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掌嬌
掌嬌 連載中

掌嬌

來源:google 作者:番茄荔枝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博衍 現代言情 肖玉瓚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詩經·旱麓》「音樂博衍無終極兮」——《楚辭·遠遊》帝京城裡才貌雙絕、鐵面無情、生人勿近的王參將要成婚了!娶的是川渝首府人盡皆知的一個笑柄:年逾二十都還未婚配的肖大小姐滿帝京的名門閨秀痛心疾首,捶胸頓足,響徹凌雲天頂的怨念化作四個大字:老天無眼!肖玉瓚拽着紅火的蓋頭,雙腳抵在閨閣房門邊,她眉眼彎彎帶笑,藏着幾分僥倖和抵觸,哀求問道:「能不能不嫁啊?」……「將軍以前愛過什麼人嗎?」「嗯」「她一定很好看吧?」「愛笑,恍然一眼而已」他是孤山冷松,琥珀微光,窮其一生都在追尋人間而她就是人間為你,無懼輪迴,亦能披荊斬棘!所向無敵!展開

《掌嬌》章節試讀:

  杜文嬌一雙嬌滴滴的眼珠子上下來回的打量肖玉瓚,眉梢微挑,滿臉寫着不滿意三個大字,輕翻了個白眼哼了聲後,便挪了視線到王博衍臉上。

  她衝著王博衍璀然一笑,直勾勾的盯着他坐到自己右手邊的椅子上,端起自己手邊桌上的糕點,整個身子都掛在扶手上往王博衍那邊湊:「博衍,餓了么?吃塊糕點墊墊肚子。」

  王博衍沒接,微微頷首,算是婉拒了。

  被拒絕了杜文嬌也不惱,肖玉瓚瞧她反倒是高興得很,她心裏建樹還沒搭起來,孔嬤嬤就已經架了她上前,手往肩上一摁,便在杜文嬌跟前跪下了。

  隨後一盞熱茶奉上,肖玉瓚雙手舉過頭頂,爛熟於心的一句話,怎麼也念不完整:「請。。請。。」

  對着這麼張臉喊娘,肖玉瓚實在是開不了這口,她垂着臉,正好能看見杜文嬌的花繡鞋,是以根本不曉得,她跪下去的時候,王博衍的嘴唇輕抿起來,聽她喊不出口,突然開口:「叫夫人。」

  這下杜文嬌扭頭看他,肖玉瓚也扭頭看他,屋子裏面靜了兩秒,王博衍卻能面不改色的坦然受了這注視,一副不愧是我,你奈我何的模樣,見肖玉瓚一臉惶然,甚至還當著杜文嬌的面大方的對她點了點頭。

  肖玉瓚立馬回神,大聲快速的念到:「請夫人喝茶。」

  杜文嬌氣得臉歪,卻又挑不出什麼毛病來,她的確是沒有本事生出王博衍這麼大的兒子來,本是想在肖玉瓚身上討個便宜,誰知道十天半個月也蹦不出半個字來的王博衍怎麼就突然大發慈悲提點了一句,杜文嬌憤然端起茶盞來喝了一口,隨後重重往桌子上一擱,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入了咱們王家的門,便時時刻刻記着自己的身份,早日給王家傳宗接代才是要事,你早前的那些做派都收斂一些,別在外頭招了笑柄,到頭來咱們一家人都得替你擔著。」

  話說了一半,王博衍又突然站了起來,杜文嬌正跟鞭炮一樣噼里啪啦的往外抖索刻薄話,王博衍這麼冷不伶仃的一個動作嚇得她話掐斷在嗓子眼裡,吸了口涼氣進肚子,還扯了個嗝。

  肖玉瓚是機靈慣了,方才被王博衍突如其來的話驚着了,這下倒是瞬間反應過來,趕緊道:「玉瓚謹記夫人教誨。」

  杜文嬌瞪她,王博衍輕聲開口:「既喝了茶,聽了教誨,還請夫人用膳,珍重身子。」

  說罷,伸手撈了肖玉瓚一把,拽着她胳膊,轉身便朝外邊走去。

  出了嬌靈院,王博衍才撒了手,大概是感覺到肖玉瓚灼灼看來的目光,他微頓腳步,半側過臉,流線般優越好看的側顏比畫中仙還雋美,肖玉瓚扼腕,這麼好顆白菜,怎麼就輪到她來拱了呢?

  「跪這一跪避免不了。」

  王博衍的聲音隨着風吹進肖玉瓚的耳里,「但以後都不必再跪了。」

  他抬眸,視線輕飄飄的落在肖玉瓚臉上,像是柳絮拂面,一路癢到人心底去。

  肖玉瓚覺得奇怪,他。。。是在跟自己解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