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醫武龍尊
醫武龍尊 連載中

醫武龍尊

來源:外網 作者:陳南李娟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南李娟

為救女兒,變賣家產,於絕境中覺醒無上仙法,逆襲成為一代聖醫妙手,前有勢力攀附,後有美女求收。展開

《醫武龍尊》章節試讀:

「爸!」

「爺爺!」

柳易風和柳玉清驚呼起來,喜出望外地撲了過來。

甚至,柳玉清都喜極而泣。

他們實在太興奮了。

原本都以為柳老必死無疑,唯獨寄希望給這個看似極不靠譜的年輕人。

但萬萬沒想到,柳老真的醒了。

而張溪傻眼了。

他篤定陳南是個騙子,絕對不可能讓柳老蘇醒。

可陳南做到了!

更重要的是,在他眼裡,柳老就是個死人了,就差咽氣而已。

這是起死回生啊!

神仙之術!

張溪獃獃地看着陳南,震驚的頭皮發麻。

胡萬春則是臉色漲紅,全身顫抖,嘴裏只反覆念叨着四個字: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

他活了大半輩子,從醫數十年,還從未見過這種近乎神跡的針法。

這種針法,簡直就可以從鬼門關里和閻王搶人啊!

太神奇了!

柳老真的蘇醒了,而且精神似乎不錯,和兒子、孫女聊了好一會。

好一會,柳玉清忍不住心中激動,顫抖着來到陳南眼前,深深鞠了一躬:「謝謝陳先生,救了我爺爺一命。」

柳易風也大笑而來:「先生,是我剛才有眼無珠,給陳先生賠罪了。」

他拿出支票簿,填上數字,刺啦,撕下支票遞給陳南:「這是一百萬,先生請笑納。」

陳南看了一眼,接過支票,收好,忽然一笑:「錢我收了,另外你們要是有什麼話就趕緊說說吧,否則就要沒時間了。」

「什麼意思?」

屋內歡喜氣氛瞬間被陳南一句話又凍結了。

柳易風笑容凝固:「陳先生,你什麼意思?」

陳南玩味地笑道:「你剛才選擇了第二種方法,讓你父親立即蘇醒,本來我還有話沒說完,可你當時沒有讓我說完。」

「先生當時要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如果柳老當場蘇醒,那麼他七天後必死無疑。所以你們還是多說說話,順便提前準備後事吧。」

陳南的話就像是晴天霹靂,徹底將屋內所有人劈傻。

柳玉清從天堂跌落地獄,直接暈倒在地。

柳易風臉龐抽搐,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着陳南:「先、先生,您在騙我?」

陳南搖頭:「我從不騙人,實話實說。」

柳易風瞬間悔斷了腸子!

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百個大嘴巴!

為什麼自己之前要耍心機阻止陳南繼續說話?

現在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整個人都絕望了,心如死灰。

唯獨胡萬春在驚駭中,仍心有不甘,試探問道:「陳先生,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嗎?」

陳南輕輕瞥了一眼胡萬春,笑道:「辦法不是沒有……」

「噗通!」

柳易風直接跪倒!

「先生!之前都是我狗眼看人低,請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救救我父親吧。只要先生能夠將我父親徹底治好,我柳家願為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一刻,他已經不是寧海的豪門家主,他就是一個惶恐的求救者。

因為柳老死,柳家敗!

陳南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是我不想救,實在是那個代價你們付不起,我也……承受不住。」

說完,他不再理會任何人,抱着萌萌,飄然遠去。

他離開了十多分鐘,屋內依然一片死寂。

大家都是如喪考妣。

柳易風更是癱軟在地,如同死人。

「柳家主,他一定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要害柳家,把柳老給害死……」

這時,張溪跳出來,開始批鬥陳南。

「啪――」

柳易風從地上爬起來,抬手就給了張溪一個巴掌。

「都是你!」

柳易風指着張溪的鼻子,破口大罵:「要不是你從一開始就針對陳先生,他怎麼會這麼半途撒手,要是我父親有什麼好歹,我讓你陪葬!」

張溪嚇得腿軟,摔到在地,瑟瑟發抖。

「易風,算了。」

這時,一直未開口的柳老說話了:「我都八十多了,還怕死嗎?」

柳老淡笑,話語從容,但眼神中依舊有難以掩飾的失落。

他招呼兒子和胡萬春:「你們都到我這來,和我談談這個陳先生,他好像有點不簡單!」

……

從醫院出來,陳南帶着萌萌剛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迎面便碰上了女房東葉薇。

葉薇身材豐腴,香風陣陣,兩個人一打照面。

她胸口起伏,拿着擀麵杖指着陳南問:「你這幾天死哪裡去了?欠老娘半年的房租,你是打算跑路嗎?」

陳南苦笑不已,這女房東是個挺漂亮的女人,可偏偏性子跟母老虎似的。

「沒有跑路,這幾天在醫院陪萌萌看病。」陳南解釋,他知道葉薇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否則對方也不會讓自己欠房租半年。

「薇姨,爸爸他不是跑了,這幾天是我不太舒服,拉着爸爸在醫院的。」萌萌從背後探出腦袋道。

「萌萌!」葉薇眼前一亮,一個箭步上來,一把抱起萌萌。

「你可想死我咯。嗯嘛!」

葉薇緊緊抱住萌萌,狠狠親了一口小臉蛋,然後又仔細端詳起來,眼帶憂色。

她是知道萌萌病情的,所以特別關心。

萌萌笑眯眯道:「我也想薇姨。」

說著,她抱住葉薇「吧唧」親了一口,然後突然抓住了葉薇的胸口,驚呼道:「哇,薇姨,你的胸口好像又大了一點,軟軟的,好舒服哦。」

葉薇一把將萌萌緊緊摟住,不讓她再抓住自己胸口。

但她的臉已經紅透了,一轉頭,撒氣到陳南身上,嗔怒道:「你看什麼看呢,轉過頭去!」

陳南趕緊轉頭,面露無奈。

萌萌趴在葉薇肩頭,衝著陳南偷偷做着鬼臉,也在抿嘴偷樂。

「薇姐,我確實沒跑,只是在醫院。而且我手上有錢了,明天就去銀行取錢還你。」陳南插話解釋。

「對,賺了點錢,這些天感謝你的照顧了。」陳南誠懇道。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給了自己一個容身之地,那他和萌萌估計得睡大街。

「有……有錢了,就好好生活吧,別跟我客氣。」葉薇第一次被當面感謝,鬧了個大紅臉,似乎有點不適應。

「轟――!」

突然間,一道重聲響起。

幾名男人從外面闖了進來,其中為首的一個男子滿臉橫肉,左邊臉上還有一道傷疤。

「喲呵,人挺多的,有大有小,有男有女,挺齊整啊。」

一進來,為首的男人就陰陽怪氣,橫眉豎眼。

「你就是陳南吧?小子,終於找到你了。」

那男子看向陳南,冷笑着一腳就將客廳的飯桌踹翻。

嘩啦!桌上面的茶杯被摔碎,嚇得萌萌縮到了葉薇懷裡。

「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葉薇趕緊將萌萌抱緊,大聲怒斥刀疤男。

陳南眼神陰沉,沒有說話,他心裏已經猜到了對方身份。

「你管老子是誰,反正老子是來找陳南要錢的!欠債還錢,有問題嗎?」

刀疤男一瞪眼珠子,抽出腰上的一把匕首,亮在了手上。

葉薇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要錢你們直接找陳南啊,闖到我家裡來,還動刀子,這是犯法!」

「犯法?」

刀疤男猙獰的笑了笑,眼珠子盯住了葉薇,「老子乾的就是犯法的事。」

接着,他淫笑一聲:「美女,聽你的口氣,你是陳南的女人咯?嘿嘿,你老公還不了錢,是不是該老婆還啊?」

「我不是!」

葉薇急忙害怕解釋,她可惹不起這種不三不四的人渣。

「你怕什麼?」

刀疤男哈哈獰笑,眼中淫光更盛:「我又不打算讓你還錢,只要你陪我和我這些兄弟玩一個晚上,這錢我就做主再拖上幾個月。兄弟們,你們說怎麼樣?」

《醫武龍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