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張浩朱允?
張浩朱允? 連載中

張浩朱允?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免費閱讀 其它小說

我有個最尊貴的名字,朱允?。我是大明太祖的嫡孫,太子朱標之嫡子。母親是常遇春之女,舅爺是藍玉。我是大明最尊貴的皇孫,也是大明皇位,最有分量的,最為合法的繼承人。我將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風華無雙,日月昌明。海納百川,四海來拜。展開

《張浩朱允?》章節試讀:

[]
詹徽,大明吏部尚書。
洪武皇帝朱元璋在萬年廢除了
流行千年的丞相制,設立六部,六部大臣直接歸皇帝管轄,更進一步加強了中央集權和皇帝地權力。
大明開國不過二十餘年,統一天下時間更短。
文臣武將沒有那麼涇渭分明,而且這些人達官顯貴之間,也有着根深蒂固的關連。所以當藍玉傳話請詹徽過來,後者二話不說,一個正二品的文臣,直接到了武人的隊伍里。
「老詹!」藍玉靠近些,小聲說道,「你讀書多,認字也多,你給咱們琢磨琢磨,皇上給三爺這吳王的封號啥意思?」
詹徽看看左右,「吳乃是萬歲登基之前」
「說點乾貨,恁讀書人就是這麼墨跡!」藍玉瞪眼道。
詹徽也不惱,他倆是姻親,繼續說道,「依在下看來,怕是皇儲之位,要落在皇孫的頭上!」
「那不是應該地嗎?」景川侯曹震道,「吳王是太子的嫡子,當然」
說著,只見詹徽搖搖頭,「皇孫未必是皇嫡孫,侯爺難道不知道,昨兒皇上還封了二爺為淮王!」
眾人頓時有些發怔,淮可是他們的家鄉。
從根上說,他們都是淮人。
一個是皇帝登基之前的國號。
一個是大明皇族老家的封號。
還真不好說呀!
「俺不管那些,反正俺就認吳王,天王老子也不好使!」
東莞伯何榮一副兵痞的樣子,咧嘴說道,「三爺是太子嫡子,三爺的娘是常大將軍的閨女,俺就認他!」
眾人紛紛附和,可是藍玉卻若有所思。
「你這麼肯定,那位子會落在皇孫頭上?」藍玉在詹徽耳邊說道
,「太子雖然沒了,可是諸王正是年富力強」
說著,藍玉的腦中忽然想起一個英武不凡的身影。
燕王。
燕王朱棣,駐兵在北平,為大明駐守國門。
從軍事的角度和能力上來說,藍玉十分欣賞燕王。
燕王數次深入漠北,打的蒙古人不斷後撤,麾下都是驕兵悍將虎狼之士。
可是從個人情感,以及其他方面來說,藍玉對燕王防備極深。
前年,他奉皇帝之命為大將軍,征討漠北蒙古。
大明開國武將,死的死老地老。藍玉已經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人,憑藉赫赫戰功,還有大將軍這個身份,藍玉發現,他竟然調動不了燕王手下的兵馬。
那些精兵強將,只認他燕王,不認什麼大將軍,更不認朝廷。
當時太子朱標尚在,藍玉多次給太子寫信說過,燕王有異志。
可是太子仁厚,對兄弟手足頗為寬容,根本沒聽進去。
其實不是沒聽進去,而是太子在,燕王有異志也要
壓在心底,他根本無法撼動太子的地位。
但是現在太子沒了,真要是那個位置落在皇孫身上。
屆時陛下百年之後,怕是血雨腥風!
「哼哼!」想到此處,藍玉冷笑兩聲,心道。
「不怕你有反心,就怕你不來!那個位置若真是落在三爺頭上,你燕王敢反,俺就跟你老賬新賬一起算!」
「萬一要不是三爺呢?」
藍玉又陷入迷茫。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三爺年紀尚小,平日也沒什麼明主的樣子,萬一萬歲爺不喜歡?
藍玉剛毅的臉上,露出一絲落寞。
他藍玉能有今日,靠的是兩個人。
一是他的姐夫,朱允熥的外公常遇春。當年若不是常遇春極力在皇帝面前推薦,他還是一個小兵。
第二就是太子,自己的性子有些粗暴跋扈,若不是太子念着親情維護,怕也是早死了。
而且開國之後,太子更是力排眾議,數次在皇帝面前給自己加官進爵,讓自己獨領一方。
「俺藍玉雖然是粗人,但是俺知道啥是忠義!皇儲之位必須是三爺,若不是三爺,以後俺拼了命不要,也要扶三爺上位!這樣俺才對得起俺的姐夫,對得起俺外甥女,對得起太子爺!」
~~~
紫禁城,奉天殿,後院。
初春的鮮花在陽光下盛開,朱元璋獨坐在花廳之中,面如沉水似乎在想着什麼。
侍衛宮人都在皇帝十步之外,屏聲靜氣,絲毫不敢打擾沉默的皇帝。
朱元璋手邊的石桌上,簡樸的瓷碗中裝着一碗金黃色的小米粥,裏面一顆剝了皮晶瑩剔透哦的雞蛋,還有兩盤小菜,一個燒餅。
身為天下至高無上的帝王,朱元璋卻簡樸得讓人不敢置信,所穿的是布衣,所吃的不過是普通百姓人家的飯食。
雖然他是皇帝,可是他心中始終記得自己的出身,一個飯都吃不飽的農家子弟。年少時跟着父兄在地里辛苦勞作,粗茶淡飯半飢半飽的生活告訴他,一粥一飯來之不易。
而當了皇帝之後,他也深知,百廢待興的大明帝國之中,還有許多人在忍飢挨餓。
漸漸地,粥涼了,香味也散了。
朱元璋的貼身太監黃狗兒見狀,斗膽上前,小聲說道,「陛下,用膳吧!」
黃狗兒五十多歲,原是大都城蒙元皇宮中的太監,後大都城破,被俘虜送至應天府宮中,伺候大明皇帝。
蒙元時天子寵信奸臣宦官,可是如今的大明,皇帝對這些沒卵子的人,極為厭惡。只是伺候,在朱元璋的眼裡太監算不得人,只能照顧他的起居,其他事一概不能多嘴。
若不是黃阿狗盡心儘力了伺候了幾十年,只怕是這句用膳都不敢說。
「吃不下!」今天是朱標送葬的日子,朱元璋正在悲傷之中,沒有半點食慾,「拿下去吧,留着咱晚上吃!」說完,揮揮手顯得有些不耐煩。
「陛下!」
黃狗兒忽然跪下,磕頭說道,「奴婢斗膽,請陛下進一些。您已經幾天沒好好用膳了,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奴婢無用之人,實在是心疼主子!」
「你」朱元璋本想發怒,可是最後那句心疼主子,讓他心中一緩。
他厭惡太監,但不是無情之人,何況這個奴婢伺候了他十幾年。
「知道了,拿下去吧,咱現在想吃!」說著,朱元璋站起來,在花園之中走動,見到那些盛開的花草,臉上露出些寂寥,「原來皇后在時和咱說過,宮裡這些地方都種了花花草草可惜了,不如種些蔬菜,養些雞鴨!」
「當時咱還笑話她,捧着金飯碗要飯吃。」說到這,朱元璋眼神又有些悲痛,「當日,聽他的好了。以前在應天的時候,軍糧緊張,她在王府里也種了許多莊稼。」
「咱在外打仗,她帶着幾個兒子在地里忙活。老大聽話,說啥幹啥,老四總是不老實,干一會農活,就惦記舞刀弄槍!」
「咱有一次回家,正好看見他們娘幾個在那收割莊稼!」朱元璋的臉上顯先是露出幸福,隨後又變成暴怒,忽然用力踩踏着那些盛開的鮮花。
「開這麼好看,有個球用?當吃還是當喝?你開這麼好看,給誰看?咱媳婦和兒子都沒了,你她娘地還開這麼好看?」
他本是武人,雖然年老可是力氣還是很大,幾番踩踏之後,精心修正的花草已是不成樣子。
「陛下!」暴怒之時,身後傳來聲音。
「說!」朱元璋怒道。
「中書舍人劉三吾大人來了!」宦官報告。
朱元璋平復下心中怒氣,整理下衣服,「讓他過來!」
沒一會兒,一位夫子模樣,穩重大方的讀書人被帶了進來。
大明中書舍人劉三吾。在廢除宰相制度之後,中書舍人就等於半個宰相,非皇帝的心腹,有大才幹者不能居之。
後世人都說,朱元璋不喜歡讀書人,其實實在冤枉了他。
朱元璋喜歡的是,那些願意做實事,有真學問,有好的品德的讀書人。
他也樂於傾聽,善於任用這些品德高尚,有真才實學一心為民的讀書人。
「臣,劉三吾參見陛下!」劉三吾五十多歲,面容儒雅。
「起來吧!」朱元璋擺擺手,吩咐道,「給劉大人搬個凳子來!」
邊上侍奉的黃狗兒,趕緊以首領太監之尊,給劉三吾搬來一個凳子。
劉三吾連謝都沒有一個,直接一屁股坐下。
黃狗兒也不敢讓他謝,肅手推到一邊。
「找你來有個事兒!」朱元璋也搬個凳子,和劉三吾面對面坐下。
「陛下何事?」劉三吾問道。

《張浩朱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