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霸婿
重生霸婿 連載中

重生霸婿

來源:google 作者:TV帝、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雪晴 都市小說 霍不凡

資產千億的霍家繼承人霍不凡,被謀殺後重生在了一個底層男子的身上在頭疼如何面對這對不知情的母女時,霍不凡發現真兇已經將他的替身推至台前,意圖竊取霍家的資產唯一的辦法,就是紮根於這個近乎破裂的家庭,從零開始,快速崛起,與幕後真兇搶時間可是,萬一時間長和這個漂亮到極點的老婆處出感情怎麼辦?護爸狂魔的可愛閨女不解的昂起頭:「爸爸,你怎麼不跟媽媽一起睡了?」展開

《重生霸婿》章節試讀:

  「對對對,簽合同,簽合同!」黃友山興奮不已的拿出筆,還有早已經準備好的合同模版當場填寫起來。

  看得出,他現在已經激動到有點不太冷靜了,否則這麼大的客戶,說什麼也得把人請去辦公室喝杯茶再說。

  不過中年男子也不在意這些細節,對他來說,效率最高的辦事手段才是最重要的。

  這時候,霍不凡拉了寧玉林一下,問:「那邊的花灑和軟管賣不賣?」

  寧玉林還在傻乎乎的看着正在簽合同的兩人,聽到霍不凡的問題,他隨口答道:「賣,什麼都賣!」

  「一套花灑和軟管加起來多少錢成本?」

  「二十五不到。」寧玉林本能的回答道,他甚至沒心思去想霍不凡問這些做什麼。

  現在寧玉林心裏也是興奮到極點,一百五十萬啊!幾萬塊的訂單或許不需要太激動,可一百五十萬,哪怕放在工廠最巔峰的時期,那也是足以讓所有人大聲歡呼的數字。

  霍不凡沒有打擾他的狂喜狀態,走到倉庫角落,拿起地上堆積的一箱箱花灑和軟管看了看,然後又大致查了下數量。

  最後,他拿了一套走回來。

  此時黃友山已經填好了大致的合同內容,就等雙方確認合同金額以及簽字了。

  霍不凡拿着花灑和軟管走到中年男子面前,問道:「廖總,您的主要業務範圍,應該是在農村吧?」

  中年男子轉過頭來看他,很有興趣的問:「你為什麼這樣認為?」

  「因為小廠的商品,在城鎮是很難打開銷路的,經濟條件越好的城市,越是認同大品牌。因此,小廠產品要麼出口做外貿,要麼轉農村做內銷。您敢要一千件,如果是做外貿的話,風險較大,所以就只能是做農村業務了。」霍不凡回答道。

  中年男子聽的哈哈大笑,道:「你這個小夥子有意思,沒錯,我確實是主要做農村這一塊的。」

  霍不凡笑着把手裡的花灑和軟管遞過去,道:「那您看看這個,這是我們廠自己生產的,質量不需要多說,一看就明白。您既然是做農村生意,那麼應該很清楚農村更講性價比,所以我覺得您應該把熱水器,花灑,軟管搭配成一整套出售。您是願意免費送給顧客,提升他們的性價比感受,還是要加錢,我沒資格跟您建議什麼。但這花灑和軟管,一套成本二十五,收您三十,賺五塊錢辛苦錢,您覺得成不成?」

  黃友山和寧玉林在旁邊聽的都傻了,這小子,這種時候還在賣東西?

  可是他說的話,怎麼聽起來感覺那麼有道理呢。

  中年男子看了看手裡的花灑和軟管,然後抬頭看向霍不凡,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眼裡滿滿的都是欣賞。

  「小夥子,我給你兩倍的工資,過來跟我干,怎麼樣?」中年男子問。

  寧玉林下巴都快驚掉了,這是當面挖人牆角?

  這可是行業里最忌諱的事情啊,最主要的是,挖的還是他最看不起的書獃子李書恆!

  不過話說回來,李書恆也不是廠里的員工啊,誰想挖他都沒什麼可指責的。

  雖然很想問問怎麼會有人看上這傢伙,可仔細回想一下霍不凡剛才做過的事,說過的話,寧玉林心裏也不得不承認,這真他嗎是個營銷鬼才!

  客戶本來要買三十件,他給賣出去一千件也就算了,現在還要把庫存的花灑和軟管也一塊處理了。

  什麼叫牛逼?

  這就叫牛逼!

  霍不凡微笑着搖頭,道:「抱歉。」

  中年男子也不生氣,只笑着對黃友山道:「黃總,真羨慕你有個這麼好的銷售員,和他比,我手底下那些人,簡直蠢的像豬一樣。不多說,你的這批花灑和軟管我都要了,就按他說的價格,三十塊錢一套。」

  黃友山現在心裏也很想說,和對面那個年輕人相比,他手底下的銷售員,也蠢的跟豬一樣。

  同時,他心裏也在滴血,這他嗎不是他的銷售員啊!

  為什麼不是啊!

  有這樣的營銷鬼才在,黃友山寧願拿一百萬現金去換!

  當著客戶的面,黃友山不能說這些,只訕訕一笑,道:「是啊是啊,我也覺得他挺不錯的。」

  後面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合同上備註了花灑和軟管的事情,重新擬定金額,然後兩位老總分別簽字。

  霍不凡看了眼合同上的簽名,廖天鵬,字體龍飛鳳舞,充滿不可一世的氣勢,倒也很符合這位的性格。

  簽完了合同,廖天鵬打電話喊在廠外等候的貨車進來拉貨。

  上千件熱水器加上配套的花灑和軟管,就靠車上的兩三個工人可不夠。黃友山又連忙喊了一堆人過來幫忙,花了大半個小時才算裝完。

  在此期間,廖天鵬和霍不凡聊天的時間,要比跟黃友山還多。

  霍不凡的見識,要比廖天鵬還要多的多,他隨口講幾句話,都讓廖天鵬覺得受益匪淺。

  對這個年輕人的欣賞和驚艷,幾乎要從眼睛裏溢出來。半個小時里,已經連續三次表示希望霍不凡加入他公司的意向。

  而酬勞,從工資的兩倍,到三倍,再到霍不凡自己開價,一步步上了天。

  霍不凡對他的優厚條件無動於衷,自己想要的是重回霍家,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家庭關係搞好。至於其它的事情,以後再說。

  廖天鵬滿心惋惜,卻也沒有太強迫,只道:「不管什麼時候,我公司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要來隨時給我打電話!」

  說著,一張名片就主動塞進霍不凡的口袋裡。

  看着和廖天鵬聊的火熱,黃友山一臉納悶的問寧玉林:「你不是說你姐夫是個書獃子嗎?這麼會做生意的人,我還是頭一回見呢。」

  寧玉林也是滿臉見了鬼的樣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以前的李書恆確實是個純粹的書獃子啊,除了書上那些用不着的理論知識,其它的一概不懂。哪裡像現在這樣,連熱水器的專業技術標準他都說的頭頭是道,比起廠里的技術也不逞多讓。

  技術標準可以死記硬背,那為人處事,經商手段呢?

  就李書恆剛才賣熱水器和花灑那兩件事,足以成為經典的營銷教材!

  一個曾經四處碰壁的書獃子,能辦成這麼了不起的事?

  寧玉林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信。

  貨物裝完後,廖天鵬帶人離開,臨別前,依然熱情邀請霍不凡有空一起吃飯。

  霍不凡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表現的十分淡然。

  他越是這個樣子,就越讓廖天鵬覺得,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

  廖天鵬離開後,黃友山立刻滿臉笑容的湊上來,道:「李先生是吧,真是太感謝你了,為我們廠帶來了這麼大一個訂單!」

  霍不凡笑了笑,道:「這主要是寧玉林的功勞,如果不是他先打動客戶,加上你們的產品質量過硬,也沒這次機會。」

  黃友山看起來有些緊張,搓了搓手,道:「李先生真是謙虛啊,就你剛才的營銷手段,我們廠所有人加一塊也比不上,不知道李先生是在哪家公司高就啊?」

  「以前是給人開車,前段時間受了點傷,一直在家養着沒去。」霍不凡回答說。

  黃友山聽的更高興,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不是說你受傷啊,我的意思是,給人開車哪有什麼前途。像李先生這樣的人才,應該有更好的工作。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高薪聘請李先生作為我們廠的營銷總監,底薪兩萬起,提成什麼的另算。不說多,只要有訂單,一個月拿個四五萬還是不成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