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燃之財閥帝國
重燃之財閥帝國 連載中

重燃之財閥帝國

來源:google 作者:正派麵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正派麵包 辰岳 都市小說

【熱血商戰日常】夢境遊戲,重返世紀金融風暴,強取豪奪,化身韓國至強財閥夢醒之後,夢與現實重合,全面商戰,擴張商業帝國展開

《重燃之財閥帝國》章節試讀:

1997年,11月5日,摩根公司發出「所有投資人撤離韓國」的通知。

韓國經濟凜冬將至。

旅行中的辰岳平靜地看着這一切,他知道歷史無法阻擋。

積弊至此,已無力回天。

即便是知道結局,辰岳依舊分析着當前局勢,試圖找出危急的徵兆與根源。

事實上,現在沒人相信「韓國即將破產」這種鬼話,經濟看上去依舊繁榮,金融看上去依舊形勢大好。

新聞上說韓國正以每日20億外匯消耗來對抗韓元貶值。

照這麼算,不出二十天,韓國的外匯儲備將無法保證進出口貿易,如此一來,經濟就炸了。

可是紙包不住火。

11月17日,韓國股市大崩盤,知名企業接連破產。

為了還貸款,到處都是賣房子的人,房價也崩了,即便是首爾的好房子,價格也跌到3000萬韓元,相當於16萬華夏幣或2萬美金。

韓國民間一片哀嚎,平日里炒上天的企業匯票,隨着企業破產都成了廢紙一張。

辰岳又等了一個月,十二月十五日,韓國經濟徹底扛不住了,股市跌到277點,距離破產僅一步之遙。

釜山的那名交易員終於回想起夏日的那個黃昏,一個外國口音的人買下一億美金的期權。

現在誰是瘋子,誰是聰明人,已經一目了然。

辰岳知道這不算聰明,充其量只能算自己金融史學得紮實。

「交割了。」

隨着期權平倉交割,一億美金瞬間翻了五百倍,現在是實打實的五百多億美金。

韓國在96年取消了投機限制,這導致交易人可以無限制的買漲買跌.

當然正常人是不會買跌超過現價10%的,畢竟市場穩定的情況下,漲幅或跌幅很難超過百分之十。

辰岳買跌70%這件事不在正常人範圍內。

半年前交易時,根據合約書,一手期權價值1美金(看跌越低期權越便宜),手續費為0.1美金,一億美金買了一億手期權,手續費總共一個億。

跌幅達到504點,收益等於本金*504,一舉賺了504億美元,去掉手續費還剩503億美元。

在這時候,這筆錢足夠買下大半個韓國產業。

辰岳坐在公園長椅上,即便是知道答案,卻依舊抑制不住心底的喜悅。

如果能帶到現實世界就好了,說不定能有其他的作為。

任務進行到這了,真正的考驗才來臨。

辰岳調整了心態,開始認真考慮起來,對自己來說,金融史的作用已經結束了,由於多了五百多億美元,接下來的韓國金融走向將和歷史有些區別。

任務還有三個月才結束,應該利用這個時間將資產擴大化。

一個方案出現在他心中,這也是辰岳認為最穩妥的方案。

五百億美元進行分割,其中兩百億美元通過大額存單存入銀行,剩下三百億美元收購韓國企業股權和房地產。

「乖乖,韓國金融風暴時的三百億美元啊,這能盤下大半個韓國實體產業。」辰岳驚嘆道。

歷史上,國際貨幣組織向韓國提供550億美元貸款,第一批210億美元,分期給付;其餘的錢只在第一批貸款不夠用時才會啟用。

也就是說,210億美元就能救活韓國。

自己現在沒有實力完全代替國際貨幣組織,尤其是這個組織背後的勢力。

一個念頭閃過眼前,辰岳猛拍自己大腿「哎呀,對啊,他們弄他們的援助談判,我來弄我的援助談判不就行了。」

可是自己現在什麼名頭也沒有,就算自己願意「幫忙」,也沒人要啊。

眼下這些財閥就是很好的突破口,有了自己的「援助」,想必他們很樂意陪同自己去和韓國**談判。

說干就干,辰岳再度前往釜山,洛東江大橋時不時傳來跳江聲,人們已經漠然,這個月太多人因為破產跳江。

人群充滿絕望,他們嘶吼着,歇斯底里地堵在銀行、破產企業門口。

上次來這裡時,人們還熙熙攘攘,一片繁榮景象。

辰岳拿出姜美莉的名片,撥打着上面電話「喂,請問是姜美莉小姐嗎?」

「不好意思,先生,我已經離職了,您還是直接聯繫公司吧。」

姜美莉憔悴地看向窗外,昔日繁華已是過眼雲煙。

「你誤會了,半年前你給過我一張名片,我有些投資的事想請教你。」

辰岳說的很輕鬆,卻聽到電話另一頭的嘆息。

「好吧,那我們在交易所見,半小時後可以嗎?」

「可以。」

一陣嘟嘟聲傳來,辰岳一臉輕鬆的放下電話,付了電話費後,他找了輛的士前往交易所。

汽車電台放着沉重的消息,大企業破產,金融崩潰,失業潮席捲整個韓國。

交易所今天人特別少,電腦全都空閑着,再也聽不到之前的歡呼聲。

期權交割結束後,資金已經匯入辰岳的銀行賬戶。

辰岳沒料到的是,自從金融崩潰以來,自己的名頭早就在財閥間傳開。

按規則來說,客戶的交易信息是不能外泄的,可人在絕望的時候會抓住每一根稻草,只要能救自己的命。

辰岳的交割的事也順理成章的傳進財閥圈,韓國**、大財閥都在尋找他的聯繫方式。

作為一個外國人,辰岳既沒有韓國的手機號,又一直在旅行,因此一直清閑着。

沒有什麼財閥不財閥的,事成以後他就是最大的財閥。

「你好,先生,我是姜美莉。」

姜美莉穿着一條墨綠色連衣裙,耳朵上掛着一對金屬耳飾,腳踩一雙細高跟鞋,眼中少了一份冷艷。

「你好,我是辰岳。」

兩人走到大廳角落一處僻靜的地方坐下,沙發前有一個小桌子,正好可以擺放資料。

此行目的很簡單,在辰岳看來,自己沒有大集團的聯繫方式,或許可以藉助姜美莉完成自己的想法。

「我手裡有一些錢,想投資韓國實體產業,直接股權交易太不划算了,因為想額外進行一些談判。」辰岳開門見山道。

「辰先生,您大概給我一個資金數目,我好給您建議。」姜美莉拿出計算器。

「300億,並且是美元。」辰岳漫不經心地望着姜美莉,只見她平靜的臉龐揚起一片驚瀾。

一份合約書出現在姜美莉面前,結合最近聽到的風聲,傳聞中的那個外國人應該就是面前這位。

櫃檯核實了合約書的真實性,也確認資金已經匯入辰岳的銀行賬戶。

確認完這些信息後,姜美莉接受了現實。

「其實您不用問我,要不了多久財閥的人就會到這裡,因為交易所一定會通知經濟部和財團們,看來我已經沒有待在這裡的必要了。」姜美莉拿起包正要起身離開。

「別,等一下,我以後可能需要一個託管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聘用你作為我的資產託管人。」辰岳說道,「當然,按照行業慣例,我會設立一個第三方監督機構,用來監督你的託管行為,最終權限在我手裡。」

在商言商,讓姜美莉擔任託管人,一方面是考慮到她的專業能力,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會設立第三方監督機構。

也就說,只要是有能力的人都可以擔任資產託管人,這個人可以是姜美莉,甚至可以是個不懂行的人。

她的一切行為都會受到第三方機構的審查與監督,說到底她只是一個代言人。

純屬理智的商業行為,不存在一時腦子發熱。

「您是認真的嗎?」這份工作邀約有些出人意料,姜美莉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每月支付兩萬美金作為你的酬勞。」

此話一出,姜美莉幾乎要哭了出來,這份突如其來的工作已經不是驚喜了,完全是驚嚇。

她沒有理由拒絕這個工作邀請,毫不猶豫地接受下來「平時我也可以當您的助理,隨叫隨到以及……生活助理。」

氣氛到這,再拒絕就不禮貌了。

就在這時,大廳傳來一陣腳步聲,一群西裝革履的人面容慌張。

韓國經濟部官員畢恭畢敬地向辰岳鞠躬「您就是辰岳先生吧,我是經濟部次長吳世勛,可以讓我看一下您的護照證件嗎?」

接過證件,吳世勛激動地兩眼冒光,就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樣。

他主動邀請辰岳前往釜山國際酒店參加經濟會談。

「好。」

《重燃之財閥帝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