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七零爽翻天
在七零爽翻天 連載中

在七零爽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你的安慕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伶 劉芬芳 現代言情

【甜寵➕雙潔➕爽文】喬伶穿到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了,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還好她自帶空間還能喜滋滋的吃火鍋!男主: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喬伶:不客氣,給錢就好男主:以前的先生說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為報喬伶:……想的美女主表面是冷清美人卻非常接地氣男主大型奶狗與狼狗結合的爹系男友(男主:我不能當個人嗎,汪)展開

《在七零爽翻天》章節試讀:

一行人早早在縣門口等着了,就差喬伶一個人沒到。

遠遠看過去那幾個人背對着夕陽靠在牆上在七嘴八舌的聊天,不用說,她們現在嘴裏的內容一定是她。

「抱歉抱歉,出了點事情,回來晚了,耽誤大家了」,碎步跑過去和大家道個歉,耽誤到人家的時間了。

從口袋掏出幾個貴重的白兔糖,分給大家。

看得旁邊的人眼睛都亮了,一臉興奮的說道:「哎喲,這是大白兔糖啊,我家那口子給我帶回來嘗過,可甜了,那嬸子就不客氣了啊」。

把包裝紙拆了放進口裡,本來還想說她幾句的,看到她這麼大方就算了,這年頭飯都吃不飽誰還會買糖吃。

「還真是白兔糖,那阿姨就收下了,帶回去給我兒子吃」,笑的合不攏嘴。

「沒事,是我遲到了,這幾個糖還是別人請我吃的,我就當借花獻佛了」。

其他人都收下了,唯獨大隊長家那兒媳婦不要,也不說話,喬伶才懶得理她,笑嘻嘻的把剩下的奶糖給另外幾人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沒錯了。

「坐穩咯,天太黑就不好趕路了」,

平時他老王也沒有等人的習慣,平生最討厭不守時的人,要不是看在她是一個小姑娘一個人怕出了事,不然早就走人了。

「喬伶啊,你這一天幹什麼去了啊,這麼遲才回來」。

「是啊是啊,好在咱們留在這等你,不然你天黑了都趕不回去哦」。

阻止不住這些阿姨們的好奇心,太旺盛了,早上一些不愉快的事也壓不住她們此刻想要八卦。

但是她也不打算說真話,嚇到這些人就不好了,村裡的人哪裡和公安打過交道啊。

兩雙眼發亮地盯着她,想聽一些勁爆的消息。

「抱歉抱歉,我早就來等你們了,碰巧看到地上有個錢包,裏面好多錢還放着介紹信」,

「我怕失主着急就沒和你們打招呼,就先到公安局給公安同志保管了,做了個筆錄才回來,跑來跑去今天給我累壞了」,一邊說話還給自己捏了捏肩膀。

張大了嘴驚訝的說道:「撿到這麼多錢!!」

「哎喲,要是沒人要自己留着用那多好」,

心想這人怎麼這麼蠢,自己偷偷藏起來不好嗎,這人有這麼多錢,身上肯定不缺這點的,怎麼自己就不是自己撿到呢,唉。

人性的弱點,就有貪這個詞語,不是所有人都能拾金不昧替對方着想。

「這可不行,我再窮也不能拿人錢財,萬一這錢是救命錢呢,我可不能害了人」。

「吁!」地一聲。

王大爺把牛車停下說道:「好,說得對,丫頭,做人不能忘本,人要善良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您說的是,我會的」,

對着王大爺的激動給了肯定,勾唇甜甜的笑,對內心溫柔善良的人喬伶從不吝嗇自己的笑容。

夕陽照在喬伶的側臉像是有道橙色的燈光打在臉上。

修長的天鵝頸、甜美的笑容,秀髮被微風吹的輕輕翹起,像是一幅美景,讓幾個人一瞬間看呆了。

她們原先怎麼不知道喬伶五官原來長這麼精緻!

沒什麼文化,不知道怎麼形容現在的她,只知道比那些城裡來的知青好看多了。

看來那劉芬芳走寶了,就算不是親生的又怎麼樣,長這麼漂亮帶出去多有面啊。

原主本來五官就不差,皮膚也比村裡的人白,皮膚有些粗糙,但是喝了2天溪水,皮膚比剛穿來的時候好多了。

還有平時不愛說話走路也是低着頭,導致大家都看不清她的長相,對她的印象也只有2個詞。

可憐,啞巴。

回去的氣氛就很和諧,大家都有說有笑的,可能是吃了她大白兔糖的原因就是也可能是大家對長得好的人都有些偏愛。

牛車趕得再快也還是抵不過太陽落山的速度,到了前進村天基本有些黑了,月亮已經掛到了半空中。

剛進到村口,濃濃的柴火味順着風隨意遊走,家門口還有小孩子被他家大人追着逃跑,手上還拿着竹子做的武器用來——藤條燜豬肉。

到了王大爺家,大家把東西卸了下來各回各家。

喬伶背着背簍去了大華三兄妹的家找他們,拿了幾個白兔糖過去。

根據原主的記憶找到了他們家,這時候的人白天基本不會鎖門的,大門都敞開着。

走到院門口朝着裏面邊走邊喊道:「妞妞!大華!小華!出來啦」。

最先跑出來的是小華這個皮猴子和他媽媽張嬸。

「啊!!阿姐你來了」,高興的看着她,剛洗完澡,小華頭髮還滴着水。

「伶丫頭來啦,快進來,吃過晚飯沒有,我再去炒個青菜,你坐着先,我家那口子和妞妞她爺爺在隔壁大隊還沒回來,今天菜不多」。

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屋子裡扯,讓小華去拿多一副碗筷。

「張嬸,我在縣城吃過才回來的,您快別忙活」,拉住她在椅子上坐下。

「你這孩子,還跟我客氣,我還不知道你,現在自己分了家日子苦」

「嬸子家也沒什麼好的,青菜還是有的,今晚就在我家吃飯,我讓大華再摘點菜回來」,轉頭吩咐大華快去院子里摘菜。

「那好,謝謝嬸。」

面對她的熱情只得接受了,要是知道她對待的人已經不在了……

只要她還在前進村一天,就會好好對待這些善良的人。

「阿姐!阿姐,你來找我玩了嗎」,

一個剛出浴身上還帶着熱氣的小糰子衝過來抱着她的腰,身後還跟着這家的老太太。

「妞妞,快過來像什麼樣子,頭髮濕的就往姐姐身上撞」

老太太拿着布過來要給妞妞擦乾淨,看得出來,這家沒有大多數人的毛病,並不會重男輕女。

平時妞妞沒有這麼親近過原主,雖然喜歡姐姐但是也不敢上手。

原主對她挺好的,但是不愛說話看着有點距離,小孩子可能也不記事,早上溫溫柔柔的對着她說話,今天就敢親近了。

妞妞站在奶奶面前讓她幫助擦乾淨頭髮,一邊嘰嘰喳喳的說話。

「是啊,今天在你家裡吃飯,好不好呀」,喬伶是獨生子女,很小的時候也很想要一個兄弟姐妹的陪伴。

「太好了!!!耶!!」,手掌拍的啪啪作響,笑聲也影響了大家。

「來,我今天去鎮上朋友給了我幾個白兔糖,給你們吃,不過得吃完飯再吃,現在不許動啊!」

「好耶,謝謝姐姐!!」拿着糖放在桌上分配,爸爸吃幾個,媽媽吃幾個…

小朋友可真是好,一點糖果就可以這麼開心,真是容易滿足呢,小朋友就是個開心果,逗的大家呵呵的笑不停。

「丫頭啊,你這,這麼貴的零嘴都給了她,怎麼不給自己留着點」,老太太看着她說道。

平時看着不聲不氣的,沒想到有點吃的也會挂念他們家。

「放心吧奶奶,我家裡還有,這也是我朋友給我的,我家裡還有呢」

安慰着她,唉,現代大家都吃膩糖果了,到了這裡卻是個稀罕物。

「來咯來咯,菜炒好了,開飯了!」,張嬸毫不猶豫地用河東獅吼一聲開飯了。

小圓桌上擺着三菜一湯和紅薯粥,賣相普通,油水放的不多,這個年代大家都是節省着吃,炒菜都是隨便一炒,吃飽就行。

看的喬伶很是心酸。

晚飯結束,沒多聊天,催着她趕快回去了,不然天黑不敢走路,讓大華送她回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不用送我了」,擺手讓大華不用送了。

「那行,仔細着點看路,快回去吧,那嬸就不送了」。

喬伶見人回屋子裡後悄悄把吃的放在院子門的內側遮掩住,晚上睡覺了會出來鎖門就會看見。

喬伶放了兩根臘腸、一袋2斤的富強粉,不敢放太多,怕引起他們的懷疑。

她一向都是秉着誰對她好,自己就會對她好的原則。

走路回到家有15分鐘的路程,一路上也沒遇到什麼人,幹了一天農活,這個時候大家都在家裡休息。

心情不錯得一路哼着流行曲到了家門口。

月光照射着院子,走近了才看清門口蹲着一個人影,心裏警惕的走過去。

「你是誰,蹲在我家門口做什麼」

門口的人影站了起來,不過起來的時候扶着院子的門晃了一下,估計是蹲久了,腿麻痹了。

「大姐,我是阿玉」,帶着哭聲,低着頭和她說話。

是原主養父母的大女兒——喬玉。

原主是被抱養的,用來『』招弟『』的,然後喬大山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不過不是個帶把的,喬家夫妻由期望轉變成失望。

對這個喬玉也是從小不是打就是罵,覺得是她的錯,她應該是個男娃的,怎麼能是個女娃!

她和喬伶的待遇都是一樣的,不被當人,眼裡只有她那對寶貝龍鳳胎。

喬伶這個現代人非常不明白,喬家人家裡是有王位繼承嗎?喬母就沒想過自己曾經也是個女兒嗎?

「快進來吧,吹這麼久冷風」,心疼的看着她,挽着她的手臂開門進屋子裡。

摸黑找到桌子,找到煤油燈給點上。

「坐吧,在家還好嗎」

她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阿姐,他們怎麼可以把你趕出去,怎麼可以」。

「我昨天下工回到家媽就把我鎖起來不讓我找你,今天下工我才能溜過來找你」,說著說著就哽咽了,捂着臉沒有看她。

喬玉比喬伶高了那麼2厘米,皮膚是那種小麥色,她五官倒是和喬伶的美不一樣。

她是偏英姿颯爽的那種類型,但是整個人看上去非常的瘦,比喬伶瘦多了,看着一陣風就能吹倒,嚴重的營養不良。

「是我提出來的,待了這麼多年我受夠了,還不如搬出來自己一個人過的痛快,你不用擔心」,抬手摸了摸喬玉的腦袋安撫她的情緒。

「可是,可是,」

不知道開口說點什麼,畢竟家裡她們兩人都不受寵愛,不知道怎麼安慰姐姐,長大以後被環境壓抑,兩個人逐漸交流減少…

「好啦,別可是可是了,我一個人會過的很好,只會比家裡更好的,以後不用擔心我,你還沒吃飯吧,我今天去縣城了,買了點吃的,快過來吃」,

把空間的豬肉脯和蘋果假裝從背簍里個拿了出來給她吃。

「快看,這是什麼,好吃的!!」哄着她開心,眨了眨眼,語氣歡快地沖她說道。

「這,這是哪裡來的果子!姐快吃」,愣了幾秒鐘,反應過來就是第一時間讓喬伶吃掉。

「都說我吃過咯,你快吃掉,沒吃晚飯明天得餓着肚子上工了,你看見了,你姐離開那個家能過的很好,這種好日子以後更容易得,要相信姐的本事你說對不對」,

輕輕捏住喬玉的耳垂和她說話,這姑娘太可愛了,軟萌軟萌的。

「那…那好吧,我相信你的阿姐」,喬玉的臉色微紅,桌上的蠟燭照在她臉上更像個小蘋果了。

「這就對了,快吃,以後餓了來我這裡,阿姐給你做飯吃」。

喬玉感動,鼻頭一酸又想要掉淚珠子,搬出來的阿姐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這麼溫柔、快樂,這才是真正的她吧!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也做真正的自己。

「好啦,可別哭鼻子了,等會變醜了我可不待見你了」,家裡環境影響孩子的一生,希望喬玉以後好好的吧。

「我才沒有哭呢!阿姐你不準笑話我,不然!不然!不然我就…」

被這麼一打趣,難過的情緒瞬間就消失殆盡。

喬伶笑到雙眼眯起來看着她道:「啊,不然你想怎麼樣,還想打姐姐不成,小心以後我不給你好吃的哦」。

喬玉站起身來伸手要去撓她的胳肢窩。

「不然我就要這樣,撓你痒痒了」

喬伶笑着躲避,正巧她也怕人撓痒痒。

「好了好了,我錯了,哈哈,你快住手,好好吃東西,我不逗你了就是」,

笑嘻嘻地朝着喬玉認錯,姐妹倆的關係開始不一樣了。

「哼,那我贏了」

「好好好,是你贏了,吃完了我送你回去」,扶着喬玉的肩膀讓她坐下來吃東西。

過了一會喬伶便送她回去,農村的小路有點嚇人,周圍有各種動物發出來的聲音,還有草叢被風吹的呼呼作響。

這個時候手電筒普通人根本買不起,如果要走夜路得用柴油燈或者靠月光帶路。

送到家門口喬伶交代了幾句便回家了。

此刻的大華三兄妹家——

小華被喊去把院子的大門關上,全家準備歇息了,然後就看到一對喬伶用麻袋裝好留下來的東西。

圓碌碌的眼睛,詫異的看着眼前的一堆東西。

連忙跑進去屋裡,壓低了聲音喊道:「媽!媽!!快出來看啊,院子里有一袋東西,全是好吃的」。

說罷,幾人都忍不住詫異的瞪大了眼。

倏地,一家人迅速的跑出去看看什麼情況。

「天吶,怎麼有這麼多吃的,還全是稀罕貨」,張嬸道驚訝的看着自己婆婆。

大華腦筋轉得快,很快猜到這袋東西是誰放在這的。

「應該是伶姐放的,怕我們不肯收」。

「這孩子也是有心了,分家一個人過日子這麼苦,就偶爾來吃個粗茶淡飯,還送這些東西給我們」。

老太太想起吃晚飯那會還給了一些奶糖。

然後對著兒媳婦說道:「怕是不見得,這孩子怕是個有本事的,分了家好,分的好啊」。

「對對,我怎麼就沒想到,那種家裡還是趁早脫離了好」,

嘴巴笑的牙齒都露了出來,大拇指豎起來表示很認同婆婆的分析。

「阿姐真厲害,這麼多好吃的」妞妞高興的手舞足蹈。

「嗯,阿姐的確很厲害」,

大華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肯定,但是怕她遇到危險,這麼多食物…

「不準對外面的人說,知道嗎,不然以後阿姐就不跟你們玩了」,老太太臉色凝重的看着幾個人。

「知道了媽,你們幾個小的更要注意知道嗎」,

對着幾個孩子交代道,不能辜負了喬伶,以後更要好好對待她。

「知道了!」兩兄弟點頭

「妞妞一定不告訴別人」,捂着嘴不讓自己說話,可愛極了。

然後張嬸抬抬手趕着他們都回屋睡覺去,她和老太太把這袋子都搬進去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