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馭獸醫妃
馭獸醫妃 連載中

馭獸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香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蔓言 現代言情 金柯

她,冷蔓言,二十一世紀的頂級特種兵,醫術無雙,絕代風華!她,冷蔓言,國師府貌丑無比的三小姐,囂張跋扈,無用廢物!一夕身死,魂穿異世大陸,靈魂互換--朝堂風雲,腥風血雨,身世之謎,藏寶圖之爭,她走得步步驚心!一手銀針,一把手術刀,上古神獸,至高戰氣,醫術無雙且看重生的她,如何在這戰氣縱橫的大陸,一步步驚艷天下,笑傲風雲!展開

《馭獸醫妃》章節試讀:

  男人並未使用任何戰氣,只是單純的用拳腳功夫在與冷蔓言過招,眼前的這個女子,雖然武功招式十分厲害,但的確是毫無戰氣,他還不需要放進眼中。
  冷蔓言見男人的語氣似乎十分瞧不起她,不怒反笑,攻擊的招式越發的狠辣了起來,招招攻向要害,毫不留情!
  「果真對得起你冷蔓言狠辣的風格。」
男人險險避過冷蔓言的一圈,不禁勾唇邪笑,唏噓一番。
  「那就不妨在狠辣一些!」
冷蔓言紅唇一勾,眉眼狠意盡現,狠辣的神色加上她半邊臉的紅色印記,更顯駭人。
  語氣一落,冷蔓言突然直接襲上前,男人推開,冷蔓言卻直接傾身向前與倒在男人身上,男人急急退開,避開她的接觸,她卻順勢一個一彎,五指成爪,攻向–男人的**。
  那速度,那眼神,那氣力,完完全全一副要將他**抓爆的狠意!
  男人下意識的護住下身兼後退,可誰知,冷蔓言的目標根本不是男人的**,她的手迅速轉了放心,襲上男人的面巾,一個用力,便將那蒙面巾扯下。
  冷蔓言看清了那男人的模樣。
  刀削斧刻般的完美五官,劍眉斜飛入鬢,一雙狹長的丹鳳眼,墨色的瞳仁,帶着層層怒意和寒氣,似乎要將她拆穿入腹,他眸子微微一眯,高挺的鼻樑下,性感的緋色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沒有任何弧度,冷漠孤傲而邪魅惑人,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卻在他的身上十分和諧的存在着。
  他的身上有與生俱來的皇家貴胄之氣,孤傲得有幾分高高在上起來,可這樣的高高在上,卻讓人討厭不起來,因為他實在,有這樣的可以狂傲的資本。
  龍笑風,當今太子殿下,亦是翔天大陸年輕一輩中唯一一個修得九級戰氣巔峰的人,是這一輩的佼佼者,自然有足夠的資本可以狂傲。
  「太子殿下,我倒不知,你竟有這樣的閒情逸緻來我扶蘭苑,太子莫告訴我,你是要來……偷窺?」
冷蔓言見是龍笑風,一副沒有了再動手的意思,她十分散漫的將那蒙面巾丟回給龍笑風之後,便大次次的走到軟榻旁,姿態誘惑的躺下。
  小白一隻很是安靜的在軟榻上睡着,任是龍笑風和冷蔓言大打出手,小白亦是一副雷打不動的模樣睡着,如今冷蔓言睡下,牠亦還是睡得昏天暗地。
  「不知,你有什麼值得我窺的?」
龍笑風即已經被發現了身份,索性也不再扭捏起來,他充滿不屑的一句話丟出後,就無意間瞥見冷蔓言此刻的撩人模樣。
  她方才匆忙間只着了一件寬鬆的外衣,外衣鬆鬆垮垮的搭在她的身上,因為打鬥,襟口處更是大大鬆開,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來,纖長的脖頸,撩人性感的鎖骨,隱約間,更似乎看得到寬鬆外衣里的豐盈……   冷蔓言此刻一腿彎曲着,外衣本就不過及膝長,她如此動作,更是露出一雙雪白纖長的長腿來,這樣的姿態,極盡撩人。
  「殿下你這樣**裸的看着,不知在看何處?
我倒是很想知道,我哪一處值得太子殿下窺看?」
冷蔓言挑眉,媚眼如絲的掃了龍笑風一眼,即使她臉上印記駭人,可這樣的眼神,依然不減半分魅惑。
  「冷蔓言,你竟如此無恥!
變,確實是變了,不過,變得更加人憎鬼厭!」
龍笑風所說之話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他不過是因為聽金柯和紅衣說是這個女人救了一刀,他不信才前來次看看罷了,金柯說的冷蔓言變得如此不同,這樣一見,她到真是不同,不過依然如此可惡和狠辣!
  「是怕?
還是憎?
太子殿下竟然懼怕我一個小小女子,連靠近都不敢了?」
冷蔓言眸光漣漣,嘴角處帶着一抹輕笑,那神色挑釁意味十足。
  龍笑風不過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更是一個孤傲的男人,怎麼會容許一個女子在他面前說這樣猖狂跋扈的話!
  他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大掌掐上了冷蔓言細白的脖頸,對沒有半分想要反抗的冷蔓言一副冷臉,怒喝道,「冷蔓言,休怪我無情!」
  冷蔓言眸子一斂,她要的,就是龍笑風主動靠近……她長腿一勾,手臂一撈,就立刻反客為主,將龍笑風拉向了她,她順勢借力,一個翻身,便將龍笑風壓在了身下。
  她的指縫中,早已夾着一根銀針……   「冷蔓言,立刻給我起來!」
龍笑風有些惱怒,怒的是自己的身體,竟然有了些許反應,冷蔓言渾身似若無骨,胸前的渾圓正壓着他的胸膛,他這樣的角度望去,可以看見她胸前的一片春光,這樣是一個軟玉在懷,他渾身都緊繃起來。
  「殿下,溫柔點,對女子可不能用這樣的態度,或許……你是個斷臂?
所以十分對女人十分抗拒?
斷臂十分有可能吧,否則你怎麼一個妾室都沒有,至今無妃?」
冷蔓言記憶中的龍笑風,就是這樣一個不言苟笑,做任何事情都十分認真嚴肅的男人。
  她故意調戲,不過是想引來龍笑風的注意力罷了,她又怎麼真的會,對一個闖入她扶蘭苑的男人,置之不理!
  冷蔓言這樣的一句話,卻是讓龍笑風的下身反應更甚,當一個男人被懷疑是斷背的時候,他自然是十分的惱怒,繼而就會想到用雄風振振來證明自己是個鐵骨錚錚的爺們,再加上此時此刻,冷蔓言的渾圓依然是不是磨蹭着他的胸膛,即使隔着衣料,他依然能感受到那堅挺的凸起和柔軟……   龍笑風的腦海中閃過的畫面,更讓他**旺盛。
  「殿下,你臉這般紅,莫不是對我……?」
冷蔓言有些好笑的看了龍笑風的俊臉一眼,只見他雙頰緋紅,眼中卻是含着盛怒,那暴躁的模樣,讓她心情大好。
  「該死的……」龍笑風有幾分惱羞成怒起來,他正想叱喝冷蔓言幾聲,可耳後卻突然傳來一絲刺痛,他便感到全身無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