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召喚師:我給伴生獸加爆了屬性
召喚師:我給伴生獸加爆了屬性 連載中

召喚師:我給伴生獸加爆了屬性

來源:google 作者:一扇回鍋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扇回鍋肉 李牧野 都市小說

李牧野穿越到召喚師的平行時空,同時覺醒系統,只要根據系統提示完成,則獲得相應獎勵在不斷的系統加持下,一隻小浣熊伴生獸逐漸出現在大眾視野中在戰鬥中逐漸畫風變成了單向碾壓,一隻萌獸一巴掌排廢了魅惑天使一尾巴抽碎了撒旦一口咬斷了金甲戰士的腰「饒了你?你是個成年人了,希望你能學會自己去死,不要不知好歹」展開

《召喚師:我給伴生獸加爆了屬性》章節試讀:

三人一同進了夜市,林雪就獨自一人離開了。

正好明天就是周六了,李牧野和林雪約好了,明天去857葯業。

既然已經有了精鐵沙了,也不着急在夜市買了,催化劑,人家857葯業有的是,更是不用擔心。

兩人一路走走停停,兩邊的攤位可是不少。就連S級天賦的異獸屍體都有人在售賣,只是那價格超出了一般人能承受的範圍。

李牧野只是心裏想了一下,要不要等再夜深一點,用磚頭拍之,取了屍體,直接遁走。

念頭才起,系統聲音就在提示:「宿主,現在是否需要網上訂好去往國外的機票。」

李牧野也就趕緊打消了念頭,若不是系統阻攔,估計這會,李牧野的照片已經是登上了頭條。

李牧野現在不需要着急買什麼東西了,自然就沒有目的的在亂逛。

兩人正走着,前面幾個攤位上突然有人吵了起來。

好傢夥,兩人正覺得無聊。

兩人對視一眼,相視一笑,直接閃身進了人群。

「憑什麼說我拿了你包里的錢?」說話的正是林雪。

「憑什麼?我剛在這家店買完東西,忘記拿包了,回頭我來找的時候,就你拿着我的包站這裡,不是你還有誰?」

一個相貌猥瑣,賊眉鼠眼的大漢,破衣爛衫就那麼斜眼看着林雪,上下打量,毫不掩飾眼中的火熱。

「我撿到你的包才站在這裡等失主的。」林雪都快急哭了。

她和李牧野他們分開不久,就徑直向夜市中最大的一家藥材坊去買葯,結果路上遇到這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錢雖然不多,但人家畢竟是大戶人家,破財事小,丟臉事大。

林雪正不知道怎麼辦,就看到人群中鑽出來兩個人,站在了最前面,李牧野明顯也是一愣。

果然,林雪投來求救的目光。

「叮

【提示一:轉身離去,不作為,不惹麻煩。完成獎勵:少量召喚靈力。】

【提示二:站在失主這邊,指責林雪偷拿了失主的錢財。完成獎勵:獲得霉運體質,喝水有99.9%概率嗆死。 】

【提示三:在不賠錢的情況下幫助林雪。完成獎勵:伴生獸屬性+5%,當前加成:5%。】」

這還用選?99.9%概率嗆死,就意思是沒嗆死算是中頭獎了唄。

少量召喚靈力,要它幹嘛。

李牧野向前一步。一把奪過猥瑣男手中的包。

「說吧,丟了多少錢?」李牧野直截了當的說道。

「丟了2萬。」

猥瑣男也不慌,看來這勾當也不是第一次做。 圍觀的人不多,估計經常光顧這裡的人也知道這號人的存在。

林雪很少出入黑市,穿的又光鮮亮麗,一看就是冤大頭。

畢竟這黑市的人,都是刀口舔血的人物,S級天賦的伴生獸屍體都被拿來販賣,還有啥不敢做的。

還怕你是誰家的千金大小姐?

自然不會,他們就怕你不是千金大小姐,拿不出錢來。

李牧野翻了翻包裏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身份證,估計是這猥瑣男用來證明是他的包用的證件。

李牧野掏出裏面的身份證,丟給劉亮。

劉亮接過來,心領神會,握着身份證的手,紅芒一閃,再張開雙手,只有一撮飛灰。

猥瑣男直接愣住了。

我靠,我是流氓,還是你們是流氓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毀滅證據?

「你這是什麼意思?現在我的包裏面沒有2萬塊錢,必定是這妮子拿走了,今天你們不拿出錢來,就別想出這個黑市。」

說完,人群外面又湧進來幾個大漢,明顯是一夥的。

「哦,那意思是,你的包原來是有2萬的。對吧?」

李牧野不慌不忙。

「正是,你到底想幹嘛?磨磨唧唧的,趕緊拿錢。」

猥瑣男,有些不耐煩了。幹完這票,換個攤位還要繼續呢,他就是吃這口飯的,只要有新面孔,都要過他這一關。要不是林雪先蹲在這裡,換做別人也是一樣的要坑上一番。

「你看,這包里沒有錢,那就說明你的包唄。」

李牧野無所謂的把包口倒過來甩了甩,確實沒錢。

「什麼?…這是什麼邏輯?」

猥瑣男真是無語了,我才是流氓,請你擺正你的立場啊。

「你跟我耍無賴?」猥瑣男眼神一沉。

「對啊,可不就是耍你么。」李牧野知道夜市裏面不能動用伴生獸,剛進來的時候就被保安告知了規則。

「叮,伴生獸全屬性+5%,當前加成:10%。」

「你確定要管這檔子閑事?」猥瑣男,看林雪已經躲到李牧野身後了,還是先問了一句。

「有種報上名來!」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龍城一中,專修B班馬東。你要是不來找我,你就是我兒子。到時候讓你見識見識小爺玉花蛇的厲害。」

李牧野神色淡然的說出了馬東名字。

此刻的馬東正在跟他哥哥馬西抱怨,學校有個潑皮無賴偷襲了自己,害自己在林雪面前出醜了。

「哈欠…是不是雪兒想我了。」馬東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好,我記住了,馬東是吧。什麼什麼班的,明天不打出你青屎來,算你沒吃過韭菜。」

猥瑣男放了一句狠話,就帶着幾個糙漢子退出了人群。

鬼市可不是誰都敢動手的地方,想出手也行,做好人間消失的準備,不信邪的主很多,但是活下來的屈指可數。

猥瑣男幾人剛走,就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賣相倒是不錯。

「小姐,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煩?」男子裝模作樣的詢問着,估計在人群中都看了半天了。

李牧野看在眼裡,也沒說什麼。

「嗯,多虧了我同學幫忙,不然今天可能要給家族丟臉了。」

林雪很明顯不想搭理這人。

「哦?他是你的同學,馬東是吧?」

西裝男子看了一眼李牧野。

「我是李牧野,你誰啊?」

李牧野什麼人?西城小霸王,還能在氣勢上吃了虧。

「剛你不是說你叫馬東?」

西裝男子,驚訝道。

李牧野:「昨天鬼市,就在門口附近那個攤位有個老頭得了痔瘡,今天剛割了,沒出攤,你知不知道?」

「…關我屁事?」

西裝男覺得自己突然腦子不太夠用了。

「那我叫啥,關你屁事?」李牧野直接了當。

「我…你…」

「噗嗤…李牧野,他也是咱們學校的同學,華天雄。」

林雪在一旁聽着覺得解氣。

「華天雄?那是誰?」劉亮在旁邊也搭話問道。

「你不認識我?」華天雄表情很誇張,就像是理所當然是人就該認識他似的。

「怎麼,你是龍國幣?誰都認識你?」

哪怕現在知道了,對方是個十級的召喚者,馬上就會進階白袍召喚師了,一樣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