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姨太重生後,大佬追妻真香了
姨太重生後,大佬追妻真香了 連載中

姨太重生後,大佬追妻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怡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怡 宋雲奕 現代言情

外人都覺得姜怡手段高明以後肯定要到宋家當姨太太,畢竟宋雲奕對姜怡大方的讓很多名門望族的小姐都恨不得替姜怡當金絲雀可是只有姜怡知道宋雲奕的冷淡,要不是她費盡心思討好他,可能早就被掃地出門了毫無徵兆得知金主結婚,自己被踹,墜江而亡重生後姜怡決定不再當一隻可憐的金絲雀,要搞錢搞錢搞錢,踹了宋雲奕宋雲奕悔婚了,整個上海灘都嘩然了「我只想娶你」【民國+先虐後甜+追妻+雙潔+寵妻+甜寵+年代】展開

《姨太重生後,大佬追妻真香了》章節試讀:

姜怡等啊等,看着牆上的掛鐘轉了一圈又一圈,從艷陽高照到太陽落山到最後天全部都黑了宋雲弈都沒有出現。

到九點牆上的鐘發出了聲音,姜怡自嘲的笑了笑,她是在期待什麼,難不成期待宋雲弈會想對那個江小姐一樣對待她嗎?

是她姜怡想太多了,說不準宋雲弈早就忘了今天和自己有約去陪佳人了。

雖然今天什麼都沒有做,但是姜怡覺得自己累了,沒有想到等人的職位是這樣不好受,平時即使宋雲弈要爽約也會提前通知她一聲,可是今天,什麼都沒有,她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客廳里等了他一個下午。

宋雲弈本來今天下午下班的時候就打算過來了,可是公司臨時有事被拉去應酬,本來想着一會就結束了,再加上他也的確很久沒有見姜怡了,有一種說不出的內心悸動,好像還是有那麼一點想姜怡,也就沒有讓孫助理去告知姜怡自己今天不過去。

等應酬結束的時候,一看錶已經十點多了,他喝的也有些醉了。

「宋總,回宋宅嗎?」

孫助理也是多少知道一點最近宋家對宋雲弈的要求,最近宋雲弈都是回家住,而且現在也不早了,如果去找了姜怡不知道要幾點才能回去。

「去姜怡那。」

「可是,宋總……」

「別這麼多廢話。」

車駛到姜怡住處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了,宋雲弈抬頭看了看,一絲燈光也沒有,估摸着姜怡已經睡下了。

孫助理也看到熄燈了,躊躇着開口,「宋總我在外面等您還是……」

「你先回去吧,明早上班時間來接我。」

「可是,這老宋總……」

沒等孫助理把話說完,宋雲弈就開門進去了,留下孫助理一個人站在門口,孫助理沒有辦法,老闆都這麼吩咐了他總不能違背老闆的意思,獨自驅車離開了。

宋雲弈進到房子里的時候靜悄悄的,房間里除了鍾走動的聲音靜的可怕,宋雲弈「啪」的打開燈,聲音在空曠的房間里顯得有些不合時宜。

映入眼帘的就是桌上完整的一桌子的菜,可以看出來菜怎麼做好的現在擺的是什麼樣子,很明顯沒有人動過一口。

心裏突然有一種被揪了一下的痛,姜怡是不是一口東西都沒有吃等着他來,而自己確實爽約了,宋雲弈的內心有些許的自責,宋雲弈現在只想快點見到姜怡,也顧不得脫下外套,抬腿就朝樓上姜怡的房間走去。

進了房間,宋雲弈怕開燈嚇醒了姜怡,摸索着來到床邊,聽到輕微的呼吸聲才把心放了下來。宋雲弈輕手輕腳的脫了身上的衣服,上了床,抱住了正在睡覺的姜怡。

姜怡被這個動靜弄的下了一大跳,驚的一下從床上彈起來坐着,然後打開了燈。

突然被燈光刺了眼睛宋雲弈有點不悅,可是看到姜怡身上穿的是他的襯衫以後,突然有些把持不住自己。

姜怡穿着白襯衫,頭髮鬆散的垂在身上,襯衫的領口開了幾顆扣子,裏面的曼妙若隱若現,下身露出了兩條白嫩的小腿,因為受到驚嚇蜷縮着,在燈光下顯得有那麼一絲的楚楚可憐的意味。

姜怡懵懵懂懂的眯着眼睛,睫毛忽閃忽閃的,巴掌大的小臉因為燈光的緣故皺起了眉,整個小臉像一個小包子一樣,唇瓣嘟了起來,透着微潤的光澤,身上還有一股剛洗了澡的香氣。

宋雲弈幽深的眼眸緊盯着姜怡的身上,姜怡被他看得有點不自在,也有一點不開心,這麼晚來還要把她給吵醒,什麼人啊。真是有錢了不起,有錢是大爺啊。

還不等姜怡開口,宋雲弈的吻便落了上來,姜怡雙手有些抗拒的推嚷着,剛才開口就被宋雲弈的吻給包裹住了。

兩隻小手還在半空中揮舞着,宋雲弈一邊吻着姜怡,一邊禁錮住她的雙手,扯下領帶把姜怡的手捆了起來,然後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姜怡被捆住但是還是在劇烈的掙扎,姜怡委屈的想哭,宋雲奕讓她等了這麼久,來了沒有一句解釋,就想要開始辦事。

「嘶~」

宋雲奕沒有防備被姜怡把嘴咬破了,酒勁一下就上頭了,覺得姜怡現在這樣欲拒還迎的似乎還挺帶勁的,按住姜怡的肩膀,湊到姜怡的頸上廝磨起來。

「你大爺的!」

宋雲奕被猝不及防的髒話還有姜怡一腳踢到他「弟弟」上,手即使捆着也在空中亂舞,精心修剪的長指甲把宋雲奕的臉上划出了幾道淺淺的口子,宋雲奕吃痛的從姜怡的身上彈開。

突然感覺酒就清醒了半截,眼神有些猩紅的盯着姜怡。

姜怡拉了拉床上的被子。

「你要幹什麼,你不是有未婚妻了嗎?還來我這裡做什麼?」

聽到姜怡的質問,宋雲奕沒有回答,下身傳來的疼痛還沒有削減,面色不虞的盯着姜怡。

被看的有些心慌,姜怡從另一邊打算下床,可是手還被宋雲奕的領帶捆着,一個不注意跌倒在床上。

「你鬧什麼脾氣,即使我有未婚妻了也不會改變什麼。」

宋雲奕壓着疼痛難得的哄一個人,伸手摸了摸臉上被姜怡划過的地方,抬手看了看,有一點點的血跡。

可是偏偏姜怡因為有了上輩子的陰影並不相信現在宋雲奕和他說的話,她最終肯定是還是要被宋雲奕拋棄的,宋雲奕現在和他說的話都**上來了的話是不作數的,等明天醒起來久忘了。

「你別騙我我,我什麼都知道,等你結婚了你就會把我一腳踢開。」

姜怡說這話手上也沒有鬆懈,本來就是宋雲奕隨便綁起來的,一會就被姜怡解開了,姜怡解開領帶就跑下床,跑到離宋雲奕老遠的地方站着。

「那你要怎麼樣?」

宋雲奕倒是要看看姜怡能翻出什麼樣的花來,最後還不是要來求自己。

「我們分開,本姑娘不稀罕給你當金絲雀了,我不幹了!」

姜怡生怕自己會改變主意,對着宋雲奕大吼道,最後又說了一遍我不幹了!

「你想好了?」

宋雲奕心裏沒有當一回事,姜怡現在沒有什麼生存能力,一切都是依附他的,即使她現在回去唱評彈,一個月掙的錢還不夠她買兩套衣服,由儉入奢容易,由奢入儉難,這個道理他是知道的,不然不會有那麼多人挖空心思的想掙錢。

「我們從現在一拍兩散!」

「行,那明天你就從這裡搬出去。」

說完這句話宋雲奕頭也不回的出了卧室,宋雲奕已出卧室姜怡就哭了起來,她就知道宋雲奕就是要拋下她,現在就要把她趕出去。

宋雲奕到一樓打了電話給宋宅的司機來接他回去。

姜怡哭完下樓的時候,整個房子靜悄悄的,姜怡看着一桌子為宋雲奕做的飯菜生氣的把菜全部倒進了泔水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