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永不停播!我的大學真人秀
永不停播!我的大學真人秀 連載中

永不停播!我的大學真人秀

來源:google 作者:丁一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樂靈翼 王楚衡 現代言情

在百度都搜索不到的「四衡大學」,學校文學院存在四個風格迥異的狠人野漢子——王楚衡;擎天柱——彭天柱;外號就是真名的——岳陽樓;呂秀才——呂書懷同一寢室的四個人有一個共同的假想敵,那就是本校醫學院花名樂王子的——樂靈翼一個稀有的姓,不知來自哪裡同時「四衡大學」還擁有四大美女:楊湘君、陽羽雁、秦子衿、陳我心、以及藝術學院一對神秘的雙胞胎:顧月夢、顧星眸美好校園中,每天準時打卡的他們和她們——這一群十幾歲的男生女生在奔二的青春舞台上盡情的LiveShow這是楚門的世界?還是真實的謊言?寶子萌~~~讓我們坐板凳吃西瓜~~~拭目以待!展開

《永不停播!我的大學真人秀》章節試讀:

夜晚像一個漫長又短暫的夢,醒來之後還有白日夢。

第二天學院放假,大家自由活動。秦子衿在群里發出消息:正式上課的時間定在九月十一號。

王楚衡一行四人吃完Brunch走在小霞路上。腦海中昨日九九晚會的盛況還未散去,眼前的校園中已出現嶄新一天的繁花似錦。小霞路上三五家花店人進人出。一時之間比奶茶店的生意還要好。王楚衡迷迷糊糊在心底嘀咕:「今天又是情人節嗎?」

這一次是呂書懷開口接話道:「哪有情人節送康乃馨的。今天是教師節呀。」

王楚衡這才發現人來人往手捧鮮花的同學,沒有一個手中拿的是玫瑰花。在一家名為「如花似夢」的花店門口,王楚衡被精緻文藝的門頭裝飾吸引駐足。王楚衡提議大家一起送花給秦子衿。四個人跑了進去,王楚衡一進門就差點與楊湘君迎面相撞。楊湘君一個轉過身露出半張臉,雙手捧着燦爛的滿天星。見到王楚衡羞澀一笑,彷彿是自己購買少女用品時被男生碰到。王楚衡主動熱情的說:

「你也買花呀。」 楊湘君點點頭準備離開。王楚衡側過身像是用聲音拉住她說:「要不,你等等我們,一起去送花吧。」

楊湘君又點點頭,站在花店門口安靜的等待。她趁着時間的空隙,手擎滿天星舉在陽光中拍了一張滿意的照片。四個人不知道如何挑選,大家都是第一次逛花店。在兼職打工的學長推薦下,四個人買了四束鮮艷的向日葵。王楚衡招呼三個人這一次實行AA,大家各自付錢沒有異議。

五個人目的一致趕去文學院秦子衿的辦公室,太陽下王楚衡感覺自己像是一顆木炭。突然一串鈴鐺般的聲音,不知從何而起。陳我心跑了出來。她戴着太陽帽沖王楚衡大笑道:

「哈哈哈王楚衡你都黑成非洲小哥啦!」

快人快語的陳我心從來不等王楚衡一句話回答,第二句又開始發射:

「這就是給姐姐我的獎勵嗎?」

嘴裏一邊說,雙手一把接過王楚衡的向日葵。面對如此一位不請自來鳩佔鵲巢的不速之客,王楚衡空着雙手一臉哭笑不得。其他三個男的嘿嘿一笑等着看好戲。

「喂喂!同學這是我們要送給秦老師的教師節禮物!」 楊湘君急忙開了口。

「給秦老師的就是給我的!我陳我心可不管。」不由分說拉起王楚衡直接跑向新火新茶。

三個男生當場哈哈大笑,楊湘君當場無語。四個人只好跟着打轉走回新火新茶。永遠火爆的奶茶店永遠都有年輕的隊伍,陳我心吵着點名要喝芋泥**奶茶。

「我也要,我要喝黑糖掛壁甜蜜蜜。」楊湘君走到他們身後望着頭上的電子菜單十分硬朗的說。

王楚衡回過頭,趕緊說好。三個男生一窩蜂沖向前嚷嚷說我也要我也要。王楚衡瞬間成了一個樂善好施的小財主。沒辦法,身為大哥的只能一一滿足。陳我心對身後的楊湘君視而不見,拽着王楚衡的T恤袖口嗲嗲的說:「給秦老師點一杯青稞奶蓋,甜而不膩,她的最愛。」 王楚衡哪能拒絕,通通照單全收。六個人在奶茶店門口紅白相間的遮陽傘下安靜的等下,大家都不說話也不玩手機,現場的氣氛好似有一點點奇怪。

十分鐘後,冷氣直冒的奶茶各自拿在手中。大家一行六人形成一個小隊伍,熱熱鬧鬧跑去藏龍山文學樓,陳我心已經偷偷發微信確認秦子衿人正在辦公室。陳我心走在王楚衡左邊,楊湘君走在王楚衡右側。另外三個男生十分識趣走在王楚衡好似左擁右抱的後面。王楚衡隱約感覺到自己左右兩位女生相互看不順眼。

跨越一公里,進入藏龍山,整個氣溫都下降了好幾度。復興路上的文學樓靜謐又清涼,真是一方風水寶地。王楚衡左捧鮮花右提奶茶,帶領大家跑上古典寬闊的大理石樓梯,鑽進擺滿鮮花的二樓教師辦公室。偌大辦公室空空如也,想必老師們今天都在休息。正在電腦前製作PPT的秦子衿馬上被大隊人馬嚇了一下,王楚衡走向前領個頭與大家齊聲說道:

「老師節日快樂!」 大家一邊說一邊遞上五束陽光閃耀的向日葵。

秦子衿受寵若驚,不曾想到自己一個兼職的班主任,居然能享受大家如此的厚愛。秦子衿那一刻幾乎要歡喜落淚,她捂着嘴向大家連說謝謝謝謝。王楚衡打開奶茶插好吸管放在秦子衿的鍵盤旁。十分認真的說:

「帶了你最喜歡的奶茶」 秦子衿點了點頭,將向日葵圍成一圈放在電腦後,臉上笑得比向日葵還燦爛。

那時現場的陳我心和楊湘君的眼睛裏各懷心事,在場的其他三個男生卻沒有那麼細膩敏感,他們一個個吵着說今天教師節,大家一起拉秦老師一起出去玩。秦子衿盛情難卻,放下手頭未完的工作,大聲表示今天要與大家將快樂到底!

一行七人浩浩蕩蕩走在四衡大學偌大的校園中,成了一道聲色俱佳的風景線。面對少年少女們的來勢洶洶,頭頂的太陽在那時那刻似乎都開始避其鋒芒收斂光熱。陳我心提議說走出校門熟悉一下校外環境,得到大家一致歡呼的響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後生們,走到令某些人心生巨物恐懼症的龐大校門之下,七個人在斜刺里與另一道風景線不期而遇。

陽羽雁與樂靈翼手牽手款款而來,九個人站在大門口有如風雲際會。陳我心這個逗比,在所有人還沒做出反應,她蹦向前張開雙臂如同一個大猩猩摟住了陽羽雁白天鵝一樣的脖子,陽羽雁避之不及滿臉嫌棄。陳我心用力抓緊嬌聲叫道:

「小寶貝,去哪約會?請問我可以加入嗎?」 陽羽雁拚命掙脫出她的魔爪,一旁帶着金絲眼鏡滿臉雪白的樂靈翼,小心翼翼攙扶住陽羽雁的手臂。王楚衡一行人簡直被陳我心的謎之操作驚呆了,大家呆若木雞不知道說什麼。

「你這小蹄子!小心我抽你!想約會!你眼前不就有現成的四個嗎?」算是第二次見面的陽羽雁大聲訓斥陳我心。王楚衡一聽彷彿自己已經被陽羽雁定義為大豬蹄子。陳我心繼續嬉皮笑臉,秦子衿擺擺手與陽樂二人打了一個招呼。

「秦老師節日快樂!」陽樂二人兩手緊緊交叉相握,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向秦子衿表達節日的祝福。

「多謝二位。我真是慚愧了,大家都是校友同學,就別和我客氣啦。」 秦子衿低了下頭看了一下腳尖,用手撩開眼前遮住視線的長髮。王楚衡站在人群**一言不發,死死盯着眼前這位傳說中的學長樂靈翼。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面,樂靈翼斯斯文文的眼神里分明感受到了對方投射而來的敵意。王楚衡身後的三個兄弟同樣露出不屑一顧的集體姿態。

九個人走出四衡大門,自然而然分成兩隊人馬,只不過大家的目的地似乎都是市中心步行街。走過整條街服務學生因學校而建的長生路,跨過川流不息日常塞車的川山大道,最終抵達寸土寸金人頭攢動的國光路與中山路交匯的城市最中心。

那是王楚衡入校以來第一次走出三衡校園,大概也是其他幾個新生第一次深入煙雨城。那天還只是星期二,步行街上一如雙休周末。轟鳴爆炸的音響、此起彼伏的叫賣。專賣店精品店隨時都在打折促銷,商場超市每天都有驚喜活動。羊肉串的白煙與香氣誘人消費又把人勸退,地攤中的小玩意奇奇怪怪可可愛愛。舉目四望生意最火爆的除了奶茶店還是奶茶店,那真是中國奶茶業的黃金年代。王楚衡感覺用糖兌水都可以躺着數錢。各個商家店鋪開始打出中秋優惠大酬賓的戶外廣告,很多蛋糕店麵包房早早的推出經典的豬油月餅和網紅流心月餅。大家這才反應過來,丹桂飄香、花好月圓的2019中秋節即將來臨。

三個女生和四個男生的步行街之旅拉開帷幕。在逛街面前女生們終於達成了一難得的默契,從老牌的三福一直逛到網紅的MINISO。陳我心極力向王楚衡推薦護膚美產品。她指着貨柜上琳琅滿目的各色產品現身說法:無論大牌還是國貨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王楚衡聽得雲里霧裡不知所以,一旁的呂書懷卻表示學姐所言極是,一看就是行家。陳我心一看有了懂行的觀眾,嘴裏科普的**更加熱烈。

沒有女生不愛漂亮的衣衫與美麗的飾品,一進店衣褲鞋帽從頭到腳通通更新。當代大學生的富裕程度簡直讓人咂舌,再說又是在全員全免福利滿滿的四衡大學。每個學生的零花錢不知道有多寬裕,以至於在四衡大學從來沒有貧困生這一說。在三個女生在更衣室試衣服的空檔,四個男生在沙發上坐成一排,一個個雙手抱胸表情嚴肅品味挑剔,儼然成了某某時裝周等待模特亮相的評委或設計師。望着三個女生一個個換上新衣從大鏡子中漫步而來,四個男生或搖頭或擺手,惹得女生們一陣高興又瞬間臭臉。304寢室成員進入大學第一次陪女生們逛街,一個個將鋼鐵直男的特色精華,發揮的淋漓盡致一點不剩。好在秦陳二人是老師又是學姐。否則換做其他女生,可能就再也沒有第二次了。

終於在飯點,女生們終於完成了公主般的衣物採購。四個男生鄭重的大歇一口氣,大家趕緊幫忙分擔女生們的提包任務,飢腸轆轆的七個人歡天喜地開始覓食。一說到天下第一大事的吃飯,大夥一下子就產生了嚴重的分歧。

名為班主任實則學姐的秦子衿,試探性和大家商議道:「要不大家隨便吃小炒,煙雨城小炒可是全國聞名!」

陳我心立馬一票否決!她站在人行道上大聲嚷嚷:「不好不好啦!今天可是你的節日。大家又是第一次出來玩。家人們我們一定要吃點好的!」

「那就去吃火鍋吧?天下一統美食之王的火鍋,應該沒有人會拒絕吧!」楊湘君一個十分大眾的建議得到了男生們的一致同意。這應該是一個心照不宣的小秘密:這個飢餓難耐的檔口,無論女生們說吃什麼男生們都會像一群無頭蒼蠅說好。其實,對於出去玩這個熱門話題,男生從不在意吃什麼玩什麼,關鍵是是否有妹子有幾個妹子有沒有漂亮妹子。還有最好不要走太多的路,別看男生們在球場上生龍活虎的一個比一個牛比。真正到了逛街暴走這個地獄環節一個比一個菜雞。

「你是想熱死我呀。這個天氣吃火鍋,你怎麼不穿個羽絨服來逛街?」陳我心嘴裏寸步不讓眼神咄咄逼人。

「那你說想吃啥!那麼怕熱,吃哈根達斯好不好?」 楊湘君針鋒相對毫不怯場。

身為調皮學姐的陳我心感覺被學妹當場冒犯,怒目揚眉一臉不悅準備在氣勢上壓倒楊湘君。眼見兩個人都快要嘴對嘴杠上了,秦子衿趕緊一把拉開陳我心。四個男生在一旁肚子咕咕一臉苦笑。最終還得由咱們的大哥大王楚衡調解這難解難分的場面,他指着對面馬上那塊打眼招搖的立體招牌:「洣水土菜館」 ,左手一揮幫大家決定道:

「美女們別吵了!我帶大家去吃正宗的家鄉土菜。」 一瞬間女生沒了脾氣,男生們都沒意見。大家如同一群年輕的饕餮,七拐八繞走進了這家酒香巷子深的蒼蠅館子。

在靠窗撿了一張乾淨的圓桌坐下,陳我心十分誇張的搶先坐在王楚衡的左邊,秦子衿順勢坐在王楚衡的右邊,落後的楊湘君只好自然而然的坐在秦子衿的右邊,其他三個男生通通坐在對面。王楚衡為了不給美女們再次鬥嘴抬杠的機會,一落座接過服務員的菜單,自作主張直接點菜。指着上面老闆手寫的菜名,一個個的報菜名:酸辣雞雜、爆炒肥腸、香辣脆肚、宮保雞丁、剁椒魚頭、農家一碗香、翡翠菜心、衡山蛋湯,七菜一湯。外加一盤奶油核桃包當點心,最後再來一瓶2L的冰可樂。同學們一邊聽一邊大吞口水,秦子衿連忙提醒王楚衡說少點一點怕吃不完。菜館服務員大姐笑道:

「咱們十八年的老店子好吃的很,你們長身體的小朋友一定吃個精光!」 七個人被大姐接地氣的樸素幽默逗得一樂,大家玩着手機望着廚房門口焦急的等待。

大約十五分鐘後,菜品一道道上齊,眾人在歡呼聲中倒滿可樂痛快乾杯。隨後筷子揮舞瘋狂開動,彭天柱彷彿餓的可以吃下一整頭豬,嘴裏的雞肉還沒吞下,又一筷子的魚肉隨口塞入。一口氣吃了四碗米飯,飯盆已經底朝天,他大聲叫喚服務員大姐加飯。岳陽樓天生無肉不歡不吃蔬菜,一盤肥腸簡直被他吃了個大半。呂書懷細嚼慢咽優雅的像個古代貴公子。大家確實餓了,女生們也都開始不在意吃相。王楚衡在飯桌上給大家科普每道菜的歷史來源以及附帶的名人雅事,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聽得紛紛點頭。大家都說王楚衡是天生的吃貨,當代的袁枚。天生心細又會照顧人的王楚衡還提醒各位吃魚頭的時候小心肉中的小刺,他一臉認真擔當的模樣,完全像是在場所有人的學長。

服務員大姐送來一大盆的米飯。王楚衡依舊一副大哥風範,給秦子衿和楊湘君盛飯。各自滿滿的一碗,米飯都快要抖落出來。陳我心看了十分不悅,丟下筷子,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小學弟!你咋不給我加飯!你不想讓我吃飽是嗎?」 陳我心明顯的沒事找事,有意挑釁。

「你不是碗里還有嗎?」茶足飯飽的王楚衡,用紙巾抹了抹因為朝天椒辣出鼻涕鼻子,露出一臉的疑惑。對面三個男生一邊扒飯一邊猛笑。

「我不管!學姐就是要加飯!」陳我心撇了撇嘴,像一個撒嬌的小姑娘。

楊湘君早已吃飽,坐在一旁臉朝一邊,好像不想看到眼前發嗲的陳我心。

王楚衡當時也不知道是哪一根筋不對勁,鬼使神差的故意逗陳我心說:「你一個學姐還那麼幼稚。自己打飯自己吃!」 王楚衡邊說邊給自己滿上一杯可樂。

「你到底給不給我加飯!」 陳我心尖聲尖叫,嚇得秦子衿嘴裏的核桃包沒夾穩,掉在了餐桌的旋轉玻璃上。秦子衿一時之間有點尷尬,夾也不是不夾也不是。王楚衡見狀抄起筷子把玻璃上的核桃包送進了自己嘴裏。

「你幫她加,不給我加!」 陳我心邊說邊拿筷子指向她對面的楊湘君,楊湘君頓時就是一臉的無辜。男生們繼續大吃大喝完全沒有當回事。

「別鬧了!我的大姐!」 王楚衡吃飽已經開始有點打瞌睡。陳我心情緒升級終於爆發:

「那好!大家都別吃了!」她說完,站起身。施展出全身的洪荒之力,小巧身材的陳我心居然將餐桌一把掀翻倒地,一陣稀里嘩啦的碎裂之聲和油鹽醬醋的擴散氣息在小飯館內瞬間傳開。飯桌上除了陳我心之外的六個人被嚇得一動不動。服務員大姐和男老闆慌忙跑啦,他們嚇得還以為是發生了地震。周圍所有的人目光齊刷刷的射向王楚衡這一桌。

「綠茶!」陳我心沖楊湘君吐出兩個字,又氣又急跑出了小餐館。整個人莫名其妙的楊湘君站起身來,對着陳我心的背影說了句:「有病!」 秦子衿來不及拿東西,直接衝出門外去追陳我心。被飛濺一身飯菜油水的彭天柱哭喪着臉叫道:「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王楚衡過了一晌才回過神來,趕緊上前詢問楊湘君有沒有受傷,楊湘君垂下齊肩頭髮,一時之間無比委屈,她強忍不住趴在王楚衡肩膀上嗚嗚的哭了。

七個人的第一次聚餐鬧得如此不歡而散!這頓飯整整花了萬楚衡上千塊的大洋,其中包括:消費300加,賠償費700多。王楚衡二話不說付錢走人。

王楚衡不停的安慰嗚咽不止的楊湘君,四個男生吵鬧着大哥我們還沒吃飽,三個人提着女生們的大包小包跟在後邊。王楚衡全程陪護楊湘君,將她送回了女生宿舍。

下午的時間才不到三點,太陽不知道躲去哪裡,整個天空瞬間陰沉,王楚衡感到一絲別樣的清涼,心中蕩漾起一架青春的鞦韆。他在校園中不知走去哪裡?他六神無主,他心中激蕩。自打進入四衡大學,眼前的這一切完完全全超乎自己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