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爭霸:只為江山如畫
爭霸:只為江山如畫 連載中

爭霸:只為江山如畫

來源:google 作者:秦小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木子辰 高婉茹

(重生+熱血+爽+爽+爽)既然來了那就干出一番事業,沒有系統,那就創造自己的輝煌,不求富貴,但要達濟天下不爭功名,卻要護我河山,你不行,那就我來坐這江山展開

《爭霸:只為江山如畫》章節試讀:

「木子辰你去一年級丁字學堂找雷春秋報到!」高慶芝的聲音再次響起。

甲字課堂並無固定,每次月考按照排名方可進入,除此之外最好的就是乙字課堂了,丁字學堂則是成績最差的,裏面的學子隨時有被趕出武堂的可能。

「遵命!」木子辰轉身再次行禮,面上看不出悲喜,林政卻微微鬆了口氣,看來高慶芝還是在乎出身的。

元霸則毫不掩飾的對木子辰低聲道:「泥腿子就是泥腿子,永遠上不了檯面!」

木子辰也不理會徑直離去。

三人離去,一道倩麗的身影自屏風後跳出,只見其肌膚白皙,鼻高腿長,妥妥的一個美人胚子,正是高慶芝的獨女高婉茹。

高慶芝一生征戰,直到退出朝堂才得以返鄉與夫人團聚,老來得子,而夫人卻難產而亡,所以對這女兒寵愛有加。

看到女兒跑來搗亂,他佯怒呵斥道:「姑娘家家的不呆在後宅又跑出來胡鬧。」

少女立刻上前拉住高慶芝的手臂、撅着紅唇撒嬌道:「父親,那木子辰是個有才華的少年,你為何要將他安排去丁字學堂?難道您也看不起寒門學子?」

高慶芝望着院外嘆息一聲:「你不懂!」

高婉茹撒嬌道:「我不懂,父親可以告訴我啊!」

高慶芝剛想解釋,突然想起被女兒帶偏了,急忙道:「我再問你為何跑來前廳!」

高婉茹吐吐小舌頭:『人家想父親了嗎?』

「都是大姑娘了,還整天沒點規矩,我讓潤娘教你做的女紅學的怎麼樣了?」

「那個!父親,我突然想起咱家小白還沒餵食呢!您先忙,我去了!」高婉茹說罷轉身就跑。

看着女兒的背影,高慶芝笑了笑,目光中儘是慈愛:「如果茹是個男兒身該多好!」

木子辰三人來到前院正值下課,林政和元霸頓時被一群人眾星拱月的圍繞着,這裡有太多他們家族的故交,有此機會自然上前攀附。

林政來到元霸身旁笑道:「元兄,這定陽縣可在元大人治下,如今這窮酸也想來渾水摸魚,將來要是入了軍伍,真是辱沒了朝廷啊!」

元霸冷哼一聲:「他想得美!」說罷對身邊一高大少年道,「馬明你去收拾他,讓他知難而退!」

「表哥放心吧!」馬明闊步向木子辰走去:「小子!跟我去風雲台!」

木子辰微微一愣,隨即看向不遠處,只見林政正戲虐玩味的看着他冷笑,而元霸則是一臉鄙夷,他瞬間明白,收回目光昂起頭看向面前少年:「不感興趣!」說著就要躲開。

一華服少年哈哈大笑上前道:「怎麼?怕了?怕了就不該來,這裡豈是你們這種窮種待的地方?」

又是一少年上前諷刺:「要不趕緊滾出學院,要不就應邀去風雲台比試,咱們武德堂可不養孬種!」

元霸暴喝一聲:「木子辰我勸你還是好自為之趕緊退學吧!否則被打死在擂台上後悔都來不及。」

木子辰如同看小丑般淡然一笑,再次閃身準備離去。

馬明被輕視頓時大怒:「狗東西我在給你說話呢!」說著向木子辰衣領抓去。

不惹事不代表怕事,木子辰二話不說揉身入懷別腿代臂,對方如鐵塔般轟然倒地,砸的地面都微微顫抖。

「嗯?」眾人大驚,沒想到木子辰敢動手,而且身手還不俗。

林政雙眼眯的更狠,更加堅定了要滅掉木子辰的決心。

馬明則羞憤難當,被一個賤民打了,叫他顏面何存?這將是他一生的恥辱,他一躍而起暴跳如雷:「小雜種,給我死!」說著一拳轟來。

木子辰剛要繼續反擊卻突然收手,閉上雙眼一副束手受死的樣子。

「嗯?」林政瞳孔一縮,不明白木子辰這是耍的哪一出,看他剛才表現明明有一戰之力,為何坐以待斃?

「住手!」一道身影快若雷霆閃身而來,那少年的鐵拳再也難進分毫,他定目一看,拳鋒處被一戒尺頂住如有千鈞。

「見過雷教習!」學子們大驚紛紛行禮。

林政恍然大悟,原來木子辰早已看到了雷春秋,所以故意示弱。他的雙眼眯成一條線,此子有勇有謀,如不儘快除掉,將來定是大患。

雷春秋雙眼掃過眾人:「風雲台外不可動手,難道都忘了學堂的規矩?」

「學生不敢!」眾人齊齊行禮。

「滾!」雷春秋大喝一聲。

「遵命!」眾人就要做鳥獸散。

「馬明,你明天不要來了!」雷春秋冷聲道。

馬家在定陽縣是個三流家族,依附於元家,來武德堂是馬家出人頭地唯一的希望,為此,整個家族傾盡所有人力財力,現在他被趕出學院,就等於斷送了馬家崛起的希望,可想而知,他回到家族迎接他的將是什麼。

馬明身子一顫急忙哀求:「先生……」

雷春秋根本不給他多言的機會轉身就走。

失魂落魄的馬明轉身看向木子辰,雙目逐漸變得猩紅,鐵拳握的咯咯作響:「狗東西,你得死!你得死!」

兔死狐悲,其餘權貴子弟也都惡狠狠得盯着木子辰,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木子辰心中嘆息一聲:「雷春秋啊雷春秋,你特么是幫我還是坑我?」

「叮噹——叮噹——」鐘聲再次響起,學子們全都不甘的奔向課堂。

木子辰苦笑一聲向丁字班走去。

入了課堂才發現沒有他的座位,正惆悵,雷春秋進來,學子們起身行禮然後入座,只剩木子辰「鶴立雞群」。

雷春秋看了一眼淡然道:「站着吧!」

「是!」木子辰行禮。

學子們都幸災樂禍的看着他。

「站外面!」雷春秋接着道。

木子辰一愣。

學子們「同仇敵愾」對着木子辰呵斥道:「快滾出去!」

他微微嘆息無悲無喜走出課堂。

「把門關上!」雷春秋又揚言。

木子辰乖乖關上門。

學子們都感覺解氣無比,對待這種窮種、賤民就當如此。

木子辰也不惱怒,微微仰首看着藍天,數着白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