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有巨蟒分身,你居然用來干這個
有巨蟒分身,你居然用來干這個 連載中

有巨蟒分身,你居然用來干這個

來源:google 作者:忍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建軍 楊飛 都市小說

大學生楊飛,雷雨天釣魚,偶獲蟒蛇分身一隻開始的蟒蛇分身很小,除了用來考試作弊還能用來幹什麼?考證書,過四級?但好像蟒蛇分身的成長速度有點快啊?且看楊飛用蟒蛇分身,縱橫四海……展開

《有巨蟒分身,你居然用來干這個》章節試讀:

六月七日,天氣晴朗,陽光明媚。看一眼日曆,宜郊遊,宜出行,忌宅家,忌嫁娶。老祖宗說的對,要聽老祖宗的。釣魚去!

背包已經越來越重了……

目前這個階段。就手桿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再需要買的了。

「楊飛啊,楊飛。還沒完全脫離網癮,怎麼又陷進去釣魚坑了啊?」看着眼前的裝備,比起才開始釣魚已經翻了好幾倍了。

為了買這些漁具,父母打給他買菜,買肉的錢全都砸了進去。已經吃了好久的酸菜牛肉麵了,不能再買漁具了,再吃泡麵,要吃出腳氣來了……

消息已經傳來了,六月九日返校。加上今天還可以釣兩天,要珍惜時間,把握機會……

至於「網課」學的高數,英語,開學返校上半個月的課就要期末考了,然後再回來。

就這網課學的水平,「哎,千里送人頭了,希望老師能像撈豬一樣撈一把……」

今天可能是因為楊飛帶了高數課本去水庫邊了,而高數這種東西。正常人聽不懂,狗聽了搖頭。連魚也不想聽。

所以三條桿加持下,也只釣到幾條小白條。沒想着吃,放生了。

釣到放生,不算空軍。已經有段時間沒去看看薄荷長得怎麼樣了。技術有長進。

六月八日,起的非常早。凌晨四點,以前除了熬夜至天明。從來都沒有見過凌晨四點的風景。

天氣未知,畢竟太陽還沒出。但天氣預報上說可能會下雨。影響不大,畢竟今天日曆上說宜出行的不敢違背祖宗的話。

釣魚去!早早的起,釣一天!明天就要返校了,返校就要迎接掛科了……

越想越煩,不想了,一條大魚解千愁。

今天來的很早,可天空越來越黑,烏雲越來越重。周圍還沒有人來,找到自己以前常待的釣位,熟悉的開料,拌料,用酒糟打窩子。

剛下竿不久,就釣上來一條翻白肚皮的魚,體型還不小,只不過可能是因為缺氧還是什麼,拖到岸邊就死了。或許那魚早就已經死了。

楊飛把魚從魚鉤上取了下來,那條魚的死魚眼就這樣瞪着,楊飛內心有點害怕,急忙把魚丟回水庫去。

如果是平時,楊飛應該就走了,畢竟有老話說的對「死魚正口,抽身就走」。

可今天是開學前最後一次釣魚了,自己大半夜爬起來走那麼遠是為了什麼?不就為了釣個魚?況且不還有老話說的好嘛「死魚正口,越釣越有。」

一切牛鬼蛇神都是假的。大學生不可封建迷信。繼續釣魚!

沒一會兒,天空越來越暗。隱隱約約可以聽到遠處的雷聲。

不被小挫折打倒,打雷下雨,小事罷了。今天不釣魚,下次就不知要等多久了。再說了,連餌料都開好了,不能浪費,繼續釣魚!

雷聲越來越近,閃電也在不遠處亮起。

「要不,先躲躲雨,等雨小一點再回來釣?」看着天上的架勢,楊飛內心還是有了這種想法,這不是慫,只是戰略性撤退,轉移!

想到就去做,收桿先撤了。

先從第一根桿開始,一切正常,只要把線盤一下,把鉤收起來就好了。

在收拾第一根桿的魚鉤時,看見另外有根桿的浮漂猛的一沉。立馬把手裡東西丟下去,衝過去抓住那根桿,想要用盡全力把它拉上來。

「哦呦,力氣還不小!還好老子下盤穩!」剛一用力拉杆,桿上就傳來了一股巨力。楊飛一下沒反應過來,差點被拉了下去。

楊飛敢用以後永不釣魚的承諾來發誓,這條魚是他兩個月的釣魚生涯中遇見過的最大的魚,哪怕把其他人釣到的也加上,這條魚也是最大的沒有之一。

畢竟能拉動一個穿鞋180,體重70幾的男人。雖然楊飛是沒注意,但能拉動。會是一般魚?

還好自己最近技術有了提升,不就是一條大魚嘛,溜它半個小時,看它躺不躺?半個小時不行就再來半個小時……

雷聲越來越近,閃電就在不遠處亮起,暴雨也開始打在楊飛的身上。現在這樣子,有點危險啊,應該放手了,可如果今天放手了,以後要後悔一輩子啊。

不行,這可能就是一輩子能釣到的最大的魚了,是那種等老了以後。如果有人在你身邊說起釣魚,你哪怕死了也能爬起來吹吹牛逼的那種大魚啊!

有點站不穩了,畢竟風雨有點大。楊飛坐到了地上,上半身朝着後面仰躺着,把魚竿放在左腿膝蓋後面夾着。然後兩隻手死死拉住竿,在狂風暴雨中,和水中的大魚搏鬥着……

臉上早就被大雨淋濕,一直從頭髮上面淌水下來,搞得楊飛睜不開眼了……

還在和水中的大魚搏鬥,閃電一下子劈在了楊飛面前的水面上。

楊飛朦朧中看見眼前突然亮了一下,如同白晝一般。還沒來得及多想,感覺身體一麻,然後就暈了過去……

因為魚線早就濕透了,順着線,楊飛又緊緊握住竿不放手,然後電就傳導到楊飛身上了。

能感覺到麻,只能說楊飛運氣好了。不是直接劈到身上,只是受到一點點波及……

不知過了多久,楊飛悠悠醒轉過來,第一時間,檢查一下手裡的竿,很好,沒放手。

然後看看旁邊的景象,烏雲朝着後方移動去了,閃電也是。楊飛所在的地方現在只淅淅瀝瀝的下着小雨了……

把魚竿拉了起來,原本只是想着看看是什麼大魚。自己暈了不知多久,也不知道魚跑了沒?

可越拉感覺越奇怪,總感覺就是想在拉自己似的。

因為自己一直坐在原地,就沒移動過。可隨着雙手拉動魚竿,魚竿被拉動,自己哪怕坐着也有一種被拖動的感覺。

…………

看着眼前這條兩米多長,碗口粗細大小的蟒蛇。楊飛有種奇異的感覺,怎麼說呢?看着眼前的蟒蛇,居然就像看着自己的左手似的。

比不上右手靈活,有許多動作,根本做不了。但也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可以控制它的活動,它也是自己的身體的一部分。

腦海里想了一下「扭動,吐信」這種和想着左手「握拳,五指張開」一樣的指令。然後眼前的蟒蛇居然真的扭動了蛇軀,吐了吐信……

然後腦海里想着用蛇的視角看一下的時候,又看見楊飛本來的樣子了。嗯,哪怕蹲在地上,也絲毫不影響帥氣。

把蛇嘴裏的魚鉤取下來的時候,楊飛也感受到了疼痛。畢竟還不能熟練的轉換意識。

楊飛又在原地嘗試了各種各樣的動作,好吧,經過一段時間的嘗試後。

可以確定了。自己得到了一個意識共享,自己隨時可以在人體和蛇軀之間切換的分身了……

有了這東西意味着什麼?水底尋寶?去錄外國潛艇的雷達聲波敲詐一手?占島為王?……

都不是,對楊飛來說。有這東西意味着自己的「網課」考試可以作弊了。自己再也不用擔心掛科了。明天可以大着膽子去上學,而不是去送掛科了。

身懷寶物不可裝,同樣,身懷絕技也必須藏。不然,萬一別人知道了直接抓起來切片就慘了。

楊飛看着眼前的蟒蛇,兩米多,快三米的長度,碗口那麼大。大白天的根本不好隱藏着偷偷的帶回家。只能等到晚上了,晚上自己從大路走,控制蛇軀在旁邊草叢裡滑回家就行了。

到家之後,平時就藏家裡養魚的那個蓄水池裡,沒人的時候就出來耍耍。今年家裡就自己一個人在家,只要把大院鐵門一鎖死,除了老爸老媽回來開的開,院子里就可以隨便耍了。

到時候再把高數書,英語書什麼的留一份在家裡。然後考試的時候自己在考場寫,控制蟒蛇在家裡翻答案……

哇草了,這已經不是掛科不掛科的問題了,這特么是拿獎學金的節奏啊,發了發了。從此之後自己也成了那種平時不學,考試賊牛的學霸了。而且那些人可能是偷偷學,而我是真的不用學啊,只是作弊手段太高罷了。

內心對這蟒蛇的功能進行了一頓淺顯的分析,此刻楊飛已經看到了自己未來在大學當學霸的日子了。

至於此刻,時間還早。而且現在還不能回去,等着也是無聊,繼續釣魚!

又在水庫邊枯坐的楊飛手握魚竿,然後腦海里靈光一閃。

控制着蟒蛇去了水底,看看魚情如何,可下水後卻發現似乎可以把魚趕一趕。趕去自己下鉤的地方?

開始控制蟒蛇驅趕魚群,真的有用!

這一刻,楊飛內心有那麼一種衝動。上大學干甚,以後釣魚去!什麼天元老鄧,什麼劉長竿,什麼李大盆。通通拿下!

我楊某承認技術不如你們,不會盤水庫,不會找水溝,也不會把魚喂撐……但我楊某人,有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