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餘生不輕言
餘生不輕言 連載中

餘生不輕言

來源:google 作者:顧貝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貝貝 齊思發

不輕言承諾,不輕言放棄,不輕言苟且,不輕言妄語,帶着你的希望和信條,我一定可以在這個世界走的很好……老書《我的都市生活錄》已完結!展開

《餘生不輕言》章節試讀:

二十六歲的我已經處在了老青年的行列,如果這一切順利,我想現在是應該有一個自己的家庭和一個寶寶,再幸運一點的話還能添個二胎什麼的,可惜的是那些過去的時間全都讓我蹉跎掉,現在的我還是一事無成,煩惱就像頭上的青絲一樣數不盡。

到了這個年齡最着急的當屬父母,我也很不幸被逼成了相親大軍中的一員,還是屢戰屢敗的那種,在成都這樣一座高度繁華和高消費的城市裡,沒有點資本就想妄談戀愛,那和痴人說夢一樣沒什麼區別。

我們沒有辦法去怪誰物質,到了現在這個年齡階段在相親的時候談感情應該是最愚蠢的,我們已經過了青年的黃金時期,現在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給我們培養感情,所以物質變成了相親婚姻最後的保障。

今天晚上我還是像過去的幾次一樣,下班後趕回家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便趕來相親了,掰着手指頭數了數,這是我一年多里的第十八次相親,前面的十七次全都折戟沉沙,所以對於今天的相親我並沒有報什麼期望,因為我太清楚我自己了!

多次的相親已經使我厭煩,開始的時候還能保持熱情,到了現在也是越來越隨意。換上一身休閑西裝,修理掉有幾天沒有打理的鬍鬚,穿上一雙稍稍有些舊了的皮鞋帶着小花貓,顧不上父母的嘮叨就趕緊出了門。別誤會,小花貓它不是貓,而是一隻純種的金毛,小花貓是我給它起的名字,從我收養它到現在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它已經完全認可了我,這會正因為可以出門溜圈而開心不已。

出去相親帶條狗,估計我快要成了相親界一大奇葩了吧,看着小花貓玩的開心我也不在意,相親不成就當是出門遛狗了。

相親的地點是在王子咖啡,晚上加了一會班,現在已經過了飯點,咖啡店似乎成了不錯的選擇,趕在離約定時間最後三分鐘的時候才帶着小花貓到了王子咖啡店的門口,到了門口之後我將小花貓託付給了店裡的一個工作人員幫忙照看,多次的套路小花貓已經知道我要幹什麼了,所以在看見我離開之後也沒有發出那種低沉的嗚嗚聲表示自己的不舍,只是乖乖的趴在了地上看着我。

我的相親對象叫做顧貝貝,據說是傳媒大學畢業的,現在在做一個電台的主持,牽線的人一直跟我說對方多麼多麼優秀,多麼多麼漂亮,手裡捏着的她的照片也證實了這一點,我開始拿着照片在這邊找了起來,沒有多久就看見了一個和照片上身影相符的人,她的坐姿正面對着我,不過臉卻朝着窗外,所以沒能第一時間發現我,我把照片收了起來快步走到她的對面然後坐了下來。

我的動靜讓她回過神來,等她把頭轉過來之後我才有機會好好打量她,第一眼就是不錯,柳葉眉,雖然是單眼皮但眼睛還是很大很亮,還有卧蠶,膚白貌美大長腿前兩個都已經坐實,至於大長腿這個問題我就不太清楚了,她坐着我看不出來。

「不好意思,來的有點晚了,你就是顧貝貝對吧?」落座後我帶着點笑意說道,然後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來了信息提示,我拿出來看了一眼,是齊思發過來的,他說他要給我出招,把我的相親記錄定格在第十八次,我權當他是開玩笑了,自己的終身大事都還沒有解決還妄想指導我,所以我只是看了一眼便退了出來,然後把手機放在了一旁專心的相親。

「沒有,時間剛剛好,你就是青詩對吧?」她也很有禮貌的回以一個笑容,然後互相確認身份,在這之前我都已經實戰了十七次了,所以熟悉的不得了。

「我待會還有事情,所以咱們就不多聊了,直接進入主題吧。」在確認過身份之後我正在腦海中找着話題,顧貝貝卻在我之前開口了,憑藉之前的相親經驗告訴我,她是不太滿意我的,這次相親是提前就約好了的,如果有什麼事情也是可以提前安排開,現在她告訴我一會還有事情不能久聊,那麼言下之意就是:我不太滿意你!

因此我也變得格外輕鬆起來,在我看來進行到這裡就已經黃了,後面的事情都不重要了,所以我也沒有說話,做了個請的手勢,就讓她開口。

「有房嗎?」顧貝貝問。

這個問題在相親中幾乎是必問的問題,我是成都本地人,一直生活在這裡,能沒有房嗎?所以我想都沒想就回答道:「一直有。」

「有車嗎?」

我想到了那輛已經躺在倉庫挺屍了不知道幾年的單車,她問的是車,單車也是車,那輛單車不太環保,騎着它的時候會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噪音污染;除此之外還會掉銹,一路騎一路掉影響市容,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猶豫道:「也有。不過一直放在那裡沒有開,我覺得不太環保。」

「有存款嗎?」

「快七位數了,你覺得算的話那就有,不算就沒有。」我的存款確實是有快七位數的,當然這是要算上小數點後面的兩位。

「其實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試着談一談的。」問完女方相親的三部曲之後顧貝貝終於露出了笑容,想想看,如果是真正的有房有車有七位數的存款,就是在成都這種地方也能生活的比較滋潤了,對於喜歡物質的女人來說沒有理由不開心。

我出手打斷了她的笑容,然後很正經的說道:「你問完了那現在該我了吧?」

「嗯,你問吧。」顧貝貝點了點頭,笑的還是挺可愛的,只是在她問出那三部曲之後我在心裏就已經給她判了死刑,我沒有那個能力,也不想去招惹這樣的女人,我只想在不傷害她的情況下讓自己體面點。

「會洗衣服做飯嗎?」

「會。」她肯定道。

「會帶小孩嗎?」我帶着點笑意問道,然後等着她開口說會。

果不其然,顧貝貝開口道:「會。」

在她回答會之後我立馬收起了笑意,有些冷峻的說道:「都有小孩了還出來相親?」

她被我突然轉了畫風的問題問了個猝不及防,愣了兩秒鐘才說道:「我還沒結婚啊,哪來的孩子?」

「都沒有生過孩子就告訴我你會帶孩子?人與人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

我說完也不等她反應過來站起身就往出口走去,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能讓自己體面一點的方式來結束這次相親的方法了,我問她的那些問題不過是個玩笑,怎麼回答都不會符合我的要求,如果她直接回答了不會帶孩子這也會成為我不滿意而離開的理由,這其實整個就是一個笑話,我想等她靜下來了多想想會回味過來,我不必要解釋什麼或者有什麼心理負擔。

走到門口小花貓就立刻來了精神,從地上爬了起來,兩隻眼睛放光,掃帚一樣的尾巴拚命的甩來甩去以示它的興奮。其實狗的世界非常簡單,尤其是像金毛這樣的狗,只要有的吃有的玩每天都是開心的,同樣屬於動物的人類卻複雜的可怕,充滿了爾虞我詐勾心鬥角,還有各種各樣的**。

我嘆了口氣然後點上了一支煙,這些東西我看了太多太多了,不想去感慨,因為每次的感慨都會重新去回味一遍,那種味道是苦澀的,我不想去回憶然後感慨,再給自己增添無限個煩惱。

帶着小花貓一邊溜達一邊往家裡走,我的家是一個排列房,離着王子咖啡沒有多遠,但就是這不遠的距離卻形成了兩個鮮明的世界,在以王子咖啡為代表的建築是現代化的,以我排列房為代表的不過是不毛之地,處在了城市邊緣,好在這邊已經規劃成了大力開發區域,希望通過推倒重建從地圖上移除我們這些像毒瘤一樣已經過了氣候的建築……

很快和小花貓兩個人……哦,不,一人一狗回到了家門前,幾次抬起手又有些無力的放了下去,我知道在開門之後等待着我的是什麼,可我又不可能不回家,只好點上一支煙緩解有些緊張的情緒,然後伸手推開了房門。

和我預想的一模一樣,我媽和我爸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推門進來之後第一時間吸引到了他們全部的注意力,接下來的就是他們的盤查,我一邊換鞋一邊等待着他們的盤問。

「和那姑娘談的怎麼樣?」我媽坐在沙發上看着我問道,語氣有點冷,不知道是不是我爸惹了她,不過就現在這模樣還真像母儀天下卻又有點可怕的皇后垂簾聽政時的模樣。

不管是我,也或者是你,再可能是別的人,相親回家之後面對的第一個問題肯定和我媽上述問題相差無幾,談的好還好說,談的不好問起來就有點傷心的,或許有的人會為了讓父母少操心一些選擇適當的謊言,然後告訴他們談的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