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這個卧底他來自深淵
這個卧底他來自深淵 連載中

這個卧底他來自深淵

來源:google 作者:我不叫余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子玄 我不叫余遠 都市小說

【無女主,不無腦,混黑方(警方和違法集團,深淵勢力和異控局)】我呢,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或者,我不算是個人,雖然有了一個人的全部記憶,但似乎,我依舊與這裡格格不入原主的爸是個警察,還在卧底任務里死了,他媽也在之後不見蹤跡,家裡只剩個弟弟了,還不是親的,值得一提的是,我決定不當什麼卧底了,想要當個老大,我從來不喜歡什麼被人踩在腳下的感覺,以前是,現在也是這樣,還有,我比較,護自家人……展開

《這個卧底他來自深淵》章節試讀:

現在是晚上九點鐘,張成軒睡得很香的時候。

張子玄卻是輾轉反側,就是被吵的睡不着。

隔壁的呼嚕聲吵的他心煩,就像是無數只蒼蠅在耳邊環繞。

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像一隻豬一樣?

人和豬到底有什麼區別?

他猛然坐起,把睡在一旁的張成軒嚇醒了。

張成軒剛睜開眼睛,就看見一臉幽怨的張子玄,簡直被嚇死了。

「哥,我家鬧鬼了!」

張成軒一下子躲進了被窩裡。

看着被嚇着的張成軒,張子玄也很疑惑。

自己很嚇人嗎?自己又不會吃人。

他們是有自己的食物的,人類不過是食物的養料。

本着既然你都說我嚇人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地再嚇人一點吧。

「張成軒啊,下面好冷啊,過來陪我啊~」

這算是張子玄的惡趣味吧?

他以前可最喜歡嚇唬那群剛誕生的同類啊,看見他們被嚇到的樣子可真是有趣。

「啊啊啊,哥哥救我!」張成軒喊道。

「不救。」張子玄冷淡地回了一句。

剛想教育一下隔壁的胖子,就聽見電腦的消息提示音。

打開電腦,點開一看,是何朝憶發來的扣扣。

「睡了嗎?」

「剛醒。」

「打遊戲嗎?」

「……」

「反正你也睡不着,你隔壁那頭豬我也是知道的。」

「沒關係,馬上就沒聲音了。」

「我去,你幹什麼,犯法的啊,這可你說的啊,你要是真幹了,我踏馬就逼迫你和我去套榜一的麻袋!」

但是,對方沒有等來回信,唯有一個拉黑再次出現。

另一個屏幕前的何朝憶大罵一句:「操,剛解開!」

「哥!你大晚上不睡覺吵什麼啊!」

門外是妹妹何年初的喊聲。

「好嘞,妹妹,妹妹早點睡。」

說罷,何朝憶故意提高了遊戲的聲音。

「我不說話,電腦說話關我什麼事啊?」何朝憶這樣想着。

誰知下一秒,連門都沒開,一個「鬼臉」出現在他面前。

「哥哥呀,幹嘛呢?」

「我去,嚇我一跳!」何朝憶手上的鼠標都被嚇掉了。

「張子玄沒事吧?聽說被那裡濃郁的深淵力量影響了。」何年初擔憂道。

「你擔心他幹什麼,他命硬,我是知道的。」何朝憶打包票。

「明天就要發工資了,那個小氣鬼經理又要開始亂扣工資了。」何年初氣鼓鼓地說道。

「所以,要我說,安心為國家辦事不就好了,一天天地瞎鬧。」

「我才不要,無聊死了,真是懷疑哪天我們失控了,他們能反手追捕我們。」

「沒關係,真到那個時候,我一個人能幹倒一群,他們拿什麼對付我啊?」何朝憶驕傲道。

「你真以為他們沒辦法搞你?那你每個月都會犯的毛病是為什麼啊?」

「……」

妹妹這話還真說到點上了。

「好啦,趕緊把聲音給我關了,不然,你可就見不到你心愛的電腦了。」何年初這語氣實屬帶點威脅。

何朝憶用力點頭,送走了何年初這尊大佛。

接着,聲音關了,繼續他的「修仙生活」。

而張子玄這時已經走到了隔壁的門前。

看着緊閉的大門,他只是微微一笑。

黃色小鑰匙再次出現,玲踩在潮濕的地面上,顯得有些不高興。

「好臟啊!」

主要是玲她沒穿鞋,小腳丫就這樣露在外面。

「是啊,如此骯髒的地面,也是要理解人類為什麼要穿鞋了。」張子玄說道。

「主人,我最近看了不少人的記憶,她們的衣服好多,都好漂亮,我也想要。」

玲心情低落地看着自己身上這件毫無色彩的白色長袖。

一年四季,毫無花樣。

在此之前,她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但是,在看見人類的各式衣服後,說真的,她羨慕極了。

玲都這樣撒嬌了,張子玄依舊淡定道:「以後說。」

常人要是這麼說了,一定沒人相信,可這是張子玄說的,玲自然相信。

「好,主人一定要記得啊!」玲伸手開了門,又回去了。

只要有玲,任何門在張子玄面前就形同虛設。

張子玄推門走了進去,剛進門就踩到了什麼東西。

低頭一看,原來是泡麵盒子,還有裏面夾雜着的煙頭。

一股難聞的味道撲面而來,劣質香水的味道混合著臭襪子的味道。

對此,張子玄厭惡至極,一刻也不想多呆。

往裏面的床邊上走,就看見了那個大胖子正抱着一個女人睡覺。

如此直接而強大的呼吸聲,近在咫尺的女人根本就沒睡。

張子玄也不管她醒着,抓起一件衣服就往胖子臉上懟。

「鬼,鬼啊!」一旁的女人尖叫了起來。

惹得張子玄越來越心煩,一個手刀就把女人給拍暈了。

「吵死了。」

再看衣服下面的胖子,掙扎了一會兒後就沒再動了。

「終於沒聲了。」

沒死,只是缺氧昏了過去。

辦完了事的張子玄一心只想回去洗個澡。

在出了門之後,他真的回家洗了個澡。

然後,他就開始睡不着了。

看着天上圓圓的月亮,張子玄打算出去看看。

走到地面上,看着無聲的道路,他覺得舒服極了。

一個人才好吧,人多了,就開始變得麻煩。

他坐在石墩子上,靜靜地看着天空,沒有任何想法,就是看着而已。

他現在身邊很多人,可是,他一點兒也不覺得麻煩,好像,還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罷了,想多了也沒意思,就這樣吧。」張子玄呢喃了一句。

明明晚飯才剛過去,可是,他好像聞到了一股香氣。

「又是一個很肥美的食物呢。」張子玄起身,順着香味走去。

他能感受到,食物正在向自己走來。

緊接着,他和一個人影擦肩而過,而就在前面的空地上,正流淌着一片血泊。

血泊的中間躺着什麼東西,但張子玄並不感興趣。

他走得困了,想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