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重生1991陳廣生
重生1991陳廣生 連載中

重生1991陳廣生

來源:外網 作者:分金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分金

陳廣生因為一場大火,重生到了1991年。這是一個波瀾壯闊,百舸爭流,銳不可當的年代。陳廣生決心活出一個不一樣的人生,一頭扎進深不可測的商海。時代風雲,群英薈萃,逆流而上,這裡沒有亂七八糟的兒女情長,商場如戰場,一不小心,就會落入萬丈深淵。陳廣生如履薄冰,披荊斬棘,歷經商海沉浮,勾心鬥角,終成一代傳奇! 重生1991陳廣生展開

《重生1991陳廣生》章節試讀:

[]

「遠強,自古以來,農民交稅都是天經地義的,全村哪家都交了,我身為支書,總不能對你們家另類吧,你也要理解我的難處。」

張遠國說話的時候雖看上去很誠懇,但兩世為人的陳廣生,卻一眼看出了他的虛偽。

「支書,我家小雪今年也要上學,這錢交了她怎麼辦?」

「女孩上什麼學,到頭來還不是便宜人家。」

張遠富在一旁冷聲笑道。

「長強,你家的稅,我已經放在最後了,要是錢不夠,可以用糧食頂,再說了,學什麼時候不能上?」

張遠國說話依舊是這態度。

陳長強一聽就急了。

「支書,這糧食不能交啊,不然我們全家都要餓肚子了。」

「爸,我們家要交多少?」

陳廣生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他算是看出來了,今天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沒用,這錢是一分也少不了。

他做為28年後的人,若說對華國將來的發展和一些大事件,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了,之前陳廣生就在思考一件事。

既然老天給了他這麼一個機會,如果不活出一個波浪壯闊的人生,那還不如被火燒死。

「75塊錢。」

陳長強還沒開口,張遠國就看向了他說道,不知是不是自己錯覺,張遠國忽然覺的,這個陳家小子,好像有些不一樣了。

「爸,眼下家裡還有多少?」

聽到這個數字,陳廣生不由心中感慨萬千。

放在後世,誰能想到區區75塊,就能把一個家逼成這樣。

而且在他記憶中並沒這件事,不用想,肯定是陳長強當年獨自扛了下來,想到此處,他心裏越發的愧疚。

那時的他,一心都是發財夢,從未想過,自己父親在承受着何等重擔。

「59塊。」

陳長強想了下後說道。

陳廣生點了點頭,看向張遠國。

「叔兒,你看這樣行不行,五天時間,我一定湊齊75塊給你,如果不行,你們再來,我們家絕無二話。」

「廣生?

你在放什麼屁?」

陳長強被嚇了一跳,立馬沉聲罵道,隨即就準備和張遠國解釋。

可對方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直接擺手說道。

「好,你小子比你爹有出息,五天就五天,你也是大小夥子了,說話要算話。」

「我說到做到。」

陳廣生沒有理會身邊神色焦急的陳長強,斬釘截鐵的點頭道。

「長強,你有個好兒子啊!」

張遠國輕輕拍了拍陳長強肩膀,深深的看了一眼陳廣生,便帶着張遠富他們走了。

「爸,你沒事吧。」

他們一走,陳廣生就走到陳長強面前。

「啪!」

「你這敗家子,誰讓你自作主張的,75塊錢!這可是75塊!你怎麼交?

啊?」

陳長強滿臉憤怒的對陳長生咆哮。

「爸爸,別打哥哥,嗚嗚,都是小雪不好,我不上學了,嗚嗚……」小妹見此,立馬過來抱住了陳廣生。

「爸,你相信我,我一定能湊齊錢給他,進去說,先把傷口包紮下。」

雖挨了一巴掌,但陳廣生並沒生氣,甚至還覺的很開心。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陳廣生深切的體會過這種痛苦,上一世的他,多想自己父親某一天出現在他面前,哪怕揍他一頓也好。

陳長強雖然很惱火,但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也無可奈何,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吧唧吧唧的抽着旱煙。

陳廣生將他頭包紮了下,順便問了下事情的經過。

原先他還覺的陳長強雖然挨了打,但他們家是理虧的,可了解過後,這個想法立馬煙消雲散。

「這狗日的張遠國,太欺負人了……」陳廣生狠狠拍了下桌子。

按照現在的政策,徵收的農業稅,是家庭年收入的15%,而91年,農村的家庭年收入在七百左右。

但這裡指的,是平均收入,像他們家,田本來就少,加上收成也不行,今年的收入大概只有四百左右,可張遠國卻將他們家按500統計了。

多交了15塊錢的稅,這是什麼概念,對他們這種家庭來說,這是一個月的生活費!陳遠強其實心知肚明,他們家多交15塊,那必然就有人少交15塊,他死咬着不給,就是想讓張遠國去掉這15塊錢,可現在因為陳廣生,卻回天乏力了。

「廣生,明天你就去把錢送過去。」

陳遠強深深吸了一口煙,然後進房裡拿出皺啦吧唧的75塊錢,用力的拍在他手裡,無奈的搖頭道。

他們家再窮,75塊錢還是能拿出來的,他也並不認為自己兒子會有什麼辦法。

「爸,我說了,這錢我會自己掙,不用你操心,明天我就去縣城。」

陳廣生極為認真的說道,如果說他身為一個幾十年後的人,掌握無數信息,連幾十塊錢都賺不到,那可以一頭撞死了。

誰知陳遠強照頭就是一煙杆子,瞪着他怒喝。

「你?

你怎麼賺錢?

我可告訴你,那些投機倒把的事你別干。」

「爸,什麼投機倒把?

現在國家都改革開放了,您看外邊的集市裡邊,做買賣的多了去了,早沒有投機倒把這一說了。」

「人家是人家,你是你,我們老陳家自打你爺爺那輩起,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你別整天想那些花花腸子,你也不是那塊料。

老老實實和我把地種好,過幾年我再託人給你說個媳婦兒,好好過日子,比什麼都強。」

陳長強還是不同意,張家壩是個很落後的農村,信息閉塞,再加上陳長強思想很古板,還沒有從七八十年代,一切商品國有化的思想中解放出來。

並且陳長強也不知道眼前的兒子,來自於2019年,他了解自己的孩子,小學剛畢業,人也不是很聰明,家裡又沒背景,能做哪門子生意。

陳廣生知道,自己再怎麼磨破嘴皮子也沒用了,除非他真的能在五天之內,賺到75塊錢,如此才能說服自己老爸。

就陪着笑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爸。」

說完,就拉着小妹,走到了房間內。

可陳廣生已經決定的事,是不會輕易更改的,只是他不願意和自己父親為此事而爭吵。

日落月升,時間來到了夜裡一點,這個時間,張家壩家家戶戶都關門睡覺了,畢竟現在,可沒有手機,遊戲等娛樂項目。

藉助着月光,陳廣生輕手輕腳爬了起來,穿好衣服,把小妹的被子蓋好。

揣着兩張晚上沒吃完的烙餅,以及陳長強給的75塊錢,陳廣生直奔鄉里而去。

《重生1991陳廣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