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睜眼就成了極品農婦逃荒,我不慌
睜眼就成了極品農婦逃荒,我不慌 連載中

睜眼就成了極品農婦逃荒,我不慌

來源:google 作者:蘇糯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元荷 蘇糯糯

【逃荒+旱災+洪水+兵患+靈泉空間+溫馨無極品+無cp】大齡單身的白元荷一朝穿成大越朝榆林村極品惡婦,不僅拖家帶口要逃荒,還發現自家女兒是書里的白蓮花惡毒女配她拿着還沒被閨女嚯嚯送給女主的金手指——靈泉空間,帶着全家逃荒、致富、擺脫原劇情、走上溫馨發家之路展開

《睜眼就成了極品農婦逃荒,我不慌》章節試讀:

見三兄弟磨磨蹭蹭的,白元荷不多說了,抬腳就走了。

沒有回頭看三人。

不管三人最後做什麼選擇,在白元荷看來都是正常的,她只不過順便試探一下三人的本性。

白元荷不是個同情心泛濫的人,就算是原主的兒女,她本人也沒什麼必須救助的義務。

所以,她要的,是相互配合,相互關心,相互信任,成為真正的親人。

她可不想最後為了活下去,被原身的親人在背後捅一刀。

白元荷身上的粗布衣裳早已汗濕臟污,看起來跟普通難民也沒什麼區別。

她先沿着街道,走到糧食鋪。

發現大門緊閉,沒有開門。

又轉身去了雜貨鋪。

雜貨鋪沒關,白元荷走進去,就看見掌柜跟幾個小二站一塊,有些防備地看着她。

白元荷:「……有種子嗎?」

「有,你要買多少,不過先提醒你一聲,現在的種子價格翻倍,你要就買,不要我們也沒多少存貨了。」掌柜旁邊的小二態度不怎麼好的說。

看着她像是看着餓瘋了的難民。

白元荷沒在這小事上計較:「可以,每種我都要買點,算一下價格。」

掌柜並不驚喜,甚至擔心她給不出銀子。

快速打開抽屜,把各種蘿蔔、白菜、青椒等蔬菜的種子給她。

「沒有糧食種子?」白元荷皺了一下眉,隨口問。

豈料掌柜和幾個小二反應激烈:「沒有沒有,我們只有這些蔬菜種子,要是有糧種,我們也不至於這麼瘦了。」

白元荷這才反應過來,糧種都是可以直接吃的。

「沒有就算了。」也不失望,如果她沒記錯,白家應該有糧種。

白元荷給了六百多文,把菜種買上。

然後又挑選了幾個水袋,趁着現在水袋降價,她買了十幾個,至少保證家裡成員一人一個。

然後又買了點鹽。

鹽的價格也掉下來了,畢竟飯都吃不起了,鹽更賣不出去。

除此以外,還有皂豆,牙刷,這兩樣只買了兩套,花了十個銅板。

白元荷買完東西,從雜貨鋪里出來,看見街道上難民朝着一個方向涌去。

白元荷想到一件事,莫非是哪個豪強鄉紳家被搶了?

她為了證實,順着人流,一起跟了過去。

遠遠的,白元荷就看見一個大宅子大門大開,難民蜂擁而進,她還看見了一個熟人,可不正是在學堂廚房裡遇見的那個北地青年么。

對方這次沒有再單打獨鬥,身邊跟着不少瘦弱青年,身高比不過他,卻又比榆林縣的百姓高些,一看也是北地人。

幾人一閃而逝,跟着衝進了大宅子里。

白元荷抬頭看見宅子上寫着的李宅,立刻找到了原主的記憶,這李家,不就是鎮上有名的大財主,只不過名聲並不好,剝削百姓、強搶民女,開着最大的賭館,讓人騙了良家男子去,輸給傾家蕩產,賣兒賣女,家破人亡比比皆是。

只不過李家跟縣令有關係,即使在鎮上弄得再怨聲載道,也沒人能除掉一方惡霸。

不過,李家有錢是公認的。

就是不知道這次李家宅子為什麼被破,書里女主沒遇見這劇情,所以她上帝視角看完書也不了解。

白元荷心裏的想法只在一瞬間,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大好的機會。

悄悄進了李宅,她沒有去人人都去的大廚房和主屋。

而是去了李家公子少爺的屋子。

白元荷前世要寫劇本,對古代建築了解過,精確就找到了位置。

果然,這邊還沒有人來。

白元荷直奔小廚房,也不看有什麼能用,直接揮手收進空間。

從小廚房裡出來,轉身就進了隔壁的書房。

書房還算整齊,顯然也沒人來過。

白元荷聽見院子里響起雜亂的腳步聲,來不及看裏面有什麼,就匆忙收進了空間。

等她把最後一個茶壺收起來,轉身就看見左恆帶着幾兄弟剛跨進門口,看見她,左恆一怔,同時上下打量她的情況。

「我來得晚,這裡就一個茶壺,去其他房間,別耽擱時間。」白元荷聲音不急,只是習慣性的帶着引導。

左恆目光一掃,見屋內果然沒東西,白元荷身上也沒有聲音也和善,倒沒懷疑,只點了點頭,轉身就帶着幾個兄弟走了。

白元荷從屋子裡走出來,看見左恆幾人進了少爺休息的正廳,沒有再進去。

現在她進去也晚了。

畢竟她可看見左恆身後那幾個小夥子抱了不少東西。

白元荷離開院子,直奔後院而去。

就這麼會兒,後院已經有很多難民了。

她隨便進了一個,發現大好的絲綢棉被,竟然都被扔在地上,也太可惜了,而難民還偏偏看不上。

倒是有發現銀子而興奮的,甚至連女眷院子里的小廚房裡的糧食蔬菜等直接被一搶而空,甚至都沒煮,難民直接咬着白菜就往嘴裏塞,當場就吃了。

白元荷倒覺得這難民聰明。

她悄悄進了屋子裡,把棉被等全部都收進了空間,走出來手上還提着一個水壺和陶瓷枕頭。

前者要裝給左恆等人看的,對方明顯也很有條理,不然也不會跟她次次撞上,都是聰明人的選擇。

至於後者,總不能什麼都不拿,那能偽裝給其他難民看的,不引人注意才安全。

畢竟她一個別人看來是老婆子的人,拿個工具防身也正常。

不過,說到左恆等人,白元荷倒是有了想邀請對方一起逃難的想法。

村裡人分派太嚴重,光他們一家人逃難,壯勞力太少,不安全。

不過,前提是左恆等人人品值得信任。

當然,若是家裡人或者她能練好拳腳功夫,不靠別人就更好了。

白元荷想着這些,也沒有停下腳步,她在其他幾個閨閣內院,也如此一番,收下許多棉被甚至是棉衣,綢緞。

光這些東西,足夠度過三年冬天了。

等把最後一個屋子的棉被收完。

白元荷出來,看見院子里,走廊里,四處都有為了搶食開始打鬥的情況。

知道此地不宜多留。

她順着屋檐,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李宅。

等出來,白元荷才吐出一口濁氣。

「噗……」

「啊……」

李宅大門口有人被打出來,慘叫連連。

白元荷後怕地拍了拍胸脯,毫不猶豫,把瓷枕丟下,提着黑不溜秋的水壺出了鎮。

她剛把瓷枕丟下,就有難民撲過去搶,結果發現裏面沒有藏着銀子,氣憤地直接摔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