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神歸來當奶爸
戰神歸來當奶爸 連載中

戰神歸來當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李雲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慶文 李雲天 現代言情

五年前,華國東南邊境有一位傳奇人物,他是華國最為年輕的星將,抵禦過無數外敵入侵,血灑戰場立下過汗血功勞!換來了華國邊境長久繁榮穩定,卻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愛人五年後,他重新解放自我,多年前的王者就此歸來,餘生只為守護女兒和愛人而戰展開

《戰神歸來當奶爸》章節試讀:

「三。」 嗯? 什麼三,少在這裡裝神弄鬼。 「二。」 李雲天依舊目光平靜。 趙濤二人以為他得了失心瘋,心中的笑意更甚「這小子5年前就是一個窩囊廢,沒想到現在更窩囊,大難臨頭居然開始裝傻,還真是廢物至極。」 對此,李雲天並沒有反駁,只是在靜靜等待着時機。 「一。」 嘩! 正當兩人譏笑之時,正常行駛的車輛突然停了下來,趙濤反應不及,腦袋撞在了擋風玻璃上「連個車也不會開,你是怎麼做事情的?」 司機瞳孔猛睜,指着前方的路口哆嗦道「負責....負責人來了....」 在他說話的同時,數十輛軍用專車急馳而來,在短短數秒鐘之間,直接將這輛車層層包圍。 在汽車之上,更是有墨綠色的戰士端着熱武器,見到如此大的陣仗,所有人都嚇得愣住了。 和平時期,為什麼會出現武營戰士?而他們包圍車輛,又到底所謂何事? 趙濤原本心中忐忑,在見到這些戰士後再也坐不住,連忙打開車門討好道 「負....負責人....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我今天正好路過,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 但是,這些人並沒有搭理他,反倒是面色凝重,對車內的李雲天鞠躬行禮「屬下來遲,還請王座恕罪!」 王座? 王座是誰?他的車上只有李雲天,何來的王座? 「領導們,您……您們誤會了,我車上坐着的,是一名犯人,根本不是您們口中的王座啊!」趙濤不停的陪笑,小心翼翼的吐出每一個字。 王座是誰,趙濤當然不知,因為,他還沒這個資格。 別說是他,哪怕是圍在警車四周,口口聲聲恭喊王座的當局,也並不知曉王座究竟是何人。 若不是收到上級明確指示,他們又豈會知曉? 那個軍中傳奇,北漠神明,眼下居然身處臨江! 此時,聽到趙濤這大逆之言,在場眾人,誰還沉得住氣? 首先走出之人,身穿一套黑色西裝,濃眉大眼,氣度非凡,一身威嚴,一股濃郁的壓迫感席捲眾人心口。 周慶天,臨江當局首腦! 「犯人?你是不是嫌命長,想提前去見閻王?」周慶天狠厲一視,一句話嚇得趙濤魂不附體。 還未等趙濤回神,身穿灰色皮衣的男子,已親自打開車門,見狀,一聲怒吼: 「混賬東西,一個個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趕緊將手銬打開!」 一句話,讓趙濤幾人大汗淋漓,手足發麻。 這人,是臨江頂端之人,馮坤! 他動根手指頭,毫不誇張的說,臨江地皮都得抖三抖! 此時此刻,讓趙濤害怕的,並非是這幾名位高權重的領導,而是…他看明白了。 王座,就是李雲天,李雲天,就是他們尊之敬之的王座! 「怎麼會這樣?」 「五年前,他是紈絝子弟,廢物少爺,五年後,便站到雲端,有睥睨天下之資!」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趙濤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但,就在此時…… 李雲天單手按下車窗,眉眼如初,笑靨依舊,掃視眾人,淡淡說道:「這手銬,沒有解開的必要!」 「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個道理,相必不用我教吧!」 語畢,李雲天雙手微微用力,這堅如玄鐵的手銬,猶如一攤爛泥,瞬間四分五裂! 儘管如此,他絲毫沒移步之意,反而閉眼假寐。 見此一幕,車外幾名領導欲哭無淚,可臉上,依舊笑意連連。 官大一級壓死人,更何況眼前這人,是軍中神話,是無往不勝的戰神! 這一幕,趙芳看的一清二楚! 即便是周家寵媳,此時,也沒她插嘴的資格! 再說,她早已被嚇的痴傻,瞪着雙眼,眼眸獃滯。 剛才她嗤笑鄙夷的男人,轉眼之間,卻若天山神明,連臨江當局,也尊之敬之。 此時,她滿心驚恐,在崩潰的邊緣不停徘徊。 與此同時,馮坤狠狠的一腳,踹在了趙濤的身上,同時扔出一沓厚厚的文件。 「有眼無珠都東西,這些東西,你給我看仔細了!」 此時,趙濤全身顫微,蹣跚而立,望着地上零零散散的資料。 這些照片,交易記錄,他再熟悉不過了。 只是,他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除他之外,無人知曉。 如今,怎麼齊刷刷的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這一點,他不清楚,但有一點,他卻瞭然於心。 他完了! 就在趙濤愁眉苦臉之時,周慶天一聲怒吼:「來人,將他給我抓起來!」 「此等蛀蟲,辱我華夏國風,我等豈能容你!」 一聲令下,十幾名身穿制服的警官齊齊上前,將趙濤直接扣押。 「妹妹救我,救我!找妹夫,找周家救我!」此時,趙濤猶如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直到此時,他還執迷不悟,依舊認為周家能護他周全。 「周家,大不同往日了啊!」李雲天嘴角一彎,說出這樣一句話。 可眾人皆知,這句話,滿是殺戮! 一場屬於周家的殺戮! 趙濤被壓上警車,事情算是處理了一半。 那個北漠殺神,大名鼎鼎的王座,還沒下車。 萬般無奈之下,幾名負責人只好鑽進車子,陪着李雲天到了大院。 接下來是好吃好喝的供着,還是端茶倒水,跪地求饒,這就不得而知了。 … 與此同時,浣花小築姜家。 姜楚然眉眼焦急,牽着滿臉淚痕,哭成淚人的瑤瑤走進了家門。 剛進門,瑤瑤便撲進陳繼雲的懷裡,嚎啕大哭:「奶奶,瑤瑤求求您舅舅爸爸,爸爸被壞人抓走了,瑤瑤不想沒有爸爸!」 什麼? 李雲天被抓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陳繼雲眼淚沒有一絲擔憂,反而一片暢意。 真是蒼天有眼! 「他被抓了豈不正好?一個負心漢,一個騙子,留着他有什麼用?」陳繼雲舒心至極,就連說話,也是直白瞭然。 李雲天這些年的經歷,以及暗月的身份,她還沒搞清楚。 一走五年,了無音訊,他鐵定是一個騙子,是一個負心漢。 騙子? 姜楚然心裏本就擔憂,聽到這個陌生的詞語,更是疑惑:「媽,什麼騙子?」 「姐,你不知道嗎?」姜慶文從房間走了出來,臉上笑意慢慢。 「今天早上,我們家門口可是上演了一出好戲!」 「李雲天那個廢物,不知從哪兒搞來了一身地攤貨,還雇了一個女人,演身居高位,權比天高的戲碼!」 「要不是我看出破綻,給二叔打電話核實了一番,差點就被他給騙了!」 「不得不說,他為了這齣戲,是下了血本的,那女人演技確實不錯!」 「如今被抓了,讓他披戎裝行騙,這叫自食惡果!」 短短的幾句話,姜楚然算是明白了,只是,她不知道該不該相信! 一邊,是冷酷無情的家族,一邊是曾經給她溫暖,護他周全的廢物老公。 可,曾經是曾經,今日 ,他完全是為了她們母女。 猶豫不決時,最終她咬咬牙:「媽,今日之事,與我也有關係,你就幫他一把,就當是為了瑤瑤!」 姜楚然不清楚姜家的勢力,能否保住李雲天,但她有把握,撈一個人應該不成問題! 這句話,卻戳中了陳繼雲的怒點:「你說什麼?幫他!」 「姜楚然,你腦袋裏面裝的是漿糊嗎?他就是一個騙子,處心積慮想回到姜家,你居然還要我救他?」 「說不定這也是他自導自演的戲碼,為了博取你的同情,順利回到姜家!」 「從今天起,你若再敢提李雲天,你就給我滾出去!」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斷送了姜楚然開口的機會。 站在一旁的姜慶文,也是一臉笑意。 想讓姜家出手撈人? 做你的青天白日夢去吧! 姜家人的冷漠,讓姜楚然心寒意冷。 可是,她就是一名弱女子,除了憂心之外,便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受盡折磨而束手無策。 一時間,姜楚然心亂如麻,幾欲淚崩。

《戰神歸來當奶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