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戰尊殿
戰尊殿 連載中

戰尊殿

來源:外網 作者:蕭長風牧雲冰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蕭長風牧雲冰

至尊浴血戰場,驚聞女兒噩耗,一夜間,九大戰尊,齊奔天南,歸來之時,卻發現妻子爛醉如泥......展開

《戰尊殿》章節試讀:

c「廢物,還愣着做什麼?」
不多時,見王四遲遲沒動靜,陳建大怒,一腳就踹了過去。
「副督察,是,是城主!」
王四臉上冒出一絲冷汗,立刻提醒道。
「城主?」
陳建眉頭一皺,轉頭就見到了秦峰一眾人,愣了一下後,他臉上浮現一絲殘忍,回頭看着蕭長風。
「小子,本來還想讓你再活一會兒,可惜,你命不好。

「不用等到去大牢,我現在就能凌遲處決了你,你再能打,還能打得過城主親衛不成?你死定了。

陳建狠狠的瞪了蕭長風一眼,轉身就朝着秦峰快步走去。
王四等人見到這一幕,互相對視一眼,都長鬆了口氣。
面對一個實力強大的瘋子,沒人不怕死。
在來到近前後,陳建直接跪了下去,悲痛道:
「城主,我是陳建,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這個姓蕭的兇徒不僅暴力抗法,還殺了我妹妹。

話音剛落,他重重的將頭磕了下去。
嘴角,悄然揚起一絲猙獰的弧度。
周圍一片死寂。
王四等督員屏氣凝神,期待着城主親衛的出手。
可就在這時,秦峰竟是快步邁過了陳建,深吸口氣,來到蕭長風面前,開口道。
「拜見至尊,秦峰已經備好一切,隨時可讓小公主轉院。

轟!
剎那間,陳建等人如遭晴天霹靂,腦子亂成一團,耳中嗡嗡作響。
至尊?!
堂堂天南城城主,居然稱眼前的「殺人兇手」為至尊?
「這是做夢吧!」
陳建抬起頭,就見秦峰一臉的虔誠恭敬,俯首在蕭長風的面前。
他雙眼一黑,險些昏了過去。
「不用多禮。

蕭長風平淡道。
「至尊,這些人怎麼處理?」
秦峰瞥了一眼陳建等人。
十幾名督員嘴唇顫抖,卻彷彿被人扼住了喉嚨,發不出任何聲音。
蕭長風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眼底閃過一絲冷漠的殺意。
「一群草菅人命的傢伙罷了!」
「都處理了!」
「是!」
……
某座半山別墅。
書房內,一個穿着紳士馬甲的年輕人正站在窗邊,拿着紅酒杯,不知道在想什麼。
楊泰走進後,他這才轉過身。
「你來了。

「不愧是沈二少,這個時候,還是這麼有閒情逸緻!」
楊泰淡淡一笑,自顧自的倒了一杯酒。
「不然呢?」
年輕人平淡的道。
「我大哥沈燁還沒死,還用不着我沈楓替他擔心。

楊泰走上前,抿了一口後問了一句。
「怎麼樣?有眉目了嗎?知道是誰把那丫頭救走的嗎?」
沈楓搖了搖頭。
「對方做的很隱蔽,監控都被拆了,一滴血都沒留下。

「這麼棘手?」
楊泰眉頭一皺。
「你說,會不會是那個蕭長風?我的人查了一下,是他把兩個孩子送到醫院的!」
沈楓突然問道。
「他?」
楊泰愣了一下,隨後想到昨晚兩人遇見的情景,他不由輕蔑一笑。
「這完全不可能,那傢伙要真這麼有本事,怎麼可能這五年都不敢回來娶牧雲冰。

「那你覺得是誰?」
楊泰想了一下道:
「你沈家這些年,如日中天,隱約快成天南第五大家族,而你大哥還是沈家第一繼承人,不想讓他活的,可有很多人。

沈楓聞言,默默的看向了窗外的風景。
「你是說,四大家族?」
「或許吧。

楊泰不置可否。
「黃金血的事,你有什麼打算?」
「還有些庫存,不過,只能撐一段時間,那個小丫頭,必須要抓回來。

「好,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最近行事要小心了。

沈楓聞言,眼中不由浮現一絲冷意。
「敢惹我沈家的人,無論是誰,都得付出血的代價。

楊泰笑了下。
「還真是你沈家的風格,還好,咱們是朋友。

「走了,我還有個約會,有事隨時聯繫我。

……
天南療養院。
啪嗒!
一座花園裡,蕭長風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坐在長椅上,點了一支煙。
女兒已經安置好了,這讓他也不再那麼擔心。
這時候,秦峰從裏面走了過來。
「至尊,九位戰神馬上要到了,我是否要迎接一下。

「不用。

蕭長風搖了搖頭。
「你只需要做好安撫的事情。

「您放心。

秦峰點了點頭。
「此事我已經吩咐下去了,讓城中百姓了解到是城防隊進行演練,明日一早解封。

「做的不錯。

蕭長風呼出一口煙霧,然後將煙頭扔在腳下,踩滅後緩緩起身。
「秦峰,讓你的人給我把療養院好好守住,然後叫上城防隊,跟我去花漾,把整個幼兒園全都給我圍起來。

「是,至尊。

東陽街。
花漾幼兒園。
教室辦公室。
幾個老師在聊着天,放着「陳美」名牌的桌子旁,一個微胖的妖艷女人在化着妝。
不一會兒,幼兒園的上課鈴聲響了,陸陸續續的有老師離開。
這時候,蕭長風和秦峰從外面走了進來。
陳美瞥了一眼,見兩人穿着樸素,便沒有起身招呼。
「不好意思,這裡不是教室,看孩子請出去。

她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
然而,蕭長風卻恍若未聞,反而走到了一邊的椅子上坐下。
陳美眉頭一皺。
「這位先生,我再說一遍,看孩子請出去,這不是教室。

啪嗒!
蕭長風點了一支煙,平靜的看着陳美。
「我不是看孩子的,我是來找孩子的老師的。

陳美嫌棄的打量了一下,「你找哪位?」
「你!」
「我?」
陳美一愣。
蕭長風緩緩開口。
「我的女兒叫做蕭若兮,昨天放假的時候送到你家,同行的還有許小楠,兩個小女孩是上午送過去的,然後一個小時後就被綁了。

「現在,我女兒躺在醫院,昏迷不醒,許小楠情況好一點,不過也一樣在住院。

「作為她們的老師,你難道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說到這,蕭長風的語氣雖然依舊平淡,但卻充滿了冷意。
一縷縷殺機,幾乎將四周的溫度降到了冰點。
陳美臉色大變。
蕭若兮?!
許小楠?!
她們還活着?!
她騰的一下就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看着蕭長風的眼中,充滿了驚恐。
「你……你想做什麼?她們出事,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戰尊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