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招惹
致命招惹 連載中

致命招惹

來源:google 作者:時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原庶 楚歌 現代言情

【虐寵#1v1姐弟戀#救贖】楚歌,像她的名字一樣,四面楚歌,孤立無援原庶,原家眾多私生子中的一個,紈絝富二代——她和他的相遇並不浪漫她和他的相處一地雞毛激情褪去後她和他互相傷害,一個抑鬱成疾,一個躁鬱難解——直到有一天他手捧鮮花,虔誠的跪在她面前,紅着眼睛,「姐姐,你願意嫁給我嗎?」展開

《致命招惹》章節試讀:

楚歌只當沒聽到。

可她越是這副不吭不響,不痛不癢的樣子,原庶越是來氣。

越是想要征服她!

「艹!」

罵了句髒話,椅子被他踹倒一片。

叼着煙,長腿邁出幾步,拉住了楚歌的後衣領。

拉力扯的她撞到他懷裡。

「你再他媽跟老子耍臉色……」

楚歌仰着下巴看他,他想如何?

要揍她嗎?

原庶燥怒的神情,在觸及她眼底倒映着的他的臉時,有片刻凝滯。

「老子就**!」

楚歌:這……她屬實沒想到。

不過他技術太差了。

她是個識時務的人。

「好,不耍臉色。」

原庶神情微松,卻又更臭了。

「你他媽什麼意思?」

「你要為原錦彥守身如玉呢?」

楚歌擰眉。

她不是都答應他不耍臉色了。

他事兒好多啊。

年紀輕輕好兒郎,卻婆婆媽媽。

「我沒有。」

「那你跟他分手。」

楚歌沉默,這個她說了不算。

「你想跟他好?」

「你看上他什麼了?」

「沒看上。」

楚歌回答的太過果斷。

原庶就覺得,心裏好像少了些鬱氣,忽然就舒服了很多。

「別再跟他見面,聽見沒?」

「聽見了。」

原庶哼了一聲。

楚歌心累,她就不該出門。

「帽子戴上。」

「你家在哪呢?」

「別想騙我!」

楚歌報了個就近的位置。

難得這位少爺,沒有開那麼快,她又縮在他身後,不怎麼冷。

體內的辣椒也在燃燒。

「你就住這種地方啊?」

摩托車停在一個城中村的村口。

「嗯,我先回去了。」

「等等,你不請我上去坐坐嗎?」

原庶臉色不愉,這個女人怎麼回事?

他的魅力失效了嗎?

是他不帥了嗎?

楚歌內心忐忑,完全沒想過,原庶會要去她家。

「我家又破又小又臟,還臭,就不請你進去了。」

「是嗎?我就要去!」

原庶跟鐵了心,要跟她做對一樣,還故意弄出摩托車的轟鳴聲。

惹來很多目光。

楚歌頭都要大了。

弟弟什麼的,太不可愛了。

「李文靜不是頭暈嗎?你不應該趕快回去看她嗎?」

原庶臉色微變。

「姓楚的你甭打算矇混過關,趕緊指路!」

「你去我家幹嘛?」

「我本來沒打算幹什麼,你這麼害怕我去,我倒想干點什麼了。」

楚歌覺着太陽穴隱隱發疼。

「我不想讓你去。」

「那你就在車上獃著吧!」

楚歌不信他還能攔得住她下車?

她非要下車。

原庶長臂攬住她的腰,她的腿在空中划過一道弧線。

她就坐在了,他的前面。

「你是不是剛才才說過,不會再跟我耍臉色?」

他大手在她背上一按,她被迫趴在了摩托車上。

瞬間那天酒醉後,那些模糊的記憶就變的清晰起來。

現在可是大中午,外面都是人。

這個瘋子!

楚歌連忙報了她家的位置,具體到了樓層門號。

屁股被打了一巴掌。

「這次就放過你,再敢騙老子,你試試看!」

楚歌把他帶回了她家。

一室一廳約35平不大不小,牆體是淡藍色的,開放式廚房帶吧台。

一字型沙發,鋪了地毯,茶几上放着果盤,有橘子香蕉。

牆上掛的是48寸液晶電視。

角落有一個電腦桌,桌上有一個檯燈,一筆筒的筆,和幾本筆記本。

落地窗採光很好,陽台很大,還養了兩盆萬年青。

床上用品也是淡藍色的,床頭放着一個半人高的小熊布偶。

「沒想到你看着土了吧唧的,房間整的還挺像回事兒。」

原庶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姿勢豪放又隨性。

「只有水,你喝嗎?」

「喝。」

楚歌洗了個玻璃杯,在飲水機處接了大半杯水。

「給。」

原庶卻掰了根香蕉。

「這玩意兒你是拿來吃,還是拿來用了?」

「能舒服嗎?」

楚歌懶得搭理他的打趣。

屋裡開了暖氣,她把外套脫掉。

裏面穿的黑色高領毛衣,深藍牛仔褲,意外的凸顯身材。

曲線挺好看的。

莫名就想起那白嫩的兩瓣。

和觸手的溫軟。

原庶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楚歌也接了半杯水,都喝完,嗓子才好受些。

沒那麼火辣了,應該不會上火。

這時她的手機忽然響了。

在口袋裡。

原庶直接先她一步拿了出來,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俊臉瞬間黑沉。

只見他手指滑動,手機里傳來原錦彥的聲音。

「楚姐姐,你到家了嗎?」

原庶目帶怒意的看着她。

「嗯,到了。」

「那就好,是小庶把你送回家的嗎?他有沒有欺負你?」

「沒有。」

「那我就放心了,楚姐姐,關於交往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原庶頓時怒罵出聲。

「考慮你麻痹!」

「她不會同意的!」

楚歌幾乎是跑到他面前,掂着腳去抓他的胳膊。

「別摔我手機。」

「小庶,你別欺負楚姐姐。」

啪!

手機碎成了兩半。

楚歌紅了眼,氣的。

這還是原庶第一次見她真生氣。

就因為一個破手機。

「有什麼好氣的,我給你買新的。」

「你那破手機屏幕都裂了,早該扔了。」

屏幕裂了還不是怪你?

楚歌真的對原庶的大爺脾氣,感到頭疼又無語。

幹什麼不好,非跟錢過不去。

他不賠也得賠了。

她不可能用自己所剩不多的錢,為他的情緒買單。

「那現在去買手機。」

這孩子氣的話。

原庶忽然有點想樂。

「我一杯水都沒喝完,歇歇再去。」

「買完再喝。」

「大姐你套路挺深啊,你這是在邀請我過夜嗎?」

楚歌愕然。

她可沒這麼想。

「那你喝吧。」

「不喝了,去買手機。」

「你喝,我不想跟你過夜。」

「我不,我就要回來再喝,你去不去?要不要手機了?」

楚歌無奈的跟着原庶出門。

先拿到手機再說吧。

沒有手機她連社交賬號都登不上,編輯要是找她怎麼辦?

最重要的是,有本霸榜的新書,她正在追讀。

瀏覽器沒有盜版,只能手機看。

原庶開着摩托車,帶她來到就近的商場,直奔專櫃。

「你好,拿款白色13真機。」

楚歌看了下蘋果標識。

「不買這個,要國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