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淵魔錄
淵魔錄 連載中

淵魔錄

來源:外網 作者:四水客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四水客 恐怖靈異

一個土匪窩子長大的人,能有多大成就,在這萬族紛爭下,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展開

《淵魔錄》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閻生徑直走了進去,裏面一道屏風擋在前面,閻生繞過去就看到一張桌子前坐着一儒生男子。男子見到閻生進來笑了笑站起身來做了個請的手勢。閻生走過去坐下男子開口道:「不知閣下想出售什麼靈器,是防禦類的還是武器類的。」

閻生也不拖沓,右手在桌子上面一撫就出現了兩件武器。男子用手拿過看了看然後運轉自身靈源試了一下道:「閣下這兩件武器都不錯,我們萬寶莊可以收。」

閻生拿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淡淡道:「估個價吧!」

男子見閻生如此直接也不多說道:「一千中品鱗幣。」

閻生心裏吃了一驚,沒想到靈器這般值錢,還是說這兩件武器有什麼自己沒看出來的地方?不過閻生還是盡量讓自己不表現出異樣道:「還有丹藥。」

男子看着閻生有些驚訝的問道:「閣下是要出售哪一類丹藥啊?」

這一次閻生到是沒有直接拿出來而是回道:「提升境界的。」

男子看着閻生道:「收,只要您願意出售我們萬寶莊什麼都收。」

閻生隨手一撫桌子上多出了一個小瓷瓶,男子接過看了一眼道:「沒想到您居然出售的是破境丹,這可是很少見啊,」說著打開了塞子看了一眼發現只有一顆又接着道:「五百中品鱗幣。」

閻生平靜的點了點頭道:「我還要買點兒東西。」

男子一聽閻生這麼說連忙道:「您說,我們萬寶莊沒有的其他商行也很難有。」

閻生淡淡道:「我要藏元丹,腹谷丹,有功法靈技就更好了,如果貴商有靈植的清單給我看看可行?」

男子笑着道:「沒問題,丹藥,靈植的清單都給您看看,有什麼需要的直接給我說個數目馬上給您準備。」

……

一炷香之後閻生走出萬寶莊,從剛剛的執事口中閻生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黑山王朝的軍隊已經到達南陽郡地界。閻生出了靈街就開始往城外走,不知道是否南陽城內已經沒有駐守兵馬?

城門口居然沒有設關卡。閻生一路無阻的出了南陽城,出來的官道上還看到了其他往城外走的人,都是背着包袱急急忙忙的樣子。煉靈者也在其中,有人直接運轉身法開始往東邊的山林內奔去。

閻生看着夜幕下的煉靈者和那些凡人,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一直都在逃,曾經自己認為跨入煉靈者的世界就會改變很多,結果發現煉靈者也是弱小的。在壓倒性的實力面前所有的弱者都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臣服,要麼死。

看着其他的煉靈者閻生選擇了往西北方跑去,全力運轉《凡雲決》將靈源聚集到雙腿上,閻生就像是一道風在黑夜裡飄蕩着,身下的袍子被風吹的咧咧作響,前一秒還在遠處的事物,下一秒就模糊的從身旁划過。

閻生可不會往西北邊跑,既然天元已經和黑山決戰那越往後走越危險,只有到了戰線後方才是安全的,敵人的戰線後方是最安全的地方。

閻生不知道的是,他這反邏輯的決定吸引了塔樓上的目光。兩道身影並肩站在上面,其中一個正是南陽王,另一個卻是身着劍神門服飾的女子。

南陽王看着閻生遠去的方向道:「天下人不傻,可惜啊。」

女子看着南陽王看的方向道:「螻蟻,在掙扎也是螻蟻!」

南陽王看向西方戰線的方向道:「可惜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

女子轉頭看向了南陽王道:「若是我那侄子有什麼三長兩短,你也不用看了。」

南陽王眼中泛着凶光只是靜靜的看着西方幽藍的夜幕……

閻生一直運轉全力往前沖,對於他來說什麼王朝,什麼大勢力的支持都是扯淡,只有活下去才能是最後的強者。

一個時辰閻生就奔出了兩百多里,現在的速度完全能趕得上角獸的速度了。

再往前不遠就進入雁蒼山脈了,雁蒼山脈貫穿天元王朝西北面,穿過了山脈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草原再往西一千多里就是相鄰的拓木王朝,這個小王朝領土就是草原,他們卻不是王朝統治,而是以部族分劃,但是這個王朝的地域人情卻是很兇悍,因為部族人稀少所以人人都是煉靈者。

這次黑山王朝和天元的戰爭可是萬年不遇,就是不知道拓木王朝會不會插上一腳。

閻生現在想的是儘快進入山脈,來之前就在萬寶莊買了一份雁蒼山脈的地圖,也簡單了解了一下。雁蒼山脈是荒獸的天地,本來閻生還想在萬寶莊買靈技,但是一看價格低階靈技都是一兩千中品鱗幣,高階的就別提了。

遠遠地閻生已經能看到雁蒼山脈的輪廓了,只見幽藍的夜幕下一條遮天的高牆擋在了天邊,蒼穹上淡淡幽藍光芒灑下,些許亮光讓山脈增加了幾分詭異的氣氛。

進入山脈閻生開始往山脈深處繼續前進,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還沒前行多久便遇見了第一隻荒獸,這還是閻生第一次見到除角獸外的荒獸。這是一隻二階的荒獸,兩尺高四尺長,頭上長着雙角,頭部以下都是黑鱗,全是倒刺的尾巴在空氣中晃動着,閻生認出了這是一隻角鱗犬。

看着出現在不遠處的角鱗犬閻生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心中想着「跨入煉靈還沒有真正動過手,今天就拿你來試試手了。」

不等閻生動作角鱗犬已經嘶吼一聲沖了過來,閻生運轉靈源聚集在右手幻化出了一把白色的劍刃,雙腳一發力迸射而出,當和角鱗犬接近時閻生一個閃身甩動劍身從旁邊划過。

角鱗犬發出一聲慘叫,閻生轉頭看去就見剛剛那一劍雖然傷到了荒獸,但是還不算致命。荒獸之所以能從上古種族之戰中存活下來,多是因為它們超強的再生力。

閻生看着角鱗犬嘴角一勾再次沖了上去,既然再生力強,那就打到你無法再生。衝過去的同時閻生手裡多出了一桿長槍,靈源包裹下的長槍泛起了黑白兩色的微光。

角鱗犬衝到閻生近前突然躍起,閻生嘴角一裂,雙腿一蹲兩腳發力往前竄出,長槍順勢往上一送,一捧熱血灑在閻生的臉上。

抬頭看着被刺穿頭部掛在長槍上的荒獸,閻生右手一發力將荒獸扔在了地上。走過去用腳背翻過荒獸的頭顱看看,死的不能再死了,閻生右手一揮把屍體收進了靈虛戒里。抬頭看向前方夜幕下的山脈深處,閻生邁動腳步向無盡的黑暗走去。

……

進入山脈的第三天,閻生終於找到一處較好的落腳之地,這兒是一個天然的山洞,不過這三天時間也讓他知道了天元王朝和黑山王朝的戰爭拓木王朝不會插手的原因,這雁蒼山脈可以說就是一道天塹,隔在天元和拓木之間的天塹。

三天時間閻生已經快到雁蒼山脈的深處邊緣地帶,這兒荒獸遍地,就算是閻生早有準備也是受傷了。雁蒼山脈荒獸都有領地劃分,但是這些荒獸天生嗜血,就算是一絲的鮮血也會吸引來荒獸。昨夜閻生和一隻剛剛進階到四階的雙頭灰蹄炎戰鬥,九死一生的情況。

灰蹄炎是一種成年之後能進階到七階的荒獸,但是灰蹄炎卻是不會撫養自己的幼崽成長,會在幼崽進階到二階的時候就離開洞穴留下幼崽獨自生存。

荒獸的領地劃分都留下了氣息,所以幼年期的灰蹄炎幼崽一般在領地內是不容易被殺死的,因為灰蹄炎都是一雌一雄的領地。所以就算成年灰蹄炎悄悄的離開了幼崽,也很少會有冒着風險來入侵領地的荒獸。

現在閻生所在的山洞就是灰蹄炎的洞穴,不過此時的閻生卻是很虛弱,昨晚的大戰讓他知道了原來跨一個境界差距居然這般大。不過經過這幾個時辰的療傷,加上在萬寶莊買的療傷丹藥,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

閻生不知道的是,在所有煉靈者的認知中同等階的荒獸實力都比煉靈者強,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荒獸這一萬千種族的天生實力。

對於煉靈者來說,煉元境很難殺死,那是對於同等境界的。

對於高出一個境界的來說,也只不過是強大一點兒的螻蟻。

閻生低頭看着手臂上一道深深的傷口已經彌合的還剩一道口子,這是昨夜灰蹄炎的爪子所傷。右手微微用力握了一下拳,昨夜手腕的經脈可是被劃斷了一半,今天早上已經連接上了。不過要是沒有療傷丹藥可能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兒了。

閻生閉目感受着自身的經脈,這幾天的戰鬥讓他越來越渴望實力。不過轉念一想靈虛戒里的藏靈丹又苦笑着搖了搖頭,藏靈丹的主要功效是幫助修鍊者開拓靈源儲藏空間,不過在萬寶莊閻生把所有靈幣都換成了藏靈丹和辟穀丹還有一部分的療傷丹。剩餘的幾百靈幣留作輔助修鍊用。

雖然在《生靈奇聞錄》中曾提到,煉靈者是對於人族來說的強者,但是在萬族之中只能算是強一點的螻蟻。這也是為什麼就算所有煉靈者都知道可以慢慢提升實力,還要鋌而走險去秘境探寶的目的。

閻生從靈虛戒中取出一瓶藏靈丹和幾十塊靈幣開始了修鍊,在這雁蒼山脈中更加讓閻生感覺到了危機感。

《淵魔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