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正義匪徒
正義匪徒 連載中

正義匪徒

來源:google 作者:龍痕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征 都市小說 龍痕

「從現在開始,你們全都被打劫了」「別動」「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對,就是正在看小說的你」「哎呦我去,還有兩個小狐狸精?過來過來」「呲溜」展開

《正義匪徒》章節試讀:

強哥擺了擺手「行了,看在這位小兄弟這麼識趣的份上,再賠5萬塊錢,這事就算了吧」

強哥意味深長的看着劉征。

方宇直接傻了,劉征也沒想到這光頭強還蹬鼻子上臉了。

「胖子去給我拿一瓶白酒和一個杯子」

劉征轉頭對陳胖子說道。

很快胖子回來了。。

劉征接過酒和杯子看着光頭強說道「強哥,我兄弟犯了錯,我替他向你道歉」

說著一杯白酒倒滿,仰頭一口乾了。

「強哥這禮也賠了歉也道了,您給個面子如何,放過我兄弟?」

「呵呵,放過他,給你面子?你TM哪來的面子?」

強哥說話着臉色就變了,臉上橫肉堆積一起,凶相畢露。

劉征一聽這話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看來是不能善了了。

手裡的酒瓶子直接砸在光頭強頭上,頓時酒瓶子炸開,酒水混合著血水不停的流下。

光頭強的手下馬仔甲,反應快速正要上前制止,劉征手裡的酒杯飛了過去,同時右手拔出了腰間的沙漠之鷹。

黑洞洞的槍口抵在了光頭強流血的腦袋上。

「咔嚓」

拉栓上膛,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這劇情轉變的太快,周圍的眾人都傻眼了。

劉征拍了拍光頭強的臉「強哥是吧,這人吧,給臉就得要你說是不?」

強哥看着自己腦門上黑洞洞的槍口,此時已經腿腳發軟了「兄…兄弟不至於,不至於,把槍收起來,走火可就不好玩了」

劉征臉上笑容玩味「胖子再拿三瓶白酒過來」

此時不僅是周圍的其他人懵了,自己人也懵了。

他們做好了一會大幹一場的心理準備,可哪成想劉征整了把槍出來,這整不好可就出人命了啊,那窩頭可剌嗓子啊。

「征哥」

胖子看着劉徵用槍指着光頭強,一臉擔憂,真怕搞出事來。

「我說話沒聽見嗎?快去」

劉征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很快酒拿回來了。

「打開」

三瓶白酒放在強哥面前。

劉征坐在沙發上,強哥腿軟的坐在地上,周圍小弟沒有一個敢上前的。

「強哥剛才兄弟敬你酒你不吃,那現在就只能吃罰酒了,請吧」

說著劉征朝他挑了挑眉。

「兄弟,別激動,我喝我喝」

光頭強是真害怕了,槍口就正對着自己,哪敢說個「不」字。

捧起酒瓶子,直接仰頭就灌。

劉征朝光頭強的女朋友勾了勾手指,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示意她過來坐下。

短裙女戰戰兢兢的走過來坐下。

劉征掏出煙往桌子上一扔,看着她挑了挑眉。

短裙女頓時心領神會,抽出煙放在劉征嘴裏,拿出火機點上。

劉征吸了一口煙,吐在光頭強的臉上。

只要自己越囂張,就越安全,劉征在賭,賭光頭強不敢壓上自己的小命。

光頭強酒量還算可以,只是喝到第三瓶的時候也不行了,一邊喝,嘴角一邊往出冒。

「強哥,她不是你女朋友嗎?我就光明正大的摸了你有意見嗎?」

說著劉征的手在短裙女的大腿上來回遊走。

「沒沒有意見,兄弟要是喜歡,一會就把她帶走」

光頭強已經含糊不清了,可理智還在,畢竟眼前還有一把槍正對着自己。

「小宇,剛才他怎麼打的你,你就給我怎麼打回來」

「征哥」

方宇有些猶豫,他沒想到事情會鬧的這麼大。

「快點的」

劉征催促道。

方宇深吸一口氣壯了壯膽子,反正已經這樣了,干TM的。

上前扯住光頭強的脖領子,輪圓了巴掌,左右開弓,「啪啪」作響,絕對是加倍奉還了。

「強哥那賠償的5萬錢你看我怎麼給你?現金還是刷卡?」

劉征把煙頭彈到了光頭強的身上。

光頭強哪裡敢要,只怕是有命拿沒命花,這點道理還是懂的。

「不要了不要了」

「真不要了?」

「真不要了」

光頭強一臉哭喪的表情,你別折磨我了行不啊?

「那咱們算一算我兄弟的醫療費吧」

說著劉征給方宇使了個眼色,天天都是混在一起的兄弟,方宇哪能不明白,頓時「哎呦」一聲,捂着腦袋就往後倒,後邊兩人急忙扶住他。

「不行了我腦袋疼,好像是腦震蕩了,哎,你說啥我聽不見?不行了上不來氣了…..」

好傢夥,方宇直接影帝附體。

看的周圍光頭強的馬仔們嘴角都是一抽抽,尼瑪,剛才還咔咔掄大嘴巴,這就不行了?你這反射弧都能繞酒吧跑兩圈了吧?

「兄弟你說個數,我給我給」

光頭強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我管你要,那多傷感情啊,強哥你看着給吧」

劉征笑眯眯的看着他,這錢自己絕對不能開口要,要不就真成敲詐勒索了,法律基本常識還是懂的,張三的故事他也沒少聽。

「對了今天還是我生日,相識就是緣分」

「李斯,把蛋糕切一塊給強哥,都是來給我慶祝生日的必須吃好喝好」

光頭強把身上的口袋翻了個遍,又讓幾個馬仔和短裙女把身上的錢都掏了出來。

差不多有兩三萬塊錢。

「兄弟,我們身上就這些,要不我讓人出去再取點?」

光頭強拿着錢包,眼珠子亂轉,劉征已經猜到了,這要是讓他們出去,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說不定就叫人拿傢伙來了。

「那就不用了」

「方宇看看錢夠不夠上醫院看病的」

正在地上哀嚎的方宇,一聽這話,頓時起身。

看的一眾馬仔們嘴角直抽,一提錢這是立馬就好了?

方宇接過錢走到劉征身邊,剛要低頭說話。

劉征高昂的音調就發出了「啥玩意?手錶什麼手錶?哪來的手錶?」

方宇一臉懵13,我還沒說話呢?還有啥手錶啊?

「TM的要什麼手錶?」

劉征火大,桌上的酒瓶子,拎起來就朝着光頭強坐着的地上甩了過去,「啪」的一聲,酒瓶子炸裂。

光頭強嚇了一跳。

眼見劉征又摸起一個酒瓶子。

光頭強怕了,這要是砸自己身上可不好受。

「哎哎,兄弟不至於不至於,我這表就當生日禮物送給兄弟了」

光頭強咬着牙一臉肉疼的摘下自己手上帶着的鑲鑽大金錶,這可是自己花了幾十萬新買的手錶啊,此時他的心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