼的都撿走,用多根樹枝捆在一起,做成個臨時掃把,打掃乾淨後,挑那些個表面比較平滑,形狀比較方正的石塊鋪到地下,做地磚。鋪完後,這單個石塊表面是平整了,但是它厚度不一啊,這邊高那邊低的。簫舞想了想,自己站在一石塊上,用扎馬步的姿勢,力氣下沉,用力起跳,砰,石塊穩穩下陷,成了……簫舞用自己的右手怕怕自己的左肩,這能力不錯,繼續加油啊,女戰士!

  不遠處小博容看着簫舞在那邊是砰砰砰,竄上跳下,眼中滿是崇拜,長大了也要做一個有力量的人。以至於後來拜師習武的時候,總是控制不了力道,下意識就想用蠻勁兒,走不了輕盈的路子,成了師門中唯一用重劍的人,此乃後話不提。

  這邊簫舞蹦蹦跳跳地將地磚踩得在同一水平線上了,又將那石塊中間的縫隙用碎石頭填進去,壓整齊了,整個地面的工作算是完成了。到了砌牆的時候了,這沒有水泥混凝土,牆壁單純是堆起來的,這安全隱患就大了,要是向外倒還好,要是向內倒,那還不把人給壓死。對此,簫舞是苦思冥想啊,最後想出了這麼一個方案。這山谷中之中,別的都缺,最不缺石頭,她就把這牆壁往厚處堆,最後預計形成的效果,那就像一方形大包子,皮厚餡兒少。

  到了這天傍晚,石頭小屋粗略的模子已經出來了,說是一間屋子,不如說是個人造山洞,中間一個正正方方的口,兩邊的牆那是歪歪扭扭奇形怪狀,延伸出去一米多。雖然看着不好看,但簫舞拍拍胸脯對自己說,咱這安全性高了呀,這兩邊的牆,絕對是堅固。進到屋子裏面,四面看看,大體上是個能遮風擋雨的地兒了。

  彷彿是老天為了驗證這屋子的實用性,當天晚上就下了一場雨。簫舞帶着她的全部家當,背包一隻,娃娃一個,外加一大袋曬過的紅果,住進了她在異世的第一間屋子。雨不算大,淅淅瀝瀝,谷中無風,雨也打不進來,簫舞在門口堵了兩塊巨石,充做門板,抱着小博容,聽着雨聲,度過了她在異世的第一個雨夜。

  早上醒來,昨夜的雨將石屋沖洗地乾乾淨淨,簫舞帶着小博容在潭邊洗漱,潭水碧綠,深不見底,瀑布一直流淌,潭水也不見上漲,估計是一潭活水,水下通往別處。潭水之中倒是有魚兒在遊動,不過抓不着,空看着讓人挺鬱悶的,還是到山上看看吧。吃罷早餐——昨天曬的紅果乾數枚,簫舞就用背包背着小博容上山了。原先一直想着趕路,也沒太注意這山上的植物面貌什麼的,現在他們也算是靠山吃山了,得稍微探索探索了。

  雨後的山上冒出了各色蘑菇,顏色亮麗啊,可惜大多數是有毒的,哪些是沒毒的,蕭舞也辨認不出來,只好挑木耳,平菇什麼的采了。野菜當中,她只認識蕨菜和薺菜,仔細找了一圈,蕨菜很多,估計這山上,光吃蕨菜也應該餓不死,想着,她莫名哽噎了,呃,天天吃蕨菜,想想都覺胃裡泛酸,但是還是采了一大捧蕨菜放進塑料袋,能吃的還是不要放過的好。

  繼續往前走,山中多是高大的樹木,低矮的灌木從倒是有很多結出了果子,大大小小,紅色的,青色的,黃色的,最多的還是蕭舞她們一直吃的紅果子。仍舊是笨方法,挑着有被鳥類啄食過的果子,一種一种放進嘴裏試。有的是又苦又澀,有的是酸入牙齦,有一種甚至是辛辣無比,蕭舞連吃了十幾顆紅果才將那股子辣味沖淡下去,這是野生版辣椒啊,有時間倒是可以摘點回去做調料。連試了好幾種果子,只有一種青綠色的果子酸中帶着甜,別有一番風味,倒像是野生版檸檬了,蕭舞給這種果子取名青果,摘了還不少,紅果甜是甜,有點膩得慌,吃點這個剛剛好。

  為了防止迷路,蕭舞一般是走到哪裡都在沿途找一棵樹,扯下樹上的一根粗一點的枝椏,形成一個斷層,簡單來說,就是製造出一點破壞的痕迹。這邊剛做完標記,她繼續低着頭看着灌木叢和矮樹跟下,期望再找點果子,菌類。背上,背包裏面的小博容冷不丁揪揪她的馬尾辮,「姨姨,白色的果果」。「啊?」蕭舞抬起頭,順着小傢伙的手指頭看過去,是剛剛她做標記的那棵樹,那棵樹很是枝繁葉茂,她扯掉一部分枝條後,露出了被它擋在後面的一棵樹,樹上依稀是有白色的果子。蕭舞走到跟前,這棵樹樹葉很是寬大,果子大都隱在樹葉後面,呈白色,有些個則略微發黃,有成人的拳頭大小。樹上很多都被鳥類啄食過大半,可以看出白色的果肉,厚厚的果皮。摘下一個果子,擦了擦,一咬,皮不但厚還很硬,咬開一個小口,剝開,嘗一口果肉,味道很淡,水分很少,剛入口沒什麼味道,仔細嚼過之後有絲絲甜意,像是吃的剛出爐的麵包,這果子倒是挺好,能當主食。再看看四周,這一片,這樣的果樹不少,這次出來,這個收穫最大了。

  蕭舞喜滋滋的:「哎喲,我們小博容真是個福寶寶。」邊說話邊把背包從背上取下來,摘個大葉子鋪在地上,把小傢伙放在上面。

  「容容站一會兒啊,咱們采果子咯,這咱也取個名字,就叫麵包果,哈哈,來,容容也嘗嘗,喜不喜歡。」蕭舞摸摸小傢伙的頭,把手上的果子剝開,將果肉遞給他。自己則開始挑選麵包果,對比了一下,她發現外皮發黃的是成熟了的果子,果皮更加堅硬,裏面的果肉則毫無水分,澱粉類的,煮了的話應該也可以吃的吧,不管了,先挑現在可以吃的,至於別的,以後再慢慢研究,反正果林在這兒也不會跑。

  等太陽升到了正中央,蕭舞也裝了滿滿一背包的麵包果,背在身後,左手則提着塑料袋,裏面是滿滿一袋平菇、木耳、蕨菜、小青果,這右手抱着小博容,準備打道回府。出來一上午了,回去休息休息,主要也是沒有地方可以放東西了。

  回到谷中小屋,盤點了一下上午的戰利品,新鮮的木耳、平菇、蕨菜;新發現的品種,小青果;最後就是重頭戲,麵包果。午飯吃了兩個麵包果,若干個小青果後,蕭舞在這幾天終於感受到了肚子飽了是個什麼滋味;再看看小博容那凸起的小肚子,滿足的小臉蛋,估計這也是小傢伙這幾天第一次吃飽肚子吧,真是讓人感動到熱淚盈眶啊!

  麵包果的出現讓蕭舞放下了一直因為擔心找不到充足的食物而惴惴不安的心,再加上又有了遮風擋雨的石屋,她對未來再次有了信心,未來的日子就是多屯糧多探路,爭取早日走出山林,帶着小博容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