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玉佩空間通洪荒,凡人修仙傳說
玉佩空間通洪荒,凡人修仙傳說 連載中

玉佩空間通洪荒,凡人修仙傳說

來源:google 作者:-吃瓜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吃瓜哥- 奇幻玄幻 文淵

【傳統】【修仙】【仙氣文】本人單單番茄時間就4000+小時,總覺得玄門嘛,還是要帶點仙氣才好寫廢兩本了,這是第三本也不知道是不是番茄里第一本這樣的仙氣文小說還是挺不錯的,歡迎大家閱讀!展開

《玉佩空間通洪荒,凡人修仙傳說》章節試讀:

先天道體自然蘊含大道氣機,腦中玉佩感受到這股氣機以為他已經鑄就了道基,晉陞築基境。轉眼間,剛剛睜眼的文淵突兀的出現在自己之前漸漸睡着的亭子中。

瞬間的變化突如其來,讓人有點轉不過彎,謹慎的四下看了看,才知道是自己家裡,還在朝霞亭。

天上的朝霞已經消散,一輪烈日剛剛升起,才過去一兩個時辰而已!

突然,他又像想到了什麼,握緊拳頭,體內先天陰陽道圖流轉,力量好似無窮無盡。再看看肌膚寸寸如白玉,體內金肌玉骨,整個周身……

這時他才發現還沒來得及好好看看自己的身體,後天濁體內的絲絲縷縷濁氣已經煉出體外,身上一股難聞至極的味道刺入鼻中。趕忙叫兩個丫頭:

「香碧、凝蘭,準備香湯,少爺我要沐浴,快!」

外邊的兩個丫頭匆匆跑去準備,文淵洗凈身體後又好好泡了一個澡,洗去在洪荒的疲憊。穿好衣服後頓感神清氣爽,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好像身體都輕盈了很多。

兩個丫頭看着自家少爺,明明和之前一樣,但就是感覺有哪裡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大丫鬟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少爺,該用早飯了,要是晚了怕是老爺又要責備奴婢們伺候不周。」

「嗯,你們也去吃飯吧。」文淵微微一笑:「之前躺在床上的時候可把你們累壞了,以後晚上也不必伺候,好好休息休息。」

「謝謝少爺!」兩個丫頭齊齊行禮。

那段時間還真是把她們前前後后里里外外的忙壞了,能看出來,她們對自家少爺還是滿意的。作為一個下人,最是分得清真情假意。

次日,文家貼出告示,再招一百護衛。

文淵說要靜心攻書,就帶着原有的全部家丁去了隔壁縣裡的碧霞山莊。

敢對自己動手,必須要收拾那個窮酸王墨濤。同時也要收集一些醫書,也要打聽打聽哪個道院在收弟子,他還只有青木部落粗淺的修行之法。

一襲白衣飄飄,頭戴巾帽的挺拔身影正在書房中與柳三小姐柳依春對弈。皺着眉頭的柳依春將手中棋子扔進旁邊的檀木盒子,溫柔道:

「相公指力深厚,妾身投子了。」

「夫人這是哪裡話,消磨時間而已,你我之間還要分何輸贏。」王墨濤磁性的聲音響起,微微笑着的臉上略帶嗔怪。

聽見這話,柳依春臉上寫滿了幸福與滿足,拉着自己的相公到花園中閒遊。

花園中,柔和的陽光灑下,幾隻蜻蜓蝴蝶在花叢中翩飛,王墨濤輕輕說道:

「娘子,明日約了臨縣的一家書舍,刻印為夫的詩文,可能要小去幾日。」

「哦!這是好事啊!」

「哎,想到將有幾日不能陪伴娘子,為夫心裏很是愧疚!」

聽到此言,兩人垂在身旁握着的雙手更緊了。

刻印詩文是真,不過重點是王墨濤想到一個絕妙的辦法,來剪除文淵那個心頭刺。他要只身前往臨縣,引蛇出洞,他就不信對方會眼睜睜錯過如此良機。

而且那個文淵也着實可恨,處處都壓他一頭,這也就算了,只怪自己本事不濟。可是還收那麼重的租子,害得家裡入不敷出,他也不得不低聲下氣入贅柳家,借柳家的財力才能站穩腳跟,也成為一個倒插門,被人恥笑。

牽着溫柔的嬌妻,滿是珍愛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陰毒,心裏暗暗發誓,自己不會永遠都是倒插門!

次日,文淵收羅了一些玉米、木薯等作物放進空間中,驚喜的發現之前栽種的蘑菇長了一地,就是那些沒有腐葉的地方也長出來了。幾顆小樹苗也已經是清秀挺拔的大樹,滿樹花香,已經成為一個小樹林。

原來空間中植物可以快速生長,而且還不挑地方,這點玉佩可沒告訴他。若是出產一些反時令的蘑菇,價格難以估量,這是要暴富的節奏啊!

趕緊吩咐山莊的管代,找一些人蔘種子來,同時高價購買帶着木頭的靈芝和樹苗。

在管代走後,閃身進入玉佩空間,把糧食種下。蘑菇全部採集出來,堆了滿滿當當一整屋。

大樹全部砍掉,做了木頭架子,整顆整顆的木頭擺放在架子上,長着野菌的那顆放在最上面,等它自然繁殖。

再澆上水,忙得不亦樂乎。等一切處置妥當,這才閃身離開。

這時,王四從外邊走來,一身青灰的袍子,布頭扎着髮髻,和文淵差不多年紀,他走進堂中,氣喘吁吁的坐在桌子旁,拿起水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水後長呼一口氣,看向文淵道:

「少爺,有消息了!」

「哦!這麼快?」文淵有些詫異。

他叫人盯着王墨濤,沒想到這王墨濤真是囂張至極,前幾天打了他的人,今天就敢出來。

「在縣裡的一家書店裡刻印詩文。」說完又趕緊補充一句:「只有他一人!」

「只有他一人?」文淵奇怪的看向王四,見王四點點頭又來回踱了幾步,沉吟一番,看向王四問道:

「小四,如果你是那窮酸,可會一個人出來?」

王四搖搖頭,剛要說「不」,突然間話卡在嘴裏,一臉恍然大悟的明白過來,一拍桌子道:

「我就說嘛,原來是等着我們上鉤,讀書人都是一肚子壞水。」

看着文淵黑着的臉色,趕忙改口:

「嘿嘿,少爺您那是文韜武略,決勝千里!」

「知道該怎麼做了吧?」文淵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您瞧好了,保管把那窮酸給您帶過來。」

王四拍着胸脯保證,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文淵喝了一口水,王墨濤的事情已經甩在腦後,他現在想的是怎麼踏上修行之道。想來想去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還是只能進入道院。

洪天仙界在俗世有道院,一些資質下乘之人就會被安排在那裡,道院主要是給各幫各派各門各宗挑選苗子,順帶照顧一些家眷。

道院中也有一些修行法門,但是真正上乘的經卷都在各派宗門裡深藏。

此時王墨濤下榻在一家客棧,房間里還有一位陰氣沉沉之人,喚作滅運道人,此人擅長拘魂奪魄,養鬼害人,所修持的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伎倆,而且對付的都是一些良善之人。

這些伎倆害人也害己,損了他的陰德,生出的兒子要麼是別人的,要麼夭折,要麼就是沒屁、眼。後來金盆洗手,沒幾年就得了一個大胖小子。可是最近王墨濤找上他,給了他一個無法拒絕的理由,說是可以帶他入仙門,滅運道人思索良久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重操舊業。

對方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一個小小縣城裡的富賈,而且已經綿延三代,氣運已盡。於是就拘攝了那個公子的魂魄,誰知道道法被一個跛腳道人給破了。破了也就破了,這也沒什麼,關鍵是王墨濤今天再次找上門來,說是得把這個疤補上。

看着滅運道人答應,王墨濤又摸出五百兩銀票遞給對方。

這文淵也太小看他王墨濤了,以為掌握了自己的動向,殊不知,他王墨濤是何許人也,今日更是布下雙重保障。文府有布置可以破除滅運道人的道法,那個山莊可沒有,不管那文淵上不上鉤,今日都註定是他忌日。

而後摺扇一揮,風度翩翩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