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
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 連載中

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

來源:google 作者:我們小時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們小時候 莫志 都市小說

姐姐重病,無錢醫治,被逼無奈,我尋求我的女老闆的幫助,可誰也沒想到,在我走出這一步後,此後事情的發展便一發不可收拾……展開

《與女老闆的奇幻之旅》章節試讀:

「莫尚,好巧啊!竟然還能在這遇見你?!」我循聲望去,看見一個打扮的人模狗樣的男人朝我招手,我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怎麼哪都能碰見這個傻逼?」我默默地捏緊了拳頭。

他是我的一個高中同學,叫黃植,家裡是拆遷戶。仗着自己家有錢,他在學校那會拉了一個小團伙當起了老大,經常到處欺負別人,迫於他爸捐得太多,學校對他的惡行大都視而不見。後來有一次,他嘲笑我沒有爸媽被我揍了一頓,此後每次我倆碰面都得比劃幾下。

「喲!窮小子都會坐遊艇了?!」他故意提高了聲調,自然吸引了不少遊艇上的客人。

我快步地走上前,湊到他耳邊威脅他道:「你奶奶的,別逼我在這裡跟你動手!」

聽到我這麼說,他更肆無忌憚地吆喝着:「來來來!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看着他那副欠扁的嘴臉,我強忍心中的怒火,心想着艾總好不容易帶我出來放鬆一下,可別再給她招惹事端,只能憤怒地將拳頭打在欄杆上。見我不敢把他怎麼著,他開始無中生有地編造一些不可理喻的謊言來侮辱我,試圖惹怒我來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誇張的言語、浮誇的舉止吸引了周圍大部分人,大家都想看熱鬧。

本着不給艾總惹事的原則,我打算一走了之,結果他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死活不讓我走,一臉還沒有玩夠的樣子。

這時艾總走上了甲板,穿過了人群,來到我的身邊,一臉疑惑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黃植。此時那個傻逼還背對着我,在說著一些不堪入耳的言論,當他轉過身來看見艾總的時候,又開始陰陽怪氣地說:「喲!原來是找了個富婆當小白臉呀!我是說沒爹媽養的,怎麼可能坐得起遊艇嗎。」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再也忍受不了了,你可以說我,但是不可以說我父母,更不能說我的救命恩人艾總,為了儘早結束這無聊的鬧劇,掄起拳頭就往他臉上揮去,這一拳很重很重,他身體連着後退了好幾步,差點還一個踉蹌倒了下去,我一下甩掉他的手,並惡狠狠地看向他吼道:「適可而止!」我揉了揉手腕,牽着艾總的手準備離開。

「打人了打人了!還有沒有王法了?」他撲通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並假裝着抹着眼淚,像極了一個潑婦。這巨大的動靜把在甲板上的遊客都招了過來,把我們圍得水泄不通。

隨後船長也聞聲趕來,他看見我身邊的艾總,先是禮貌性地向她點了點頭,再上前詢問黃植傷得重不重。黃植一臉委屈地指着自己嘴角的血星:「都出血了,你說重不重?!」船長邊安慰他,邊驅散了圍觀的遊客。經過幾番詢問,船長了解了事件大概經過,艾總站在我旁邊也聽得清清楚楚。

最後船長向我清楚地表達了黃植的要求:第一必須跟他道歉,第二必須賠償他兩萬塊錢的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聽完船長的話後,我氣憤地吼道:「憑什麼要我道歉?是他先人身攻擊的我。」我還想接著說,卻被艾總往後拽了一下。

「船長,我相信具體情況你也清楚了。首先是對方先挑釁的我朋友,我朋友出手只是正當防衛,所以我們沒有責任、也不可能跟他道歉。另外賠償醫藥費跟精神損失費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本人希望船長你能將這位遊客趕下船去,因為像這樣品行不端正的人真的會大煞風景,相信船長你也是這麼想的。」艾總義正嚴辭地說完了整句話,條理清晰無法反駁。

船長思考片刻後,將我們的意思轉達給了還坐在甲板上捨不得起來的黃植。黃植聽後一時說不出話來,其實我心裏明白黃植就是想看我丟臉,故意要求我道歉,醫藥費啥的都是胡謅,因為在他這種從來不缺錢的人的眼裡,兩萬塊根本不值一提。最後黃植沒有達成他的目的,而船長也聽從了艾總的建議,對黃植下了驅逐令,他一臉不爽地拍了拍屁股離開了遊艇,站在岸上還在罵罵咧咧:「什麼垃圾遊艇,老子再也不來了!」

事情處理完之後,船長為了表示歉意,邀請艾總和我來到遊艇二層的餐廳吃飯。我坐在靠水的一邊,艾總坐在我對面。我遠遠看見船長親自進去廚房,跟廚師長溝通了很久,出來還不忘跟服務員指着我們這桌,意思好像是要服務員特別關注、不能馬虎,接着他走了過來,低聲跟艾總耳語了幾句,就離開了。

等到船長離開了,我才哆哆嗦嗦地向艾總道歉。

艾總放下了手中翻閱的時尚雜誌,盯着我說道:「你沒有做錯!也不用給我道歉!更沒讓我丟臉!下次再有這種事,我還是會為你撐腰,但我不希望還有那樣讓你不開心的人。」說完示意服務員收走了雜誌。

我看着眼前這個女人,此刻她彷彿給了我久未感受的母愛,那種無條件的偏愛確實很催淚。好像自從八歲以後,除了姐姐,沒有人像她這樣無條件地挺我,想着想着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此時的我也完全不顧其他就餐的遊客的異樣眼光大聲地說道:「艾總,我喜歡你!」

周圍的人齊刷刷地看向我,對面的艾總早已面紅耳赤。哎卧槽!我腦子瓦特了?!本來想說謝謝你,怎麼變成了我喜歡你了?這可能是我人生中經歷過的,目前為止最大的一次社死現場。我慌張地向艾總解釋道事情不是那樣的,並示意周圍的客人不要起鬨。緊接着我害羞地埋下頭,試圖用吃來掩飾尷尬,後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下的船,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艾總比我更慌張,因為她走路都走不穩了,那估計是我倆互相攙扶着走下來的吧。

回到家後,我覺得自己在餐廳沒有解釋清楚必須再解釋一遍,又趕緊發了幾條語音給艾總,但是等了兩個小時依然沒有收到她的回復,我也就沒有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當時的我哪裡會知道艾總因為這件事高興了一晚上。

大概是凌晨四點,我起來撒尿,因為宿舍的燈離得遠,我用手機手電筒照的明,剛打開手機就看見界面有微信消息,我好奇地點進去,想知道這麼晚了誰會發消息,時間準確點的話是三點四十一。有一條是公眾號推送消息,還有一條是艾總的,只有五個字,我看完臉辣辣的。回到床上後,大概過了半個鐘我才睡着,臉上是笑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