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月下孟婆湯
月下孟婆湯 連載中

月下孟婆湯

來源:google 作者:歲歲陳平安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詩 陳平安

開局:我在奈何橋頭當孟婆穿越:白天是小酒館的老闆娘,夜晚則穿越地府化身孟婆升級:九品孟婆湯,一品一超凡爽文:對不起,我不是最強大腦,請叫我超強大腦懸疑:歷經人間詭事,看我如何辨人心、識真假、分善惡、查陰陽展開

《月下孟婆湯》章節試讀:

陳平安是李詩的前男友。

兩人從相識到相愛只用了一個月。

李詩愛慕陳平安的靈魂有趣與看自己的寵溺眼神。

陳平安喜歡李詩的明凈透徹,像個小公主一般的嬌柔甜美。

李詩想着,幸福也不過就這樣了,一份感情便毫無保留地全交給了陳平安。

但她沒想到的是,某一天早上醒來,洗手間梳妝台的鏡子上貼着一張紙條,上面是陳平安留下的筆跡:「小公主,我走了,也許再也不見,對不起。」

李詩怔怔地看着紙條,沒有眼淚,沒有歇斯底里,沒有瘋狂找電話聯繫陳平安,什麼都沒有做,就只是怔怔地看着紙條。

看到自己雙眼發黑,身體酥軟,重重地摔倒在地,失去知覺。

過了很長時間,李詩才從昏迷中醒來。

一個人從冰涼的地板上掙扎着爬起來。

李詩又看向了鏡子上的紙條,伸手撕下,揉成一團扔進馬桶之中。

按下按鈕,看着紙條在水流中盤旋着被沖走,李詩這才哭了出來。

先是哽咽,所有的委屈和疼痛都憋在心口,怎麼也呼吸不上來。

然後在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是無法控制地哭出聲。

委屈與疼痛如奔涌的河水化作怎麼也擦不幹的淚水。

以及怎麼也止不住聲的嚎啕大哭。

再後來,李詩大病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她整整瘦了二十斤。

病好之後,她發了一條朋友圈,圖片是她的自拍,穿着一套黑色的長裙,甜美地微笑着。

文字寫着:原來愛情在心中的分量,是二十斤。

……

李詩驀地轉頭,看向房屋的大門。

門鎖緊閉,沒有敲門聲,也沒有陳平安輕輕地打開門,對着她露出溫和笑容,「寶寶,我回來啦。」

李詩跳了起來,衝到床邊,一把扯開窗帘。

窗外陽光明媚,路上車水馬龍。

視線所及之處,人來人往,卻怎麼也看不見那雙含着寵溺眼波的雙眸,也不見靜靜地站在路邊,揮舞着雙手,等她找到他的男子。

李詩的淚水一下子就滑落了下來。

重新坐回床頭,李詩怔怔地看着手機屏幕,手指機械地滑動着。

短視頻畫面晃動,聲音混雜,落在李詩的雙眼之中,卻是從記憶深處浮現出的,和陳平安的點點滴滴。

瑣碎,斑駁,重重疊疊,無數碎片相互牽引,彼此纏繞。

直到客廳的天貓精靈輕柔的音樂聲響起,一個女聲提醒李詩:「主人,現在是上午九點整。」

李詩從回憶中掙扎着脫離,抹去臉上的淚水,站起身子,開始洗漱、化妝,更換衣服。

等收拾好,出門走出小區,看見鮮活的人間,李詩已完全恢復了過來,將陳平安重新安放回記憶,深藏在內心最深的角落之中。

只是那一句「你獲得了來自陳平安的給不了+1」卻始終縈繞在心頭,無時無刻地提醒着她。

人間小酒館離住的地方只隔了一條街。

白天的時候,人間小酒館不營業,兩個大學生也不用來上班。

但李詩卻得從早上就開始將食材收拾乾淨,放入燉罐之中,小火慢燉。

用一整個白天的時間將食材的精華都釋放出來,組合成更加鮮美的味道。

李詩的燉湯除了少許的鹽,什麼調料都不加,但就是這樣的燉湯,卻讓客人讚不絕口,超級喜歡。

用了快兩個小時,李詩才做完所有的事情。

走出廚房,隨便找了一個沙發坐下,這才有空翻看剛才不停響着的微信信息。

是一個已經處成朋友的客人發來的:

「李詩,我記得你說過你前男友,好像叫什麼陳平安來着。」

「我這邊來了不少特警,據說樓上隱藏着一個販毒窩點,還搜查出了上千顆的葯。」

「那販毒窩點表面上掛着是進出口貿易公司,平日里也沒什麼人,**搜查了整棟樓,到處問有沒有看到一個高高瘦瘦,留着長發的男人,三十多一點,還給我們看了照片,照片上用紅筆寫着陳平安三個字。」

「小詩,你不會和他有聯繫吧?」

「這種事情真不是開玩笑的,如果你有和他聯繫,儘快聯繫警方啊!」

「你怎麼不回我消息,小詩,你沒事吧?」

「小詩,你人呢?」

「快說話啊。」

看着微信上的消息,李詩的腦袋裡嗡的一聲,瞬間一片空白。

過了好久,緩過來之後的李詩才回了消息:「我剛才在燉湯,才看到信息。」

想了想,又回了一句:「我沒事,已經三年沒聯繫了。」

對方回得很快:「那就好,如果他有聯繫你,你一定要及時聯繫警方,這真不是開玩笑的。」

李詩回了一個「嗯」後放下手機,便無力地靠在沙發上,心中五味雜陳。

儘管陳平安的不告而別,讓李詩受傷極深,用了很長時間才緩過來。

但這是一段被烙進骨子裡,靈魂中的感情,傷有多深,那是因為愛得有那麼深。

哪怕每次回想起來都會咬牙切齒,恨不得對方馬上死去。

但是牽掛起來,依然也會割肚牽腸,心焦如焚。

耳邊忽然又「叮」的一聲,心底再次浮現出相同的信息:「你獲得了來自陳平安的給不了+1」

……

陳平安最後看了一眼李詩的人間小酒館,伸手摘下頭上的太陽帽,隨手扔進垃圾箱之中。

順着監控探頭觸及不到商戶門頭,拐進一條極窄的通道之中。

再出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反了過來,從黑色變成了米白色。

牛仔褲也成了七分褲,腳上夾着一雙人字拖。

原本紮起來的黑色長髮,更是變成了一頭蓬鬆的酒紅色捲髮。

變化之大,哪怕是熟悉的人擦肩而過,也認不出他來。

出了通道,陳平安神色自然地在街邊打了一輛的士,剛坐上副駕,餘光里閃過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李詩。

神情慌亂地從小酒館跑出來,四處搜尋着,查着着。

看着她那熟悉的面孔,看着她那溢出來的,藏都藏不住的迫切與擔憂,陳平安的心臟彷彿被狠狠地刺了一下,痛得連呼吸都是血紅色的。

「北邙南山陵園。」陳平安報了一個地址,按下車窗升降按鈕,將自己隔離在李詩的視線之外。

的士緩緩開動,朝着李詩的方向駛去。

車窗里的陳平安與車窗外的李詩,兩人的距離是那麼近,觸手可及。

卻又是那麼遠,遠到足足兩個世界。

李詩卻不知道自己找尋的陳平安有那麼一霎間,和自己擦肩而過。

遍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