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
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 連載中

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大包子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珺澤 江嵐 都市小說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兵鋒所向,皆為君臣那年,手染千軍血,腳踏萬骨山,攜榮耀歸來只為,護你一世安寧展開

《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章節試讀:

兩年後。

在巨大利益驅使下,以寧怒滔為首的寧家眾人終於露出惡魔嘴角,聯合「方葉陳林」四大世家,一同布下一個殺局。

奪主!

除異!

那一天,寧珺澤,生日。

酒桌上被兄弟灌醉,一群來歷不明人員將他帶走。

當晚,養父寧國被人捅死家中,養母張小娟下落不明,後被發現溺死江中。

寧怒濤眾矢假仁假義,帶**趕到時,寧珺澤正手握布滿鮮血的兇器躺床上酣睡,人贓並獲。

次日。

青城商業奇才,寧家翹楚,被當地司法處以殺人罪正式起訴,雖缺少有力證據,最終還是判刑十年!

一夜間,寧珺澤如墜深淵,被罵作白眼狼。

為獨吞寧家資產殺父弒母,是個豬狗不如的牲畜,如過街老鼠遺臭整個青城,永無翻身之日。

可誰能想到,寧珺澤獄中服役時,竟被人秘密調至大涼參軍。

數年如一日,他苦練體能,殺敵驅寇,安定邊疆,戰果累累,被大涼數億百姓擁為大涼戰神!

後下南疆,赤手空拳敗十國戰神級強者,一戰成名,舉世無敵。

一人之力,又鑄就出「大涼軍團」、「暗河軍團」、「大夏國十戰王」等王牌特戰,保大夏國本土安康,無懼敵國來犯。

更是數月前,於北蟒,一人守廢墟,破萬軍,震懾世界。

如今,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邊境已無戰火,他這才有空駕臨青城,處理當年恩怨。

晚七點,長櫻街,君悅酒店。

「你們在此等候,沒我命令,不得暴露。」

寧珺澤身着黑色西裝,從一輛商務轎車內跨步而出。

與此同時。

第四戰區最出名的「幽靈特種大隊」三十名尖兵,身着便裝,早已秘密佔領酒店各處要塞。

一有風吹草動,他們將第一時間攻入酒店,確保寧珺澤安全。

「是,修羅。」

車內傳出李青侯有力回應。

十年前,君悅酒店僅是天府集團旗下一個小產業,數年發展,已成為青城標誌性建築物,不少權貴酒宴去處首選,寧家也不例外。

今夜酒宴。

寧家籌謀多日,廣邀青城權貴,不僅是慶祝寧怒濤六十大壽,還為告知青城天下,寧氏集團上市的消息。

寧珺澤手持請帖,一路暢通無阻。

這裡沒人比他熟悉,很快來到六樓宴會大廳,全場高朋滿坐,熱鬧非凡。宴會還未開始,寧家人暫未露面。

主持人站在台上,簡單活躍氣氛。

今日所來,只為寧家。

既然主角們還未登場,自然不急動手,隨之找個靠角落位置坐下。

此桌剛好滿十人,有男有女,身着華貴。

他們無心在意主持人說什麼,更沒意識寧珺澤到來,而是三兩成群,談論白天發生的大事。

「你們知道今天發生的大事么?青城來了位大人物,與他相比,寧老爺子大壽根本不算什麼。」

「我也聽說了,好傢夥,軍方來人親自迎接,裝甲車動用上百輛把機場都給封了,陳市司都沒資格進去會見那位大人物。」

「何止陳市司,據說,江省督都是在警戒線外站了半小時,最後還是等人出來才有資格上前說兩句話。」

「我靠,這來了誰啊?這麼邪乎。」

兩個男生講的繪聲繪色,引得眾人驚嘆,只覺得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你是?」

寧珺澤身旁一位白裙女子,驚嘆之餘,抿一口水,卻發現身邊空位多出個陌生人。

「寧,寧珺澤?」

仔細打量後,面露異色,有驚喜,有意外,也有不可思議。

寧珺澤變化太大了。

若不是一舉一動,眉目神情,早就映入腦海之中,根本認不出。

寧珺澤品着茶水,聽旁人談論自己,無動於衷。

倒是被女子一聲吸引,觀察後發現這女子他認得,高中同桌,不由點頭微笑:「是我,好久不見,夏禾。」

夏禾面帶錯愕,還有點沒反應過來。

半僵半笑:「豈是好久,自打你入獄,我們起碼有十年沒見了。不曾想,你這麼快就出來了。」

說到這,夏禾忽然捂着嘴巴,滿是歉意:「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說,時間過得好快。」

「無妨。」

寧珺澤面帶笑意心中卻是驟然沉默。「是啊,十年了,嵐兒,你還好嘛?」

入獄那年,他與江嵐剛訂婚不久。

法庭上,宣判他入獄十年,江嵐茫然錯愕的無助表情,至今不能忘卻。

「寧珺澤,他出獄了?」

「算日子,差不多就是最近出來的吧。」

「他這麼快就出來了?要我說,這種白眼狼就該多判幾年,免得出來禍害社會。」

「大喜之日跟殺人犯坐一桌,真他媽晦氣。寧家在搞什麼,把他放進來?不會蠢到再次引狼入室吧。」

「引狼入室?怎麼可能,寧家巴不得他死。依我看,肯定是偷跑進來,不知道打什麼鬼主意,等寧家人出現,有他好看。」

桌上其他人聽到對話,立刻把目光鎖定在寧珺澤身上,驚嘆面容變化巨大的同時,面帶鄙夷和嫌棄,甚至有一絲玩味。

「喲,這不寧少嘛。」

夏禾對面,一位打扮豪奢的胖子站起來,面帶戲謔之色。

方才,正是他與諸位談笑大事。

他走過來,一隻手搭在寧珺澤座椅靠背上,露出滿嘴黃牙,譏笑道:「看來寧少在獄中混的不錯啊,西裝都混上了,別說,還真有點人模狗樣。」

他叫趙凱,高中同學之一。

上學那會好賭,仗着寧珺澤人好錢多,經常借錢不還。

寧珺澤找他還錢,便翻臉不認人。

還到處詆毀寧珺澤小心眼、摳門,有那麼多錢借幾個子花花怎麼了,因此記恨於心。

高中畢業後,混跡社會,從事黑色產業。

五年前,被方家老太爺看中,成方家贅婿。

土雞變鳳凰,一步登天,寧家也要給三分薄面,是這桌最有錢有勢的。

虎落平陽被犬欺,看情況,他是要恩將仇報,故意找樂子。

「滾。」

寧珺澤輕抿一口茶水,懶得搭理。

夏禾感覺不對,急忙打圓場:「趙凱,大家都是同學,好久沒見,有什麼話坐下來心平氣和慢慢聊。」

趙凱根本沒聽,他凝着眉宇居高臨下,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罵道:「姓寧的,你他媽以為自己是誰啊?當年的寧少?啊呸。一個臭坐牢的喪家犬,給老子提鞋都不配,還敢讓老子滾,給你臉了是不。」

說罷,他抬手就要打。

卻在這時,一道勁風掠過,寧珺澤不知何時站起。

「啪。」

率先一巴掌甩在趙凱臉上,直接扇的他原地轉圈一周,幾乎將他打懵。

「狗東西,你,你他媽敢打我?」

半許之後,趙凱回過神捂住臉頰,滿臉錯愕。

「何止打你,我還敢殺你。」

寧珺澤輕蔑一笑。

露出一排潔白牙齒。

看似滿面春風,實則笑裡藏刀。

令人心驚膽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