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色溶溶與風清
月色溶溶與風清 連載中

月色溶溶與風清

來源:google 作者:布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芯 蒼白

松月夜深愛過一個人,為了他不惜放棄所有,在爹爹去世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愛的另有其人……展開

《月色溶溶與風清》章節試讀:

「聽說風府的王妃身體好了,王爺大喜,大擺酒席宴請天下人慶祝。」
「王妃?是以前松府那位受寵的嫡小姐嗎?」
「好像不是,忘記是誰了。」
有兩個人在趕往王府的時候交談着。
此時已是臨近夜晚的黃昏,天邊的雲彩燒得很紅,但王府掛滿着的紅燈籠卻好似要比天邊的更紅幾分。
人來人往面帶喜氣,整個王府的下人丫鬟都去湊熱鬧了。
破舊的偏僻小別院倒是安靜得很,隱約還是能聽到遠處傳來的聲音,即熱鬧又喜慶。
「綠絡,你聽這聲音,是不是像當初王爺要娶妻的熱鬧聲兒?」
松月夜坐在桌前對着銅鏡,用梳子一下一下梳着有些枯燥的長髮,沒有人回應她的話。
她也沒在意,放下梳子,看着鏡中的自己,眼中全然沒有一絲光彩。
不行,臉色太蒼白了。
松月夜拿起已經沾灰了的胭脂,用手指抹了點,很細心的為蒼白的唇塗上胭脂,還有臉頰也要塗點,顯氣色。
之前從松府帶過來的首飾,已經被別的丫鬟拿去賣錢了,她只有一根外面海棠樹掉下來的枯木枝,簡單的綰上一頭青絲,換上那一身沒洗,還染有血跡的衣裳,然後帶上親手縫製給未出世的孩子的平安福,藉著天邊昏沉沉的光,找着要離開的路。
不遠處,一個一直在暗中監視她的侍衛面露鄙薄,轉身去通報給王爺。
風權清一言不發,放下酒杯起身。
隨着一直到後山那邊,涼飛吹散了他身上微醺的酒味,風權清蹙着眉,想着松月夜來着偏僻的後山是有何事。
方便與林柏軒見面行苟且之事嗎?
他不是說過,只要她想要,他可以與她孕育一個孩子嗎,為什麼還要找別人,她就這麼不願意為他生孩子嗎?
每每想到這,風權清心中就升起煩躁來,若非松月夜手段低劣,害得陳白芯身體不好,為了嫁給他還使出各種噁心手段,他至於那麼厭煩她嗎?
如果她能乖巧一點……
他明明還是可以愛她的。
這般想着,風權清已經快走到山頂了,然後就看到了,松月夜站在山頂邊上,衣裳被風吹得咧咧作響,勾勒出她單薄的身軀,好像風在大一點她就要被吹下去一樣。
風權清偏頭環繞一圈,奇怪並沒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王爺,你來了。」松月夜轉身,風權清這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是那天的。
「你想做什麼。」他語氣像是質問,心中卻是隱約有一種危機感。
「只是,想再說一遍,那些你已經聽膩了的話。」
她語氣輕柔,滿含着什麼感情,卻被風拉扯得有些支離破碎,飄飄渺渺的再傳到風權清耳里的時候,已經感受不到裏面是什麼感情了。
松月夜:「以前你說過的,你要娶我的,你食言了。」
風權清攥緊拳頭:「我要娶的人是白芯,從來不是你。」
松月夜跟沒聽到一樣,繼續道:「那個孩子是你的,陳白芯身體也沒有問題,只是為了找個借口害死我孩子。」
「你還想要挑撥離間嗎?」他不信陳白芯會那麼做她被松月夜害得身體落下病根,連早產的孩子都夭折了,這是不爭的事實,萬幸因為有松月夜的臍帶血,才讓她身體好了。
松月夜看了看他,笑了笑:「是嗎?果然,你不會信我的。」
她後退一步,站到邊緣了。
風權清瞳孔一縮,慌亂的情緒越明顯,總有種窒息感籠罩着他讓他心煩意亂。
「如果我從這裡跳下去,你會相信我說的話嗎?」松月夜歪了歪頭,突然好似有了一份神采。
「你敢!」風權清心顫抖了下,威脅道。
他不準松月夜那麼做!
「風權清,我愛你,沒有食言。」
「我如今又不想愛你了,也沒有食言。」
風權清突然很害怕,非常非常的害怕,他衝過去想拉住她:「我信你,孩子是我的,你沒有騙我,陳白芯也沒有得病,不是你害的,你不用再威脅我了,我信!你過來!我不准你離開!」
「已經遲了,」松月夜看着他跑過來的樣子,笑着,身後黃昏的太陽完全落在,僅剩的光彩都消失了,她對着他道:
「我愛你,所以啊,願君在沒有我的世界裏……有妻兒作伴,走的路人聲鼎沸,此生,御繁華!」
松月夜嘴角是笑着的,她沒有再看一眼風權清,轉身毫不留戀的跳下去,風權清連她一片衣角都還沒有碰到。
「松月夜!」
風權清不敢置信,看着那一片黑漆漆的崖底。
不,她怎麼敢就這樣,沒有一點猶豫的就跳下去了?
她是真的想要離開了?
為什麼,她不是,愛他嗎。
風權清從來沒有一刻這麼的慌亂,亂到快要失去理智,如同狂暴中的野獸,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眼角有些濕潤。
痛且迷茫着,他不明白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松月夜她怎麼敢!
不,他不准她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