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連載中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來源:google 作者:薛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天源 薛凌

昏昏沉沉中,薛凌從朦朧迷糊中清醒過來似曾相識的土胚房,殘舊破爛不堪,老式窗戶上貼着一對紅艷艷的喜字,小吊燈發出微弱昏黃的光她躺在嶄新卻簡陋的木床上,蓋着一張薄薄的....展開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章節試讀:

程天源自小在農村長大,八十年代初,鄉村民風沒那麼開化。

他以前忙讀書種田,後來忙工作,又自小明白自己跟薛家有婚約,所以從沒交往過女孩子,被她這麼一抱,整個人瞬間僵住了!

他耳根微微紅了,低喝:「放開!」

薛凌發現自己失態,連忙放開他,不過卻仍不肯他出去。

不管怎麼樣,今晚不能讓他睡柴房。

上輩子她巴不得他離自己遠點兒,趕他去外頭睡。

結果隔天一早,好些街坊鄰居來看新娘討喜糖,看到新郎官竟被踢出新房,七嘴八舌說開了,鬧得整個程家村人盡皆知,好些人還當面嘲笑他無能。

任何一個男人都受不住這樣的羞辱,導致程天源更氣她,程家人也對她很不滿。

這一回,她可不能再犯傻了。

薛凌撇了撇嘴,軟下語氣來。

「剛才我一時糊塗,話說得太過了。咱們已經領證,還拜了堂,已經是正正經經的夫妻了。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你睡在外頭,傳出去得多難聽啊!」

程天源垂下冷硬眼眸,冷哼:「你還怕丟臉嗎?早些時候你大吵大鬧,臉早就被你丟盡了!」

薛凌自知之前太過分,要想他立刻原諒是不可能的。

她壓低嗓音:「丟了就不能努力撿回來嗎?我的臉已經丟了,難道你也想丟?今晚你睡在外頭,真正丟大臉的只會是你。」

程天源微愣,嘴上不說,心裏卻不得不承認她說得有道理。

整個程家村的人都知道他今天娶媳婦,而且娶的是帝都那邊來的城裡姑娘。

按照這邊的新婚規矩,新人拜堂後就進屋洞房。隔天一早親戚朋友,還有鄉親們就會來看新娘討喜糖吃。

若是讓眼尖兒的人發現他新婚夜睡柴房,指不定會傳得整個村子都知道……

薛凌上輩子做了二三十年的公司老總,早就練就了一副觀言察色的火眼金睛。

見他已經開始鬆動,連忙給他一個台階下。

「反正床那麼大,你睡一邊,我睡另一邊。」

程天源仍是很不屑:「既然已經打定主意要離婚,那就不要太多糾纏。我睡那邊木沙發就成。」

薛凌聽罷,眼裡掠過一抹黯淡,內心深處卻難掩感動。

都道莫欺少年窮,她上輩子就是瞧不起他太窮又沒遠見,才會在表哥的蠱惑攛掇下逃離程家。

直到幾十年後,她才知道這個男人有擔當責任,最後甚至寬宏大量原諒她,照顧她直到病逝。

這個時候不比以後的花花世界,尤其是在農村地區,女子的貞潔仍被看得很重。

即便她主動開口,他仍是要跟自己劃清界限,免得玷污她的清白,讓她以後能順利改嫁他人。

這個男人,沉穩內斂,心善又有擔當,是真正的男子漢。

她打量收拾木沙發的男子,偷偷下了決心。

程天源,別想了,反正本姑娘這輩子就賴定你了!

夜色暗沉,土胚房裡唯一的吊燈亮着,昏黃不明。

一對新人各分房間兩頭,一人睡床,一人睡沙發。

薛凌之前坐車轉車好幾天,顛簸得厲害,洗漱後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木沙發上的程天源卻有些輾轉難眠,尋思着家裡未來的生計,想着即將面臨的揭不開鍋的糟糕情況,心裏亂糟糟的。

這一次父親病得很重,縣城裡的醫生甚至下了病危通知書,幸好搶救及時,父親總算撿回了命。

但他上半年的工資已經花在醫藥費上,親戚朋友但凡能借到錢的,老母親都去借了,加上之前的,欠了足足一千多塊。

這次成親又借了一百塊,八十八塊做聘金,坐車去城裡領了結婚證用了十塊,其他實在湊不出來,只好厚着臉皮跟薛家岳丈商量。

幸好岳丈很通情達理,讓他們把人娶走安頓好,其他都不打緊。

這兩天他得想辦法把家裡先安頓好,才能放心回縣城工作。

夜很靜,床上傳來女人均勻的呼吸聲,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她的感染,他不知不覺也睡著了。

……

隔天一大清早,外頭便傳來劈柴聲。

程天源睜開眼睛,連忙起身穿衣,收拾木沙發,隨後去後方的廁所刷牙洗臉。

他走回來的時候,薛凌仍沒醒。

程天源本不想搭理她,可想着一會兒親戚鄉親們要來竄門看新娘,只好走到大床邊。

「薛凌!薛凌!快起床!」

床上的薛凌仍睡得迷迷糊糊的,聽着他的嗓音,咕噥問:「天不是還沒亮嗎?」

程天源沉聲:「外頭已經亮了,快起來!一會兒有不少人來討喜糖,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薛凌總算清醒一些,騰地跳坐起來。

「怎麼做啊?」

她穿着單薄的睡衣,領口敞開,露出一大截雪白的脖子和肩膀,髮絲有些凌亂,杏眼惺忪,櫻唇嘟起,沒了昨日的咄咄逼人,多了一些嬌憨和可愛。

程天源一時看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