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連載中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來源:外網 作者:蘇蜜霍慎修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蘇蜜霍慎修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簡介:主角:徐年慕容雪死後,蘇蜜才知道自己多慘。 為她出氣的竟是被自己傷得最深的前任二叔。 傳聞毀容的男人為她查清真相後,摘下面具,露出讓她驚為天人的顏值。 重生後,蘇蜜有了心念控制能力,發誓這輩子當某人的小嬌軟,黏死不放。 全城盛傳:不知名女演員蘇蜜被娛樂公司全力捧,背後怕有金主扶持! 某人宣布:沒有金主,不過公司是鄙人專為蘇小姐所開,藝人僅她一人。 眾人驚:「霍二爺確定能回本?」 男人斜睨蘇蜜微隆的小腹: 「當然。」展開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章節試讀:


拿督身子還沒痊癒,剛剛情緒又激動過.
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讓私人醫生先檢察一下。
掛了電話,藍子言一轉身,朝休息房間走去,敲門,進去。
一樓的房間里,金鳳台已經回來了,正坐在沙發上沉思着,看見心腹助理回來,才道「送走那兩個孩子了?」
「是。我安排了人開車送公子和夫人回去。拿督放心。」
金鳳台嗯一聲。
藍子言想了想,終究還是稟報「剛才公子問過拿督手上扳指的事了。恕屬下逾矩,直接就跟公子說了……關於這扳指的事。」
金鳳台一怔,卻也不意外。
那孩子外表不動如山,不驚不乍,其實心細如髮。
剛才見他差點撞碎了扳指,那麼緊張的樣子,肯定猜到些什麼。
詢問藍子言也不奇怪。
他看一眼心腹,也沒責怪什麼,只幽幽嘆息了一聲「這事有什麼好說的。下次也別多嘴了。」
藍子言卻道「不,拿督,我覺得這事也沒什麼好瞞公子的。公子知道您對唐梧小姐的感情從沒變過,肯定會對您的印象更加改觀。」
金鳳台眉心一動「我也不奢求別的。只希望,下次我再來潭城和他見面時,他願意跟我一起回去了。」
藍子言看得出拿督迫切心,遲疑了一下,終於忍不住「拿督是真的拿定了主意,想讓慎修公子回國,……繼承金家家業?」
金鳳台眉眼不改沉穩「你是覺得我在開玩笑嗎。」
藍子言俯下頭「不敢……不過……」頓了頓,才說「太太若是知道了,肯定不願意。」
金鳳台顯然也考慮過這個問題,面色並無起伏「我年紀大了,身體也一日不如一日,金家總得有個繼承人。」
藍子言忙打斷「拿督不要說這種話,您才五十歲而已,正是男人年富力強的日子,向來保養得也好,好日子還多得很。」
金鳳台卻一笑「有什麼好忌諱的?怎麼,你是覺得我很怕死嗎?藍子言啊,別人不清楚我,你卻是從年輕時跟我到現在,難道也不清楚我的心思嗎?我一點都不怕死。二十多年來,每一天,對於我來說,都是煎熬。我一直等着跟阿梧見面的那一天。有時候做夢,我都看見阿梧在怪我,怪我在這人世間活太久了,讓她等太長了。」
藍子言睫毛垂下,沒再說話,隻眼眸微微沾染上一點霧氣,攥緊了掌心。
金鳳台這個年紀,雖然不算年輕了,但也絕對不算老,加上位高權重,吃穿精細,保養得很好,按理說,絕對不該患上這麼嚴重的心臟病。
他這個病,是多年前回潭城尋找唐梧,發現唐梧車禍去世後,才落下的。
藍子言永遠記得那天,拿督趕到了唐梧小姐骨灰撒掉的潭城出海港,雙膝一彎,竟是生生跪在了岸邊,哭得像個孩子似的,一直念叨着阿梧你好狠的心。
他根本勸不住,也攔不住。
拿督就這麼跪在岸邊,整整一夜。
第二天太陽還沒升起,就暈了過去。
送往潭城本地醫院,竟是急性心梗。
幸好拿督當時年輕力壯,沒什麼大礙。
接着馬上回M國,進了私家醫院進行調養,身體也就慢慢恢復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那一次之後,拿督的心臟卻出了問題。
不到三十歲就得了心臟病。
隨着年齡的增加,一日嚴重過一日。
藍子言正想着,金鳳台又開了口,繼續說
「承勛那孩子,性子從小就乖戾固執,睚眥必報,做事橫衝直撞,沒有半點包容心,加上又……殘了雙腿,你覺得適合抗下金家這麼大的擔子嗎?」
藍子言不做聲。
「所以,只能靠慎修了。這孩子能力強,格局大,雖然外表冷漠寡淡了點,但我知道,金家在他手裡,絕對不會有半點紕漏。交給他,我才放心。」
「至於曼瑤那邊,我稍後會勸她。她出身大戶人家,性子大方,不計較,溫柔賢淑,就算一時不高興,多勸一段日子,應該也能想通。」
藍子言卻不這麼認為。
這可不是別的什麼小事啊。
這是讓太太把屬於親生兒子的家業,交給丈夫另一個妻子生的兒子啊。
這世上,就算再大方再賢淑的女人,也沒這麼無私吧?
可拿督既然這麼說,他這個做下屬的又能說什麼?
藍子言只能俯下頭。
正這時,門被敲響,傳來熟悉的男子聲音
「拿督大人,薛岩。」
「薛醫生來了。」藍子言過去開了門。
一個穿着深灰色西裝的四十餘歲的斯文男子拎着醫箱走進來,正是這次隨行的金家私人醫生薛岩。
薛岩當了金家的私人醫生二十年,與金鳳台、藍子言關係很是親近。
與其說是私人醫生,也能算是半個友人了。
此刻進來,嫻熟地對着金鳳台頷首打了聲招呼,便開始為他做基本檢查。
半個多小時後,薛岩才說「拿督的心率血壓血糖都在正常值。放心。」
又開了一些葯,才鞠了一躬,先行告退。
出了房間,薛岩走了幾步,腳步一止,回頭看一眼緊閉的房門,目光浮現出幾分複雜。
與剛才在房間里的溫潤平靜,截然不同。
繼而,轉身筆直走出別墅,回到旁邊自己下榻的隨行人士的屋子。
進房間後,薛岩反鎖上門,放下醫療箱,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半會,那邊被人接起來,女子優雅而柔和的聲音響起「喂,薛醫生。」
薛岩壓低聲音「這邊關於拿督的事,需要跟您彙報。」
「說罷。」那邊的女子似乎早就習慣了薛岩對自己傳遞金鳳台的事。
「今天,霍慎修上門,來跟拿督見面了。霍慎修臨走前,還跟公子打了一架。拿督為了袒護霍慎修,對着公子發了脾氣。」
那邊,女子沉默下來。
儘管如此,薛岩依舊聽到了電話那邊空氣里淺淺的呼吸是帶着不悅的。
半會,女子才似乎調整情緒,重新開口,語氣仍是之前的優雅閑適,卻隱隱透出一股涼
「知道了。還有別的事情嗎?」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章節目錄: