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餘光里的暖陽
餘光里的暖陽 連載中

餘光里的暖陽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朵檸檬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暖 現代言情 祁陽

【溫柔深情汽修店老闆✘嬌小可愛花店花藝師】~~~青梅竹馬也擋不住的命中天降~~~你就是我餘生時光里的暖陽【命中天降版】劇場一溫暖:「你是不是喜歡我啊?」祁陽:「只要你需要,我就在你身邊」劇場二溫暖生病可憐又無助……祁陽翻窗進去「別怕,我一直都在!」【青梅竹馬版】高中時……溫暖在門內泣不成聲……門外的董睿:「我在你等長大」展開

《餘光里的暖陽》章節試讀:

周一花店裡沒什麼客人,溫暖跟蘇諾兩人在庫房整理東西。

蘇諾給她講這次她去旅行的地方遇到了一個人。

「蘇諾姐,看你這次去旅行收穫不小啊!滿面春光的。」

「還好吧,這次這個地方景色不錯,下次有機會你也一定去看看。」

蘇諾原本跟男朋友定在國慶節結婚,可是沒想到的是被分手了。

前段時間,溫暖接了個婚慶公司的訂單,一看訂單名竟然是蘇諾姐的男朋友,但是新娘卻不是她。

溫暖思前想後覺得還是得向蘇諾求證一下。

蘇諾看到訂單眼睛瞬間就紅了,她沒想到的是幾天不見得男朋友竟然跟她最不對付的人結婚了。

「蘇諾姐,這單我們還接嗎?」溫暖小心翼翼的問她。

「接,為什麼不接,有錢不賺是傻子。不僅要賺還要大賺一筆。」

蘇諾打定主意給他用最貴的花,讓他的荷包出出血反正他也不差錢。

處理完這件事以後蘇諾就出去旅遊了,何必在一個男人身上要死要活的。

「溫暖,過段時間有個進修班你想不想去?」

「進修班?好啊。」

蘇諾覺得溫暖很有天賦,推薦她上了不少進修班了。

「這是報名表,你這幾天好好準備一下。」

「謝謝你,蘇諾姐,阿嚏!」

溫暖從吾彥山回來以後就有點小感冒。

「怎麼?這是感冒了?最近流感很厲害的,你得多注意身體!」

溫暖點點頭,早上吃了感冒藥的,但是整理了一會庫房就開始頭暈腦脹的了。

蘇諾看她一直在打噴嚏還眼淚汪汪的,讓她提前下班回去休息。

溫暖到家倒頭就睡,感冒藥的勁兒一上來,腦子都成漿糊了。

祁陽這兩天在店裡特別忙,在吾彥山的那幾天攢了好幾輛車都沒修,客人也一直在催促他。

好容易修完了攢的最後一輛車,收拾了一下想去溫暖的花店看看。

「叮鈴~叮鈴~」

「歡迎光臨,您可以隨便看一看需要哪種花?」

祁陽推開店門走進去卻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兒。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溫暖今天沒上班嗎?」

蘇諾倒是沒想到眼前的這個人是來找溫暖的。

「請問你是?」

「我是她朋友,過來找她有點事。」

「小暖她生病了,我讓她回家休息去了。」

祁陽謝過了蘇諾,往溫暖家走去。

「果然是春天來了呢!」蘇諾摸了摸絲瓜的小腦袋。

「喵~」

祁陽打了幾個電話溫暖都沒有接,敲了敲她家的門也沒有反應。

他只好跟樓下的鄰居講明情況借了梯子,爬到儲藏室的樓頂上,遠遠的透過窗戶看了看,溫暖的確在家睡覺。

「溫暖,溫暖……」

但是喊了幾次溫暖都沒有醒,而且她的臉通紅想必應該是發燒了。

祁陽有點着急,他圍着樓四處轉了轉,發現只有樓道口的檐口可以直接到溫暖家。

鄰居一聽也有點着急,樓上的小姑娘平時很好相處,偶爾還給她送點水果之類的。

「小夥子,要不你從這裡爬上去,我給你扶着梯子,一直發燒會把腦子燒壞的。」

祁陽也顧不得那麼多,幾下就爬到了檐口,小心翼翼的的翻進了房間。

為了避嫌他第一時間打開了入戶門,樓下的老阿姨也連忙跑了上來。

阿姨摸了摸她的頭,滾燙滾燙的,小臉燒的通紅,喊了幾聲也沒有反應就讓祁陽背着溫暖一塊去醫院。

急診醫生檢查了一下問什麼大問題,輸個液觀察一下就可以走了。

祁陽不放心,問醫生為什麼一直不醒。

「高熱引起的,等輸完液燒退了就好了。」

樓下的老阿姨不能在醫院呆太久,還得忙着去接孫子,臨走之前囑咐祁陽好好照顧溫暖。

祁陽看着躺在病床上緊閉雙眼的溫暖,因為生病臉色有些蒼白,嘴唇也因為發燒起皮乾裂。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祁陽坐在病床邊一動也不敢動,生怕溫暖醒過來時他不在。

直到晚上8點,葯都打完了溫暖才醒過來。

「唔,頭好疼」溫暖捂着腦袋,聲音有點沙啞。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祁陽將她扶起來。

「祁陽,怎麼是你?我怎麼來醫院了?」溫暖睜眼一看自己在病房裡,而眼前的人是祁陽。

「下午我去花店發現你不在,你老闆說你生病了我就去你家看看你。結果電話也打不通,敲門也沒人開,最後只好和鄰居借了梯子從窗戶翻進去的!」

「你知不知道你快嚇死我了,喊你又沒反應。還好發現得早,是樓下的阿姨幫着我把你送來了醫院。」

溫暖沒想到自己睡得那麼沉,祁陽竟然翻窗戶把自己送來了醫院。

「謝謝你!」

「好了,這些天你說的謝謝還少嗎?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鄰居阿姨走之前特意給溫暖在醫院食堂買了一碗白粥,提醒祁陽等她醒了好方便吃。

溫暖點點頭,接過祁陽熱了好幾次的粥。

「你先吃着,我去喊醫生來。」

「醒了啊?你快把你男朋友嚇死了。」值班醫生給她量了一下耳溫。

「燒退了,要是覺得沒什麼特別不舒服的地方就可以回家了。」

「回家以後好好休息,記得按時吃藥,要是半夜裡燒的厲害就再用點退燒藥就行。」

醫生囑咐完了就喊着祁陽去交錢辦手續。

溫暖一個人在病房裡靜靜的吃着那碗熱了幾次的白粥。

「走吧,我送你回家。」

祁陽蹲下身子將鞋子拿出來給她穿好。

「慢點站,小心又暈倒。」

溫暖因為發燒有些脫力,身體晃了晃,祁陽馬上把她摟在懷裡。

「沒事吧?要不要我背着你?」

溫暖搖搖頭,扶着祁陽的手臂慢慢的往外走。

一回到家,祁陽就催促溫暖上床休息。

「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要是不舒服就喊我。」祁陽幫她蓋了蓋被子就去了客廳,準備今晚在這裡守夜。

~~~絲瓜可是好孩子呢~~~~

裴玲玲:「大家千萬不要學祁陽爬窗戶,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噢!」

絲瓜:「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