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斬龍
斬龍 連載中

斬龍

來源:google 作者:失落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逍遙 王妍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殺盡負我之人,屠盡虛偽之輩!落魄保安身懷絕技,遊戲封神逆襲稱霸!......「當然,先給我五百塊錢,把房租交了,嘿嘿......」展開

《斬龍》章節試讀:

惺忪的睡眼,轉身一看,這是一個挺俊朗的小夥子,24歲,是我之前在游戲裏的好兄弟,叫宋寒,綽號小狼,專攻刺客職業,也是我們一群人把遊戲玩得最好的人!

劍眉緊鎖,想我李逍遙一生英雄,如今被掃地出門了,以至於在露水下睡了一夜,這等恥辱怎麼能讓好兄弟知道,知道了還了得?!

我低聲道:「最近我在修鍊一門高深武學,要吸食天地精華、風霜雨露,所以,我昨晚就在外面睡了,你懂的……小狼你怎麼跑過來了?」

宋寒看看我一旁的牙刷和泡麵碗,嘴角一抽:「我怎麼看起來,你是被掃地出門了……多久沒有付房租了?」

我搖頭:「都是假象,你我都是成年人,要透過表面看本質,政治老師沒有教過你嗎?」

宋寒咧嘴:「逍遙哥,別騙自己了,是不是你那刻薄房東給你難堪了?」

我搖頭:「怎麼會,你想多了……」

……

正在這時,右邊的一個房間房門開了,房東大媽把腦袋探出來看看,卻假裝沒有看到我和小狼,只是罵罵咧咧的說:「哼,李逍遙那小子昨晚沒有回來,不交房租也就算了,連水電費都不交,還說什麼寬限幾天,呸!現在的年輕人都怎麼了,身強體壯的不去干點正經事,連房租都交不起,真沒出息,就這樣的人,活該一輩子沒有女朋友,打一輩子光棍!」

我默默無語,你可以罵我窮,卻不可以詛咒我一輩子沒有女朋友,太惡毒了!!

宋寒嘴角一揚:「哼,還真是夠刻薄,逍遙哥你忍她那麼久,真難為你了,要不我殺將進去,把她腦袋擰下來?」

我:「放下屠刀吧,少俠……」

宋寒:「那你等我半小時!」

「幹嘛?」

「一會你就知道了!」

我整理了一下被窩行李,打成捆,這樣去哪兒都沒有問題了,等了一會,宋寒回來了,手裡提着一個臭烘烘的大桶,裏面裝滿了黃黃的大糞,我不禁皺眉:「小狼,這是要鬧哪出?」

宋寒笑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方便袋,裏面裝滿了綠油油的蚱蜢等小昆蟲,笑道:「我特地去劉大爺的院子里弄來一點新鮮熱翔,又從王婆家的院子里抓了一大堆蚱蜢蛐蛐過來,嘿嘿,你那房東太太那麼不要臉,就給她來一式失傳已久的–屎蜢!」

我渾身一顫,很期待接下來的劇情了。

「逍遙哥,你躲遠點!」

「嗯!」

我拎着被窩飛奔離開十幾米,宋寒則把糞桶放在了房東太太家的牆壁旁,然後把方便袋打開,嘩啦啦的把一大堆蚱蜢都丟進去,結果蚱蜢們渾身裹着金黃的東東,從糞桶里直往牆壁上、窗台上怕啊跳啊,弄下一道道富有詩意的痕迹,這是洗不幹凈的。

深吸了一口氣,我猛然一手拍在宋寒的肩膀上:「小狼,你果然是我三世修來的好哥們!」

宋寒嘿嘿一笑:「快走,離開這是非之地!」

「好!」

身後,傳來房東大媽歇斯底里的罵聲,不過無所謂,這輩子不打算再見她了。

……

街道上,我背着行李,宋寒幫我拿着碗碟。

「逍遙哥,這次找你,我是有事的。」他捧着一張瓷碗說。

我點頭:「我知道,說說吧,什麼事?」

宋寒止步,握着拳頭,眼中鬥志昂揚,笑道:「我想找你,還有老K和狐狸他們,重組斬龍工作室,我們要在天命里創下一番英雄偉業,怎麼樣?」

我看了他一眼:「你有錢買頭盔嗎?」

「暫時沒有!」

「那不得了,再等等吧,先賺錢!」

「逍遙哥,你已經被掃地出門了,接下來怎麼辦,住處都是一個問題啊?」宋寒充滿擔憂的看着我。

我洒然一笑:「哼,這就想難倒我?我這就去公司申請夜班,以後夜裡在公司大廳里鋪被子睡覺好了,反正有飲水機,有廁所,萬事俱備了!」

宋寒點頭:「那好吧,只能這樣了,等我湊足錢重組斬龍,我會再找你的!」

「沒問題,去忙吧,你最近混哪兒?」

「哦,我申請了牧師執照,在禮堂里幫人主持婚禮……」

「好,有前途……」我豎起了大拇指:「去找辦證的幫我弄一張牧師資格證,我們一起幫人主持婚禮!」

「好!!」

……

公司。

安全主管老余拍桌子打椅子,指着我的鼻子:「沒門!夜班不是你想要就能要到的,我們部門那麼多保衛,誰都想夜班,你想獨攬,門都沒有,還有,你帶着被子鋪蓋來公司,你想幹什麼,你想造反嗎?」

我溫和的笑:「領導,我哪兒有那個膽子啊!」

「哼,算你識相,今天你下午班,先把你的這堆爛鋪蓋提走!」

「是,領導!」

提着鋪蓋走出了公司大門,嗯,又被拒絕了,在公司里睡這個方法行不通了,不過世人拒我千萬遍,我待世人如初戀,心態一定要好,因為態度決定一切,重新找別的方法就好了。

這時,忽然一輛警車烏拉拉的在路邊截住我,車門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是刑警支隊的隊長–王信,也曾經是我的頂頭上司!

「上車!」王信淡淡道。

我點頭,把鋪蓋丟上車,隨後坐在後面,說:「王隊,不是想請我喝茶吧?我離開刑警隊已經兩年了,不會還有什麼沒擦乾淨吧?」

王信笑了:「你小子!哼,從特警混成了刑警,從刑警混成了交警,從交警混成了輔警,從輔警幹了保安,人家是步步高升,你這是在不走尋常路嗎?」

我略微尷尬,說:「這都沒什麼……」

王信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說:「當初你被踢出刑警隊,我知道,錯不在你,但是你也太直了,沒有人敢查的案子,你執意一個人查下去,雖然最後把兇手揪出來了,但是結果你也看到了,他們有的是辦法對一個小警員下手……我當時很想保你,可惜,力不從心,你不會怪叔吧?」

我搖頭一笑:「以前的事情就別提了,我都忘了……」

「哼!」

王信抱臂胸前,淡淡道:「這次我找你,是想交給你一個任務,一個非常嚴峻的任務,希望你能考慮一下!」

「什麼任務?」我問。

王信道:「天昕集團,你知道吧?目前中國東南部最大的兵工科技提供商,也是尖端科技的領跑者。」

我點頭:「知道,怎麼了?」

王信笑笑:「天昕集團的強大實力被眾方覬覦,甚至國外的勢力也滲透進來,不過天昕集團董事長是軍人出身,本身並不懼怕這位,他唯一的弱點是他的女兒,請了許多保鏢了,但是幾乎都無法勝任,所以我想到了你……」

我冷笑一聲:「別,我再也不接受這些所謂的任務了,最後背黑鍋的下場,我受夠了!」

「不,這次不一樣,你只需要保護那個大小姐不受到任何傷害就行了,並且,傭金很昂貴的。」

我眼睛一亮:「多少傭金?」

「每月8000塊!」

「呃……」

我權衡再三,毅然搖頭:「算了,我拒絕!王叔,我不想再干那些刀口舔血的工作了,我覺得當保安挺好的,我在這裡兩個月,遇到最危險的事情就是一台飲水機翻了……」

王信:「……」

過了半晌,他看向我:「好吧,那我私自提價,給你10000元月薪,可以了吧?在這一行,除了殺手,可就沒有更好的待遇了……」

巨大的誘惑啊!

我幾乎窒息了,心裏天人交戰,說:「1W的話,呃,我還需要再考慮一下,我可不想再簽一張賣身契了……」

王隊掃了一眼我身邊的行李,說:「那……那除了1W月薪之外,再給你加一床空調被,羽絨的!」

「什麼?!」

我身軀一顫,緊握拳頭:「空調被,還是羽絨的……人類都無法拒絕羽絨空調被的……我……好吧,我幹了!」

王信笑了:「行!」

我想了想,又說:「不過,你得把我的老夥計還給我,我可不想就靠一雙拳頭去保護一個身價過億的大小姐……」

王信點頭:「嗯,你的傢伙就在車子後備箱里,自己去拿吧!拿好了,我帶你去見僱主,沒有什麼問題的話,協議正式成立了!」

「好!」

……

下車,打開後備箱,一個黑色的長匣子擺放在那裡,格外親切,掀開盒子,一柄略為古樸的長劍擺放在裏面,我伸手觸摸長劍,一種熟悉的敦厚感覺傳入掌心,忍不住笑道:「小黑,我們兩年沒見了!」

王信站在一旁,道:「我用老命作了擔保,才拿出了這柄兇器,哼,李逍遙,你小子太有種了,用這樣的一把劍把曾經的市局委員的大公子雙手都砍下來,嘿,就沒有什麼你不敢做的!」

我淡淡道:「有些事情,沒有人去做,我來做。」

「走吧,去見僱主!」

「好!」

……

十幾分鐘後,車子緩緩停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健身館旁邊,用黑布包裹着長劍小黑,抱在懷裡,跟着王信進入場館,遠遠的就能聽到擊劍的聲音,嗯,有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