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源紀
源紀 連載中

源紀

來源:google 作者:余負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殊 奇幻玄幻 張天正

當你看到這些文字的時候,那就表示我們已經成功了...未來的陌生人你好,我們無法得知你當前所處於的環境是否適合生存,但請你相信,我們已經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我們一直在想方設法的避免人類的滅亡,因此,我們試圖利用科技的力量來對抗那些入侵者,但..讓我們沒想到的是,那只是噩夢的開始...我們沒有足夠多的時間去闡述這個故事,但,我們相信,人類從誕生至今的道路絕非一片坦途,但想到正是因為活着才有機會感受到痛苦,因此,我們選擇了反抗不論你當下生存的環境如何惡劣,資源如何匱乏,但請你相信,人類的反抗精神永遠都是延續文明和希望之火的重要基石,陌生人,祝你好運展開

《源紀》章節試讀:

「頭,現在去哪?」熊高義坐在飛艇駕駛位上問道。

「大熊,你應該和范家的人很熟吧?」張天正坐在飛艦的指揮中心的座椅上偏着頭看向熊高義。

「范家有幾個小子關係跟我還算可以,之前喝過不少次酒,頭,你問這個幹嘛?」熊高義回道。

「你問問他們劉晨宇現在的位置。」張天正說道。

「昊塵礦長?」熊高義有些詫異。

「嗯,就是他,確定好位置後我們直接過去。」張天正看向窗外。

「好叻。」熊高義說完拿出了通訊手機。

張天正彷彿想到了什麼,對着身後正在系著安全帶的咎正說道:「咎正,你幫我查詢下范氏集團對於昊塵礦區這次事故的相關記錄,我要內部報告。」

「老大,那需要操作權限的啊....」咎正顯得有些為難。

張天正覺得好氣又好笑,不耐煩的說道:「那一百源彈交易取消。」

「好叻,老大,您瞧好的吧」咎正聽到這話就跟打了雞血一樣,迅速從飛艇的行李架子上掏出了電腦,噼里啪啦的敲打了起來。

「頭,他們說范氏集團正準備對昊塵礦重新勘探,目前劉晨宇正在礦區內負責相關事宜。」熊高義捏着手機對着張天正說道。

「那就去昊塵礦區。」張天正沉聲說道。

「明白!」熊高義迅速制定飛行目的地,啟動飛艇準備出發。

「老大,這是你要的資料...」咎正這邊也剛好搞定,將電腦遞給了張天正。

張天正微微點頭,接過電腦便翻閱起來。

「死亡人數十八人...「張天正看着報告內的數據喃喃自語道。

「嗶..嗶..嗶..」飛艦內的通訊器響了起來,張天正將通訊信號接到指揮台上,全息投影幕上一個男人的虛影投放了出來。

「咎正和熊高義和你在一起吧!」全息投影中的男人大約四十左右,蓄着短髮,雙眼深邃凜然,面無表情地說道。

「是的,局長,他們倆和我在一起。」張天正站直身子對着投影回答道。

「好,你們現在就前往弘光市,具體坐標我已經讓程麗發給你了,你小隊的其餘成員和裝備都已經在路上了。「男人繼續說道。

「那裡是老黃的地盤,這是..聯合作戰嗎?」張天正遲疑地問道。

投影中的男人點頭說道:「是的,半個小時前,根據黃九結的戰場報告反饋,目前他們在戰場檢測到了超過65%的源化參數。」

「這意味着有變異源化體...」張天正眉頭一皺。

「不錯,目前夏龍凜的小隊正在北昌區執行任務,所以需要你們去進行配合行動。「男人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除了變異體以外,還有至少五十隻以上的源化體,你們要做好準備,確保它們全部被消滅。「

張天正聽後點頭說道:「請局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活着回來...」話音剛落,男子的投影便消失了。

張天正思索片刻,便讓熊高義更改目的坐標,同時將行動內容簡單描述了一下。

「說是聯合行動..其實還是支援唄..」咎正有氣無力地說道。

「嗯哼..」熊高義輕聲咳嗽了一聲。

咎正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向張天正解釋道:「老大,我不是這個意思..」

張天正擺了擺手,笑着說道:「不管是聯合也好,支援也好,只要我們能活着回來,就比什麼都強。「

「看樣子頭還是放不下那個心結...」正在駕駛飛艇的熊高義心裏默然。

張天正偏着頭盯着窗外,飛艇內三人都默不作聲,朝着目的地駛去。

話說凌殊經過兩日的奔波,終於和凌艾來到了目的地,位於東聯區的江哲市,這裡靠近聯邦的邊界處,此處人口相對比較稀散,環境相對與其他地區比較安逸。

最初劉晨宇原本想將凌殊和凌艾安排到劉氏集團所在的核心城市,但被凌殊毅然拒絕,不得已他才將凌殊和凌艾的身份ID地址更改到江哲市,並且還給兩個孩子準備了一棟房子和一些存款,當然劉晨宇不僅僅是為了兌現自己答應凌離的承諾,更重要的是,在計劃開始之前,凌殊將一塊源髓交給了劉晨宇。

當劉晨宇看到凌殊遞給他的源髓的時候內心的激動已經無法用語言表述,他顫顫巍巍的接過源髓,盯着它久久無法回神。

這塊源髓是兩個月前凌殊在一處被廢棄的礦洞中偶然發現的,當時凌殊在礦洞的壁道上發現一絲詭異的紅色紋路,跟隨着紋路的蔓延方向探去,一片紅色網狀的紋路密密麻麻的鑲嵌在壁道之上,而這些網狀紋路的中心,卻閃耀着詭異的紅色光芒。

凌殊用了兩天的時間,才將這枚晶體挖出,雖然無法得知這枚晶體的作用,但凌殊通過一些老礦工的介紹很快就判斷出了自己得到的這枚晶體很大可能就是源晶礦脈的頂級礦石,精髓。而之後劉晨宇的反應也說明了凌殊的判斷是正確的。

凌殊也曾試圖探索這枚源髓的功效和獨特之處,但是苦於手中沒有相應的工具,索性他就將源髓交給了劉晨宇。

正因為有了這塊源髓,劉晨宇才放心大膽的配合凌殊完成所有的計劃,有了源髓在手,即使是范氏集團,也不會因為范若亦的死而遷怒於劉晨宇。

話歸現在,凌殊和凌艾風塵僕僕的來到了身份ID上面的住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棟頗為雅緻的獨立小閣樓,這樣的房子在江哲市也是不多見的。

凌艾仰着頭獃獃地看着面前的房子,不可置信的問道:「哥!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家了嗎?」

凌殊點頭說道:「地址顯示的是這裡,不會錯的。」

「好漂亮啊~~」凌艾紅着小臉感嘆道,可隨即她又低下頭紅着眼睛呢喃道:「要是媽媽能和我們在一起就好了...」

凌殊沒有接話,拿出背包里的鑰匙,推開了房子的大門。

房子內的傢具比較齊全,上下兩層的結構使得屋子裡的空間頗為寬敞,凌艾一會看看這個,一會摸摸這個,興奮地在房子內上下奔走着。

凌殊簡單的巡視了一下屋內的環境,便讓凌艾自己去收拾自己的房間,而他卻走出了房門。

整棟閣樓位於城市南部,臨近交通要道,周圍的公共設施相對也比較完善,看來劉晨宇對於這裡的安排也是頗為用心了。隨意在周圍轉了轉,了解了一下周邊的情況,便買回來一些果蔬肉類返回了閣樓。

凌艾這個時候正吭哧吭哧的收拾閣樓的衛生,別看凌艾的年紀小,從小在礦場長大的她干起活來雖然吃力,卻頗為幹練,現在這裡對於她來說,就是最好的避風港,一個溫馨的家。

凌殊沒有打擾凌艾,默默的走進了廚房。

傍晚時分,兄妹倆坐在餐桌前吃着晚飯,凌艾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食物,經過多日的奔波,這個孩子確實很疲憊,可此時的她也格外的高興,她時不時的看向凌殊,嘿嘿的傻樂。此時的凌艾已經下意識的忘記了樹林發生的事情,當下舒適的環境與之前相比,更能讓她放鬆和愉悅。

凌殊很快就吃完了晚餐,看着依舊在狼吞虎咽的凌艾,凌殊開口說道;「凌艾,這邊我會安排你去上學,目前我們的存款足夠支撐你獲得非常完善的教育和生活,你也可以有新的目標和規劃。

凌艾依舊全神貫注的與面前的食物戰鬥,絲毫不在意的說道:「幹嘛那麼麻煩,你在家教我不就好了..」凌艾說這話也沒錯,在礦場的時候,凌艾的識字啟蒙教育都是凌殊一手包辦的。

凌殊回道:「上學的目的不僅僅是提高你的認知,更重要的是增加你的社交能力,對於你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社交有利於你的成長。」

「呃..哥,你能說點我能聽得懂的話嗎?」凌艾停下了手裡的筷子,無奈地看向凌殊。

凌殊也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着凌艾。

凌艾被凌殊的目光盯得有些發毛,只能撇嘴說道:「好吧..聽你的...」說完,滿足的擦了擦沾滿油漬的嘴巴,另一隻手拍着鼓鼓的小肚子,神情有些愜意。

「休息吧。」凌殊說完這句話,便立刻起身收拾餐桌。

凌艾一手捂着小肚子,便慢悠悠的向樓上的卧室走去,快到樓梯的時候,她看着正在忙碌的凌殊開口說道:「哥..有你真好。」說完,便獨自上樓。

凌殊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默默的收拾餐桌,等一切完事,凌殊靜靜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言不發,就這樣,兄妹倆在新家的第一天就這樣度過了。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聯邦境外的一處黑暗宮殿外,一群猶如野獸般的源化體匍匐在宮殿周圍,一陣陣猶如野獸般的低吼在黑暗中肆意的擴散,其中偶爾還會傳來一陣陣歇斯底里的哭喊和驚叫,顯得非常的詭異。

宮殿內,一名身披黑髮的俊朗男人端坐在宮殿內的王座之中,他身着黑色長衫,單手撐頭,饒有興趣的看着跪拜在王座之下四個人形生物,開口問道:「我要的東西呢 ?」

跪拜在王座之下的四個生物聽到男人的話,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為首的人形生物顫顫巍巍的說道:「大..大人..我們沒有像聯邦那樣的..科學家...只靠我們的話...」

還沒有等人形生物說完,王座上的男人緩緩將頭正起,原本深邃的 雙瞳忽然閃過一抹暗紅色的光芒,只見為首的人形生物正欲繼續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咽喉彷彿被什麼東西扼住一般,連呼吸都十分的困難。緊接着,人形生物的胸口處忽然迸發出耀眼的光芒,整個身體忽然如同煙花一般爆裂四散,潑灑的鮮血和身體殘軀飛濺到其他三名人形生物的身上,這使得原本在地上的三個生物身體的顫抖更加劇烈,身子也伏的更低了。

「我不在乎你們怎麼去做,我要的是...結果。」王座上的男人停頓了一下,又恢復了剛才慵懶的樣子,繼續說道:「十天,你們完不成...會有其他的替代你們...沒事的話..退下吧」說完,男人緩緩的閉上了雙眼,不再理會下面跪着的生物。

聽聞此話,跪拜三名生物迅速的磕頭拜別,其中兩個生物跪拜着倒退而出,只剩下另外一隻生物還伏在原地不動,他鼓足勇氣伏聲問道:「大人..我們在聯邦南區的部隊,是否需要派遣..支援..」

王座上的男人沒有睜眼,只是淡淡地反問道:「一次性的廢物,也需要支援嗎?」

「明..明白..屬下先告退了..」人形生物拚命磕頭,倒跪着爬出宮殿,隨之,宮殿內又陷入了一片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