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是他女朋友嗎?還是老婆?或是女兒?總不會是他媽吧?

這樣說來……

阿明跟在他身後,路過金如惜時,笑着對她說:「謝謝!」然後戴上了墨鏡。

金如惜露出職業微笑,心裏卻十分苦澀:「可能……也許……他是正常的直男?天啊……這一路我竟然沒抓住機會揩油!那我能再看你一眼嗎?」

白礪宸好像真的聽見她心裏的聲音似的,突然回頭了。

整個世界一下子都亮了起來。

金如惜一驚,心臟劇烈亂跳。只不過男人的目光從她頭頂掃過,落在了雷總身上:「兩小時後開會。」

雷總卑躬屈膝地跟上來,忙不迭地應着:「是,是,白總!」

我去!白礪宸還真是Boss!

門口的費菊臉色驟變,眯起了眼睛,安康魚一般的厚嘴唇上下張着,看看白礪宸,又看看雷鳴,尷尬地朝雷鳴問道:「雷總,這是……」

雷鳴兩眼絕望地一閉,朝她擺擺手,讓她閉嘴。

費菊的嘴巴動了動,說不出話,獃獃地在地勤送來的文件上籤了字,艱難地擠出難看地笑容說:「白……白總……請慢走……」

白礪宸沒理她,帶着阿明從廊橋邊上的小門出去。下來不遠處,停機坪上有架直升機,他們進了直升機後揚長而去……

費菊早已看傻,還追着雷鳴問:「雷總,怎麼有重要的客人?沒人通知我啊!」

雷鳴無奈地對她說:「我暗示你很多次了,你都沒反應,我有什麼辦法呢?」

費菊快哭了:「您暗示什麼了?我真不知道啊!我們集團哪來的白總?」

雷鳴拎起手提箱在出機艙時最後說了句:「還不知道一會兒開會怎麼說呢,你把我害慘了!」

這雷總也真是狗,甩鍋第一名!

費菊眼巴巴看着雷鳴走遠之後,目光又回到金如惜身上,板著臉問:「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故意不告訴我?」

「乘務長,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金如惜決定死不承認裝小白兔,費菊拿她沒辦法。

旅客差不多下完後,乘務員們開始了全面清艙檢查。金如惜竄到白礪宸座位那一看,跟沒人坐過似的,一乾二淨,她不死心又翻了翻前面口袋,希望獲得關於他的東西,依然毫無收穫。

這時駕駛艙門打開,飛行員們拎着箱子出來了,金如惜立馬收手,以免自己看起來像個變態。

她這時才想起打開手機,一開機,就看見表哥林曉光發的衛星消息。

林曉光:【滾滾,到了沒?我奶奶說給你做魚丸吃。你來不來?】

金如惜:【我今天不去了,我好累,要睡覺。】

林曉光:【記得『老牛』嗎?你初中同桌,他有事找你,我把他名片發你啊。】

初中同桌?金如惜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張痞痞的臉:【鈕俊彥?】

不一會兒,林曉光推來了一個名片,然後對金如惜發消息說:【我奶奶很想你啊,你有空一定來,再見,滾!】

阿西巴!金如惜實在不喜歡自己這個小名,每次和家人聊到最後,總是「滾」字結束。聽小外婆說,這個小名是她那不靠譜的爹起的,說她小時候巨胖,跟個肉球似的滾來滾去,又剛好姓「金」,就叫她「金滾滾」,寓意着「財源滾滾」,以後能發大財。

一語成讖。

現在天天滾去搬磚,起早摸黑……也算沒叫錯。

不一會兒,加上了鈕俊彥好友,發消息過來了:【老同學,來花都這麼多趟也不跟我說。】

金如惜回:【老同學,你得體諒一下我們勞動人民的辛苦啊,我現在只想睡覺,等睡醒了,差不多就要走了。】

鈕俊彥:【你們老闆是不是人啊?還搞壓榨員工休息時間這一套。】

老闆?金如惜想起了白礪宸,他剛接管帝國皇家航空,不知道以後對員工會不會更加苛刻,要是和雷總一樣的尿性,光節流不開源,乘務員的工作可就越來越難了……

她想了想回復了個「呵呵」的表情。

鈕俊彥:【其實我的確有事要拜託你,不過你時間有限,可能來不及。】

金如惜:【好遺憾哦,不能幫到你……】

但她心裏想:還好沒時間,我才懶得管你呢!

此後,老同學再也沒有消息發來。金如惜在機組車上往後一靠,欣賞着花都在夕陽下的美景。

花都很漂亮,有很多造型繁複的老建築,還有舉世聞名的鐵塔和皇宮,當然也有不和諧的東西,比如,路邊的流浪漢和各種小偷騙子。

機組在花都的駐地在花都郊區,是公司自己造的一幢小樓。小樓看着簡樸,但剛好滿足機組需求,安安靜靜、乾淨整潔,比酒店好的地方是可以一人住一間,不用和不熟悉的人住一屋。

金如惜真的是累了,她進屋之後洗了澡,敷了面膜躺到床上,把腿抬高靠牆擺着,伸手摸到電視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fi@$^&!$@@%^*%……」電視里都是花國的新聞,金如惜聽不懂,她躺着也沒看畫面,切換到下一個頻道——依然聽不懂,再換……一連換了四五個台,怎麼都是新聞,連個廣告都沒有?

金如惜翻身回頭看了眼電視畫面,原來電視里在報道西北邊的火山爆發的新聞,到處濃煙滾滾,遮天蔽日……

這對花國來說是天大的事了吧,呵,小國家的人就是少見多怪!

敷完面膜,金如惜眼皮子直打架,便關了電視和檯燈,鑽進被子就睡著了……

經過一夜的睡眠,金如惜能量加滿。第二天清早,她換上便裝下樓吃早飯,剛好飛行員們都在。

餐廳電視里還在不停地播報火山噴發的事情,當地居民四散逃亡,黑雲遮天蔽日。

飛行員們盯着電視屏幕看了一會兒,帶隊的劉機長摸了摸下巴,然後雙臂抱在胸前往後一靠說:「我們……可能走不了了……」

「啊?為什麼?」金如惜被劉機長這話驚到。

劉機長解釋道:「這個火山就在花國附近的荒原上,按照現在的季風,估計火山灰已經吹到這邊來了。」

金如惜不解:「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劉機長說:「火山灰里的二氧化硅會損害飛機的玻璃、機身和發動機。」

「……那豈不是要困在這很久?」

劉機長說:「看官方通知吧,說不定情況沒那麼糟糕,我們可以走……哎等等……我接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