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執掌神魔:這個世子太恐怖了
執掌神魔:這個世子太恐怖了 連載中

執掌神魔:這個世子太恐怖了

來源:google 作者:王貳公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長蘇 王貳公子

七年前,邊域動亂,寧長蘇幼年拜將,斬敵六十萬,屠城七十三座,使十八路諸侯俯首,再不敢作亂;五年前,南蠻來犯,寧長蘇再次拜將,殺得南蠻使臣出使大乾十二次,只為乞和,最終南蠻大敗,寧長蘇在曳落河坑殺南蠻降卒八十萬;三年前,宗門為禍,寧長蘇孤身下江南,一劍誅盡七十二路絕匪,震懾了一座江湖;同年,天地元氣復蘇,仙道宗門紛紛入世修仙者的時代降臨展開

《執掌神魔:這個世子太恐怖了》章節試讀:

數百弟子中,凡是相貌過得去的,一個接着一個被帶走。

根本不容她們反抗。

運氣好,跟對了人,足以讓這些女弟子一步登天,在大邪宗內站穩腳跟。

運氣不好,等被玩弄過後,不過是大邪宗的獸糞池內又要多出幾具紅粉骷髏。

陳九公從頭到尾沒有多說一句話。

這些人的身後都有靠山,他得罪不起。

對這樣的情況,他也見怪不怪。

這時,有一位師兄突然發出一聲驚呢。

異樣的舉動頓時引起了旁人的矚目。

有人問道:「高師兄,怎麼了?」

被稱作高師兄的男子,名叫高川。

高川淡淡的回道:「好像看見一個熟悉的人。」

然後就見高川朝着人群中走去。

見高川走來,這些新入門的弟子紛紛避讓。

直到高川走到了一個少年的面前,才停下了腳步。

這個少年正是寧長蘇。

「真的是你!」

此刻,高川的聲音在顫抖……

聲音中包含的情緒也很複雜,說不清是激動還是憤怒。

寧長蘇看着高川,卻極為平靜,說道:「我好像不認識你。」

高川笑了,笑得很冷,笑得殺意盎然。

「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

「大乾皇朝,滄瀾王府世子,寧長蘇。」

能知道寧長蘇的身份,就證明高川也來自人間。

而且和大乾皇朝有關。

說話間,高川從懷中掏出了一塊令牌。

一塊寧長蘇並不陌生的令牌。

代表大梁府府主的令牌。

緊接着,就聽見高川說道:「高輕雄是我的義父。」

聽聞高輕雄這個名字,寧長蘇便明白了。

他曾下令屠戮大梁府七十三城,斬盡守城敵軍六十萬。

其中包括了大梁府府主,七十三城城主。

而高輕雄就是大梁府的府主。

寧長蘇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神情依舊平靜,彷彿寧長蘇根本感受不到從高川身上散發的殺意。

寧長蘇的淡然讓高川更為憤怒。

可是大邪宗規矩森嚴規矩,眾目睽睽之下,他不能對寧長蘇下殺手。

陳九公之前敢殺林雲,那是在大邪宗的山門之外。

新晉弟子不入山門,還算不得大邪宗弟子。

宗門就算知道了,也不會過問。

目光一沉,高川轉身對陳九公道:「這個人我帶走了。」

說著,高川一把抓向寧長蘇,就要將他強行帶走。

卻見寧長蘇不緊不慢的往後退了半步。

剛好避開了高川。

然後就見寧長蘇抬起手臂,指向了登天集前的一塊青石碑。

說道:「宗門律規第四條:未領宗門任務,未持宗門行走令,各峰弟子不得進入登天集,違者,削足!」

順着寧長蘇所指的方向,眾人才看到雜役院前,的確有一塊刻有宗門律規的石碑。

只不過除了寧長蘇,沒有人注意到這塊石碑。

更沒有人注意到上面寫了什麼。

這塊石碑的存在高川自然知曉。

石碑上的宗門律規高川也不陌生。

只是登天集作為宗門的邊緣地帶,很少有人將注意力放到這裡。

再加上,鎮守登天集的長老們都不願意得罪各大主峰的弟子。

因此對於這些弟子擅自進入登天集,帶走弟子的行為,也就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要他們不太過分,也就過去了。

久而久之,石碑上的律規,都快被人遺忘了。

但是寧長蘇公然指出石碑上的律規,那就不一樣了。

公然違背宗門律規,等同於無視大邪宗威嚴。

這等罪責,沒有人敢輕犯。

「你在大邪宗不過是一個雜役弟子,竟敢拿宗門律規來壓我。」

「等着吧,你躲不了多久。」

「希望你晚上能睡得安穩一些。」

寧長蘇抬出宗門律規,讓高川心有顧忌。

思索一番後,便決定先離開登天集。

雖然宗門律規,同門不得私鬥。

但只要沒人看到,一個雜役弟子死了,也沒有誰會真的追查下去。

說完,高川冷哼一聲,就準備離開。

卻聽到寧長蘇的聲音再次傳來。

「等等!」

高川轉身,冷笑道:「怎麼?害怕了?」

寧長蘇搖了搖頭,道:「我這個人不喜歡麻煩。」

「所以我想確定一下,你剛剛是在威脅我嗎?」

高川愣了愣。

他感覺到,寧長蘇似乎是在挑釁他。

停下腳步,高川注視着寧長蘇,道:「如果我說是呢?」

寧長蘇再次指了指石碑:「宗門律規第九條:禁止同門私鬥,但可立生死狀,生死由命,不得追悔。」

「這裡諸位師兄見證……」

「大邪宗,雜役弟子寧長蘇請師兄立生死狀,不分高下,只分生死。」

高川不知道寧長蘇哪裡來的自信和勇氣。

不過可以直接殺了寧長蘇,高川求之不得。

唯恐寧長蘇反悔。

高川趕忙學着寧長蘇的說詞道:

「大邪宗,明月峰弟子高川應戰,同意立生死狀,不分高下,只分生死……」

「咻!」

高川話音剛落,耳畔便傳來一道刺耳的破空之音。

不等反應。

高川就感到額間一涼。

原本清晰的意識也開始迅速消散。

整個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往後倒了下去。

直到徹底失去生機……

這時,所有人才看清,在高川的額間插着一柄三寸有餘的飛刀。

也正是這柄飛刀,要了高川的命。

一切發生得太快了。

快得在場沒有一個人看清楚寧長蘇是怎麼出的手。

說寧長蘇卑鄙也好,偷襲也罷。

可寧長蘇確確實實殺了高川。

高川或許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就這樣死了。

不僅高川沒有想到,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沒有想到。

「大膽!」

「何人膽敢在大邪宗內行兇!」

突然,一聲暴喝從登天集的深處響起。

一道身影夾雜着驚人的氣勢,從天而降。

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暴怒的聲音也驚動了整個登天集。

使得雜役八院所有長老和弟子都紛紛聚攏,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一會兒,整個雜役八院大半的弟子都聚集在了這裡。

雜役八院的大長老見到已經死去的高川,臉上的冷意猶如冰霜,揮之不去。

強忍着心中的震動,問道:「誰能告訴我,這裡發生了什麼?」

見莫忘出現,陳九公趕忙行禮:「明月峰外門弟子陳九公,見過莫忘長老。」

其餘各峰的弟子也不敢怠慢,紛紛行禮。

「見過莫忘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