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鎮世武神
鎮世武神 連載中

鎮世武神

來源:外網 作者:劍蒼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劍蒼雲 玄幻魔法

蒼穹之下,世人皆以修習武魂為尊,執掌天地間神秘強大的力量。鳳凰武魂,不死不滅!天刀武魂,抽刀斷海!歲月武魂,逆轉千秋!天弈武魂,落子殺人!……獲得一尊強大的武魂,是武者一生的追求。斗蒼天,破乾坤,鎮壓世間一切敵,何其壯哉!少年身負神秘武魂,自大夏王朝而出,一頭撞入浩瀚的武者世界……各位書友要是覺得《鎮世武神》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鎮世武神》章節試讀:

林荒一路狂奔,心中極為不安。
皇城失火,本是大事,更何況火光衝天。
十一年前,皇城一場大火,燒死了九位親王,唯獨活下了十一皇子,也就是當今大夏順天皇帝。
三年前,皇城一場綿延大火,燒死三百八十一位囚犯,為此六十七位官員被斬首,其中有數十人出自神將府。
而今日,又逢大火!
林荒不得不擔心
縱然神將府功蓋萬千,縱橫天下,也敵不過一場衝天大火,將連綿十里的府邸燒的一乾二淨。
「一定不會有事的!」
林荒捏了捏拳頭,不斷的安慰自己。
臨近皇城,林荒方覺火勢之盛,滾滾黑煙上升,灼熱的氣浪層層鋪卷,讓空氣都變的滾燙無比,爆裂的火星四濺,如同攻城時萬火流星覆蓋天空。
林荒如同一道旋風,席捲入城。
整個皇城之中,巡防營、五城兵馬司、皇城護衛軍全數出動,繞着連綿皇城的大火而動,早已經亂成了一團。
「少府主!」
神將府守衛神色如常,即便府內火勢兇猛異常,他們也得一絲不苟的盯住神將府的大門。
「爺爺怎麼樣了?」
「府主剛剛出來過,應該沒事!」
林荒點了點頭,隨後走進神將府,面色蒼白無比,剛剛提着一口氣從青龍山脈跑到神將府,可不輕鬆。
此時神將府一片狼藉,四處黑煙滾滾,不少地方熊熊烈火。幸得有趙長風坐鎮,井井有條的指揮救火,行動倒是絲毫不亂。
「趙叔,火勢從何而起?」
林荒問道。
「街頭一家店鋪引起的,順着今夜的大風一路席捲,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便燒到了神將府!」
趙長風凝重道,眼中透出鋒銳的氣息,天子腳下,如此浩大的火勢哪兒能說起就起。
「府中有十二人被燒死,四十三個人被燒傷,所幸神將府在建造時引河流入府,方才能夠將火勢遏制住」。
林荒望着身旁不遠處被白布遮蓋的屍體,眉頭緊緊擰在了一處,這些人可都是曾經在戰場上出生入死過的人。
原本以為可以在神將府安度餘生,卻沒想到會遭此大難。
「爺爺現在在哪兒?」
「府主在正殿和天雷宗的人議事」,趙長風附頭,湊到林荒耳邊,確保聲音不會被別人聽到,「府主受了些傷」。
林荒雙目微刺,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這場大火,果然不簡單!
「天雷宗?他們跟今晚的大火有關係?」
林荒問道。
「八九不離十」,趙長風點了點頭,道:「剛剛暗部的夜殺首領來過,據說放火的的天雷宗的一個內門弟子,頗有些來頭,不僅是大楚王朝的皇子,而且他的師尊還是天雷宗長老」。
天雷宗。
那可是東靈境中,最頂尖的四大宗門之一。在這縱橫數千萬里的大地上,都有着生殺予奪的權利。
其宗門之中,更有着武侯強者坐鎮。
不可謂不強!
強到在這東靈境中一手遮天的地步。
林荒手掌碾動,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心中的怒火併沒有因為天雷宗的來歷絲毫減弱,雙目中蘊含著冷酷:「敢在神將府放火,什麼身份都不行!」
「少府主,你不要衝動,天雷宗乃是執掌東靈境的四大宗門之一,不是我神將府可以抗衡的!」
望着林荒殺氣騰騰的離開,趙長風小心的勸說道。
「林老大,你終於回來了,我等你等的花兒都謝了!」
正殿外,白小胖手臂上纏着厚厚的繃帶,臉上能擠出花來,一臉得意洋洋,叉着腰傲然道,「今天我可是救了咱爺爺一命,厲害吧!」
「傷勢不嚴重吧。」
「哪兒能啊,我白小胖是誰,那可上了刀山,下得了火海,天王老子也能斗」,白小胖不帶喘氣的說道。
自從林荒進入青龍山脈後,他三天兩頭往神將府跑,看林荒回來沒,今天恰好碰見了此事。
「怎麼回事?」
林荒問道。
「之前神將府大火,有人割斷了府內河流中的玄鐵,潛入神將府,趁機刺殺老府主,結果就被我撞見了」。
「林老大,我可是替老府主擋了一劍,身子虛的很,需要補補,你可不能吝惜神將府的七彩烏雞湯啊,我要大補!」
林荒點了點頭,抬頭望着大門緊閉的正殿,眼中殺機凜然。
「韓長老,老夫自問神將府這幾日待你們不薄,可今天你天雷宗門下弟子趁火打劫,打傷我府中下人,還趁機潛入我神將府藏經閣,此事你可否給老夫一個解釋!」
正殿中,林北辰高高的坐在虎頭寶座上,面色不善的質問道。
「林府主息怒,我現在不正帶在逆徒來請罪嗎?」
大殿下方,一位綠袍老者嬉笑道,腰間掛着一個巨大的綠葫蘆,神色灰暗,眼角倒鉤看上去頗有些陰冷。
綠袍老者左手邊,是被五花大綁的青年龐白,一襲龍紋紅袍顯得格外顯眼。雖然被綁上了,可臉上依舊不減絲毫倨傲之色。
綠袍老者的右邊,身着白衣白袍,腰纏玉帶的凌皇裔則是一臉平靜,看上去低調了太多。
「我這逆徒還私入藏經閣,打傷府中的人,實在是罪該萬死,如今老夫已將他綁來,封了他全身經脈,任憑府主處置」。
綠袍老者韓山呵呵笑道。
「對,任憑你處置!」
龐白在一旁懶洋洋的附和道,嘴角露出輕佻的笑容。不就是私自進入了藏經閣嗎,這又算什麼,那衝天大火也是他放的,就連林北辰今夜的刺殺,也是天雷宗所為。
若不是這個老頭子命大,早就被他天雷宗的外門刺客給殺死了。
「韓長老可知道,這種行為按我軍中鐵律,立斬不赦!」
林北辰冷硬道,並不因為幾人的來歷而忌憚。他一生縱橫,哪裡看不穿今夜的陰謀,這些人是想要用一把大火,徹底剷除神將府。
「老頭子,偷入藏經閣是我不對,我認錯。可想要要我腦袋,也未免太狠毒了吧」,龐白冷笑道,抬眼戲謔的盯着林北辰,「老府主想要殺我,可也要有這個膽啊!」
「放肆,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
韓山呵斥道,滿臉怒容的望着龐白。
「府主,逆徒今日就任憑您處罰了,即便是斬首示眾,老夫也無話可說!」
韓山扭頭望着林北辰道。
「雖說龐白是大楚王朝的皇子,又是本長老的親傳弟子,可犯錯了就要受到懲罰,此乃天經地義之事」,韓山看上去一臉正義,說話時額頭上的武紋卻一閃而逝。
天元境界,六重天!
大殿上林北辰皺眉,天元境界六重天,在大夏王朝中可找不出一位,這韓山不愧天雷宗的長老之一。
「府主,我韓師兄的確有罪,不過神將府也沒有太大損失,這件事沒必要鬧到出人命的地步,若能留韓師兄一命,有什麼要求可以儘管提!」
一旁的凌皇裔笑道,給雙方一個台階下。
砰!
一聲巨響,正殿的大門被猛的推開。林荒沉默的走入大殿,雙目掃過殿中韓山等人,每一步都走的極為厚重,暗帶殺機。
韓山皺眉,眼中掠過一絲陰沉。
「要求?我神將府唯一的要求,便是讓他死!」
林荒神色平靜,滿口殺機。
「小子你是誰,也敢妄斷我的生死!」
龐白冷笑道,神色倨傲無比。
「戰敗之國,傲氣什麼」,林荒走下台階,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龐白,「若非當年我神將府退兵,你大楚有何立足之地?這堂堂神將府,又豈是你可以挑釁的!」
「你」
龐白一臉憤怒。
「林荒,如今我大夏和大楚乃是盟國,請注意你的言辭」,凌皇裔神色有些陰沉的說道。
「三皇子殿下,這是我神將府的事情,應該和你沒有關係吧」,林荒笑道。
凌皇裔,大夏王朝的三皇子,自幼拜入天雷宗,雖不如林蒼雪那般驚才絕艷,可一身實力早已步入地元境界,乃是天雷宗內門弟子。
「如果龐師兄有意外,那就是兩個王朝之間的事」,凌皇裔同樣笑道,「神將府恐怕擔不起這個後果!」
「擔不擔得起,這得問我神將府身後六十萬大軍」,林荒笑道。
「那麼你連我天雷宗也敢不放在眼中?」
綠袍老者韓山嘶啞道,看似昏惑的雙眼散發出銳利的氣息,如同鷹鷲在林荒身上來回掃視。
「韓長老,難道你還想出手欺負一個小輩不成?」
林荒扭頭笑道。
「當然不會」,韓山肯定道,「不過若是有人欺負我韓山的入室弟子,老夫難道還要坐視不理?」
韓山陰沉的望着林荒和林北辰。
「我想這大夏王朝中,還找不出一個可以與老夫抗衡的人物」,韓山甩了甩袖袍,恩威並施道:「林府主,若此事就此作罷,老夫可以承諾,讓少府主進入天雷宗修鍊!」
大殿上,林北辰動容。
天雷宗可不是一般的小宗小派,那可是整個東靈境內,赫赫有名的四大宗門之一,據說其宗主韓青天乃是半步武侯的存在。
若林荒能夠拜入天雷宗,成就不可限量!
「我若是不答應呢?」
林荒絲毫不為所動,開口打斷了林北辰的思緒。
「那你就試試,龐白就站在這裡,你動他一根毫毛看看」,韓山神色徹底冷了下來,陰翳的臉上泛起殺機。
「老夫當真想不出,在這東靈境之中,有誰膽敢與天雷宗作對。更何況不過一個俗世將軍府罷了!」
韓山的臉色于越來越冷。
想他堂堂天元六重天高手,走到哪裡不是受到萬人敬仰,你一個俗世神將府,憑什麼一副了不起的樣子?就因為你是林北辰,一個小小的地元巔峰武者?
「老子就在這裡,脖子都伸出來了,你殺我看看!」
龐白哈哈大笑,滿臉挑釁之色。
「少府主,可要想清楚後果,可不要蚍蜉撼大樹」,凌皇裔笑道,「我韓師兄,你殺不得」。
「既然殺不得,那我便殺了,看看會有什麼後果!」
林荒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從刀架上抽出一柄刀,望着韓山。
「你想殺就殺!」
韓山負手而立,背過身,一副任憑處置的樣子。
「哈哈哈,來來來,一刀殺了我!」
龐白同樣一臉興奮,他篤定林荒絕對不敢對他出手,天雷宗的怒火,除了另外三大宗門和十大皇朝之外,無人可以承受。
大殿上,林北辰神色平靜,絲毫沒有阻止林荒的意思。
「我真殺了!」
林荒再度開口道。
「小子,你要是個男人就動手,婆婆媽媽跟個娘們兒有什麼區別」,韓山冷笑。
「哦,恭敬不如從命!」
林荒話音一落,手中剎那刀驟然揮出,斬向龐白早早伸出的脖子。
「小賊爾敢!」
韓山面色大變,眼中陡然迸出殺機,乾枯的手掌猛的向著林荒而去。
龐白雙目駭然,就要逃離,可全身被五花大綁,速度哪能快過林荒的刀。
至於一旁的凌皇裔,希冀的看着林荒的刀落下,嘴角隱隱露出笑容。
他知道,林荒這一刀落下,神將府算是完了,精彩!(
=
)

《鎮世武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