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趙陽林采涵
趙陽林采涵 連載中

趙陽林采涵

來源:外網 作者:震世醫神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震世醫神

道門弟子趙陽奉師命入世修行,靠着一身通玄的醫術,逆天的道術,征服了總裁未婚妻,震驚了世界醫學界……展開

《趙陽林采涵》章節試讀:

「有。
」趙陽點頭。
「你有辦法?」林寒山上前抓着趙陽的胳膊道。
「有,但是我不救。

「為什麼?」
「因為你不相信我。

「我現在向你道歉。

「道歉?」趙陽呵呵笑了起來。
「這樣,你想要什麼,我都能滿足。
」林寒山像是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林家履行當年的婚約。
」趙陽看着林寒山淡淡地說道。
本來趙陽這次前來是退婚的,可是看到林采涵這麼漂亮之後,他哪裡還願意退婚啊?
「放心,只要你救活了采涵,我就讓采涵嫁給你。
」林寒山想都不想地說道。
現在當務之急是救活林采涵,至於讓林采涵嫁給趙陽的事,將來再說。
趙陽點了點頭之後才來到了林采涵的身邊。
他一抬手兩根手指指尖就出現了一枚銀針。
當銀針朝着林采涵刺去的時候隱隱地出現了一道青色的光輝。
噗!
銀針準確地刺進了林采涵的心臟。
下一刻一縷縷黑色的黑氣順着銀針朝着外邊涌了出來。
「乙木刺穴術。
」譚雲書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趙陽驚訝地看了譚雲山一眼,「沒想到你還有些見識。

「乙木刺穴術記載於神農百草經,這些年來我一直以為這是傳說。
」譚雲書看着趙陽的眼神彷彿是朝聖。
「只是一種刺穴術罷了。
」趙陽給了譚雲書一個眼神。
譚雲書頓時讀懂了趙陽的意思,眼觀鼻鼻觀心地不說話了。
大概過去了半分鐘趙陽取出了銀針,隨即林采涵緩緩地睜開了雙眸。
她的眼中滿是茫然之色。
她的意識還在混沌狀態。
「采涵。
」林寒山來到林采涵身邊喊道。
林采涵看着林寒山,雙眸漸漸有了焦距。
「爺爺,我怎麼在這裡?」林采涵有些虛弱地問道。
「你中邪了。
」林寒山輕聲說道。
「中邪?」林采涵對這個字眼有些錯愕。
「沒錯,你中邪了。
」趙陽這個時候淡淡說道。
「你是……?」看着趙陽的一身着裝林采涵有些懵逼。
道士?
道士怎麼會出現在醫院?
驅鬼不成?
「采涵,這位是趙陽,是他幫你驅邪。
」林寒山言簡意賅道。
「驅邪?」說實話林采涵是不相信請驅邪這種說辭的,不過她還是對趙陽表示了感謝,「謝謝。

「不用,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救你本就是分內之事。
」趙陽神色平靜地說道。
「未婚妻?」林采涵疑惑地看向了林寒山。
林采涵很想說自己什麼時候多了一個未婚夫了?
「等回家之後我再跟你解釋。
」林寒山這般說著就看向了趙陽,「趙陽,采涵現在能出院了嗎?」
「她體內的邪氣已經驅散了,現在只是身體有些虛弱,隨時都可以出院。

「那現在就出院。
」林寒山當即表態道。
家裡的條件不比醫院差啊。
而在林采涵辦理出院的時候趙陽被譚雲書請到了一個辦公室。
「你剛才使用的是乙木刺穴術嗎?」譚雲書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全身都在顫抖。
乙木刺穴書被譽為天下三大刺穴術之一。
可驅邪,可逢春。
相對於驅邪來說逢春之術才是最為恐怖的。
它可以讓將死之人重新煥發生機。
「不錯。
」趙陽點頭。
「乙木刺穴術真的能枯木逢春?」譚雲書眼神灼灼地問道,「可以驅邪我能夠理解,但是枯木逢春……?」接下來的話譚雲書沒有說,可是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趙陽看了四周一眼。
隨即他來到了窗前。
窗前有一個盆栽,盆栽中的仙人球已經乾枯了大半。
「看着。
」趙陽說著手中的銀針朝着仙人球刺了過去。
神秘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乾枯的仙人球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翠綠起來。
短短几個呼吸之內仙人球重新煥發出了勃勃生機。
譚雲書乾咽了一口唾沫之後噗通一聲跪在他面前。
「您能不能收我為徒?」譚雲書滿臉期待地問道。
「你的資質太差。
」趙陽看了看就搖了搖頭。
「資質太差?」聽到趙陽的評價譚雲書苦笑不已。
要知道他可是國寶級專家啊,在中醫領域可謂是泰斗般的存在。
可是在趙陽的眼中自己的資質竟然太差。
「你不服氣?」趙陽看着譚雲書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沒……沒有。
」哪怕心中真的這麼想,也不能承認啊。
「你聽說過百草堂嗎?」
「難道百草堂不是傳說?」譚雲書不由瞪大了雙眼。
「百草堂是三大醫術聖地之一,你覺得可能是傳說嗎?」趙陽神色平靜地說道,「百草堂隨便走出一個弟子,他們的醫術都能碾壓你,信不信?」
「那為何這些年世間從來沒有出現過百草堂的弟子?」
「誰告訴你世間沒有出現過百草堂的弟子?」
「誰?」
「扁鵲是百草堂的弟子,華佗是煉丹堂的弟子,孫思邈是藥王洞的弟子。

「啊!」譚雲書被驚到了。
不過隨即譚雲書就想到了什麼,「你是百草堂,煉丹堂還是藥王洞的弟子?」
「都不是。
」趙陽搖頭。
他的師門可不是三大醫術聖地能夠相比的。
「那個……恕我直言,林采涵多半會悔婚。
」譚雲書斟酌着語言說道。
「為何?」趙陽淡淡道。
「剛才我查了一下林采涵的資料,林采涵是江南地區的第一美女,同時還是江南地區商界的天之嬌女,這樣的女子眼界何其之高?」接下來的話他沒有說,可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我想她沒有那麼膚淺?」
「但是你們不門當戶對。

「你的意思是她高攀了?」
「……」
譚雲書平復了好一陣之後才道,「老師,這是我的電話,這段時間我會待在江南,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
」譚雲書說著遞給了趙陽一張名片。
趙陽想了想還是接了過來。
……
西湖花園!
這是西湖的別墅區。
趙陽坐着林寒山的奔馳s轎車一路來到了西湖花園。
到了客廳之後林寒山跟趙陽寒暄了兩句之後就上樓了。
趙陽本身就不是善談之人,因此林寒山一走他就沉默下來。
林采涵沉吟了一會就問,「趙陽,你有什麼打算嗎?」
「跟你成婚。
」趙陽看着林采涵道。
林采涵的身軀顫了顫,「那個……我們現在還年輕,再者我一心在事業上,暫時還不想談婚論嫁。

林采涵通過林寒山了解了趙陽的身份。
他們倆是真的有婚約在身的。
林采涵也不想直接拒絕,她擔心會刺傷趙陽的自尊心。
「這樣啊。
」趙陽說了一句就沉默了下來。
「你哪所大學畢業的啊?」林采涵找話題地問道。
「我沒有上過學。

「你沒有上過學?」林采涵驚呼道。
「是啊,這些年我一直都在道觀中修行。

「你都學了什麼?」
「長生之術。

「長生之術?」林采涵頓時不想說話了。
能別扯嗎?

《趙陽林采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