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這個鬼真好看
這個鬼真好看 連載中

這個鬼真好看

來源:google 作者:隔壁小孩的麵包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杏 隔壁小孩的麵包糠

作為一條「鹹魚」秦杏表示睡覺它不香嘛耐不住上司的「威脅」,被迫分配到高級位面但是這裡鬼真好看啊秦杏表示任務什麼的不是問題有好看的魔鬼才是大事還有這位先生我們是正常交友請保持距離啊啊啊,我嗑的cp都是真的(故事純屬虛構,如果和大家平時看的不一樣,不要在意,虛構嘛,主要在那個構)展開

《這個鬼真好看》章節試讀:

「餛飩,新鮮的餛飩」

「娘,我想要那個」

「兔崽子,又弄髒衣服,看我不好好教訓你,不長記性」

「姑娘看看簪子,上好的玉」

「客官要吃點什麼……」

陽光不燥,市集里小販們的吆喝聲,以及各家各戶的日常,人聲鼎沸,行人絡繹不絕。

一輛華麗的馬車駛入城內,帘子半開半掩,馬車內是位年輕俊俏的少年,撥開帘子的手骨節分明,指甲修剪的乾淨整齊,琥珀色眼眸深處是萬丈深淵,死氣沉沉,掃視四周將城中的風光收進眼底,

「公子,**城到了」馬夫探出頭,瞧見路邊有家客棧「是否要住宿」馬夫放下馬鞭,側頭詢問少年。

「住一晚吧」少年起身走下馬車,邁步進入客棧。

小二看見少年熱情的迎上去「這位客官打尖還是住店」

「住幾個晚上」少年拿出一個錦囊,交給小二「做點吃食送上來」

「好的客官,這邊請」小二喜笑顏開,領他去見了掌柜,安排好住宿。

客房

「公子,七皇子來信」黑衣人遞上一封信,顧初秋接過信,拆開,細細瀏覽,一目十行,再次確認沒有遺落的點,用蠟燭點燃紙張,餘下灰燼。

「砰砰」這時響起敲門聲「客官,您的飯菜好了」原來是小二來送飯菜。

聽見小二的聲音,顧初秋擺擺手示意黑衣人離開,起身去開門。

「端進來吧」側身讓小二進來,沒有關上門。

小二擺好菜,瞥見顧初秋的身影,急急忙忙趕到他的跟前。

「客官,您要出去?」顧初秋沒有回應,只是停下腳步,有點疑惑。

「哎,客官啊,這晚上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嗯?」

「**城夜晚是魔鬼兩族出來的時間,很危險,盡量不要出去,如果有急事可以找小的,客官還是小心為妙」

「我會注意,謝謝提醒」小二離開後,顧初秋喚來黑衣人並吩咐他去調查。

黃昏降臨,西邊鋪滿橙緞,雲浮吹過,烏雲靠近明月,夜來的很快,卻只是在那躊躇,殘留的余陽,帶點溫熱,明月懸掛,漫不經心的,瞧眼地平線的陽光,繼續它的軌跡。

半個時辰過去,夜幕星河,許是白日里起了點風,這夜不似以往的那麼熱,絲絲涼風,趕走了熱氣。

黑衣人探查一番後回到客棧。

「公子,屬下探查出**城的一些內幕」黑衣人恭敬道。

「哦,說來聽聽」顧初秋面上雲淡風輕,右手悄悄捏緊衣角,在得知他要來**城,七皇子便派暗衛調查了,把所以關於**城以及城主的大事小事寫成一封信,讓阿年交給他。

信中提到**城主喜歡收集年輕俊俏的男子和女子,其他的並未提到,關於城主的描述不多,只提及喜好以及長的貌美,走一步看一步,事件發生了天災都擋不住。

「屬下打聽到,**城分為人族、鬼族、魔族三族,戌時,人族退避,另外兩族進城,如果未經城主同意晚上私自出去,後果自負,非本城人,戌時會有打更老人提醒,若犯錯,後果自負,屬下打聽到,戌時**城劃分成兩個,以太陽升起的那條線為準,結界隔開,城中關於**城城主的少之又少,百姓之中褒貶不一,線索較為明確的就是城主喜好收集年輕男女」黑衣人退後一步,低垂頭,態度恭敬。

「即有兩個**城為何不允許出門」顧初秋問道

「屬下不知」

「鶴」

「現在何許時辰」

「酉時」

「退下吧」

「是」名為鶴的黑衣人閃身離開。

顧初秋現在心很亂,雖說沒有明確表示**城城主收集年輕男女是何用處,但大部分都是壞事,對他及其不利,現在處境不同,趁早拿到三味草脫身。

打開木窗,原本熱鬧的市集現在無比凄涼,小販早早的收拾攤子回家去了,百姓關上門,油紙遮擋住窗內的光景,隱隱約約有微弱的光芒。

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咚咚咚」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行人迴避,閉門關窗」

「咚咚咚」

是更夫的敲鑼聲,急促刺耳,震得耳膜生疼,斷斷續續的,在狹小的巷子深處迴響。

市井道路,不見人影,風帶動枯葉和灰塵,起起落落。

巷子深處是一面水鏡,圈圈水紋蕩漾,鏡中出現一位俊逸的男子,他踏出水鏡,離開巷子深處,在他後面還有許多魔,皆是貌美之人,水鏡是魔鬼兩族進入人族的主要通道,戌時魔鬼兩族通道開啟。

巷子外,魔族徘徊不定,每走動一步,道路變換,房屋不是平常模樣,高大的建築屹立,熱鬧的**城變成了魔窟,**城高高掛起,抬頭看去是房子的地基,兩旁房屋中間是透明的,似一座玻璃製成的路,晶瑩剔透,兩種不同的建築風格碰撞,結界隔開兩族,白天恢復其原先模樣。

「讓,讓,鬼王降臨,你們這些魔速速讓開」聲音出處是一位男鬼,他懸空而立,身體緩慢移動,手持陰陽節,容貌被面具遮住,身後是萬鬼。

魔群中不知是誰嘲諷「鬼王配我們臨淵大陸第一族讓道」

男鬼呵一聲,轉頭吩咐另一個鬼,等鬼離開,男鬼把陰陽節換個手,瞥一眼魔群「失敗者也敢擋道」

魔族聽到這句話躁動起來情緒激動,特別是瞧見萬鬼洋洋得意的表情,心中怒氣橫生。

「要不是你們使些不見光的手段,勝利的就是我們」

鬼族中有鬼反駁「你們自己蠢,輸了,反咬一口說我們詭計多端,告到傲慢城主哪裡,被奪去一部分力量,要說不見光的手段,你們更符合一點吧」

「戰略上的計策被顛倒是非,為了你們的好名聲,這樣的理由都能想出來,好,真好」

「不愧是魔,栽贓陷害玩的好啊,就算是經歷靈氣洗禮,也改不了你們骨子裡的卑鄙」對面的鬼話音剛落,魔族有人衝到鬼族內部用魔氣攻擊,幽藍火焰燃起,鬼族慌亂的從中間向兩旁擴散。

「卑鄙」不曉得是誰喊了一聲,不過兩方皆沒有在意,依舊打的如火如荼。

多種顏色的火焰飛舞,襯得黯淡的天色絢麗多彩,火花卻在碰到屏障時,被反彈回來,又開始新一輪的戰爭。

人族呆在家中,不關心魔族鬼族是否會打起來,五年里這些事每一天都會發生,他們已經麻木了。

顧初秋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耳邊靜悄悄的,結界隔開了聲音,他在想,即使有結界阻擋,為什麼人族不能出去,假設兩族能進入另一半**城,只是有什麼限制他們不能進入,為了公平起見,**城城主作出相應對策。

思考半天都沒思考出原委,眼皮越來越重,眼眶濕潤,尾部通紅,翻過身,進入夢鄉。

旦日,欲出的朝陽掛在天邊,染紅成片的雲彩,水面倒映出它的光彩,漣漪波動,市集上是每天重複的事情,人來人往,馬車馳聘,新的一天開始。

話說秦杏讓三個女鬼綁起來帶到**城,本以為可以順利通過城門,結果是白天到的,硬生生的拖到了晚上,說什麼她們是趁結界鬆動偷偷跑出來的,回去要低調點,然後三個鬼拖着一個人躲在草叢裡等啊等,等夜晚來臨。

其實她們完全可以現在吃了她的,在晚上去**城的路上,聽到她們說要有儀式感,當時秦杏就想,這高級位面就是不一樣啊,滿滿的透着現代感,要不是這是任務位面她都懷疑她們也來自未來。

「分開了,可以進城了」女鬼扛起秦杏飄進城內。

《這個鬼真好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