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蒸汽之下
蒸汽之下 連載中

蒸汽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西薇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夏雁生 懸疑驚悚 西薇子

那邊的世界,畸形,怪異,所有的事物看着都十分扭曲越往深處走,越是如此走向深處,將會得到無法想像的寶物可是作為代價,將會失去人類的部分這邊的世界,看似美好,但所有事物的內在本質早已扭曲為了走向下一個時代,犧牲了各種東西越是了解背後的真相,就越是覺得讓人心寒蒸汽之下,又豈止是清水這麼簡單展開

《蒸汽之下》章節試讀:

「呵,又是你啊,小鬼。」坐在巷子角落的金髮男子笑了笑,額頭冒出了冷汗,手捂住了側腹。「怎麼?這麼黑你也能找到我?你也是聞到我的味道了嗎?」

「不,不是……」夏雁生吞吞吐吐的說「自從由濁澗街出來之後,我的左眼就能看見各種奇怪的東西。在這黑暗當中也是,貝亞德先生你的血特別清晰。」

貝亞德的笑容一下子就收了起來,他若有所思的小聲說道「是嗎,原來是這樣啊。」

夏雁生想了想,說「我……我來幫你一把吧。」

「幫?怎麼幫?你一個小鬼能背得起我嗎?再說了,我可是被那些士兵追殺,是壞人哦,你不怕嗎?」

「如果貝亞德先生你是壞人的話,你的故事就不是家喻戶曉的童話故事了。」夏雁生毫不猶豫的回答。

「你就沒想過我是冒認的?」

「呃……」被貝亞德這麼一說,夏雁生說不出話來。

他內心實際上依然覺得眼前這人確確實實就是童話故事當中三劍士之一的貝亞德,但卻說不上個根據來,或許應該算是直覺。

又或許,也是這左眼的問題。

夏雁生想了想,率直的說「我覺得你是。」

貝亞德又笑了笑「你啊,這眼睛,也不知道該說是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你叫什麼名字?」

「夏雁生。」

「夏雁生是吧?想跟我學劍術?也好。幫我找根結實點的木棍來吧。」

夏雁生聽到這話,馬上二話不說找來了一根木棍。貝亞德則是靠着這木棍,支撐着自己的身體站了起來。

走到巷子出口,警惕的看了看周圍。剛剛那些士兵早就跑遠了,趁着這個時候,貝亞德朝着濁澗街的方向走去,夏雁生當然也是跟在後面。

繞着那雜貨店左轉,左轉,再左轉。順着巷子一直走下去。

在這種狹小的巷子里並沒有街燈,月光也無法照進來,周圍那些被木板封死的門和窗更加是不可能透出任何光亮。

但夏雁生卻能把周圍的事物看個一清二楚。

剛剛在黑暗當中能看清楚的就只有貝亞德的血跡,但現在能看清楚的則是整個周圍的環境。

很明顯,這裡已經算是濁澗街了。

路的兩旁慢慢滲出點點星光。夏雁生仔細一看,那些並不是星光,而是貓,是貓的眼睛在發光。

它們並沒有像白天那樣朝着自己亂叫,也沒有包圍上來。這次它們就像是在歡迎熟悉的人回家一樣。

不知為何,夏雁生心裏突然冒出這麼一個想法自己已經算是這裡的人了。

但他馬上又輕輕的搖了搖頭,否定了這想法。

貝亞德走到一個房子的門前,稍微用力,就把封在門前那兩塊交叉的木板拆了下來。他毫不猶豫的走進房子里。

夏雁生當然也跟在後面。

房子里沒有任何傢具,畢竟就是一個空的房子,沒有任何人在使用。

夏雁生看了看周圍,問「貝亞德先生,這是你的家?」

「當然不是,隨便找個地方落腳而已。這一帶的房子都沒人住,隨便用都行。不過你要記得一點,小心別被木板封住門了。」

是管理這裡的人封的門嗎?「嗯。」夏雁生點了點頭,也沒有追究。他又想了想,又說「對了,我回家拿些傷葯過來,我記得我家還有一點。」

「不用跑那麼遠,就到克米克的店裡就行。跟他說,有人受了槍傷,他會給你包紮用品和藥物,不會收你錢的。」

「克米克?」夏雁生不解。

「往裏面走,這附近就只有一家店。你要記住,濁澗街這裡,你不能走到更深入的地方,只能走到克米克的店。這是我教你劍術的唯一條件。」

聽到這話,夏雁生當然就連忙點頭答應。

走出房子,往深處走。仔細一想,這附近只有一家店,那豈不就是早上自己去的那家?那店主可是怪人啊!

不過他賣的東西卻是是有效。

夏雁生在店門口停了下來,看了看周圍,確實只有這一家店的窗戶有着光透出來。

他打起精神,小心翼翼,這次他可不想又被人舔一下眼睛。

夏雁生推門進店「你好。」

「哦。你又來了。」

依舊是那低沉的聲音,外表畸形的店主克米克正坐在最裏面的櫃檯邊,他身上那些縫合線依舊顯眼。

「我……我這邊有個傷員。」夏雁生說「受了槍傷,蒸汽槍。請問有沒有包紮用品和藥物?」

「哦!受傷啊?那可不妙哦。」克米克站了起來,走到一邊的柜子旁,拿出了一個急救箱「快去吧,千萬不能有事哦。」

夏雁生接過急救箱正準備離開,可是他又停下了腳步「你不問我是誰受傷了嗎?」

「哦。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更珍惜生命而已,算是中立吧。」

怪人,確確實實是怪人。

不只是他那外表,還有那態度。明明白天還讓自己去公告欄那找通緝犯賺錢,現在卻完全不過問自己想要幫誰療傷。

貝亞德的名字就在那公告欄上,如果克米克知道了自己救的人是誰,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夏雁生走出門,一路上多次回頭,生怕克米克跟過來發現貝亞德的事。可是克米克卻並沒有離開他的店。

再次回到貝亞德所在的房子里,只見貝亞德坐在了一旁的地上,捂着傷口,深深的呼吸着。

「我拿來了,貝……師傅。」

聽到夏雁生說了一半就改口,貝亞德稍微有點哭笑不得。

他接過那個小小的急救箱,從裏面拿出一把鑷子,稍微用酒精在上面擦了一下。然後便把那鑷子伸進自己側腹的傷口裡。

貝亞德咬緊了牙,頭上冒出了更多的汗,金色的頭髮全都被打**。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上去就十分疼。

「師,師傅,我……我有什麼能幫忙的嗎?」

貝亞德並沒有理會夏雁生,他一聲不響,用力把側腹內的東西一下子抽了出來,並伴隨着更多的鮮血。

他又馬上用紗布和棉花緊緊地捂住傷口,咬緊的牙終於鬆開,深深的喘着氣。

夏雁生看了看地上的那鐵釘。不大,大概四五厘米長。但是鐵釘的前端就像箭鏃一樣,尖銳,並有着幾個小倒勾。為的就是讓敵人**的時候造成更大的傷口。

眼前的這個男人卻在沒有任何其他藥物和他人的幫助下,自己忍受着痛楚,沒有喊過半句疼,把這東西從自己的腹部取出。

更重要的是,鐵釘早已深深的進入體內,根本無法想像他是怎麼保持着鎮定,在這漆黑當中把鑷子伸進自己肚子里,找到這顆小小的鐵釘。

這種勇氣和忍耐力,震撼了夏雁生。

一輪深呼吸過後,貝亞德再次咬緊牙關,把另一顆**腿里的鐵釘也拔了出來。

整個過程讓夏雁生看得差點忘記呼吸。

《蒸汽之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