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
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 連載中

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

來源:google 作者:G T M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天昊 夏雲初 現代言情

    為了報舅舅的養育之恩,她不得已下嫁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有錢男人    傳言這個男人被一場大火燒得面目全非,甚至失去了作為男人的本能    然而新婚夜,望着那個步步逼近的俊美男子,夏雲初徹底懵了……展開

《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章節試讀:

厲炎夜忽然一把將她扯到床邊,一個翻身就將她壓在身下。

夏雲初現在已經開始哆嗦起來,果然還是不行,她接受不了這樣的情景……

「厲天昊……您別這樣……我是您的妻子,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可是,我現在,現在還沒準備好……」

厲炎夜聽見她嘴裏吐出哥哥的名字怔了一怔,動作停滯了一下。是的,他現在是以哥哥的名義結婚,做戲要做到底。

夏雲初卻趁着這個時候一把推開他,厲炎夜一時沒有防備,被她從床上推到了地面。

夏雲初卻是頭也不回地往大門跑去,跌跌撞撞地跑下了樓梯。

樓下的燈火通明都掩飾不了她內心的慌亂,她躲在樓梯下面,看着空蕩蕩又陌生不已的客廳,終於失聲痛哭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她的命途如此多舛,難道一輩子都會這樣下去嗎?

想起剛剛那種噁心的觸感,夏雲初就沒辦法說服自己去接受,那恐懼太深刻了,讓人回想起來就感到害怕。

一樓廚房有人聽到聲音,探出頭來查看,夏雲初淚眼朦朧地看着她,忽然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一樣,連忙向廚房飛奔而去。

今天李管家讓人招呼她的正是眼前這位黃媽,所以在厲家唯一感到親切的就是她了。

黃媽看着淚眼婆娑的夏雲初也嚇了一跳,今天不是她跟二少爺的新婚之夜嗎?怎麼會哭成這……「少奶奶,您怎麼了?」

夏雲初被人一關心,哭得更厲害,上氣不接下氣說道:「黃媽,你要救我……我不要上去了……」

一想起那個向自己壓下來的怪物一樣的身體,夏雲初就冷靜不了。做了再多心裏準備都是假的。就好像親眼看見電視里的怪物跑了出來,還跑到自己身邊一樣。

黃媽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覺得有些為難。少奶奶這個樣子,是要她今晚收留她了,可是她一個小小的傭人怎麼敢跟少爺作對?

「少奶奶,您冷靜一下。先不要哭了。您想想啊,過了今晚,以後的日子都是一片光明,忍一忍……就過去了……」

黃媽最後一句話說得甚是違心,李管家已經跟她說了二少爺要捉弄少奶奶的事情,她又不能把真相說出來,所以很是糾結。

夏雲初忽然又很想笑,是嗎?一片光明?可惜她心裏已經墜入了一片黑暗。今天起,光明已經離她很遠,很遠了……

「黃媽,今晚,您能收留我一下嗎?就一晚。」夏雲初可憐兮兮地看着黃媽,她還得時刻堤防着『厲天昊』會不會追出來。

黃媽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可是夏雲初一副要哭的樣子,看得她心裏也不好受。

白天的相處中,她看得出夏雲初是個沒有架子的好姑娘,心地也十分善良。知道她的手不方便,自己還幫忙倒茶,比其他千金小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呢。

黃媽咬咬牙,答應了,她做不到見死不救。反正以二少爺這樣的脾氣,說出真相只會讓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少奶奶,那您跟我過來吧,我帶您去客房。」

夏雲初也不管去哪裡了,只要能夠遠離『厲天昊』,什麼都可以。就讓她好好睡上一晚吧。

她緊緊地跟着黃媽身後,到了一個毫無人氣的房間。黃媽站在門口打開燈說道:「少奶奶,委屈您在這裡一晚上了,明天一切都會好的。」她只能這麼安慰夏雲初了。

在黃媽要走的時候,夏雲初還是扯住了她的衣角,不過還是說不出叫黃媽留下來的話。

黃媽以為她是怕自己去打小報告,便溫和地笑道:「少奶奶,您別怕,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您在這裡的。安心睡吧。啊。」

黃媽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夏雲初要是再開口就顯得她是在故意為難,並且是不信任黃媽了。她只好默默地將手指收了回來。

等黃媽關上門後,她立馬將大門反鎖,才慢慢走到床上躺下。她太累了,漸漸閉上了眼睛。

坐在床上看着監控的厲天昊生了一肚子的悶氣,沒想到這個炎夜還真的用這身高仿人皮去嚇雲初。這麼好的姑娘要是真被嚇跑了怎麼辦?真是太任性了,連自己的妻子都欺負。明天一定要好好說他一頓才行!

看着屏幕里夏雲初尤帶着淚痕的甜美小臉,他心裏一陣愧疚,究竟自己這個決定是對的還是錯的呢?他現在也不知道了。

「老陳,你說我這次做的,是對是錯?」

坐在椅子上的是厲天昊的主治醫師,兩人也算是好些年的朋友,他知道厲天昊有多重視自己的弟弟,為了他是可以連命都不要。

「你做的事,太多是錯的。但是我覺得這次,決定是做對了。至少炎夜現在對一個女人稍微起了一些興趣,不然他不會想着去嚇唬她的。」

陳醫師託了托鼻樑上的眼鏡繼續說道:「況且,他們需要自己摸索着方式去相處,畢竟能不能培養出感情,是他們兩個人的事。你我均是外人,恐怕插手不了這麼多。況且以二少爺的脾氣,你逼得越急,越是適得其反,夏小姐受的罪也越多。」

厲天昊知道陳醫師說得對,他不過是在責備自己當時為什麼救了厲炎夜而沒有好好保護自己。可是當時那場爆炸,大火,那種情形,根本來不及等他考慮。他只有那麼做,他只能這麼做。

不過後面的話陳醫師說得挺在理,炎夜是在試探雲初,要是雲初一直不能接受這副面容,那麼久永遠得不到炎夜的心,炎夜也不會從仇恨里解脫出來。

只能等雲初自己慢慢接受了,那樣的她才值得炎夜用心呵護和愛。

陳醫師看着還在考慮着問題的厲天昊,皺着眉頭訓斥:「你自己都什麼情況了,還在考慮別人的事情,還不如想想怎麼搞定炎夜說你不去進行治療的事情。」

是的,身為主治醫師的陳醫師非常清楚,厲天昊現在的身體狀況差到什麼程度,他連活多久都未可知,還怎麼能做得了植皮手術?更別說是經過一番折騰去到美國了。

厲天昊聲帶顫動,聲音嘶啞難聽極了,「讓我別擔心,那你也別擔心這麼多。讓我活得比三個月長吧。這是你自己的挑戰。」

上次,陳醫師就跟厲天昊說了,他們都很清楚厲天昊現在的身體狀況,那時候是最多活不過三個月。

人最無能為力的就是對付天災人禍,和疾病。

那一夜,一室沉默。

第二天早上夏雲初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從窗外照了進來。她忽然想起昨晚的情形,如果是一場噩夢多好?

可惜,這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陌生的房間,陌生的床。她這一生都是沒有歸屬感的人。

「叩叩叩。」

門上突然響起敲門聲,夏雲初心裏一驚,不會是厲天昊知道她躲在這裡了吧?

「少奶奶,我是黃媽,出來吃早飯了。」

聽着外面傳來黃媽的聲音,夏雲初才稍微放下心來,應了一聲:「知道了,漱完口就出去。您先去吃吧。」

黃媽應下,似乎就走開了。

夏雲初爬起來,走到廁所。鏡子里映出一個五官精緻卻神色憔悴的女人。夏雲初默默嘆了一口氣。罷了,既然自己嫁給厲天昊這個事情已成事實,就該好好照顧他,不能害怕他,經過昨夜,恐怕已經傷了他的自尊心了。

以後自己不要露出那樣的神情了,這樣很傷害人。既來之則安之吧。

夏雲初給自己洗腦,灌輸了一通雞湯,這才洗臉出去吃飯的大廳。

原本她還擔心要是碰上厲天昊,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後來看到寬闊的餐桌前,只有一個男人的高大身影。

後背遒勁,身形偉岸,露出的小麥色手臂光滑潔凈,她知道這個肯定不是厲天昊。

想了想,其實厲天昊應該是行動不便,可是昨晚看着他那樣的動作,好像又還沒糟糕到那種地步。

她正想着這些的時候,厲炎夜忽然轉過身,邪氣玩味地看着夏雲初,嘲諷道:「女人,看夠沒?你這樣吃着碗里看着兜里合適嗎?」

吃着碗里,看着兜里?夏雲初眼睛一瞪,這男人什麼意思?怎麼會這麼自戀?就算他長得不錯,也不能這樣亂說話吧。

從那天他進來亂七八糟說了一通之後,夏雲初就猜到了這個男人是誰。長相俊美,能在厲家這樣說話,到處行動的,唯一可能就是厲天昊的弟弟,也是他捨命相救的——厲炎夜,S市集團的龍頭老大。

夏雲初反唇相譏,「小叔子你的眼睛確實需要去看一看醫生了,不然看看嘴巴也好,為什麼這麼不幹凈。」

厲炎夜深邃的桃花眼一下子沉了下來,這女人說的是什麼話,他還沒責備她昨晚那樣的做法。要是真的是大哥,恐怕就被她傷害到了。

厲炎夜再開口的時候,聲音更加玄寒冷漠,「我嘴巴不幹凈也總比某些人那樣傷害人為好,昨晚從我大哥的婚房逃出來的不知道是誰呢?」

夏雲初本來還在想着可以將他一軍,聽到厲炎夜說出昨晚的事情後,心裏一揪緊,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難道是厲天昊跟他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