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遊戲現實兩世界
遊戲現實兩世界 連載中

遊戲現實兩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光與影的浪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邵機剛 雄昕

時代飛速發展,不遠的未來,我們的生活大量時光在虛擬的遊戲世界裏,而現實與遊戲的貼合越來越緊!網絡遊戲影響現實,現實也與網絡遊戲緊密結合玩家戴着VR眼鏡和頭盔及特殊裝備,能暢遊在遊戲的世界裏,游戲裏代金券、兌換券也能在現實中使用,甚至在游戲裏培訓的技能可以在現實中得意使用高度虛實相合的遊戲下,一個非玩家角色成功的人工智能化,成為了火爆遊戲的明星角色人工智能時代到來,在現實世界的角色締造者的影響下和女玩家的感染下,遊戲世界裏的非玩家角色成功覺醒並影響着現實中的人但是,唯利是圖的公司上層卻屢屢阻礙,人工智能在遊戲和現實兩世界中頻頻受挫於是,人工智能化的非玩家角色與它的締造者與公司的上層開始了法庭上的博弈、技術上的角逐、游戲裏的決鬥、錢權與心機的鬥爭誰在是最後的贏家?展開

《遊戲現實兩世界》章節試讀:

現實世界……

一個身上紋着白虎的光頭漢,把煙一甩,一把便將鍵盤拍翻在地,怒喊一聲:「干」。

……

「雄昕,雄昕,過來,我跟你說,你知道嗎?昨天我玩遊戲跟邵機剛回家的時候,被一個叫杯壁瞎溜的玩家給劫殺了呢。」麗玲急切地對着雄昕說道。

「劫殺你們。你們被殺掉了沒有?邵機剛不是人氣NPC嗎?被大家追捧還來不及呢,按理說,不應該有玩家對你們下手啊。這是為什麼呢?」

「嗯,確實是,因為這個玩家在游戲裏常常組織玩家們PK和賭博,邵機剛在游戲裏是**,自然會排斥這些暴力賭注和詐騙這些啊。他們這些靠這種營生的人自然就恨上了它,他們的組織叫什麼來着,對,組織叫money。」麗玲一本正經地對雄昕的疑惑解釋了一遍,畢竟,邵機剛已經是火遍了《VAR》的明星NPC,一般人只會認為它只會被追捧,根本沒人會相信它也會被人追殺。不過,確實發生了這種事,邵機剛確實動了人家的奶酪。

「你要這麼說,我是有點印象了,公關部也有接到過玩家的投訴,說這個叫money的組織,這個組織里的人不幹好事,他們經常開團組織玩家們和他們的人PK押注,要不賭錢、要不賭裝備;還有的人冒充公司的客服騙了好多玩家,一會我上班就跟陸靈說,叫他封了他們這個組織玩家的賬號。」

「嗯,說得好,我叫邵機剛也發動大家一起抵抗這些無良的玩家活動,他們這些人就是在詐騙,我們也要跟這些違法犯罪抗爭到底……」麗玲義憤填膺地說道。

「想法是好的,但是,它現在還做不到。因為,它還沒有自主的意識,除非我們給它輸入指令。等某天,它真的有了情感,就不再需要我們的指令輸入了,那時候的它就可以輸出了。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完完全全是自由的,等到那個時候,聖旗公司的服務器給它的指令它也能對抗了,也就是不是命令而是建議了。」

「聽你說了好多遍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真的完全人工智能呢?」說到了這裡,麗玲有點着急了,現在的她比創造了邵機剛的雄昕更加期待着邵機剛早日覺醒的那天到來。

「你別著急嘛!你看現在它已經進步很明顯了,會學習了,還會觀察你,主動了解你的喜好了,就連你喜歡看的電影品味都摸索出來了。還懂得給你送你代券了。這不就是嗎?玲玲,咱們一起努力,我相信,咱們都期待的這一天不遠了。」

「邵機剛也會自己按自己的意思來啊,在幾個月之前它還不是反擊了很多暴力襲警的玩家嗎?不就是你說的輸出嗎?」

「那不一樣,之前他打玩家的那套確實是有了一定的人工智能起色,但是我們的數據指令還是會幹涉到它。所以,你看他再也不會主動去攻擊玩家了。後來,我和右手給它加入了玩家的設定後也才會自衛行動。」

「那到底該怎麼樣,才能徹底讓它完全地人工智能呢?」

「你之前跟它說話,有沒有讓他覺得他就是我呢?」

「沒有,我一直就說它像你,我只是把它當你,自從你進了聖旗公司,就很少陪我了。想找你聊聊天、吃個飯、約會、遛馬路你都騰不出來時間了,我也只好在游戲裏跟它交流思想了。不過,還真是奇怪,有時候它也會串角,覺得自己就是你……」麗玲道。

「玲玲,你真聰明,也許就該這樣。你以後玩遊戲的時候,把它帶入到我的角色世界裏,就像催眠一樣,讓它覺得自己不是邵機剛而是我『雄昕』。情感上有人跟它互動,很有幫助,也許多來幾次帶入,他就能完全人工智能化了。」

「嗨,你早說嘛!以後,我再玩遊戲,不跟它提你了。平時咱們怎麼約會,就在游戲裏跟它怎麼來。棒棒噠!」麗玲說完對着雄昕豎起來大拇指。

此刻,陸靈又把腳翹在了辦公桌角上,自己抽着雪茄,悠然自得。

門鈴響起,連線了全息影像,是公關部的神尾衣加。「陸總,天際、貓貓、千度等好多網站的貼吧論壇,都出現了詆毀我們公司的言論,還有不少人跟帖了。我把一些材料信息截圖打了出來,跟您送過來了,您看看……」神尾衣加有點焦急地說道。

「行,拿來給我看看。」陸靈拿起遙控點了下door鍵。

「陸總,在這您看!」說罷,神尾衣加便把文件交了上去。

陸靈結果文件翻了幾頁,說道:「肯定是追殺邵機剛的那貨乾的,先是給他禁了言,後來又封了他的號,還TM不老實,敢在論壇和貼吧上詆毀我的公司。衣加,你去跟客戶部要下這個叫杯壁瞎溜的玩家信息,看看是誰,敢這麼跟我過不去,找死。」

「是的,陸總。」說完,神尾衣加轉身離開辦公室,剛巧碰到了也在進門的雄昕,兩人差點撞到一起。

雄昕,絲毫沒有理會神尾衣加徑直走到了陸靈跟前。

「tycoon,陸大佬,有個玩家你必須得注意下,叫杯壁瞎溜。在游戲裏不止一次地騙錢、聚賭,得管管了,玩家們投訴也不少了。」雄昕焦急地說道。

陸靈不緊不慢地回答道:「杯壁瞎溜啊。我知道,早就被封號了。另外,你再看看這些,都是那小子詆毀你的那個寶貝NPC和遊戲還有公司的一些帖子。這個玩家,在網上沒少黑咱們。」陸靈,指了指剛看了幾眼便放下來的文件夾。

雄昕拿起來翻閱了一遍,道:「這簡直是胡扯,我們正在合法地運營遊戲,邵機剛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只不過擋了他們這些騙子的財路,就開始這麼損我們,損公司……」

「你啊你,消消氣啊,實在不行,去窗戶邊那給自己沖杯咖啡吧!咖啡包是瑞幸的,咱們的金牌合伙人。」

「哪還有空喝咖啡啊,陸總你得趕緊動手管管這個事,不然給我們公司影響很不利,對咱們公司以後上市也會有很大影響!」越發激動的雄昕不僅拒絕了咖啡,還對似乎毫不在意的陸靈着急地說道。

「行啦,行啦。坐下來,咱們慢慢說,你是技術部的,干好你該乾的。另外,這事,剛才神尾衣加已經給我彙報了,我讓她去客戶部調取資料了,咱們公司的數據都是有備份的。這小子給咱們那麼大的影響,你想我會饒了他嗎?讓咱們的公關部回頭開個見面會把這次黑咱們公司的事件,澄清下不就好了嘛!」

這時,神尾衣加又叩響了門鈴。獲准進入後,向陸靈彙報:「陸總,已經調查出來了這個玩家ID叫杯壁瞎溜的資料了。他本名白蒼浪,47歲,是個無業游民,15歲就曾因參與電信詐騙而被公安機關打擊處理過,因為當時年少,只是被法院做了有罪宣判而沒處刑。現在他和天天天、對手copy、$色少等十來個玩家組織了money然後對游戲裏的玩家詐騙或者鼓動PK下賭注來贏取玩家的財產。上個月就有30多個玩家投訴,被這個組織騙得血本無歸……」

陸靈冷笑着對雄昕說道:「你小子看到了吧。我早就留意這貨了。為了公司的利益,我肯定會收拾他的。我們現在有了網上截下來的貼吧和論壇的詆毀我們的帖子,還有玩家的投訴,不過需要你們技術部的給我把他們騙人的數據給copy下來,你懂了嗎?這就是證據,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的證據。雄昕,去干吧。為了公司,也為了你的邵機剛……」

雄昕起身,說道:「Yes,sir. Tycoon.」然後轉身邊離開去服務器那裡拷貝數據了。

陸靈也站起身來,端起了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對神尾衣加說道:「去,給我把張奀恩和公司的法務叫過來,是時候用法律來博取面子了。」

一群小混混正在一個出租房裡商量着怎麼繼續發帖攻擊聖旗公司。屋子裡煙霧繚繞,餐桌上放着不少吃完還未處理的泡麵桶,幾乎每桶泡麵湯里都有吸剩的煙頭和煙蒂,地上更是狼藉,襪子、拖鞋、用過的紙巾還有零星避孕套。要不是這裡,還有些人在這裡嘰嘰喳喳倒是像極了屌絲長期居住的『狗窩』居室。

紋着白虎的光頭漢就是白蒼浪一臉凝重,突然喊了一聲:「夠了!」

吵鬧的房間瞬間安靜了下來,白蒼浪拿出了法院的傳票甩在了他們面前,說道:「人家把咱們告了,你們看到了沒,你們還有臉跟我這鬧騰。先別說還有沒有飯吃,咱們搞不好以後連混的資格都沒了。」說罷,捂着臉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其他幾位小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此刻的氛圍,說凝重也凝重但是更多在他們臉上體現的是莫可奈何……『不會做就不會死』形容這幫人渣絲毫不過分。本就缺乏生存技能且身上有污點的人,本應吃一塹長一智,而他們卻沒有在大數據的時代痛定思痛,反而幹起來了聚賭、詐騙的違法營生,報應不爽對誰都適用。這幫看似可憐實則可惡的渣渣正等待着法院的錘擊……

獲勝的陸靈,一遍又一遍地翻閱着手中的判決書,此刻又翻到了判決當頁:

被告人白蒼浪犯誹謗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十個月,並處罰金國幣五十萬元(限於本判決書生效後十五日內繳納)。(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從XX年X月X日起至XX年X月X日止)

責令被告人白蒼浪賠償聖旗公司國幣七千萬元。

張奀恩、姬依娜以及公司的法務站在一旁,張奀恩開口說話了:「還是陸總的手段高明啊!一出手就把他送進號里了。這下我們聖旗公司的榮譽都保住了。」

姬依娜也迎合道:「對,張監事說的對,還把咱們公司的名譽都挽救回來了。」

陸靈得意地笑道:「這算什麼,都不叫事,一場鬧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