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鎮國狂梟
鎮國狂梟 連載中

鎮國狂梟

來源:google 作者:語頁知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莫寒 語頁知秋 都市小說

無敵戰神,復仇歸來,十年前,前女友出軌,慘遭陷害,家破人亡十年不回城,回城滅滿門!所有欺我,辱我者,將被我踩在腳下!展開

《鎮國狂梟》章節試讀:

炎夏南疆邊境……

「這……」一群全副武裝,手持槍械的特種戰士,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的愣在了原地,個個面色蒼白。

他們乃是炎夏最為強大特的種部隊,龍魂小隊的戰士!

龍魂成員,每一個人都是經歷過無數選拔,通過重重考驗,在戰場上揮灑無數血汗,才能加入到龍魂的超級精英,個個有着以一敵百恐怖實力。

然而,這樣一群堅韌不拔,頂天立地的鐵血男兒,卻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的目瞪口呆。

放眼望去!邊境附近,橫屍遍野,肢體散落,空氣瀰漫著濃鬱血腥。

每具屍體,死相慘烈,面目猙獰。

屍體皆是被鋒利之物,一擊斬斷,邊境附近,已然成為人間煉獄!

然而,這些死屍,都是敵國戰士,龍魂小隊隊長來不及震撼:「去看看,有沒有活口!」

「隊長!這裡還有一個人活着!」一位年輕戰士大喊。

龍魂隊長匆匆走去,一看活着那人,內心猛然一陣,捲起驚濤,隨後顫聲:「獵鷹!「

龍魂隊長一眼就認出對方,他正是敵國頭號強敵之一的戰士「獵鷹」。對於各種格鬥術,獵鷹早已登峰造極,他更是精通所有武器槍械,戰場之上幾乎無所不能。

而此時,這樣的一位強者,居然被斬去半截身子,倒在地下,奄奄一息,勉強吊著半口氣。

龍魂隊長連忙問道:「獵鷹,究竟是怎麼回事?東西呢?」

獵鷹驚魂未定,渾身止不住顫抖,仿若還未從煉獄中解脫, 獵鷹顫聲道:「青……青衫……」

吐出青衫二字後,獵鷹雙眼一閉,一命嗚呼!

「青衫!」原本焦慮無比眾人,聽到青衫二字之後,精神一震,內心激動了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麼,龍魂隊長,一聲令下:「繼續前進!」

前進不久,慘白月光下,一道人影映入眾人眼帘,只見那人身下,屍體堆積成山,人影獨坐屍堆之上,身前一柄青鋼長劍,插入地面,眾人逐漸看清了那人模樣。

那男子,面容冷峻,五官俊朗,清秀無比,雙目之中精芒流轉,如同承載着萬年寒氣。

而這些敵國姦細,正是被此人所斬殺!

男子身穿青衫,滴血不沾。

「莫寒!」龍魂隊長,一眼便人認出了青衫男子,龍魂小隊眾人,更是激動無比,個個眼中,投出仰慕之色!

一襲青衫,一柄青鋼,萬人莫敵,戰神莫寒!

人的名,樹的影,這樣一句話,炎夏戰士,誰人不知?

莫寒,號稱炎夏戰區,百年以內第一人!入伍十年,僅僅是頂級戰功,便已經獲得十幾次,其他大大小小戰功,更是不計其數,如同神話一般的存在。

只見,莫寒緩緩起身,手中拿起一個合金密碼箱,如同垃圾一般,隨手一扔,便扔到了龍魂隊長面前。

龍魂隊長連忙撿起,看着手中的密碼箱,露出激動之色:「機密資料追回了!」

周圍的龍魂戰士們,更是激動的顫抖了起來,差點握不住手中的步槍!

炎夏頂級資料被敵國姦細盜取,追回丟失的資料,便是他們出現在這的原因。

龍魂追了一天一夜,都未拿到的絕密資料,莫寒居然一人便已取回!

炎夏的這些敵人,更是被莫寒一人斬殺!

然而,莫寒依舊是一臉平靜,臉上沒有絲毫情緒,仿若做了一件再也平凡不過的事情。

「余振……」莫寒吐出二字,看向龍魂隊長。

那聲音,並不洪亮,卻如同天外之音,清晰回蕩在眾人耳邊,烙印在心。

余振,正是龍魂隊長的名字,余振雖然只是一支特種部隊的隊長,可是軍銜卻高的可怕,早已達到將級!

炎夏戰區,敢直呼其名者,不超五人!莫寒便是其中之一!

余振看向莫寒,不敢有着絲毫怠慢:「長官,有何吩咐,您說……」

莫寒,此人怪異無比,加入十年,從未對炎夏提過任何要求,不要金錢,不要名利!

余振心中清楚,若是莫寒在意這些,炎夏早已不知如何獎勵莫寒。

莫寒開口:「十年之約,二十個頂級戰功,我可離去,你可記得?」

余振一愣,想起了這件事情,點了點頭:「記得!」

莫寒接過證件,抬頭看向西南方,手中握着一枚白色玉佩。年輕的面龐上有着一抹歲月的滄桑,心中暗道:

「十年,也是時候洗刷我當年之冤的時候了,只要滅殺你們,定然可以消除心魔,渡過丹劫,成就無上金丹境界,打破生命極限,獲得三百年壽元!」

莫寒,原本也只是一名普通的戰士,可是卻在九年前的一次生死戰鬥之中,意外激活了手中的這枚太玄寶玉,獲得了修真法門,成為了一名修真者,從那以後莫寒的實力,突飛猛進,一日千里,立下赫赫戰功。

莫寒,並非凡人,而是傳說中的修真者!這也是莫寒最大的秘密。

修真者,奪天地造化,修鍊自身,練氣養神,內含煉丹,布陣,符籙,煉器法門。

而修真有着基礎三大境界,練氣,築基,金丹,每一境界,又分九重。

此時的莫寒,便是築基九重修真者,實力便近乎無敵。若是渡過丹劫,便可突破金丹,成就陸地神仙,獲得三百年壽元,御劍飛行,凌渡虛空,十里之外,取敵方首級!

莫寒看向遠方:「十年不回城,回城滅滿門!趙家,趙殷,金丹大道,我來了!」

話音一落,莫寒身上,爆發逼人寒氣,那純粹的殺意,瞬間籠罩方圓數里。

莫寒四周,如同瞬間墜入冰窖一般,龍魂的戰士們一個個眼神之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身子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

他們看着莫寒,此時的莫寒,在他們的眼中,身形如同山嶽一般高大!

龍魂小隊的戰士,哪個不是經歷了大大小小數百場戰鬥,揮灑熱血的漢子,堅強不屈的大丈夫,可此時,在莫寒面前,卻如同受到了驚嚇的小貓,個個止不住的顫慄。

莫寒身形一晃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看着莫寒離去的身影,餘震滿臉愁容,不禁感嘆:「雲溪城,趙家……此次莫寒回去,怕是要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吧……」

「十年不回城,回城滅滿門……」莫寒已然離去,可是這句話,依舊在余振腦海之中,久久揮之不去。

雲溪城機場,抵達出口處忽然一陣沸騰……

一群乘客圍成了一圈,一個個震撼的目瞪口呆,看着眼前這勁爆,令人血脈噴張,刺激無比的畫面,那些男性乘客們,更是忍不住吞咽着口水。

他們面前不遠處,地上躺着一位身材火爆,五官精緻的少女。

而少女的身邊,一位身穿青衫的男子,正在少女胸前用力按壓!

只見青衫男子,重重按壓着少女的胸,完全沒有留手的意思。

眾人看到了這一幕之後,一臉的懵逼,獃獃的看着這青衫男子。

然而青衫男子,面無表情,毫無情緒波動,就好像現在自己蹂躪的不是一個少女一樣,而是一個玩偶一般。

這男子,正是從邊疆歸來的戰神莫寒。

莫寒身邊站着一位莫約二十七八歲的寸頭青年,名為周建。

周建和莫寒大學時期是最好的朋友,兩人十年未見,昨晚接到了消息,十年未見的莫寒,今天回來了,一早周建就來到了這裡為莫寒接機。

就在幾分鐘前,地上躺着的這少女,心臟病突發,來不及救治死去了,就在大家準備將少女抬走的時候,莫寒走了過來,雙手直接就在少女胸部上揉捏了起來。

周圍的人們都被眼前這勁爆無比的畫面給震撼到了,久久無法言語。

「卧槽,他到底在幹嗎?趁人之危,佔便宜嗎?」

「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他居然敢做出這種事?」

「這姑娘都斷氣了,天吶,他為什麼還要如此摧殘她?」

周圍的人們一個個睜大了眼睛,震撼無比大聲議論。

莫寒身邊周建此時羞愧到了極致,恨不得立刻打個洞鑽下去,躲起來。

自己最好的朋友莫寒居然做出來了猥褻屍體這樣猥瑣的事情來,讓周建無比的氣憤。

周建大怒:「莫寒,你還是個人嗎?這姑娘都死了,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噁心的事情來?」

「我在救她,別打擾我……」然而,莫寒毫無情緒波動,淡淡吐出一句。

莫寒的一句話,頓時就惹怒了周圍的人,一個身穿黑色西裝,保鏢打扮的男子,更是直接沖了出來,大聲怒吼:「你個畜生,我們家小姐都死了,心臟停止了跳動,你跟我們說你在救她?你當我們都是白痴不成?給我拿開你那雙釘耙,不要再侮辱我們小姐了!」

然而,莫寒直接無視了那保鏢的話,雙手直接按在了少女胸前,狠狠按壓了下去。

少女胸前再度變形,看的周圍的那些男子們一陣的心神蕩漾,無法形容此時的感覺。

周圍的人們一臉震撼 ,他們不知道莫寒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當著這麼多人去侮辱一具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