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丹神
至尊丹神 連載中

至尊丹神

來源:google 作者:暫未設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一代丹道大宗師衛長風,在煉製九劫生死丹的時候遭遇大劫身死丹滅,卻不想千年之後在一位同名同姓的卑微少年身上奪舍重生!這一世,他要填補前生所有的遺憾!這一世,他要重煉丹神,再成無上武帝!這一世,他要傲視萬古大陸,笑看風起雲湧!...展開

《至尊丹神》章節試讀:

  王宏彥再次得意起來,哼了一聲說道:「算你運氣好,那就打和吧!」

  衛長風略一思索,也點點頭表示認可。

  他如果據理力爭,不但王宏彥不會答應,同時也將葉泉給得罪死,沒有任何的好處,反而會給自己帶來嚴重的後果。

  這筆債先記下,遲早都是要向王宏彥討回來的!

  看到衛長風沒有反對,葉泉心裏也是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就怕衛長風年少氣盛不服仲裁,鬧起來讓大家都難以下台,再解決起來就很麻煩了。

  現在看來這個少年還是懂人情世故的,以前倒是有點輕視了他!

  心裏想着,葉泉從懷裡掏出一張銀票遞給衛長風:「這是五百兩銀子,賈記錢莊開的銀票,十足兌付童叟無欺,還公子請收下!」

  衛長風和王宏彥在葉家的丹坊賭鬥,用的丹室還有材料都是丹坊里借用的,現在葉泉還拿出錢來買下煉製好的陽火丹,這份大家風度讓人確實無話可說。

  衛長風知道這也算是給自己的封口費,所以不假思索地接了過來。

  正所謂窮文富武,他想要修鍊武道,僅僅是前面煉體築基的階段就要花費很多的金錢,而且還得煉製丹藥重新洗鍊筋骨,有多少錢都不嫌多。

  而根據神魂殘留的記憶,衛長風知道自己前身家裡情況可是相當的糟糕,這筆錢正好解了燃眉之急,不要才是大傻瓜呢!

  「多謝泉叔!」

  衛長風收起銀票,抱拳向葉泉略施一禮,然後沖葉青璇點點頭:「長風告辭!」

  也不等葉青璇回應,他轉身就走沒有半點的留戀,舉手投足之間帶着說不出的洒脫意味。

  葉青璇也是愣了一愣,看着衛長風瀟洒離去的背影,美眸之中異彩漣漣。

  原先衛長風給她的印象並不怎麼好,自卑又不自量力,對自己是痴心傾慕,但卻沒有什麼真才實學。

  但今天的衛長風,感覺卻是變了一個人似的,自信而不驕,懂得藏拙而識大體。

  只是他看自己的目光里,再沒有了那種痴愛癲狂,顯得太過平靜淡漠。

  這讓葉青璇芳心裏泛起一種難言的滋味。

  「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廢物而已!」

  旁邊的紫衫少女的看法和葉青璇顯然不同,大概是剛才沒有能看到衛長風的笑話讓她有點羞惱,撅着嘴不滿地說道:「不就是煉製出一枚二階中品丹嘛!」

  二階中品丹已經很不錯了!

  葉青璇下意識地想要替衛長風辯解幾句,突然感覺這樣不對,衝到嘴邊的話硬是咽了回去,但她秀眸里還是浮現出淡淡的迷惘。

  她不明白,究竟是什麼讓一個人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出現這麼大的變化!

  「青璇小姐,那我也告辭了!」

  王宏彥被冷落到了一邊,心裏怨氣滿腹,也沒有臉面繼續在這裡呆下去。

  他不敢將氣撒到葉青璇甚至葉泉的身上,所以將不痛快的原因統統歸咎給衛長風,絲毫不會去想後者放了自己一馬。

  「衛長風,你給本少爺等着!」

  這位王家的直系子弟在心裏暗暗賭咒道。

  離開葉家丹坊的衛長風當然不知道王宏彥對自己的怨恨又加深了,不過知道了他也不會在乎,這樣的貨色在當年給他提鞋都不配。

  他沿着長長的街道,往自己的家裡走去。

  景雲城北靠青莽山,西有洛水繞城而過,這座擁有五萬戶人家的城市圍山而建,整體朝着東南開闊的平原地帶延伸。

  景雲城雖然不算什麼大城,但是在大秦的西南邊陲之地,也算是人煙繁華之所,街道兩側商鋪林立,樓宇建築鱗次櫛比,街上更是行人如織非常的熱鬧。

  衛長風走了沒多遠,看到前面掛着碩大金字招牌的賈記錢莊,就走了進去。

  在錢莊裏面,衛長風將葉泉給自己的那張銀票兌換了一下,換成四張百兩面額外加一百兩現銀,這樣方便自己日常的使用。

  當他回到自家所住小院前面的時候,天都快要黑了。

  衛長風的家在景雲城的西端,這裡的環境比葉家丹坊所在的地方差遠了,是城裡平民甚至賤民的聚居區,道路狹小不說,還很髒亂。

  「大夫人說了,最近家裡店鋪生意不好,各房的月錢都在削減,不是只有你一家如此,大家都是一樣!」

  只見一名矮胖男子站在院門口,趾高氣揚地對着一名布裙女子嚷嚷道:「你不過是個外室,大夫人是可憐你帶着三個孩子,這些年的月錢都沒斷過,給你多少都是天大的恩德,還敢嫌少?」

  「別給臉不要臉!」

  那名布裙女子四十來歲的模樣,看着瘦弱而憔悴,臉色很是灰白,不過依稀還能看出幾分年輕時候的美麗。

  她低聲懇求道:「汪管事,麻煩您再跟大夫人說說,十兩真的太少了,你也知道我家長風還在丹院修習,學費都不夠啊!」

  矮胖男子嘲笑道:「你們家的那個衛長風,誰不知道就是個垃圾廢物,在丹院學了三年都還是丹徒,一階的丹藥都煉不好,還學什麼學?!!」

  「大夫人說了,不如讓他來店裡當個夥計算了,也能混口飯吃。」

  聽到對方的冷嘲熱諷,布裙女子的臉頰上頓時泛起一股潮紅之色。

  她原本彎曲的腰身陡然變得挺直,盯着矮胖男子大聲說道:「汪管事,我家長風不是廢物,他是個孝順努力的好孩子,也是衛家的血脈,你沒有資格侮辱他!」

  布裙女子突然爆發的氣勢讓矮胖男子嚇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

  不過他很快醒過神來,惱羞成怒地吼道:「什麼衛家的血脈,不過是個野生的雜種而已,沒有大夫人的恩德賞賜早就給餓死了!」

  布裙女子氣得渾身哆嗦,眼眸里全是憤怒的神色。

  矮胖男子越發囂張,上前一步正要繼續喝罵,突然間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將他的身體硬生生地給扳轉過來。

  啪!

  下一刻,一記響亮無比的耳光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臉上。

  猝不及防的矮胖男子被打得眼冒金星,好不容易才看清楚扇自己巴掌的人。

  赫然正是衛長風!

  矮胖男子又驚又怒,捂住自己被扇腫的左臉,破口大罵道:「小畜生…」

  啪!

  衛長風又是一巴掌反扇了過去,重重扇在他的右臉上!

  這巴掌更重、更狠,打得矮胖男子直接摔倒在地上,吐出了兩顆帶血的牙齒!

  這下子矮胖男子就像是被抽去了脊梁骨的賴皮狗,躺在地上哀嚎着,眼睛裏露出怨毒和畏懼交織的神色。

  他萬萬沒有想到,向來表現懦弱的衛長風發起狠來是如此的可怕!

  衛長風盯着在地上矮胖男子,目光森冷地說道:「回去告訴你家的那個主子,三十年洛水東來三十年西,沒有她我們照樣能活得很好,給我滾!」

  矮胖男子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踉踉蹌蹌地逃出一段距離之後,回過頭來嘶聲吼道:「你們有骨氣,以後的月錢銀子想都不要想了,有種不要上門來求我!」

  「憑你也配!」

  衛長風不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狗一般的東西!」

  「長風,你太衝動了,這下子我們麻煩了。」

  那名布裙女子連忙走了過來,滿臉擔憂地說道:「汪管事是大夫人的表弟,你打了他,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衛長風冷然說道:「一個刁奴而已,我不怕他!」

  「咳咳!」

  布裙女子手按胸口咳嗽了兩聲,嘆息道:「但是如果每個月的常例銀子沒了,你怎麼還在丹院繼續修習,我回頭去求求你父親吧!」

  「娘,不要去求那個無情無義的人!」

  衛長風轉身輕輕地扶住了布裙女子的手臂,說道:「我不準備再去丹院了。」

  這名布裙女子,正是衛長風的親娘慕容婉。

  慕容婉的娘家並不在景雲城,當年她和景雲衛家的旁支子弟衛德佑萍水相逢,兩人互生情愫訂下終身,慕容婉不惜私奔委身為妾,才嫁到了這裡。

  只是衛德佑的正妻王芸潑辣彪悍,硬是將慕容婉給趕出了家門,衛德佑畏妻如虎加上性子軟弱,因此平時對慕容婉母子也沒有多少照顧。

  否則像汪管事這樣的貨色,沒有王芸的撐腰,也不敢直接上門來欺負人。

  原本衛長風奪舍重生,照理說和慕容婉不會有什麼親情,但是剛才看到慕容婉為維護自己和汪管事據理力爭,蘊藏在血脈中的力量突然爆發了出來。

  那一刻他的憤怒,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或許原因在於他繼承了原先那個衛長風身體的同時,也繼承了這份血脈親情,所以感同身受之下才會如此憤怒。

  他知道如果自己強行斬斷源自血脈的羈絆,不但成功的可能性很小,甚至還會變成揮之不去的夢魘心魔,對無論是武道還是丹道的修行都極為不利。

  所以衛長風決定,他就要以現在這個身份活下去,完成前身所有的心愿,完結這份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