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怨種老闆整天以為我喜歡他
怨種老闆整天以為我喜歡他 連載中

怨種老闆整天以為我喜歡他

來源:google 作者:玄冥曄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華曄 江辰星 現代言情

甜寵+大齡剩女戀愛問題+雙向奔赴$網絡作家美女作家×高冷傲嬌總裁打臉日常互相看不對眼的兩人因為一張合同開始了同居嘴炮互掐的日常合同里明明白白寫着她強暴江總要賠償500萬這人怕是有什麼大病吧!江辰星表示:看上的她機率和火星撞地球一樣大後來他才知道自己是最先淪陷的那個她吃干抹凈了就要跑,江辰星在後面死死抱着,高傲如他紅了眼睛嘶啞着聲音卑微請求:「我把命給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歷盡千帆,他所想要的不過是她的一個擁抱她說:兩個都受過傷的人怎麼能在一起?江辰星笑着:我們兩個抱團取暖展開

《怨種老闆整天以為我喜歡他》章節試讀:

華曄坐在電腦桌前,一個激動放在手邊盛着熱水的杯子倒了,她手忙腳亂的扶起來水杯子,另一隻手拎起來鍵盤。她臉上仍舊是開心。

她的小說賣出去版權了。

近幾年影視版權改得一塌糊塗,華曄秉着萬萬不能改動原著的需要,對粉絲負責。代價就是降價。有家小影視公司買她的版權,表示不會改動原著內容。

她風風火火處理了桌前的現場事故。

手機微信上顯示。

【太太,現在就可以過來,和我們總裁面談。】

和領導面談是華曄要求,她就是想要上面人的一句準話。

還是總裁看起來挺重視的,使得華曄的心情更加好起來。

【好的!馬上去。】

來到約定大樓內部。

華曄遠遠望去門口兩個穿黑西服的男人都是青年才俊。

高一點的那個俊美非凡,濃黑的長眉,雙眼皮深邃冷淡的星眸。散發出矜貴冷清的氣場,站在哪無疑都是人群的焦點,挺拔健壯身軀天生的衣架子啊,穿着的西裝上了兩個檔次。

這張比明星都要奪目的臉在她腦海里掀起滔天記憶。

她認識這個人!

說起來是好幾年前的事,那時候華曄還生活拮据去打臨時工補貼,碰見過這貨。他長得太過英俊,路過的異性都要多瞄兩眼才夠本。

年輕啊,小青春就躁動了。華曄對他印象:不怎麼理人,高冷,走路都帶風的那種。

問他一句至今都讓華曄記憶猶新。

華曄塔話問他:什麼學歷的?

他說:北大。

華曄都炸裂了。

「北大的學生,你這來干臨時工啊?這時候大學生早開學了。」她覺得他誇大其詞,都笑了。

他矜貴開口:「論文能過就行,沒必要在學校里浪費時間。」

接着他就被管事的領導叫去貼標籤了。

華曄認定此人是裝逼貨。還有種可能,要麼是真牛逼。

她更傾向於前者。

她記性好,時隔多年還能記得,主要是他長得帥。

不對不對,兩點都有。

這貨現在在幹嘛?人五人六看着像買保險。

蹲點在門口等客戶,想想就很慘為了沖業績。

華曄心裏就想去嘚瑟一下,順便打個臉什麼的。尤其他還是個相貌俊美的異性。

她可不一樣了,自由職業,還是個即將賣出去版權的大神。雖然是第一本。

華曄挺胸抬頭的走過去,雙手背在後面,神氣挑眉:「是你啊!」

她略顯惡趣味的壓低聲音問:「在這幹嘛那?跑業務?」

那人還是一副不近人情的冷冰冰,有點疑惑,扯了薄唇:「你是???」

糟糕!這個B沒法裝了。

這麼多年了,人家肯定不會記得他啊。她就是人家生命中的路人甲。

華曄略表遺憾,心中失去趣味。

他後面小白臉的男人看她的眼神有點玩味。

華曄沒有多想只是一撇而過,走開了。

說來奇怪,她完全忘記他叫什麼,卻記得這張臉。實在太帥了。

有段時間失眠就拿他來當做夢的素材。

華曄就在指定的辦公室里等總裁。

等了一個小時多等得發急,又過了十分鐘。

總裁才姍姍來遲。

正是門口碰見俊美不凡的男人走進來,後面跟着小白臉。

華曄整個人不好了。

她臉上大寫着震驚的曹尼瑪到平靜再到麻木,不過用了短短的三秒。

沒關係!只要她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助理低眸看了眼手錶,專業說:「老師您和我們總裁有五分鐘的時間談合作意事項。」

欲打臉別人,反被別人打臉。

華曄就無足輕重,可能人家見別的大佬間隙順帶見一下她。還是華曄硬要求的,她根本什麼都不是···

她的臉又疼了。

既然如此華曄抓緊時間問:「最後我問一遍,你們不會改動原著的內容吧?」

「不改。」他給了她準確答案。

「好,我們快點簽了吧。」

合同掀開華曄認真簽上自己的大名,盡量把字體寫的漂亮一些。這是她第一次買版權。

她趴在一邊寫完,修長乾淨的手就拿走了合同。

他看了看合同確認沒有問題,放到一邊向華曄伸出來手,淡淡開口:「合作愉快。」

華曄局促的坐着,愣了一下伸出來手和他碰上:「合作愉快。」一觸就放開了。

他工作上還挺專業的。

她的第一個感受,他的手還挺冰的,指節均稱和小說里描寫男主角的手一樣標準。

「那麼阿青老師,沒什麼問題我這邊有事先走了。」

「沒問題沒問題。」華曄連連點頭。站起來送走這位大神。

他抬了抬下巴,身後的助理轉過來遞給了華曄一張名片。

恆星科技CEO——江辰星。

出了大樓她想起來,剛在門口時助理看她的眼神玩味。估計是把她當做欲擒故縱勾引江辰星的女人了。

······

她滿頭黑線。

真是丟臉。

她還以為他是買保險?房地產?

這麼些年過去,結果人家發展的比她好,還買了她小說的版權。成了她老闆。

華曄有些感慨。

她坐在公交車上回去,收到銀行發來的會影視版權費三百萬!

有錢就是好!

華曄高興得不得了,晚上立刻去吃大餐慶祝,一個人吃不完打包,之後去超市掃貨。

微博上緊鑼密鼓宣傳着她小說改編成電視劇,不改原著新銳娛樂看中這點就以此來主打。

近年來小說改編的影視化不盡人意大都是魔改,原著作者親自下場監製是一大亮點。品質有保證了。

給她對接的助理話里話外透着威脅,讓她改動原著多加個人物進去,多給華曄兩萬塊錢作為封口費。不然就不讓她的小說拍成電視劇,檔期往後壓,公司買的版權可不差這一個。

這華曄能忍嗎?氣勢洶洶的就來到恆星科技大樓。

她簽的版權是新銳娛樂,新銳娛樂又是恆星科技的子公司。

她想到另種可能性,如果上面沒有人指使她一個小助理怎麼敢威脅原著太太來改編內容?

而且微博都宣傳了,你猜到時候罵的是誰?

肯定是她這個原著太太。

萬惡的資本主義家啊。

華曄肯定要找恆星科技的總裁當面問問,她憋了一肚子氣。

結果是不在。她等半天撲了空。

次日江辰星還是不在,華曄決定硬熬着堵他。

不管怎麼樣?華曄無論如何要見到江辰星。她氣得不行,雙手抱胸。

微博宣傳掛的她名字,如果真的屈服改動原著華曄肯定要頂缸被讀者一頓噴,路人緣也糟糕透頂,讀者會流失的呀。

她作者生涯將會被抹黑。

她在待客室里等到天黑,人差不多走了,她搬了個凳子坐在總裁室的門口坐着把守。

昨晚想這些破事沒有睡好,等着等着她就靠在椅子里睡著了。

不徐不疾的男音在華曄的頭頂炸開。

「你是誰?怎麼睡這?」

本來華曄的神經就是被吊著,聽見人說話她立刻醒了,眼裡映出來相貌俊逸的江辰星。

華曄「騰」站起來,聽了這話氣炸了:「還問我是誰?你們前些天簽約影視版權的作者啊。」

江辰星眉宇間露出了倦態,推開辦公室的門進去。

華曄跟在後面情緒激動的說:「你不是當面承認過我不會改原著的內容,你們那個小助理先是賄賂後又威脅我不改原著內容就拒着不讓拍,請問你們這又是什麼意思?」

江辰星一按開關,光亮瞬間驅散了辦公室的暗黑。

江辰星坐到辦公桌里,還是顯得挺累的樣子:「不會改動原著內容。至於助理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私自做決定,我會讓人事把她開除,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華曄熊熊滿腔怒火,被一盆子的冷水澆下來瞬間熄滅了。

她想怒,怒不了。

「沒···沒有。」

這麼簡單解決了。她還鬧什麼?

不愧是領導雷厲風行的。

江辰星打開電腦還要工作。

高樓外面亮着大城市的燈海,華曄瞄到電腦右下角顯示的時間快11點了。

華曄站了片刻,訕訕打個招呼,指指外面:「那我走了。」

江辰星沒應聲。

出去華曄看到辦公室門口放的椅子挺凸立,她歸到原位去。

江辰星做了工作總結,關掉電腦。

和往常一樣關掉辦公室的燈,他關門時藉著窗外的月光看見地上放了個白色的手機。

是那個網絡作家的吧,他蹲下來撿起來看看。

「沒電了···」江辰星低聲說,把手機放回原來位置。

江辰星剛進入另外一部電梯,華曄從另部電梯里焦急跑出來。

華曄也出了大樓,

失而復得的手機找到了,可惜沒電了雞肋,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這個點路上空空蕩蕩,只有一盞盞路燈孤獨亮着。

現代人依靠手機,沒電她打不到車就回不去,華曄心情沮喪,要是回不去今晚就得流落街頭了。

停車場開出來輛黑色的車,應該是江辰星的車。剛才她上去看見他辦公室的燈已經關了。

黑色車輛離她有十幾米遠那。

她眼裡帶出來點迫切渴望,想上前喊住他又糾結。

剛發現手機不見的時候,她也猶豫過,不想上去碰見江辰星。

他這個人有點冷,對人愛答不理的,他骨子裡心高氣傲一如當年。華曄不想和他這種人接觸,相處起來不舒服。

做好最壞的打算就是躺在恆星科技大樓一晚。

那輛黑色的豪車停在她正前方,車窗落了下來。江辰星示意了下,臉龐依舊冷峻。

華曄滿臉的憂愁轉變為歡喜,撒腿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