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伊索塔利亞的歡樂城堡
伊索塔利亞的歡樂城堡 連載中

伊索塔利亞的歡樂城堡

來源:google 作者:伊索塔利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伊斯塔 伊索塔利亞 奇幻玄幻

這是一個鋼鐵與魔法的世界,圍繞着世界霸主的寶座,為了統治者的野心以及他們所編織出的幻想,卡斯蒂亞斯星的種族開始了長達數千萬年的戰爭展開

《伊索塔利亞的歡樂城堡》章節試讀:

天空。

是紅色的,這是伊斯塔人生中第一次睜開雙眼所看到的世界,他認為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被烤熟的大地以及那難聞至極的雪花。

戰爭,對於生活在卡斯蒂亞斯這顆星球上的居民而言並不遙遠,天空以及大陸,戰爭的絞肉機將會把它們通通撕了個粉碎。

沒人知道戰爭是從何時開始的,起因是什麼,也沒人在乎,現在的人們只想着要活下去,在這場戰爭的摧殘之下,這顆星球,卡斯蒂亞斯已經變成了布滿強輻射以及放射性塵埃的劇毒星球。

菲兒全副武裝站在遠處站崗放哨,冷冽的寒風吹起黑色大衣,鋼盔下的防毒面具讓其整體形象顯得異常冰冷,她手中所拿着的鋼槍是侏儒為亞人特製的水冷式輕機槍,槍管水筒上的點點凹陷彷彿是在提醒着這把槍已經使用很長時間了,在加滿水以及子彈的情況下,它是一個重達十九公斤的大傢伙,不過對於四肢發達的亞人而言這並不算什麼,她們可以輕鬆的操縱這隻大鋼管。

伊斯塔坐在已經拋錨的挎斗摩托車上的挎鬥上面搗鼓着手中的圓筒,一隻眼睛順着圓筒的一端看向另一端,就如同一個望遠鏡一樣,除了鏡片上有些裂痕以外沒什麼特別的,他轉過頭看向身邊正在修理摩托車的侏儒,她對這種東西應該很熟悉。

「朱朱,這玩意是怎麼用的?」

被稱作珠珠的小矮人應了一聲,尖尖的小耳朵靈動地抖動了一下,她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頭看向伊斯塔以及他手中的單通望遠鏡,片刻。

「那是用來觀察元素精靈的顯微鏡……我說啊,你別搗鼓了,那玩意已經壞了」

看着伊斯塔還在那搗鼓着那個顯微鏡,珠珠有些忍不住地說道,清脆的聲音透過佩戴在臉上的防毒面具變得異常粗重。

聽到珠珠這樣說,伊斯塔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嘀咕道。

「壞了?」

接着伊斯塔又對着珠珠說道。

「那你會修嗎?」

這個問題伊斯塔提的非常的有水平,雖然珠珠本人作為一個侏儒精通物理學以及工程力學,不過她對魔法學只能說半斤八兩或者說一竅不通,所以她擺了擺手說道。

「不會,我又不是什麼超級科學家,我只不過是一個有點學識的普通小侏儒罷了」

說完,珠珠又伸出手指指着伊斯塔手中的顯微鏡補充了一句。

「況且就算我會,我們也沒辦法更換已經損壞掉的零件」

說到這裡珠珠停頓了一下然後說道。

「你知道這個顯微鏡的鏡片是用什麼做的嗎?」

對此伊斯塔搖了搖頭說道。

「不知道」

「是白皮的眼角膜」

伊斯塔哦一聲點了點頭然後就放棄了手裡的顯微鏡,白皮,其他種族特別是矮人,用來稱呼精靈族的蔑稱,因為矮人總是喜歡捕捉精靈然後將她們的皮拔下來用來製作工業產品的原材料,而又因為只有白種的精靈族才具備這種工業價值,所以大部分種族都喜歡稱呼她們為白皮。

「珠珠,車還沒修完嗎?」

珠珠蹲在摩托車旁努力的進行着維修,常年的生存經驗以及知識讓她對這輛摩托車的狀況非常了解。

「別著急,火花塞壞了我正在換」

珠珠說著手中的火花塞扳手不停的旋轉着。

「修好了」

珠珠一屁股坐在摩托車駕駛坐上,並使用車鑰匙打着摩托車準備出發。

「修好了?修好了那就走,菲兒走啦!」

伊斯塔轉過頭大聲地呼喚道。

「來啦!等我會!」

菲兒答應一聲,快速跑過來坐上了摩托車后座上,接着伊斯塔和身材嬌小的朱朱開始準備。

"出發嘍! "

伴隨着珠珠的一聲高喝,她猛打油門,摩托車立即飛馳了出去,在前方,大地已經變成了灰色的土壤,沒有了樹木,也沒有了植物,有的只有漫無邊際的凍土與大地,看起來異常蕭條。

冷冽的寒風吹過黑色的防護大衣,珠珠駕駛着摩托車帶着伊斯塔和菲爾穿越峽谷,前方是一個超大的隕石坑以及一塊鋼鐵廢墟。

那是一艘已經墜毀的鋼鐵戰艦,伊斯塔認為他們能夠在這裡獲得一些有用的東西。

「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公里,把防毒面具戴好,當心輻射」

伊斯塔看了看手腕上的輻射計數器並拿起步槍檢查了一下,這把步槍是侏儒所研發並製造的自動步槍,在加滿子彈以及上刺刀的情況下它的重量會達到十公斤。

「知道了,等一下,我吃一片輻特琳」

菲爾聽聞開始檢查手中的機槍,而珠珠則趕緊摘下防毒面具然後從大衣口袋裡掏出了一瓶抗輻射葯,將小藥瓶握在手裡打開,倒出一片小藥片,形狀是圓形的,顏色是白色的,藥片非常的小還沒手指肚大,非常容易吞咽。

珠珠不像伊斯塔,不怕輻射免疫一切物理傷害,雖然她現在戴着防毒面具,身穿用於抵禦放射性輻射污染的防化服,外層又套了一件蛛絲防彈衣和一件能夠防輻射以及抵禦嚴寒用的黑色防護大衣,不過惜命的珠珠認為自己還是有必要在吃一片抗輻射葯,特別是在這種高濃度輻射區域冒險的時候。

「好了,開路吧」

待珠珠服用完藥物後重新將防毒面具帶上,她掏出霰彈槍對着伊斯塔說道。

"走咯 "

接下來三人便騎着摩托車向著遠處開去, 這是一艘矮人的戰艦,伊斯塔是這麼認為的,至少油漆顏色以及從遠處所觀察的戰艦外形看上去很像,船體上一處被炮彈刨開了一個裂口,他們順着裂口進入了這堆已經被報廢掉的鋼鐵戰艦,菲爾進靠着牆壁警戒着四周向伊斯塔問道。

「輻射強度是多少?」

「百分之三十,不算太高」

菲爾一臉明白似的點了點頭,看來這艘戰艦被擊毀的時間非常長,至少有十幾年了,因為這裡的輻射濃度並不高,如果是剛剛被擊毀的戰艦其輻射量絕對高的驚人。

戰艦裂口處到處都是積灰而陰影處下則有一攤積水,深處是永不見底的黑暗,伊斯塔與珠珠戴上夜視儀前進,這裡異常的安靜,只有滴滴答答的水滴聲以及風的呼嘯聲。

並沒有發現什麼值得關注的東西,他們打算繼續深入,伊斯塔看着雜亂無章的四周說道。

「我們到哪了?」

菲爾環繞着四周,這裡一片黑暗沒有一絲的光線,但是這難不倒亞人,他們的眼睛擁有着極強的夜視能力,她走到了一個鐵柜子面前,伸出手然而用蠻力哐的一聲打開,菲爾看着散落在地的武器,那把形狀怪異的武器上面鑲着鬼族的角,那是個元素精靈提取器,它會如同吸塵器一般的吸取中的元素精靈,是這把武器的彈匣,一般鬼族頭上有兩根角,作為鬼族唯一用來獲取能量的器官,鬼族一旦失去角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餓死。

「大概是武器庫」

伊斯塔看了看那些武器回答道,他的目光最終落到了這個鐵柜子的最底下。

伊斯塔彎腰將這個鐵柜子搬了出來,這個鐵柜子有二十幾公分高,裏面擺着大量的各式各樣的武器,除此之外這裡還放置了許多金屬製品,這些是武器庫中存放着的各種武器的配件,它們堆疊在一起堆積起來形成了一個高達二十米的巨型貨架,貨架上全都擺放着各式各樣的武器。

「繼續走,這裡沒什麼值得關注的」

珠珠看了看四周說道,伊斯塔騰出一隻手從貨架上拿起一把武器晃了兩下然後又丟在了地上, 這些需要元素精靈來驅動的武器他們根本就不會用,畢竟他們並沒有用來提前元素精靈的技術。

她們打算繼續前進,這裡到處都是複雜交錯的破爛管道以及金屬廢墟,這些煩人的東西讓她們繞了一大圈。

「看看我們發現了什麼,一個破損的元素精靈反應堆」

伊斯塔看着自己手腕上那指針不停的往紅**域搖擺着的輻射計數器吶吶自語道。

「反應堆泄漏?」

聽到伊斯塔的吶吶自語,菲爾說道。

「已經漏的差不多了,趕緊離開吧,這裡的輻射有點高」

「恩」

說完,伊斯塔等人便準備回頭,她們在回去之後準備通知工程部隊回收一下這裡的鋼鐵。

就在回去的途中,菲爾貌似發現了什麼東西,她舉起手說道。

「等一下,有什麼東西」

伊斯塔回過頭疑惑地說道。

「什麼?」

結果伊斯塔的話音未落就被菲爾粗暴的打斷了,她的語氣顯得特別暴躁。

「別吵,這該死的防化服兜帽以及鋼盔讓我的耳朵好難受!」

空氣陷入沉默,周圍只能聽到滴滴答答的水滴聲,接着菲爾輕聲的說道。

「是禿鷲鼠」

珠珠說。

「幾隻?」

「聽腳步聲,大概有三百多隻,聲音從四面八方傳過來,它們打算要圍攻我們」

"什麼,它們想圍殲我們 "

伊斯塔大吃一驚,他沒想到居然有一群禿鷲鼠朝着他們圍過來,他們可不擅長與這些低級的野獸戰鬥,這些低等級的野獸根本就不怕死亡的威脅,更不懼怕危險,他們的行動速度快的驚人,伊斯塔感覺自己的眼睛都看不清楚他們的行動軌跡了。

「看來我們已經進入它們的巢穴了」

伊斯塔抬起頭看向頭頂上方已經歪歪扭扭的欄杆上,上面大概站着幾十隻禿鷲鼠,幾十雙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們,它們打獵時總是喜歡成群結隊的行動,規模從幾十隻到上百隻不等,身高一米二左右,它們長着尖銳的牙齒以及異常鋒利的爪子,或許是經常攀爬與各種高處的緣故,它們的前肢非常健壯,而且還有一點,它們非常的聰明。

「趕緊走,它們貌似不想攻擊我們」

伊斯塔一邊說一邊伸出手抓緊珠珠那隻纖細的胳膊避免她獨自一人,沒辦法她是文官不是武官,戰鬥力太弱了。

那群禿鷲鼠並沒有攻擊她們,僅僅是站在遠處靜靜的看着,禿鷲鼠的凝視讓伊斯塔等人倍感壓力。

「沒動靜了,只有一些零星的腳步聲」

「看來它們並不想和我們起衝突」

他們的行動非常的緩慢,因為他們擔心太快的動作會嚇到棲息在這裡的禿鷲鼠,只不過,上天永遠都不會去眷顧同一個人,貌似是因為年過已久,金屬廢墟發生了坍塌,鋼板以及管道之間所發出的碰撞聲撞在牆壁所發出的巨大迴音在整個鋼鐵廢墟中響起,巨大的響聲驚到了禿鷲鼠,它們貌似並沒有因為伊斯塔等人手裡的槍械而被嚇到,反而因為人數而變得肆無忌憚。

面對呼嘯而來的禿鷲鼠,菲爾當機立斷端起機槍扣下扳機,在金屬洪流之下禿鷲鼠只能丟下同伴的屍體灰溜溜的逃走。

"它們跑了 "

看見禿鷲鼠逃跑,伊斯塔鬆了一口氣,她說道。

"我們也離開這裡吧 "

"好的,我們繼續前進 "

菲爾說道,說完之後,她們便開始繼續向前行走,她們的行走速度極其迅速,因為她們要確保安全的走完這段距離。

禿鷲鼠大約丟下了十四具屍體,不過它們不會就這樣輕易放棄。

這裡的地形非常的複雜,大概由於撞擊的緣故,到處都是交錯的管道以及金屬廢墟。

恩,伊斯塔她們迷路了。

使用霰彈槍干翻撲在伊斯塔身上的禿鷲鼠,珠珠一邊更換子彈一邊抱怨的說道。

「它們學聰明了,知道從高處進行伏擊了」

伊斯塔站起身來把掉下地上的步槍撿起來氣喘吁吁地說道。

「它們打壞了我的夜視儀,菲爾,往哪跑?」

菲爾剛上完子彈,啪的一聲拉動機槍槍栓,她指向另一邊說道。

「往那邊跑,那邊有風聲」

聽到菲爾的提醒,伊斯塔看了看前方不遠處,發現在那個角落有微弱的風聲。

"你小心點 "

說完伊斯塔轉過身向前方奔跑着,而菲爾則緊跟在她的後面。

菲爾在前面飛奔着,而伊斯塔和珠珠在後面追逐着,很快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一次,伊斯塔他們的運氣還算不錯,沒多久,前面的道路漸漸寬敞了,一條筆直的走廊出現在她們的眼前。

他們加快腳步,向前奔跑。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跑到了走廊的盡頭。

"前面就是出口了,我們必須要加快速度。」

走着走着,菲爾突然停了下來,她回過頭看向走廊的另一頭。

「它們來了」

明白菲爾在說什麼,伊斯塔與珠珠趕緊提高警惕,不過菲爾貌似又發現了什麼,她回過頭說道。

「不對,還有其他什麼東西」

咔嚓聲,這是應該是什麼機械正在運動的聲音,對方可能拿着槍,腳步聲也比禿鷲鼠要沉重很多,所以這是。

菲爾思索了一下,輕聲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是哥布林」

「多少只?」

「不知道」

「糟了!」

「怎麼了?」

珠珠的語氣有些驚恐,聽到她這樣說,伊斯塔趕緊扭過頭疑問道。

「我的摩托車還在外面,該不會被搶了吧」

珠珠的言語中充滿了焦慮,看來她非常害怕自己的寶貝摩托車被哥布林搶走。

知道珠珠非常寶貝她的摩托車,伊斯塔舔了舔嘴唇安慰道。

「放心好了珠珠,就算摩托車被搶走了我們在搶回來不就行了」

「伊斯塔說的對,沒有摩托車我們連家都沒法回」

菲爾平淡的說道。

兩人的安慰還是很有效果的,珠珠明顯已經放鬆下來了。

這一次她們徹底提高警惕,這次的敵人和剛才不一樣,它們有步槍,機槍,手榴彈,火焰噴射器,這些東西足夠要了她們的命。

穿越走廊,平台下方是一個大裂口,沿着樓梯下去,那是伊斯塔她們來時的地方,那裡有大約十三隻荷槍實彈的哥布林看守,它們還在那裡利用當地的各種鋼板以及廢鐵構建了防禦工事,還在門口架了一挺重機槍。

伊斯塔讓菲爾將機槍架在平台上的欄杆下,而珠珠則是一顆手榴彈丟了過去,手榴彈撞擊地面的聲音驚到了哥布林,爆炸的轟鳴聲響起,有三名哥布林被炸飛,包括那名重機槍手,菲爾的機槍噠噠噠響起,伊斯塔則沿着樓梯進行快速突擊。

在手榴彈響起之後哥布林就立刻躲在了附近的掩體了,菲爾的機槍做到了非常不錯的火力壓制的作用,至少哥布林已經不敢冒頭了,伊斯塔不停的往前沖,希望能夠在菲爾的子彈打完之前從側翼逼近敵人。

只不過這份希望終究會落空,不知從哪來的的一隻禿鷲鼠突然將伊斯塔撲倒在地開始撕扯他的衣服,為了不讓它那尖銳以及沾滿唾液的尖牙觸碰到自己的脖子,伊斯塔用力把住它的腦袋,他側過頭看向珠珠以及菲爾希望能夠得到她們的幫助,結果發現她們也遭到了禿鷲鼠的圍攻,禿鷲鼠正在成群結隊的往平台上爬,珠珠正在使用霰彈槍對着它們射擊,而菲爾則和禿鷲鼠直接陷入白刃戰,笨重的機槍並沒有變成菲爾的阻礙,她利用機槍槍管上那早已滾燙的大水筒揮向正在飛撲過來的禿鷲鼠直接把它按在地上,滾燙的水筒貼在皮膚上,戳進肉里,凄慘的叫聲響徹整個空間。

幫不上忙,伊斯塔瞬間打消了尋求幫助的念頭,他用一隻手掐住了禿鷲鼠的脖子,騰出了另一隻手掏匕首,伊斯塔忍住噁心的感覺掏出匕首直接插在了禿鷲鼠的脖子上,這種程度的傷害是殺不死禿鷲鼠的,伊斯塔一腳踹開它掏出手槍,結果還沒來得及扣動扳機伊斯塔就發現大事不妙,他趕緊爬在掩體後面,而就在下一秒,如同冰雹一般的金屬彈丸向伊斯塔襲來,霹靂吧啦的鋼鐵撞擊聲異常的刺耳,伊斯塔不得不捂住耳朵。

他現在想要干翻那些哥布林,只不過很可惜,他做不到,因為他不得不要應付眼前的敵人。

禿鷲鼠。

經過觀察伊斯塔發現了,這些禿鷲鼠是針對他們的,沒有任何的一隻禿鷲鼠選擇攻擊哥布林,而哥布林也沒對哪怕任何一隻禿鷲鼠開槍。

一番打鬥,在最後一隻哥布林被消滅之後,珠珠焦急的在伊斯塔的叫喊聲下朝外面沖了出去,並向之前停放摩托車的地方跑去。

珠珠氣喘吁吁的跑到了摩托車停放處,看到安然無恙的摩托車一直緊繃的神經也放鬆了下來。

「喂!你跑那麼急幹什麼,等等我啊」

伊斯塔與菲爾端着槍跟着珠珠跑了出來,她們擔心外面還有活着的哥布林。

「看!伊斯塔!摩托車沒事,哈哈!」

珠珠貌似並不在乎,她只在乎她的寶貝摩托車,對此伊斯塔很無語。

"你真沒救了,不知道現在危險嗎,你還有心情去欣賞你的寶貝摩托車,真是瘋了 "

看着珠珠高興的表情,菲爾有點吃味的說道。

珠珠沒有理睬菲爾,她跳上了摩托車,在她準備啟動汽車離開時,突然一隻禿鷲鼠從天而降,它伸出鋒利的爪子抓向伊斯塔和菲爾,他們趕緊閃避開來,禿鷲鼠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條深深的爪印。

"該死! "

伊斯塔咒罵道。

菲爾則是端起機槍開火。

禿鷲鼠被打成了馬蜂窩,伊斯塔坐在挎鬥上,珠珠坐在摩托車后座,菲爾則載着他們駕駛着摩托車迅速逃離了危險的地段。

菲爾駕駛着摩托車在路邊轉彎,她發現路旁的凸起中有幾個哥布林蹲伏在地上,正在端着衝鋒槍偷瞄他們。

空氣中的放射性顆粒伴隨着微風被捲起,伊斯塔與珠珠如同虛脫一般的癱坐在挎斗與摩托車后座上,菲爾駕駛着摩托車在荒原上行駛着,她們需要用三天時間往返回家。

「喂!為什麼是我開車啊!」

菲爾非常的不滿,司機明明是珠珠,為什麼要她來?

而且在出發之前她們還非常隨便地吃了一頓午餐,麵包里摻雜大量的鋸末以及植物纖維讓菲爾這個肉食動物的胃有些不舒服,她需要吃點胃藥。

「我開不動了」

珠珠彷彿是擺爛一般的說道。

「開不動什麼開不動,你來開!」

忍住自己那不停的在發出抗議的胃,菲爾暴躁地說道。

「你就開一下嘛,我都快累死了,疲勞駕駛會出事的」

珠珠一副煞有其事地說道,這句話一下子就把菲爾的嘴堵住了,她可不想死於交通事故。

「好吧」

菲爾只能妥協了,她把油門踩到底,摩托車立刻像箭一般的飛了出去,速度之快嚇了珠珠一大跳。

"啊!好快! "

她驚呼道,在車子的后座上扭來扭曲,她可沒受過這份罪,在顛簸中,珠珠差點兒吐了,好在最終她穩定住了。

"這樣子才對嘛 "

伊斯塔得意洋洋地說道,他的眼神中充滿了驕傲之色。

菲爾看了一眼身旁的伊斯塔,心中有一絲嫉妒,但更多的卻是羨慕,因為她知道伊斯塔和珠珠的關係非同一般,珠珠和伊斯塔的關係非常親密。

"你怎麼了?不要一副失戀的樣子啊 "

"誰失戀了? "

菲爾的臉色一紅,她強裝鎮靜,但還是沒有辦法騙過伊斯塔。

"你還說沒有,你臉都紅了。 "

伊斯塔一臉的壞笑。

"才沒有呢! "

菲爾不服輸的說道,她的嘴巴撅得老高。

"呵呵 "

伊斯塔笑了起來。

珠珠見兩人又吵了起來,她有些哭笑不得,伊斯塔與菲爾兩人一吵架就是半天都停不下來,她們兩個的相互爭吵,每次都會惹得珠珠一陣煩惱,這次也不例外,因為這兩個傢伙吵起來的時候,就像是孩童一般的,吵完又恢復成了平日里的模樣。

珠珠嘆了口氣,她覺得自己必須儘早解決這兩個冤家。

伊斯塔坐在挎鬥上打了一個哈欠,他的雙眼漸漸的合攏了起來。

"你睡着啦?真是個貪睡鬼! "

菲爾抱怨的說道。

"好睏哦! "

伊斯塔說道,他閉上了雙眼,靠在了挎鬥上。

"你睡吧,我來開車 "

伊斯塔在挎鬥上沉沉的睡去了。

"你也累了吧 "

菲爾問道。

"還好! "

說完,珠珠為自己的防毒面具換了一個濾毒罐,她打算先給自己帶上,然後再給伊斯塔帶上,雖然以伊斯塔的體質根本就不需要佩戴防毒面具,不過珠珠自認為還是要給伊斯塔備一個。

"我先給伊斯塔戴上防毒面具 "

"嗯! "

菲爾說道。

珠珠拿起防毒面具為伊斯塔帶上,這個防毒面具是她特製的,防毒性非常的強烈,只要戴在臉上,任何細菌、病毒都沒有辦法傳染到她的身體上來。

伊斯塔的頭盔下面是一張清秀而又稚嫩的臉龐,這是珠珠見過的男生中最漂亮的,而他的皮膚很白,看上去像是一張白玉的臉龐,這是一張美人臉。

伊斯塔的皮膚真是太棒了,就算是一個女生也比不上。

看着自己的傑作,珠珠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她把濾毒罐遞給了菲爾,菲爾接過濾毒罐,她一邊駕駛着摩托車一邊把濾毒罐從自己的防毒面具上換下來。

「嗨,菲爾,你的夢想是什麼?」

"啊?夢想嗎? "

菲爾聽到這個問題,她有些疑惑地抬起頭來。

"是啊! "

珠珠說道。

"你認為像我們這樣的人會有夢想嗎? "

菲爾笑了笑說道,她的眼神中閃爍着嘲諷之意。

「為什麼沒有?我的夢想就是讓過去那些瞧不起我們的矮人付出代價」

珠珠的言語中帶着憎恨,這種語氣和她平時軟弱的性格截然不同,她恨她的同胞,恨那些曾經欺凌過她的人。

"那你想要報仇嗎? "

菲爾突然問道。

"不! "

珠珠搖了搖頭。

"為什麼? "

"為什麼要報仇?這不是報仇,我要讓所有的人都嘗一嘗失敗的滋味! "

珠珠說著,她的眼睛中露出了一股兇狠之色。

"你變了 "

菲爾說道,她感到自己的心中有一些不安。

"沒錯,我變了,但我會一直保持自己最初的想法,我要讓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嘗試我所經歷過的苦難!我不會放棄的 "

珠珠的眼神堅毅而又執著,她的心裏已經做出了選擇,她一定會走向自己的理想的。

"好吧,既然你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那我祝福你 "

菲爾笑了笑說道。

"謝謝你的祝福! "

珠珠回應了一聲,她的目光再一次轉移到了窗外,她就是為此才追隨伊斯塔。

只要伊斯塔願意幫她復仇,她一定會全力幫助伊斯塔的,只要伊斯塔需要,她願意為伊斯塔去死。

這是一條不歸路,但是她已經走上這條路,從她帶領侏儒向矮人發出叛逆之時,她就會繼續前進,絕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